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警惕“货币大洪水”之灾!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第一页 -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两会上谈到,中国金融体系总体上说是安全的。这实在太好了!但居安思危总是有必要的,2009年以来出现的“货币大洪水”的问题就不容忽视。

货币“放水”祸害中国经济

传统货币政策并不会引发“货币大洪水”的爆发,它始自量化宽松(QE)政策。2008年后,美国施以量化宽松,此举引来各国竞相效仿,从此打开人类“货币大洪水”的闸门。自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货币供应量超过日美欧,一跃成为全球最大“印钞机”。20092012年,在全球新增货币供应量中,中国占了近一半(2011年贡献率高达52%)。2012年末中国的M2余额跃居世界第一,接近全球货币供应总量的1/4。如此“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货币暴增,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均创世界纪录。“中国印这么多钞票,快可以把全世界都买下来了。”但其实这是不可能的,中国的货币放水不可能由国际社会来买单,所以中国只能不断加紧对外汇自由兑换的控制,而人民币也只能在国内空转,特别是在金融领域空转。

凯恩斯主义的反思

但是,最终祸害的是中国的国内经济。第一,货币暴增与杠杆暴增以及债务暴增,基本上是一回事,因此与货币大洪水相对应的,就是中国债务水平的突飞猛进,中国经济已陷入“债务经济”不可自拔!美元是全球货币,美国政府目前的总债务规模是21万亿美元,被全世界唾骂。而中国在GDP不足美国 60%的情况下,2016年的债务总额按汇率折算已高达37万亿美元。第二,“货币大洪水”引发流动性泛滥,进而使资产泡沫不断膨胀。2011年,“山西、温州、鄂尔多斯三地民间资本量就分别达到约1万亿元、5200亿元、2200亿元。”谁曾想,仅隔数年,仅建信基金管理公司其一家机构在2016年的资产管理规模就已超过万亿人民币(该公司2005年9月成立时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流动性泛滥到何等地步,可见一斑。第三,滞胀正成为中国经济最大威胁。近期,各路商品价格狂涨,流动性泛滥已从资产领域(如股市、债券、住房)进入商品领域,物价上涨无可避免,而另外一方面,内需不振、经济乏力、增长萎靡的局面难以改变。“滞胀”已兵临城下,千万不要讳疾忌医。第四,大洪水还带来对于社会财富的掠夺。印钞相当于征收铸币税,成年累月的印钞等于公开掠夺百姓财富。能以钱生钱的人,财富迅速暴增,不能以钱生钱的人则沦于贫困化。由此不仅引发政府信用危机,还会带来富人更富、穷人更穷、中产被消灭的两极分化结局。第五,机会主义行为普遍化,企业家精神越来越不合时宜。大印货币是国家机会主义的表现,拿着钱狂炒,在金融领域和资产领域兴风作浪成为赚钱捷径。相反,实体经济无人问津,企业家无力应对。全社会弥漫的必然是机会主义,充斥着短期暴富行为。在如此恶劣风气主导下,中国经济将很难完成升级转型,更难以成为真正的创新国家。凯恩斯主义实施的前提是需求不足,这显然并没有考虑到货币在金融领域可以空转从而导致资产暴涨,而需求依然不足的“滞胀”现象。在严峻的经济现实面前,凯恩斯主义的苍白与丑陋的彰显是前所未有的。这意味着经济学正面临着重大的挑战与危机!特约编辑:马小琳

经济学家、教授赵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