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植物法庭

时间没死

因为花朵感觉到凋谢的过程它确实凋谢了留下孤零零的花托圆润的皱褶像水波的鳞片这枚剥了壳的核桃昂着头仍在思考某个夏天的夜晚我看到对面阳台上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面向一堵白色的墙在吸顶灯下猛抽着香烟他吞云吐雾一件件飘散的囚衣给周围的植物戴上镣铐第二天,植物法庭将进行一场跨界审判

后视镜

已经出车祸了周围的空气惊魂未定一个血人从撞扁的车厢缓慢爬出他茫然,如无尾鱼的眼睛前方大雾弥漫 空气没有后视镜谁也无法逃脱多年前那一场猛烈的追尾空气的零件散落一地至今充满血腥

幽梦

睡眠,被一个立体画面围绕倒挂的瀑布、深渊舌头和唾液一只逃离黑洞的桨收紧的呼吸锤打着巨浪不能逾越的禁区狩猎人像在试图打碎词语把记忆隐藏起来而火焰,坚硬的钻头从冰的墓地找到真相记忆像种子开始从另一场覆盖的大雪上开花鲸鱼的鳍从海洋的腹部剧烈摆动、上升在潜水艇的潜望镜里

女巫开始唱歌我开始死亡

题一幅水墨山水

可以想象离开左侧的边缘便是一座山峰从梦中醒来的秘境如从天空俯视阳光下飞机落在大地的阴影当风暴进入时间的舷窗我深知激情与悲伤在雪夜的落差这个看似虚拟的命题从大漠深处寻回残缺的记忆像凄凉的夏日的蝉蜕我们愈是呼喊被阳光切割开的肉体愈是远离暗色的心脏

哦!在宇宙的这颗星辰上我们同是被切割晾晒的每一座孤岛在哑然而至的季节背后有着不知不觉不被发现的生活

梦游

猫头鹰在夜的波浪上梦游它无视很多陷阱白昼追求我们的死亡,用雾马蜂从露水中醒来每一天,太阳 沉重的诞生从未消停我们尖锐,刺痛谁的母体?一种古老的声音从乡村愚昧的呼唤中匿名,返回沉默,在污染的空气中一直以自我的消失为代价

语境

锐利的语境源于平静的心脏植入泥土后,期待种子的发育在天空走廊的坡度我们频繁无知地滑行上了阀门的某种爱情突感意外,保险套破裂的形象

打破传统欲望的平衡它看起来像飞

戴上镣铐的动物始终在自我欣赏存在之光的重量超越少年的雄心

我们回想冰雕融化的时刻感受组成岁月的每一种材料带来的疾病、衰老以及提前抵达的复杂的死亡仿佛三十年后同学聚会时带给我们原来的词需要一场坏天气去改变我们共同拥有的时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