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二则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李牧雨

外婆的阁楼

熊大是个不喜欢想事儿的孩子。可是从这个春天开始,他不得不思考一些问题了。

其实有些问题是想不明白的。特别是对于熊大那样憨憨的大脑来说。外婆说过,熊大的脑袋像一条光光的小马路,不拐弯儿的。

熊大一直快乐而简单。至少七岁前是这样。妈妈一直说他是个单细胞男生,脑筋不太够用。但妈妈说,她就喜欢这样的男孩儿。熊大抱着妈妈的腰说那你要一辈子喜欢我,不许喜欢别人。妈妈说当然啦你这小傻瓜。熊大咯咯地笑。

可是事情总会变坏。熊大有时候忧心忡忡地想,时间不能久,时间一长一切都会变,就像一块黑森林蛋糕放久了会发霉、一匹骆驼长老了就会死掉一样,时间是所有事物的仇人。

熊大害怕时间。

事情是从春天开始的。一进入春天,妈妈就和爸爸商量,他们准备要生熊二了。

熊大搞不清楚熊二是什么东西,但从妈妈幸福得发光的脸庞上看来,那是一个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让他们快乐无比的事情,那样的神情让熊大很陌生。爸爸妈妈第一次热烈地讨论一件与熊大无关的事,熊大有些不安。

他们开始规划着要再建一间房子、再准备一辆小车、把草坪再扩大一点,还得再挣更多的钱。爸爸要出更多的差,奶奶要到家里来帮忙,等等。

有一天,妈妈拉着熊大的手,去摸她的肚子:大宝,你就要有一个小妹妹或者小弟弟了,你喜不 喜欢?

熊大有点懵,这是什么意思?妈妈说:妈妈准备再要一个小宝宝,而且他已经来了,就在妈妈的肚子里,等到九月份,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从现在起,你要做好当哥哥的准备,你是一个哥哥了,明白吗?

熊大还是有点糊涂,这代表什么意思?我是一个哥哥了?我为什么要成为一个哥哥?谁征求过我的意见了吗?他们为什么要改变我的身份?我并没有同意啊。

事情一下子就变了。

家里忙得人仰马翻。妈妈因为怀上弟弟(也许是妹妹)而变得脾气暴躁,她需要吃很多食物,爸爸每天很辛苦地去上班。妈妈总是喊:大宝,帮妈妈把开水烧上!大宝,帮妈妈把萝卜拿过来!哎呀,怎么那么慢?你这笨手笨脚的孩子!大宝,说你是个单细胞,果然没有说错!你怎么就不长点脑子,赶紧帮妈妈把衣服洗了,你让我太累了!真是的!大宝,赶紧去把垃圾倒了,屋子都快臭死了!

熊大揉着眼睛去倒垃圾,然后还要跑到超市去买牛奶和面包。

熊大买牛奶回家的路上,想起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以前妈妈会开车送他去学校,现在他得自己去赶校车。

以前妈妈会给他做好吃的早餐、给他做漂亮的便当带到学校去,现在妈妈胡乱给他包了两个面包、一根火腿肠就让他出门了。

以前每天晚上睡觉前,妈妈爸爸会轮流给他讲

半小时故事,吻吻他的前额,道了晚安再离开。

以前熊大摔倒了,妈妈吓得脸发白,赶紧跑过来扶他,一迭迭声地问摔疼了没有;昨天熊大切菜时把手指划了一个大口子,血一直止不住,妈妈只是指着他叫:药箱里有创可贴,自己找一张贴上,没事!

还有奶奶,奶奶总是喊:熊大,你是老大了,赶紧帮妈妈做事!你妈妈都怀上弟弟了,以后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别等着谁来伺候你!

爸爸也老是冲他吼叫:大宝,学会照顾自己,你已经是老大了!

熊大,你是老大了,你别老想着别人来管你了,你得自己照顾好自己。他们一再地提醒他。熊大想,昨天我还是大宝啊,唯一的大宝啊。现在我好像成了灰姑娘了。就是因为那个还没有看见长的什么样儿的熊二吗?可那东西是他们要的,又不是我要的,关我什么事啊。

连同学们都知道了。大家都在笑他,说他不再是大宝了,同学们都没有弟弟妹妹,可他居然就有了。现在他是个打折货了。至少打五折。

熊大好忧伤。熊大忧伤的时候,就想到外婆家去。熊大从小就喜欢外婆,不喜欢奶奶。奶奶像个严厉的班主任,而外婆是世界上把熊大当作唯一宝贝的人。

外婆家有一间漂亮的阁楼,透过阁楼的窗户,可以看到远方的大路和森林,动物们每天悠闲地从楼下走过。每当傍晚的时候,晚霞把阁楼映照得像童话里的小屋;夜里,满天的星星在对熊大打招呼,熊大躺在床上,能看到无数的星座在头顶上闪耀,上演着一幕幕神话大片。

最重要的是,在阁楼里,熊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可以大声唱歌、朗诵诗歌、乱敲铁皮、大声嚷嚷,甚至,大声哭泣。

外婆总是端上来香喷喷的蜂蜜蛋糕、草莓沙冰,还有好多好吃的,然后微笑着下楼去,把整个阁楼都交给熊大。阁楼是熊大在这个世界上最想去的地方了。这一天,熊大因为太困睡着了,奶奶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大声说:还不赶紧起来,你妈妈都怀着弟弟了,赶紧起床,吃完饭赶紧上学去!熊大说:奶奶,让我再睡一会儿,我好困!熊大又把被子盖回去。奶奶生气啦,一把把他揪起来,你这孩子,太不像话了!你都是哥哥啦,还这么不懂事!快起来!熊大说:奶奶,今天是星期天!奶奶说:星期天也不行,给你妈买点排骨去,她需要补身子。熊大睡着不动:奶奶,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奶奶不耐烦了,顺手给了他一巴掌。熊大一下子懵了,大哭起来:我不要当老大!我不是老大!老大是你们要我当的,我不当!奶奶更生气了,又打了他几巴掌。熊大决定了,到外婆家去。现在就走。熊大一个人坐车到了外婆家,路上还一直抽泣着。

熊大的小胸口胀得好痛。一直痛一直痛。他觉得自己快死掉了。

外婆远远地就等在家门口啦,系着花围裙,微笑着,像童话里美丽善良的老仙女。

外婆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炉子上炖好红烧肉啦,还有他爱吃的西红柿牛尾汤,今天就住在这里,明天带他到森林里玩去。熊大抱着外婆说:外婆,我还是你的大宝吗?外婆说:怎么不是啊,一直都是。不管其他什么宝来,我也是宝吗?熊大仰着头问。

是啊,你是宝,永远都是宝。熊大爬上阁楼,进了屋子把门关上,坐在床前,望着桌子上外婆给他煮好的一杯热腾腾的香浓奶茶,

泪水一下子就冲出来了。

熊大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胸脯一起一伏的,抽抽得生疼。

哇哇的。

熊大哭了很久很久。他一点都不担心外婆会上来。外婆不会上来的。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可是熊大一点儿都不孤单。

外婆在身边啊。哭过了,熊大的小胸口不再胀痛了。第二天下午,熊大提着外婆给他装满了食物的小篮子,准备回家了。外婆说:如果你愿意,可以一直住在外婆这儿。熊大说:不啦,我得回家了。外婆说:你那么想回家吗?熊大说:妈妈怀了小弟弟了,家里好乱,我是老大,我得回去帮妈妈做事。外婆笑了,把他搂在怀里。熊大提着篮子上路了,晚霞照着他的脸,熊大对外婆挥着手:外婆,再见!外婆,再见。再见了,外婆。熊大溜溜达达地回家了。

平面妖怪

月光水一样漫过来,整个森林被照得透亮。每天晚上都这样。这是七月的森林,不是二月,也不是九月。七月的树林像罩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子里,干净得让人忧伤。

夜银月和老花眼坐在老橡树第七个树杈上,静静地看着下面的大路。

“他来了。”老花眼说。

夜银月没有吭声。大路的拐弯处移动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乳白色袍子,蓝色的长发披在脑后,在夜风里飘呀飘。 那是一个蓝色的小精灵。那么美好的一个小男孩,却边走边抹眼泪。他确实在哭。哭声很小,但在寂静的森林里,还是传得很远,很清晰。

“他在哭。”

“他一直在哭。”

“他边走边哭。” “他好像已经哭了一千年了。”

老花眼唠叨着。我知道你视力好,我知道你视力是人类的十倍,但也用不着这样一直提醒我吧。夜银月烦躁地想。

老花眼是一只猫头鹰。老头儿已经七十多岁了,可视力还是好得像十七岁一样。夜银月很感谢他每天晚上这样陪着自己,可是能不能不那么多嘴?

其实夜银月用一只眼睛,也能很清楚地看到尼奥脸上的眼泪。

那么小的人儿,月亮一样皎洁的脸,泪水就格外醒目。

夜银月只有一只耳朵,也能很清楚地听到尼奥压抑着的抽泣。

“从他到人类的集市里去过一次回来,就这样了。”老花眼说:“我早说过,夜妖就不能到人类的社会里去。瞧,后果出来了吧。”

是的。夜银月和尼奥一样,是生活在魔域森林里的夜妖。他们只有一只眼睛,一只耳朵,一个鼻孔,只有嘴和人类一样。因为这样,他们也被人类称为单目妖怪。他们都是一些宁静、无害的小妖儿,与世无争地生活在森林里,靠树叶和露珠活着,拥有蓝色的血液和极其丰富的想象力。森林里再也没有比他们更高贵的妖怪了。

可是,自从上个月尼奥去了一趟人类的集市回来,看到了那些美丽得像天使一样的人类小孩子,就不对劲了。他多么喜欢那些长着一双眼睛、两个鼻孔、两只耳朵的人类孩子啊,他们那么灵动、那么可爱,而我,只是一只沉默的、飘飘忽忽的影子一样的小妖怪。只有一只眼睛、一只耳朵、一个鼻孔,

那么丑,那么丑。

我想成为一个人类孩子。尼奥想。可是,他是个夜妖,怎么可能成为人类的孩子。尼奥每天晚上都在森林里的小河边、大路上边走边哭。

哥哥夜银月当然知道他的心事。打他从人类集市回来的第一天,夜银月就知道麻烦来了。

因为夜银月曾经到过人类的集市。去过很多次。他总是趴在人类的窗口上,看着那些小孩子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欢笑、用他们的两只眼睛看书、玩游戏。他们那些花瓣一样的脸庞,那么美丽,那么活泼,那么充满神奇的魔力。夜银月总会看到天亮才悄悄离去。

而这些,他从来不敢跟弟弟说。夜银月从不让弟弟到人类的集市上去。可上个月尼奥居然偷着去了。

夜银月责怪自己没看好弟弟。他才三岁。三岁的小妖怪怎么敌得过人类的集市。

现在好了,森林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尼奥在哭。每天晚上都哭。

夜银月把身边所有够得着的老橡树的叶子都揪下来了,老橡树疼得直打哆嗦,可并没有怪他。

老花眼说:“没关系啦,那孩子还小,再长大一点儿,他就不会哭了。”

“他会明白做一个小妖精比做人类小孩好多啦,人类有什么好。”

“做你们夜妖多好啊,永远活着,永远平静,永远快乐。”

“瞧,人类有那么多烦恼,而且,他们最多活到一百岁就死光光了。”夜银月默默地坐着,不说话。“他会成为一个人类小孩子的吧,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渴望。”夜银月望着从树下走过的尼奥说。

“如果单目妖怪家族里出现一个人类的小孩子,也是很传奇的吧。” 夜银月又说。老花眼摇摇头:“如果成为一个人类小孩子,他会忘掉森林,忘掉你的。”

夜银月说:“那也好过他天天晚上哭啊。瞧,他那么伤心。”

尼奥哭着从他们脚下走过。

老花眼叹了口气。三天以后,山脚下某个人类的家庭突然在路边捡到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子,和人类小孩子一模一样,两只耳朵、两个鼻孔,一双略带蓝色的美丽大眼睛,张着手笑嘻嘻地要他们抱。

那家人没有孩子,欢天喜地地把他迎进屋里,感谢上天赐给他们一个天使。他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尼奥”。

森林里。

这些天,没有再看见尼奥哭了。可是,林子里却突然多了一个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的妖怪。他整天用一块轻纱把自己的脸遮住,绝不让别人看见。

大家都觉得他怪怪的。有一天,一阵大风吹来,掀起了他的轻纱幕布,所有人都惊呆了。

妖怪没有鼻子,没有眼睛,没有耳朵,只有一张嘴。所有森林里的妖和怪都认出来了,他是夜银月。夜银月把自己脸上的眼睛、鼻子和耳朵都给了尼奥,现在,他是一个平面妖怪了。

不过,老花眼和他一起坐在橡树上的时候,在月光照耀下,夜银月的脸白得像月亮一样,美丽极了。

他们静静地望着树下的大路和远处人类灯火通明的集市。

风静静地吹。夜银月说:“我听见他在笑,终于不哭了吧。”老花眼回过头,看见夜银月的脸也在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