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梅同生(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鲍 贝

月光下

你爱得像刺猬小心翼翼犹如夜间的窃贼痛苦、冷漠、一言不发酒醉时才喋喋不休

你偷走我的心却死死堵住我的嘴别出声——

你用双手压住我的心脏夜晚穿过浓密的花影植入根茎在波涛般持续的脉动中飞翔使你忘记一切

“我要把你藏起来——”在旅馆床前的月光下你贪婪又忌妒的眼神,扑灭了城市所有的灯光

你只喜欢田野 喜欢月光下的麦地你用尽最恶毒的句子一遍遍地诅咒置身的城市却从不肯离开

你爱得像刺猬在一个风清月白的夜晚独自吞下浊酒出走时满地霜雪天空如一只青鸟逆风展翅你哆嗦着

用双手捂住脸

仿佛城市里

所有的灯光都被你深深地埋进了枯叶里

穿过一片罂粟花地

再没有比穿过罂粟花地更浪漫,更诱惑,更绝望的事了那天在越南边境潮热的风吹拂着花蕊枝桠的摩擦轻微刺痛肌肤

腐败的泥土的气味混合着花香阳光刺透灵魂将爱与美的原罪钉在深黑色的土壤里悲伤的罂粟

是致瘾的迷幻是毒药、是伤害、是他的爱是飞蛾扑火、英雄仆地暗夜落幕——睁眼却不是重生

你住在海上

你住在海上

窗子永远开着冬天的海边礁石嶙峋沙滩如黄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偶尔会将人的双眸刺瞎有些日子在下雨没有一个人光顾只有他顶着风浪来看你每天为你送上晚安你们淌着海浪任海风吹走负载却卸不下自己爱是一块岩石从日出到日落你们坐在海岸上细数浪花朵朵天亮后你送他去车站在另一座城市里他拥有一块不可撼动的石头

梦境

我看见自己站在池塘里,青蛙与青蛙在决战。我从未睡着过。我活着,我做梦,做梦是我全部的生活。出现在梦中的眼睛,连悲伤也写满神秘。我经过的风景,是我灵魂的荆棘皇冠。

毫无疑问,我有着交友的天赋,但我总是独自生活。也许是他们没有出现,也许是因为我所想象的情感沾有梦的错误。一不小心我爱上了那位爱上水仙的男人,他只迷恋自己的倒影。

我不会渴望去拥有,更不会渴望地老天荒,这只会贬损我的梦境。

我知道我失败了。

整个春天,我都在享受失败所赐的朦胧和妖娆就像一个精疲力竭的人享受着使她病倒的持续的高烧。

与梅同生

在那个元宵节的黎明我与梅同生

海啸般的阵痛绑架了母亲她来不及去医院也没有请来传说中的接生婆一切自行了断仿佛经历一场蒂熟瓜落的全部过程

父亲的双手微微颤抖怎么也握不紧一把剪刀母亲平时用它来剪裁布料剪裁生活的细节偶尔用它剪掉诞生于日子之外的所有的爱情和牵挂

此刻

它在父亲手中

再次被施予特权剪去通往无忧世界的神圣的联结带来独立

我——一个从此失爱的骄傲的公主离开上帝赐予我的十个月的宫殿四处飘泊黎明前的时光暗得发紫我听不见凄风苦雨也看不见愁云惨雾冷早已渗入骨髓变成我身体的一根肋骨仿佛每一分钟都在酝酿风暴大雪纷飞

梅花开得到处都是我闻不见梅的香味也听不见风起时后院那个葡萄架坍塌的声音 我赤裸裸地徜徉于人间,无比娴静接受露水的浇灌

接受风的问候接受时间创造的忧伤刚一出生,我便已老了生长于家门前的那棵巨大的古梅树带来天空

邮差和背影带来远方我的灵魂是沾了雨水的梅枝我把它挂在阴寒的江南

仿佛

每一个日子都在怀孕每一个日子又静滞不动无穷的日子滋生出无尽的亲爱和后宫里的阴谋一样有毒一次次幸福降临、一次次坠入苦海转身即天涯无数个白发苍苍的夜晚我的话少于雪莲花

你从不曾告诉我怎样告别,又怎样重逢?我所想像的爱情是梅开过的消息是无法触及的风暴是无边无际的海洋、星辰和月光我欠自己一个出走的决定而爱情

欠我一个仪式我将用一生目睹自己的成长直至启示来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