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时光(组诗)

亚 楠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 海戈)

夜归人

夜沉沉。风还在冰凉的红叶和土丘上。残喘的蚱蜢蜷缩仿佛一地落英

夜露深重亮亮的,蛰居在梦里

高处,一只山雀已经驮不动自己的影子和惊悸

在喀拉苏桥坚硬的时光里,连接两端的是一匹瘸腿瘦马 两只举着火把的蝴蝶飞呀飞

疏离感

陌生人在街角他犹豫,就像一只流浪狗在雪地上

瑟瑟抖动的骨头被搁置。猎猎北风起黑色翅膀张弛

有度

惶恐和寂静在相同的维度交织

故乡需要宠幸的游子

把寒冷变暖

老鸹岭

一群老榆树慵懒地聚集在一起等待黄昏。和落日的寂静在枝头簇动的涟漪之后,夜幕轻拢在透明的

幕布上撷取精灵释放的萤火又一次被放大被嵌入空阔和迷茫没有看见风,或者别的一些地方如老鸹岭上

夜之深邃稀释他内心的阴暗

叙述者

紧接着,他用羽翼勾勒山河细微处的灯盏,萤火虫带着长长的尾巴

空气中的柏叶迷幻术在另一个背景里凸现

雨水充沛 灾年过去了,彩虹用圣者的口吻

告诉我

水是无情之物……昨日的影子

在典籍里凝固

像火焰放大的幻境……又在浓缩中改变他

最初的动因

树影摇晃

先前,村子里的狗一直在叫也不知因为什么,吠声忽高忽低,强弱就像失稳的电压器被暮色湮没

主人都不知去了哪里。虚掩的柴门被树影摇晃与狗吠声一起在空阔中缓慢拉长时间忽明忽暗

许多时候,风是凝固的思想。在阔叶林密集的伤口把澄明留住……请别停下来等待一次夜宴让心绪比月光明亮,比

大地安宁

在山谷里

岚山起伏,大地折叠的影子深厚。种植的红珊瑚

在岩石中休眠若黄昏沉入低谷

进入叶脉的纹理起伏,如一队蚂蚁穿梭古堡的幽暗旋即隆起。意志力

响彻幽谷……和一群乌鸦的晚祷盘羊随夜幕而来用它的蹄可以占卜凶吉

眼下,水是静止的白练铺展在月光里好让生命在热烈中归于空寂

盛夏将至

喇叭花径直吹田野沉睡,四处静悄悄宛若空心人躺在自己的迷宫里

绿蝴蝶躲进花丛河水泛着白光,仿佛天边

一片云醒来

负氧离子漫游这铺展的音符,在亮光下举起万花筒和一缕清幽的炊烟

迎着风,嵌入的花香走进松林——这绵厚的翅膀,抖动着清脆的雷声

安迪尔山

站在鹰回峰远眺,安迪尔山圣洁的容颜被一朵云装满。顺时针转动的车轮彩旗,和不朽连在一起。黑蜻蜓用虚拟的灯盏预演皮影戏。城池被废弃的陶罐收藏仿佛一个盲人只能看见自己其他的都是附着物没有光,以及马蹄铁的两极。但水依旧在岩石上流淌,在光与影的结合部淬炼精神。并且,它用清澈的心绪完成

或者也可以,等待山神播撒甘霖。在闲暇中把浆果酿成美酒白雪和蓝天

有足够的耐心修复,视野里那些疼痛的名词曾经,他们都是时间的主人也必然会想起一只鹰在高空盘旋。但隐逸的部分如气流不断回旋从那拉提巨大的画屏中升起,自由舒展并以此完成它神圣的祭奠

云在飞

傍晚,一只斑鸠探出头用力挣脱了坠物。紧接着它朝上弹跳了一下

又迅速翔到谷底当时没风只有虫子的嗡嗡声盈满古老的庙宇

炊烟在近处翠绿色草甸上,影子越拉越长——

他想起一段旧事在五月,山花开满草坡小燕子唱着歌把春泥衔入口中

惊蛰

我醒来时,一只虫子

也从梦中醒来

它蜷缩着,用迷离的眼看雾蒙蒙水面上

一群野鸭缓慢滑动的幻影。它体内也有气流

涌动……在不断扩大的灰褐色疆界刹那间,鹅黄

和嫩绿爬升。顺着山势老树次第抽芽它拥有蛰伏的舒展

白露

他衔着梦,看见起伏的坡地上落满乌鸦没有听见叫声

其实有些时候乌鸦都一直在叫像六月蛙鸣。叙旧的风还没返回——

在一截枯木旁两只鹬格斗,互不相让的嘴彼此嵌入,仿佛膨胀的刺猬

也该歇息一下了朔风起,乌鸦很快就要返回城里

修辞学 不是灯芯草,它尖利的掌。幻灭般在空中陨落

或者,用云雀的颤音堆积火焰和积雨云

这缓慢的位移是雏鸟,在孵化中也看见了白马王子

春天是皮影戏有人亢奋,有人叹息

仿佛一群鸽子爱情越远,咕咕声就越近。这期间

只有艾草的芬芳可以点燃他们

西江月

水在云中流淌还是从前穿过的黑石峡一直向西流淌。远处大湖里的怪兽像哑谜整个夏天,水都充盈奔涌的灵感 在另一季。静穆带着魔笛,从岩洞里涌出惶恐起伏若一股潜流落满了黑色箭簇

·EXLBRIS·海外藏书票精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