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时候,我留在原地(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宋晓杰

早起,炖一碗白菜豆腐汤

天,还漆黑着不到冬至,它不会回头这是多年来我一直苦盼冬至的原因

昨晚,我就化开了冻豆腐这会儿,顺着纹理,切半棵白菜再把五花三层的肉片儿煎出香味来一碗白菜豆腐汤,是家常也是奖赏不过,火候和时间,是关键灶火幽蓝、彤红,旋转着如昼夜之间船舱里

跳跃的灯盏 单元门的锁舌“吧嗒”一声被谁重重地甩在身后:是裹紧棉袄去上工的爷爷还是为我们进城而奔波的爸爸?

冬夜如深重的河流可不可以这么说——一碗白菜豆腐汤,或者,我们是斤两恰当的压舱之物

轻霜的早晨

没有雪的北方不仅可疑而且令人心慌但是,及时的提醒无处不在

那是一次有效的模仿:一个麻麻亮的清晨轻霜虚设了陷阱蒙尘的石板路赏我一个趔趄、一身冷汗——鞋跟擦过的路面像刚刚开刃的刀锋

我小心地平衡着身体抬头间,隐约可见爷爷的柳条筐里马粪也被镀上银光早已逝去的爷爷停在空中,不说话,也不笑我迅速缩到4 岁

失神地仰望

小心路滑!不能大意! ——人要“飞”起来的时候的确需要两道寒光轻轻按住肩膀

下霜了

拉开窗帘之前我已经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各种绝妙的抒情

霜的嘉年华果然漂亮枯树、街衢、楼舍一律毛茸茸的,如剔透的小精灵朝霞的光,在树隙间洇开淡青的水墨美和童话,不顶饭吃 可我还是站在那儿看了很久

一件红色羽绒服在移动她前后左右不停地拍照、拍照小喜悦,可以看出真性情——隔着玻璃窗我不敢大声地唤她真怕那些透明的小精灵闻讯跳伞也怕吓跑中年的我们

胸中的

少女之心

一天又过去了

已经腊月了要奔跑,要摸黑出发要说吉祥的话要画句号

我在家中静坐有时,饭减至两顿午觉也可以忽略怎么,一天又一天就没有了

关节在生锈

如拉不满的弓我开始大面积吃书全熟的,半熟的,半生不熟的是润滑剂,还是上等牛排先不要管它困兽也有打盹的时候:它一边倒计时

一边等风

更多的时候,我留在地面

越来越懒得出发了希望所有的日子都是抵达

今年,我只飞行过三次也不是急吼吼地赶路那天,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厅里我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呆坐

眼前是通透的落地窗窗外,四面八方的飞机起飞、落地四面八方的人呵,起飞、落地——仿佛来自外星做一个局外人,是可怕的我忽然心生恐慌:对这个熟悉的世界我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

越来越多

大寒

大寒节气,没有杀气如壮士失了晚节——这一年,乃至一生是否允许黯淡地收场可否安放一颗失败之心

游戏开始

后半夜了,还有人在线

真好!

后半夜了,你还在等我像家的黄色窗口、冒汽的热咖啡恋爱中的心动却没有恋爱的麻烦

这真好!

感谢你,陌生人!现在,我们可以换上行头了——你是路人甲,我是匪兵乙我们都是木头人我们都有玻璃心

在地铁,遇到一幅素描

我承认,霜是轻简的事物难伺候的皮毛要轻声说话

小心呼吸

那天,在呼啸的地铁站台看到一幅广告素描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深宅,大门,老槐树细密的胡须纤毫毕现是谁窥见了我童年的秘密是谁,一生都躲在树上无声地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