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出路不只一条

未来人们的手机里容得下几个直播App?大浪淘沙下,与其在同质化中被掩埋,不如早早“定好位”,走自己的路。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方向 篇 - 文/本刊记者 庄文静

被贴上“泛娱乐”“低俗”“无聊经济”标签的直播,开始逐步嵌入到商业场景中。而五花八门的直播平台,正在“享受”着其中的红利。

但是,“未来人们的手机里容得下几个直播App?如同手机里会装几个微博一样”,有业内资深人士判断,“最多到今年年底,直播大战就会见分晓,很多平台将难以为继,会面临大洗牌。”

想真正成为继微信、微博之后的第三大传播平台,直播平台未来的生存之路可以向哪里延伸?

出路一:向生态进军

韩国少年直播吃饭每天收入过万,游戏主播大睡三天三夜躺着挣七万,马东嗑嗑瓜子都有600万人围观……这些令人瞠目的现象级事件,有多少可以重演?

泡沫之后,必然是考验直播平台内功的时候。如何做好用户体验上,解决好卡顿、延迟、清晰度的问题;在内容上,更加有品有料有价值;在功能上,更便于传播和创新,这些都是直播平台面临的难题。

从电视到互联网,从PC到移动端,从微博到微信,直播若想成为下一个平台,如果没有一个健全的生态体系,恐怕将难以为继。直播平台更像运作一家电视台,无论是内容、技术、带宽,还是发行、营销,方方面面都将影响整个平台的发展。

近日,乐视集结的17家直播平台,包括斗鱼TV、熊猫TV、全民TV、映客直播、虎牙TV等国内直播的最强阵容,不失为抱团发力的上策,用“内容为王、技术护航、生态至上的直播生态”让直播平台受益,乐视自己也期待从中整合平台资源。目前,直播平台的带宽成本是硬伤,而联盟可以为企业提供包括云服务、内容运营、发行、数据分析等资源支持,从而降低直播成本。

要让优质直播内容像商品一样自由流通,而非只能在一个平台上观看。“直播生态大联盟”,可以让平台的关系真正从竞争走向联盟。而乐视云就是要凭借其覆盖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80个CDN节点、20Tbps出口带宽,为联盟成员提供安全稳定的云服务,提高直播体验,降低直播带宽成本。

可以预见,在这样一个生态体系中,可能诞生更多商业模式和玩法。

直播平台目前的最大痛点在于C端用户普遍追求免费更多的功能是用户流量的导入相比之下B端直播才是价值变现的途径

出路二:专业直播是未来趋势

直播对于品牌营销、市场推广的推动不言而喻,众多电商、广告主、传统企业等都开始了用直播圈粉、冲流量、促销售的品牌营销布局。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B端的痛点也非常明显。直播仅仅靠拿着一部手机或者小型摄像机,就可以较好地呈现很炫的发布会、路演等商业活动现场吗?特别是对直播效果有较高要求的企业来说,直播平台硬件、技术、带宽等客观条件要满足较高直播水准的要求,还远远不够。因此,有不少企业会使用更为高端的“广播级专业直播”。

所谓广播级专业直播,通俗点说就相当于举办一台春节联欢晚会量级的直播。“直播是一个综合性的传播形式,对于做大型的发布会、路演之类的商务活动,其中包括现场的舞台技术、灯光、 音效、摄影师、直播、导播等方面的专业技术支持。同时,还要极其专业的设备及足够充足的带宽,才能呈现一场广播级的直播。”深圳市鹏升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COO陆荣对《中外管理》说, “而企业的最大痛点是,不知道怎么去更好地包装、策划和运作这场与自身品牌相关联的直播活动,以为其创造出更高的价值。”

那么,专业直播公司就可以发挥这个专业优势,更多地加入活动策划、文案策划、活动执行的公关服务功能。专业直播无论是从硬件的门槛,还是从人员的技术门槛、执行团队的要求都相当高,而且其默契程度将决定一场直播的各个环节衔接是否流畅。目前,鹏升传媒的许多客户,都与公关公司有合作,而直播也已经纳入到整个公关活动中去。

比如:就在今年7月底,鹏升在上海ChinaJoy执行了四天的厂商路演斗鱼讯道直播项目。“现在企业不但需要传统的高清的网络直播,还有加入VR直播的需求。”陆荣补充道,“这也将成为未来的一个趋势。”

直播会与其他营销方式进行着紧密的联动,不过一场专业直播的费用,几乎不会低于30万。从这个角度看,专业直播迎合了高端市场的需求。同时,专业直播不需要依托于某个直播平台,在企业的官网上就可以实现直播。而且,现在一些企业并不愿意通过直播平台去做直播,而更愿意委托专业直播公司,可以为企业进行内容定制,实现包括硬件、软件、人员、网络、服务器、买断带宽流量、直播推广等一条龙服务。特别是,直播内容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推送到更广义的互联网平台上。

而对于鹏升传媒这样的专业公司来说,目前也在思考怎么区分于平台的个人主播,体现出PGC (专业生产内容)团队的优势。陆荣也预言:类淘宝直播的纯粹个人主播销售产品的方式,并不适用于京东这类平台或中高端厂商。因为个人主播的表现形式,存在较多的不可控性,例如个人的主观意愿、个人情绪等。

“在专业直播领域,仍然需要专业的团队去完成。而直播必定要转型,想要发展必定要实现商业化运作。”陆荣说,“多机位、多剧情、专业导演执导的准即兴办公室情景直播类剧集将会落地开拍,可更好地去贴合市场需求;另外在下半年,鹏升也会针对赛事、音乐节等大型活动展开进一步的直播

项目执行。”

互联网直播专业化是否会成为网红经济的下一个杠杆?我们拭目以待。

出路三:B端直播潜力巨大

无论是独立的平台,还是行业链条中嵌入的直播功能,都会面临技术门槛高、成本高、卡顿延时等问题,这些问题都要被技术和资本解决。

而直播平台的软实力,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直播平台目前的最大痛点在于,C端用户普遍追求免费,更多的功能是用户流量的导入。事实上,B端(to B)直播才是价值变现的途径。

对于企业来说,如何通过互联网做好深度营销,一直是一个有潜力的市场。而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商务活动直播的平台,可让更多的用户足不出户就可以“亲临”现场,不失为一块诱人的蛋糕。

专注于商务活动直播的微吼直播称,中国企业一年有1000万场线下营销推广活动。比如发布会、沙龙、座谈、讲座或者渠道大会等,但以往这些活动只能覆盖现场人群。而如果采用在线直播的方式,不仅可以覆盖到企业想获取的目标观众和潜在的客户群,重要的是成本只有传统线下活动的10%。而且,从线下到线上,更低的资金投入和时间成本,会刺激企业办活动的更大需求。

数字更能说明这一点。目前,BAT、小米、IBM、微软、奔驰等知名企业都是微吼的客户。此外,微吼还有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客户。据统计,在微吼平台上发起的直播活动超过百万,平台注册用户超过4000万,App用户已逾200万。2015年,微吼直播的营业额比上年度上涨了45%,2016年有望破亿元大关。而对于每年4000亿市场规模的商务活动直播市场来说,还大有可为。

对于B端直播来说,盈利模式相对更多,常见的有四个方面:第一是视频直播基础服务费用,比如按持续观看人数、观看时间计费,像在微吼,一位用户持续观看一小时的费用是0.4-0.5元,同时客户可以选择公开直播还是加密直播;第二是视频直播增值服务,如精准数据邀约、活动推广和数据分析等;第三是视频直播在线门票收入、红包打赏等的收入分成;第四是通过开放平台的云技术,采用SDK或API的方式,帮助一些规模较小的从事C端产品的创业团队,加速产品上线进程。管理

图 东方IC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