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菜地

Sichuan Literature - - 【广安小辑】 -

无论是在家里或是酒店的餐桌上,每每品尝自己或别人的劳动成果时,我就会想起这些年来与菜地的浓浓情结。

二十几年前,我中师毕业分配至一所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村小任教时,就分得了人生的第一块菜地。

这地方离场镇约15华里,买菜很不方便,因此在学校有块小菜地种菜是最理想的了。那年一开春,我就在自己的菜地里种下了葱、蒜、辣椒、白菜、莴笋等,平时无课时便到菜地去走走、看看、摸摸,倒也自得其乐。从某种意义上说,在那段物质生活十分艰苦的日子里,是那块永远充满生机、充满绿意的菜地支撑起了我平淡而又寂苦的山村教师生活,使我过得充实而乐观。看到那些瘦小的菜苗在自己的护弄下茁壮成长,我那曾经脆弱的心灵便逐步变得坚强起来。很多次做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菜地里的一株正拔节的红辣椒或西红柿。

通过几年的不懈努力,教学教研成绩较为突出的我终于告别了小山村,被选调入一座城市的机关单位上班。当满目钢筋水泥浇铸的森林包围了我的视线,看不到一点真实的纯朴的绿色,这时,我就特别怀念那段与菜地为伴的山乡生活,怀念那块永远充满绿色的小乐土。一位朋友了解了我的心思后,建议我在楼顶搞一块楼顶菜地,我欣然同意了。花了一周时间,我从城郊运回新鲜的泥土,然后亲自一挑一挑地往七楼楼顶上担。终于,一块小菜地很快便呈现在眼前。以后的日子,我便把空闲与寂寞种植在菜地里,去收获充实与希望。

每天清晨一起床,我便径直步入这方绿土,弯下腰来,看看这几棵辣椒,再瞧瞧那几棵豆角,顿 觉一股清爽和生机沁人心脾,让人陶醉!这些菜蔬,或垂挂、或攀援、或直立、或依附,形态各一,韵味独具。在这绿色的世界里,间杂有红、白、黄、紫等各色小花点缀,像一只只机灵的眼睛,在欢快地盯着我呢!每当春寒料峭,大地还是一片冷漠时,小菜地里的羊角葱、菠菜、韭菜却早已崭露头角,齐刷刷地绿了天、绿了地、绿了眼……每当秋阳高照、金风飒飒时,菜地里又早已是果实累累:胖嘟嘟的西红柿、一串串的红辣椒、还有那肥实油亮的茄子……每逢友人造访,我大可不必气喘吁吁地赶往菜市场,而是在我辛勤劳作的小菜地里,或摘或采、或挖或扯,霎时间便塞满了竹筐,足够享用!且吃自家种的菜,因无农药喷洒,感到格外的鲜、格外的香!

每每站在菜地里,即使四周是灰色的楼宇、污浊的空气,我也能咂摸出田野的金黄和山乡的清风,品味出陶渊明那句“心远地自偏”的深刻内涵。

最近,我即将搬入一处新居。不用说,最值得我期待的还是我在屋顶精心设计的那块新的有一定科技含量的菜地,在那里,我将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幸福地种植和培育自己绿色环保、自给自足的城市业余新农民的伟大梦想!

唉,我这段解不开的菜地情结哟……

(责任编辑

杨易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