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炊烟,古道云朵(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赵振王

升庵祠

一棵驼背的老树在废墟里,为升庵守护灵魂,明朝至今默不作声

囚徒杨慎,刑很重皇帝判的,廷杖不死永远谪戍,属国家级重刑澜沧江出庭作证碧波浪花,无能为力为先生提供不了任何解除谪守的证据

叮当关,先生随手搅动滚滚长江东逝水江渚渔樵,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的态势让整个滇西飘香了几百年

先生穷其后半生三十七年,新都状元把发配的无奈,不屈的无畏种植在夷为废墟的祠里被驼背的老树

撑入蓝天

国殇墓园

年逢清明,必定只身一人前往腾冲,去做一件自以为是的事情——瞻仰国殇墓园的英灵

在国殇墓园,烈士的天堂敬烟、献花、叩首、默默祈祷虔诚地用一位战士的情怀叩拜那些被硝烟熏黑了身躯、扯碎了生命被战火,点亮灵魂的抗战老兵

用几行咸涩的清泪与英烈们对饮,我哪是他们的对手只是他们眼里的新兵蛋子透过墓碑,看到模糊的战争场景隔代的远征壮行酒

闻着,长志气

喝着,出军威

今天,面向滇西面对国殇墓园,用悲壮的情怀把碗里的烈酒举过头顶——请前辈们检阅我的动作,瞬间定格的造型是否接近你们出征时

双手捧着的那碗老土酒……

下关风

风,那是风吗它是大理一张动情的名片一年四季,发往人间为过往的人吹净一路风尘

起风了,吹乱头发却不乱一袭情怀风城的风像一支世袭的队伍集结于下关

风不进家,风的神话被人世代传递因风有采,风的盛宴摆满苍洱之间

起风了,风的风景在柳条上起伏三百里洱海是风摆设的千年擂台

起风了,下关风那是南诏国的寓言大理国的遗训

苍山雪

苍天种下的豌豆花每年开满十九峰雪花调侃浪花

不经意逗乐洱海

我的雪,那是古道的马帮摘在苍山的马驮子洗马塘积满骡马的汗水又漂洗远去的战尘

滇西,我的雪离古城,离人间很近触手即是,雪的清香味布满人类的嗅觉

飘雪与化雪之间我特意留下一道空白把想象填补进去天龙八部城在飞雪里建造而成

苍山雪啊,洱海的血液母亲般给出细波巨浪润泽着滇西咽喉保持了一个世纪一个世纪甜美发声的最佳状态

我的雪,我放在苍山一面镜子,照日月照天地,千百年不改变擦洗镜面的松涛从我手心一泻千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