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门垭

——一个孩子的1949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徐君

太阳落下了风门垭。徐幺娃背着竹子编的书篓,从胡家坪穿过风门垭,放学回到了垭口侧边的家。

家门前的石板路,沿着百步梯伸向了姚市桥。远处的华蓥山模模糊糊,近处的猫尔寨像一只猫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站在杏花树下,罗罗想,爸爸应该回来了。风轻轻地吹过,一瓣杏花落在鼻梁上,凉茵茵的。

妈妈从屋侧边的菜地薅草回来,招呼罗罗天黑了,快关门。罗罗将篾条编的门慢慢关上。小黄狗却冲了出去,远处百步梯的路上,一个小黑点向风门垭移来。爸爸真的回来了,罗罗向爸爸扑去。 隔壁徐幺娃发蒙读书了。我们家交不起学费呢。徐幺娃交得起吗?他们家姓徐,不交也读得到。

罗罗只和爸爸说了两句话。心里的许多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面对罗罗的问题,爸爸不知道怎么回答。过了年,罗罗已经六岁了,隔壁的徐幺娃与罗罗从小玩到现在,徐幺娃去读书了,罗罗却不能去,爸爸比罗罗更心急。

你整天在外面跑,也不管罗罗读书的事!我就是在给罗罗跑学校呢。

妈妈看到爸爸又是好几天才回来,怒冲冲对爸爸说。听到爸爸在为自己跑学校,罗罗脸上露出了笑容。 爸爸,学校什么时候跑回来呢。用不了多久了。

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罗罗拦住出门上学的徐幺娃说,我也要读书了,我爸爸在为我跑学校。

春天来了。杏花开了。李花开了。桃花开了。风门垭的油菜花谢了,山坡上慢慢绿起来,从风门垭漫过姚市桥,漫过猫尔寨,漫过齐头岩,一直漫到了远处的华蓥山上。

太阳落下了风门垭。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 你今天咋不去念书呀。今天不上课。先生叫我们在家里温习。

阳光透过徐幺娃家门前的桃树叶,在他手中的课本上留下点点光影。徐幺娃专心地读着:“猫捕鼠,犬守门,人无职业,不如猫犬……”

站得远远的罗罗,眼巴巴看着有图有字的课本。徐幺娃大声地读了一遍又一遍,罗罗在心里跟着读了一遍又一遍。徐幺娃拿出写字本,趴在石板上开始写“人”字,一撇一捺,在写字本上,像两个握手的孩子。

回到自己的院坝边,罗罗扯下一根树枝条,照着徐幺娃的样子,在地上划了一遍又一遍。小黄狗突然叫起来,妈妈背着一背篼柴草回来了。罗罗急忙将地上的字擦去,还用脚蹬了蹬地面,害怕妈妈发现自己的秘密。

太阳又一次落下风门垭。匆匆从外面回来的爸爸,来不及将磨穿的草鞋脱下,一把将罗罗抱在胸前,身上的汗味让罗罗的眉头皱了又皱。 爸爸,告诉你好消息。

啥啊?

我会写人字了。

噢,谁教的?徐幺娃!他在桃树下读,我就跟着,在地上划。嗯,下次,爸爸给你带写字本和笔回来。

罗罗忘了爸爸身上的汗味,小嘴在爸爸的脸上亲了又亲。罗罗与爸爸说话时,妈妈已经把晚饭做好,喊爷儿俩上桌。 你看,一双新草鞋,又报废了。一天到晚,都在华蓥山跑啊。你不晓得打赤脚哟。山上的石头尖得像刀,不把脚割成骨头架才怪!每天打草鞋都搞不赢,哪里有时间管地里?恐怕到时交租都不够。

儿子有学校的时候,就不用交租了!

妈妈边吃饭边埋怨爸爸,爸爸满脸是笑。晚饭后,爸爸坐在罗罗的床边,讲熊家婆的故事,听着听着, 罗罗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中,罗罗听到爸爸妈妈叽哩咕噜在说话,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他们房间里有老鼠在吱吱叫。

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爸爸坐在门槛上,摆弄打猎的火药枪,不时望望百步梯。罗罗在家门前的李树下玩,下次爸爸回来,树上的李子可能变甜了。

小黄狗叫了起来,一个黑点从百步梯往风门垭过来。那个人走到罗罗家门口,小黄狗叫得更急。他与爸爸打个招呼,叽哩咕噜说了一阵,急匆匆甩手穿过风门垭,往胡家坪方向走了。 爸爸,哪个和你说话。

徐家的小徐叔叔。妈妈说徐家很有钱的,你怎么认识他的呢。爸爸在姚市桥头黄桷树下的茶馆摆龙门阵……哎,给你说不清楚。

爸爸不能把小徐说的最近形势有点儿紧张告诉儿子,不能把自己与小徐的关系告诉他,更不能把自己谈的什么干的什么告诉儿子。

太阳落下了风门垭,风门垭安静下来。坡上的麦子在黄昏看着更耀眼。在地坝转来转去的小黄狗狂叫起来。哒哒哒,一匹白马驮着一个人奔向胡家坪,马的一前一后,两个背枪的人一边跑,一边望着天喘气。爸爸打开了屋檐上的鸽子笼,那只灰色的鸽子向胡家坪疾飞而去。 爸爸,那头牛跑来了!那不是牛,那是马。哦,马背上那个人是哪个?徐家的大儿大徐,在城里当警察局长。他跑那么快干啥子?有急事嘛!人没有急事,怎么会匆匆忙忙。

大徐要去干什么,爸爸心里很清楚。爸爸把火

药枪握在手里,眼盯着风门垭。虽然是火药枪,也许有用。不久,小徐从风门垭侧边的万家梁子方向来到了罗罗家,鸽子也飞了回来。爸爸掩上门,叫罗罗在地坝里玩,与小徐叔叔在最里面的房间里叽哩咕噜说话。

太阳偏向风门垭,大徐骑着马,往百步梯方向去了,这时,小徐才悄悄往风门垭去了。 小徐叔叔找你说什么呀?他和爸爸一起,也在为你找学校呢。找到没有啊?

快了快了。

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爸爸穿上妈妈补好的阴丹布衣服,穿上一双新草鞋往百步梯走了。罗罗对出门上学的徐幺娃炫耀地说,自己马上就有本子和笔了,很快也要上学了。

太阳落下风门垭的时候,罗罗非常想念爸爸,爸爸每次回来,都是太阳落下风门垭的时候。最后一个李子从树上掉下来,罗罗捡起放在桌上,爸爸还是没有回来。爸爸只有吃桃子了,罗罗望着树上毛茸茸的桃子想。最后一个桃子红了,从树上掉下来,罗罗捡起放在桌上,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太阳又一次落下风门垭,百步梯的石板路上,一个小黑点慢慢移向罗罗家,爸爸终于回来了。 爸爸,本子和笔呢?哎呀,在罗渡溪过河,忘在船上了!我的学校呢。

快了快了呀,真的很快了!

找学校很难吗?不难。很多叔叔和爸爸一起,都在找。我们要让穷孩子都上学校念书呢!哦,小徐叔叔还说,你发蒙上学那天,他要送你礼物。

爸爸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抬手摸摸脑袋,罗罗看见爸爸的手背上,有一道血痕。被树枝挂伤了吗?罗罗心里在提醒爸爸下次小心些啊。

吃晚饭时,妈妈将煎鸡蛋不断往爸爸碗里拈,还说着什么枪炮不长眼,出去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罗罗有点懵懂,听不明白,看到妈妈眼角上有了泪珠。睡觉后,迷迷糊糊的听到妈妈爸爸睡的房间里,老鼠又吱吱地叫起来了。

太阳从猫尔寨升起来,爸爸往百步梯走了,徐幺娃往风门垭上学去了。

人们开始掰玉米棒回家,砍掉玉米杆。田里的稻谷变黄了,多数收获的稻谷要作为租子交给地主徐家。但沉甸甸的稻穗,还是让人们的脸上笑盈盈的。

妈妈慢慢将稻穗割下来,背回家,晒在地坝,再用链枷翻打。往年爸爸在家,收稻谷是在田里用黄桶拌下来的。妈妈额上冒出了汗滴,罗罗懂事地举起蒲扇,为妈妈扇凉风。

收了稻谷,人们将田翻挖过来,种上小麦,种上油菜。转眼间,树木开始落下叶子,山上铺满黄叶,转眼间冬天到了。

太阳再一次落下风门垭。从胡家坪的石板路上走过来一个小黑点。啊,爸爸终于回来了!罗罗迎了上去,是放了学的徐幺娃。 罗罗,好久没在一起玩了哟。

你要上学嘛。

你为什么不来上学啊?我们交不起学费。爸爸说,我很快也可以上学了。 太阳又一次落下风门垭,爸爸没有回家。转眼过了年。杏花开了。李花开了。桃花开了。山坡上开始绿起来,坐在门坎上望着美丽的世界,罗罗纳闷着,爸爸,好久没有回家了。

最后一朵桃花落下来。太阳落下风门垭,罗罗听到桃市桥街上传来隐隐约约打锣的声音。半夜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