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边上竹笛声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分,罗罗听到了敲门声,妈妈的房间传来叽哩咕噜的声音,爸爸回来了。不一会儿,爸爸来到了罗罗的房间,神色悲伤地坐在床沿上。 爸爸,学校找到了吗?你急什么呀!反正很快呢。找不到算了,你回家吧。爸爸不能回家,只能找。好多小孩子都需要。今晚上怎么回来了?爸爸今晚回来送走一个人。

送走一个人?

大严叔叔,他……

爸爸说不下去了,沉默起来。罗罗的眼皮直打架,看见爸爸回来的兴奋,还是抵不过瞌睡虫,慢慢地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爸爸妈妈叽哩咕噜,听到妈妈爸爸的房间里,老鼠又吱吱地叫起来。

太阳出来了,罗罗背着书包走到了学校,操场上有许多的小朋友,密密麻麻的人,大王、大伍、大严、大杨几个叔叔对着罗罗使劲鼓掌。操场中间摆着一大圈红色的爆竹,爸爸站在旁边。大王叔叔喊了声开始,爸爸点燃了爆竹。噼里啪啦中,小朋友们往教室里走去。爸爸为我找到学校,我终于上学了!罗罗大喊着冲向教室。

“啪、啪、啪、啪…… ”罗罗醒过来,从床上翻起身,天已经大亮,谁在打门啊。

大徐吆喝着几个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将罗罗家的房子团团围住。大徐带着两个闯进屋,东翻西翻,把家里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然后扬长而去。走的时候,大徐狠狠地瞪了瞪罗罗。

妈妈从屋里奔出来,将罗罗搂在怀里。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了,姚市桥街上也没有了打锣的声音。

他们找什么啊? 他们找需要的东西。我们家没有值钱的啊。你爸爸值钱呢。

爸爸又走了……还在为你找学校。他一定会回来。

油菜花开了。麦子黄了。秧苗绿了,稻谷黄了。徐幺娃放了暑假,拿出课本,坐在桃树下读起来:“园里花,朵朵开,弟弟要想采,哥哥说,好花心里爱,不可用手采……”徐幺娃大声读着,罗罗在心里默默念着。读累了,徐幺娃拿出写字本写起“手”字来。徐幺娃在本子上写,罗罗只能远远地默默地看。

罗罗回到自己的地坝里,用树枝在地上划着“手”字。天上起了乌云,不久扯起闪电,打起雷来。罗罗觉得轰隆轰隆的雷声,是从远处的华蓥山传过来的,仿佛是爸爸他们在那里打枪放炮一样。

太阳一次次落下风门垭,一次次从猫尔寨升起来。很多时候,罗罗坐在门槛上,望着百步梯,望着风门垭。爸爸从风门垭走过来,他要第一眼看到。

人们收了稻谷,将田翻挖过来,种上麦子,种上油菜。麦苗逐渐长高了,看到的泥土慢慢变少,油菜逐渐长壮,看到的泥土慢慢变少。

太阳开始早早地落下风门垭,太阳开始迟迟地从猫尔寨升起来,罗罗知道冬天又来了。不大不小的雾气,让坐在门槛上的罗罗经常看不到姚市桥了。

春天早就到了。屋前的杏树、李树、桃树已经开了,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太阳又落下风门垭,远处的石板路上,一个小黑点移动了过来。爸爸终于回来了。那个人走到家门口,罗罗才看清楚,不是爸爸。

那个人对妈妈说,风门垭下面百步梯院子里的学校建起来了,虽然说很简陋,但可以满足孩子们读书上课了,让罗罗明天就去。

他在给妈妈说,罗罗在旁边静静听。

可以上学了!罗罗特别兴奋,我要上学了,爸爸要回来了。

晚上,妈妈把爸爸以前早就用竹篾条编好的书篓找出来,用掸子掸去上面的灰尘,用旧布条编织了一条鞭子,系在上面当背带。

早上起来,罗罗背着空书包,妈妈送他到了离家不远的百步梯院子,就回家忙地里的事情去了。

许多人在学校里,坝子中央放着一大圈爆竹,有人点燃了爆竹,白烟弥漫,噼里啪啦直响,小朋友们往教室里走去。罗罗走进教室里,规规矩矩地坐在位置上,等着老师来。 “小朋友们好!”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罗罗的耳中。罗罗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竟然是爸爸!

“爸……”罗罗刚要叫出来,却伸手捂住嘴巴,泪水从眼角涌了出来。爸爸把识字、算术课本发给小朋友们,说,上课了,今天来学第一个字,人。老师读一遍,小朋友跟着读一遍。

读了几遍,罗罗突然记起,第一天上学,小徐叔叔要给自己送礼物,可是没见他的人影儿啊。还有,常常和爸爸来家里的大王、大伍、大严、大杨,这些叔叔,一个都没有来,他们到哪儿去了呢?

想着想着,罗罗的眼角又起了泪珠。风从风门垭吹了下来,百步梯院子后面的竹子哗哗地响了起来。

罗罗眼角的泪珠,掉了下来。

【责任编辑(特约) 邱易东】

·EXLBRIS·海外藏书票精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