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最关键的是什么?

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纸币最终取胜,与黄金脱钩变成“不兑现货币”,其所仰赖的唯一因素就是国家信用,背后则是公众对国家的信心。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VIEW 视野/本刊动态 - 管理

上一期专栏文章中,我在分析M1异常波动时指出:许多中国企业正处于大规模倒闭的前夜,故预防性流动需求暴增;企业在国内缺乏投资冲动和投资方向,手中虽有货币也不敢投、不愿投,只能被迫持币待投或转投房地产或干脆转向国外投资,寻求资产投机的收益以及汇率投机的收益。

这样的情形,在2016年7月份变得更加明显。

实体与金融缘何冰火两重天?

7月,中国民间投资正式变成了负增长,显示出实体经济正在进一步“烂掉”;与此同时,房地产、股市等资产虚火却愈演愈烈,形成了实体和金融冰火两重天的对比。

此中的逻辑链条是这样的:由于经济不断下行,政府被迫大量放水货币。但货币洪流未进入实体,更未进入民企,总体流向了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然而,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钱,于是货币再拐个弯,一泻千里地流向了房地产等“资产市场”。当资产市场越热时,实体经济越被抽血,于是逐渐演变成“赌博经济”。

借用前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先生引述的一个寓言故事:经济不好,大家就在村口赌博。如果经济变好,人也就散开了。但经济老不好,于是赌的人越来越多。当看到有人赚了些钱,大家 更是冲昏了头脑,都开始认为赌博能够发家致富。于是越来越没人种田,赌的人越来越多、赌的也越来越大。直到崩盘,被庄家赚走了家底,大伙想起来回去种地的时候,才发现土地已经荒废,错过了耕种期。

当前中国经济正是实体很糟糕、资本在外逃、货币猛放水、金融很任性、资产很疯狂、全民大赌博、中产在变穷。中国经济陷入到了“流动性陷阱”当中,这意味着货币对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几近瘫痪。同时,资本管制限制资本外逃,带来了泡沫经济的疯狂。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科洛夫和席勒教授都指出:“经济危机,例如当前的金融和房地产危机,主要是由不断变化的思维模式引起的……事实上,危机正是由我们不断变化的信心、诱惑、嫉妒、怨恨、幻觉,特别是不断变化的关于经济本质的报道引起的。”而中国经济步入危局,也是思维模式的变化和信心的丧失,特别是企业家信心的丧失导致的。

国家信用比“去库存”更重要

改革开放30余年,全中国人民一直有一个清晰的目标,那就是经济发展,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为此中国必须停止一切意识形态的争论,全力以改革和开放来抓住历史性发展的机遇。而今天,钓鱼岛、南海、朝鲜半岛局势都如箭在弦,再加上美国“重返亚 太”成功,“和平与发展”的大背景正在转变。

发展目标模糊,改革与开放又失去了可依托的大背景,中国国内投资节节下降,海外资金以及对外移民的浪潮却不断升温。现实中,民营企业家等精英人士的信心遭受重挫,不仅不能得到尊重和保护,反因“国进民退”而被挤压。西方国家经济影响甚至决定着政治,但在中国,政治对经济的影响显然更加重要。

信心经济学认为: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纸币最终取胜,与黄金脱钩变成“不兑现货币”,其所仰赖的唯一因素就是国家信用,背后则是公众对国家的信心。如果没有对国家的信心——政治的、经济的、政策的、未来发展的稳定预期,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社会、经济的稳定以及投资与消费信心。

这再次提醒我们,“供给侧改革”最关键的是什么?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去库存”等内容,而是要明确“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目标,明确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以及避免让意识形态干扰经济建设。一句话,为重振中国经济,一定要让投资者和消费者对中国的未来有信心,对中国的改革有信心,对中国的法治有信心,对中国的政府有信心。这比政府印钞票、去库存,更重要、更有效! 特约编辑:马小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