仰望星空

刘乐牛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 史小溪 牛放)

1

夏日有好多天,是在戈壁上度过的。帐篷里没有电,习惯于电脑前写字的我,晚上就有了很多时间,坐在外面的石头上无所事事地喝茶吸烟。那夜夜悬在头顶,却几乎已被我这些年忘却的星空,就是在这段时间,才得以被我再度观望和审视。

尤其是初来乍到的夜晚,当我晚饭后揭开门帘,猛然间撞入视野的景象,美得简直让我有些震惊!我从没见过如此绚烂、如此壮观的星空!置身于那些明明暗暗、高高低低,交相辉映却又各自为阵的星斗下,就好像来到了珠光闪烁的丰富而硕大无边钻石矿中。从东北向西南斜贯而去的银河,逶迤而苍茫,浩然而洪荒,好像有不可知的力量在汹涌、在奔腾,在呼啸,却又是那般晶莹、璀璨,莫名地就让人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宁静与悠远!

在那一刻,我真有点觉得,这戈壁之所以空旷了千年万年,就是为了以它全部的辽阔,托举起这群星浩渺的海洋,就是为了让有缘看到它的人,还能在一片没有被人类足迹踩脏的净土之上,向广袤的苍穹抬起面孔。我的内心清洁而庄严,有一种似乎从来都没有被我发觉过的古老情绪,从我的灵魂深处升了起来,占有了我全部的感觉。我真不知道这情绪平日里躲在我身体里的什么地方,如果按照 弗洛伊德的潜意识论来解释,极可能是远古祖先的某些经验,在人之心理结构中的积淀吧!

想来在人类的幼年时期,我们茹毛饮血的祖先,每当夜晚来临,在空旷寂寥的林野之中,总会抬起他们粗糙的面颊,举目向深邃而灿烂的星空望去。那时他们从动物的行列中刚刚挣脱出来,刚刚有了自我意识,当他们抬起孩童般天真的目光,看见那一颗颗明亮、宁静的星星,像纯净的眼睛般在湛蓝而高远的天空上遥遥地盯着他们,他们充满好奇的内心,定然也有种莫名的胆怯和敬畏。他们想弄出个所以然,但微弱的知识囚禁着认知,他们甚至因还没有发明火把,而联想不到它们是些灯盏,于是尽管浮想联翩,却只能隐约地猜想出这浩渺美丽的星空里,可能还存在着更高级的生灵,没有饥寒疼痛,没有生老病死,却自由自在,无所不能,并拥有很多能发光的宝物。他们也定然为此讨论了好久,才给这些不可洞悉的生灵安上了神仙之类的称谓,并认为他们住在不同的星宿,主宰着人类的命运,也掌管着宇宙的秩序。这更增加了他们的敬畏之情,也自然而然地,开始出现了人类最初的神话和宗教。

而在这可能要以百万年来计算的时间里,足以让祖先们对星空的敬畏之情沉淀到人类的意识深处,并随着沧海桑田的山河变迁而代代遗传下来,成为人类情愫中抹不去的元素,保留在每个人的心灵深

处。而我现在所谓的仰望,也只是面对浩渺的星空,重复着人类百万年前就有过的一个古老的动作。

2

这个动作很简单,只须脖颈稍稍抬起就能完成,却让混沌初开的人类,有了打量宇宙的可能。人类的第一行目光,正是通过这个动作,把内心的全部信息送向了茫茫苍穹,向空旷的时空,正式宣告了自己的诞生!

这个动作可分解成抬头和低头两个过程,抬头是仰望,低头是沉思,抬头是向远处放逐,低头是向内心回归,而在这一抬一低间,人就把宇宙和自己联系在了一起。这个动作从此被人们代代重复,辈辈传递,人类渴望挣脱束缚的理想,在这重复中被一再强调,人类挑战未知的精神,在这传递中被不断增强。这个动作啊,注定人类要另辟蹊径,以精神之光开创一条超越动物,通往永恒的漫漫征途!

站在帐篷门口,我望着从有天地之日起,就在这戈壁之上等待着我的星空,不由得生出一种久违的感动。而那一颗颗悬坠的星子,则好像有着吸引灵魂的神秘磁力,让我的目光不愿离开!它们独立时给人以辽远的指向,连成一片,却于明暗错落中又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情不自禁的,我又在心里默念起了康德的那句话:“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是的,从古至今,这头顶的星空唤起过多少人内心的惊奇和敬畏?也唤醒过多少人的灵感和思想、道德和良知?星空不但能轻易地让人于游目驰怀间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更能让人的胸怀在与天地同吞纳之间得到扩展,让人的智慧在和宇宙的衔接中得到顿悟,还可在一种庄严中得到灵魂上的净化和良知上的召感。难怪黑格尔也说:“一个民族需要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不只是注意自己的脚下”。

我无法知道地球上共出现过多少个人之个体,但我想,假设每个人都曾仰望过一次星空,那么若把这所有的目光集中起来,其亮度会不会盖住头顶灿烂的星光?若把这所有的身影都按先后顺序排列,会不会在时间中组成另一条更为辉煌的银河?这样的想法让我觉得,虽然只是孤身站在寂寥的戈壁,却并不孤独。好像我这个随意而为的古老姿势,像佛家的咒语,道家的手印一样,接通了无数个祖先留在宇宙间的信息,获得了他们在冥冥之中的声援与支持!

3

他们曾向苍穹发问,向星空祈愿,星空因此而容纳了人间太多的喜怒哀乐,见证了尘世太多的悲欢离合。但如今他们都已在时间中逝去,星空却还是原来的星空,还像原来一样,继续容纳着我们胸膛里容纳不下的情绪,见证着被历史不断毁灭的事件。

星空也因此被加载上了人类的意义,而成为了一面掩映着丰富内容的窗户,具有了被灵魂开启的功能!人类探索宇宙与生命本源的欲望,也因此得以在柔软的心头上不断萌生、开放,绽放出庄重的哲学之花,烂漫的艺术之葩,缤纷的科学之芳!

望着这被戈壁向无垠处展开的天空,我似乎在那群星辉映之中,看见了他们影影绰绰的身影,听见有那么多声音在喧腾,我辩认着,回忆着,认出那以“道可道,非常道”来开口说话是老聃,以“我思故我在”来推导世界面目的是迪卡尔,还有那个判定出光是绝对速度的犹太人,应该是爱因斯坦,那个钻研了一辈子科学,却最终认为力来自于上帝的英国佬,应该是牛顿……

他们曾在星空下参悟生死、认识自我、破解玄机,却在不知不觉中,以各自的光芒构成人类文明的星空,照着人类在苍茫的时空中朝着更开阔处前行!

他们并没有死,他们以自己的光辉存活了下来,

存活在我们所接受的科学知识里,存活在我们所领略的艺术情感里,甚至是存活在我们每个现代人的精神里、气质里、思维里,构成了不再野蛮的我们,不再愚昧的我们。我们因此也不再仅仅是我们,更是他们的思想和精神,与我们不同的个性、不同的阅历相结合的凝聚体。他们身体里没有我们,但我们身体里却有他们。他们此刻正通过每个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的人,以现代人的名义开创着人类的生活,也通过我的心跳、我的眼睛,以我的名义望着星空。他们因我们而获得了新生,我们也因他们而不再年轻,有了足以和整个人类史相比的苍老年龄!

4

而我在星空下的这诸多感想,也并非完全来自我的大脑,只不过是很多先贤思想在我感知系统上自觉荡漾的结果。而他们每个人的思想,也一定能在更为古老的岁月中找到或明或暗的源流。

人类的文明,何尝不是这样在继承着前人继承过的,辨别着前人辨别过的,更新着前人更新过的过程中,不断辉煌起来的。人类从神话开始,逐渐在星空之上构建了天堂,塑造了上帝,并以此为基点来不断地解释世界,描述未来,推广德行。这其间科学的力量也在萌芽、壮大,终有一天,到了敢于摧毁天堂、挑战上帝的程度。这每一次文明上的进步,既是后人对前人的超越,更是前人对后人的推动,每一位先哲,无论在今天看来其思想多么的荒诞不经,都在这过程中发挥过不可磨灭的作用。

但星空无言,星空只是以它的万古不灭,默默地看着人类在不断地肯定与否定中,相互吵嚷着,打斗着,带着伤痛也带着希望,怀着罪恶也怀着良知,从洪荒中一路披荆斩棘地向未来走去!人类不知星空将宇宙和生命的最后真相藏在何处,但人类因此才能以生命的生生不息,在苍茫的时间长河上做到前赴后继、永不言弃!

望着这二十一世纪戈壁之上的星空,也望着人类第一位祖先就看见过的星空,我想,人类的发展史尽管已有数百万年,但我们对作为万物之源的星空的了解,却还只是皮毛。尽管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已经很发达,但因果逻辑主导下的链条式科学思维,能否超越存在本身,从根本上弄清诸如时间从何而来?空间从何而起?是谁让万物遵从着所谓的诸多规律等等问题,还只是一个比星空更遥远的谜!

而星空对于人类的意义,也许并不在于我们能完全破解它所有的奥秘,而在于它永远地引导着人类的精神,让人类在哲学的思辩中,科学的探讨中,艺术的慰藉中,保持了生命激情的澎湃不息。如果真有一天,星空不存在任何奥秘,也引不起我们丁点儿的敬畏之情,那么人类即使还存在,也将会因为一切尽在掌握中,而丢掉了应有的生气与活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