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是下一个“朴槿惠”吗?

领导者如何破解亲信死结?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第一页 - 北京腾驹达猎头公司董事长 景素奇联系邮箱: jingsuqi@timehr.com 微信号: jingsuqi

编者按:但凡属于本能的事,作为领导者,多半就要小心。而稍不小心,则往往千秋大厦一朝崩塌。比如任用亲信。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就是前车之鉴。虽然企业不同于官场,但本质上的人性,都是相通的。朴槿惠的悲剧,有可能出现在我们任何一位老板或高管身上

一株野菊就这样凋谢

曾经风光无限的朴槿惠,总统任期未满而壮志未酬,在全球瞩目下竟遭弹劾,黯然下台,等待她的极有可能是牢狱之灾。大家会想:这个把自己全部交给韩国的人,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朴槿惠在竞选总统时说: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相当真诚感人。如此心系国家命运,如此有胸襟与情怀之人,怎么就被国民抛弃了呢?再回望她命运多舛的人生,更增加了她人生的悲情和凄凉,这让很多朴粉情何以堪?尤其朴槿惠那本《绝望锻炼了我》的自传,赢得了多少小女生们的膜拜!而如今,只能慨叹。朴槿惠的一生就像一株野菊花。发芽时,富贵丰腴;成长时,历经无尽风雨和苦难;然而在花季将过时,又突然盛开;而刚要绽放自己的艳丽芬芳,却突遭无情霜击,瞬间凋谢……真是悲情人生。从朴槿惠被坐实闺蜜干政这 件事来看,她身为总统确实用人不当。她不仅用了没有正式身份的闺蜜崔顺实,而且闺蜜还不是善茬儿,居然参与了外交演讲稿的改写,而且还狐假虎威、借势敛财谋私,甚至挟总统之威,来干私事、脏事,裹挟进了很多人。这还了得!堂堂国家大事岂能成为儿戏?事以至此,遭弹劾下台就是必然的。同样,距总统宝座仅一步之遥的希拉里·克林顿,也是因为亲信惹祸而功败垂成。相反的是特朗普,自己惹祸连连,却反而登堂入室创造了历史。而身边亲信惹祸的,却纷纷万劫不覆。可见,领导人自己可以有缺点,但自己的用人却不能有硬伤。那么,作为一个优秀领导人,亲信该不该用?如何防止亲信干政?亲信干政了怎么办?这正是本文要分析和回答的问题。

为什么亲信更容易出事?

任何一个组织领导人,肯定都喜欢使用亲信。因为用起来 顺手。但有利就有弊,使用亲信虽然顺手,但加大了组织管理成本,如果使用不当,特别容易出事。比使用其他人,亲信出事的概率更高。这世界上不存在所谓完全纯粹高尚的圣洁之人,凡是人都有三面性:一是神的一面,二是人的一面,三是鬼的一面。神的一面,就是君子的一面,用来向社会公众展示的,是伟大光正的一面,是合乎法理的一面,是社会制度、法律、道德所要求的;人的一面,就是常人的一面,人之常情的一面,在亲朋好友之间交往用的,是情义的一面,属于私德范畴;三是鬼的一面,即小人的一面,就是独自私下的一面,不愿让人知的一面,比如贪婪、恐惧、自私、懒惰等等,是人作为动物自然属性的一面。人的这三面性,应用场景是不一样的,而且是不能相交,同时又缺一不可的,缺任何一面都是不完整的人。理解了人的这三面性,就知道一名领导者该怎么做。

朴槿惠做了总统,展示给公众的应该是神的一面;但其闺蜜崔顺实,是亲朋好友范畴,属于情义的一面,是人的一面;但闺蜜也有可能知其“鬼”的一面。从朴槿惠被坐实的证据来看,是把两位鬼的一面给揭示出来了,结局自然可想而知。作为组织领导,在公众面前,就必须展现神的一面。不要把亲朋之间的行为人的一面展示给公众,偶尔不小心露出来尚无大碍,但有意展示亲朋交往的一面,人们就会反感。如果把鬼的一面展示给公众,则必然会炸锅,公众形象崩塌。同样,领导的亲信也会有神、人、鬼三面,也同样遵循三面的不同应用场景,场景不能用错。作为领导的亲信,一旦被重用,就意味着领导和亲信被同一权力相关联,性质就变了,其涉及的就不简单是应用场景问题,而是人面、鬼面叠加互动。其在公众场景展示更容易引起关注,对领导者的危害更超出想象。

亲信,你是用?还是不用?

在员工或大众眼中,领导是公正、公平的化身。这是大家对领导作为神一面的要求。而领导也是人,也具备神、人、鬼三面。因此,领导必须尽量规避人和鬼的一面出现在工作场景中。但是一旦领导启用了亲信,就等于把人的一面公开展示给组织中,平添了一重矛盾,等于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麻 烦。这个麻烦,就是管理成本加大,领导力减弱。就比如夫妻店、兄妹店、姐弟店等等,都属于这一类。一般职业经理人进入家族企业都会有一个长期适应过程,因为职业文化与亲信文化的冲突与磨合需要时间。所以,家族企业里,弥漫的是职业文化和亲信文化混合味,领导处理问题,既要考虑法理,又要考虑情义,而血缘和姻亲的关系是社会最基础的关系,稳定是首要的。因此,家族文化就属于稳定文化。如果亲信不自律,品性低下,狐假虎威,以权谋私、贪财贪功,排斥打压他人,又无申诉渠道,时间久了,量变到质变,亲信鬼 的一面越积越多,受到伤害的组织成员,就会集中收集整理亲信鬼的一面。遇到机会就把亲信鬼的一面抖露出来,不仅亲信身败名裂,领导自己也下不来台。因为领导负有管理连带责任及荐人责任,更重要的是还有感情方面的割舍问题。用亲信,还有一风险,如果亲信属于明白人,知道要为领导争光,不能给领导惹麻烦。但也有的亲信不明白事理的,属于坑主一族,仗着特殊关系,轻则偷懒不做事,重则做坏事;更甚者,利用领导的信任,蒙骗领导,让领导也跳进坑里,一旦事情败露,领导是有口莫辩,甚至被怀疑成为做坏事的主角。当然,亲信中也有本性恶者,本来就知道领导过往鬼的一面,关键的时候要挟领导办坏事,实现鬼目的。当然,用亲信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随着领导在组织中权力的巩固和加强,监督制约失灵,领导和亲信之间协同做鬼事。而鬼事做多了,就容易出错。即使没怎么做鬼事,大众也往往认为这些亲信在一起做鬼事。只要大家一惦记,就麻烦了。反之,如果组织中没有亲信,领导想做鬼事,顾忌多,做鬼事的机会就少。鬼事被爆出来,如果是亲信所为,对领导来讲就是烫手的山芋。如果领导顾忌自己的名利,或难以割舍情义,就有可能和亲信联手掩盖鬼事,这样本来领导只是间接责任,就变成了直接错

领导任用亲信之所以带来如此多的风险,根本原因是:组织本来就是展现人们神一面的场景。但领导任用亲信后,组织就变成了神和人交叉与交互,甚至是神、人、鬼三面的交叉及交互,出事概率便大大增加

误,等于领导和亲信一起又办了鬼事。这样,有可能掩盖过去,但长期掩盖鬼事,也是需成本的。一旦暴露,领导更下不来台。领导任用亲信之所以带来如此多的风险,根本原因是:组织本来就是展现人们神一面的场景。但领导任用亲信后,组织就变成了神和人交叉与交互,甚至是神、人、鬼三面的交叉及交互,出事的概率便大大增加。朴总统用了闺蜜崔顺实,就是最好例证。闺蜜崔顺实,以及闺蜜的爹、闺蜜的前夫、闺蜜的千金等等其人鬼两面都与朴总统缠在一起,最终摧毁了朴槿惠的政治生涯,甚至可能陷入牢狱之灾。所以,作为领导用人,尽量规避用亲信。虽然古人有说:举贤不避亲。但还是尽量避亲,同等条件下,用疏不用亲。用疏的话,就是正常的职业关系,大家都在工作场景,展现神的一面,提升组织职业化程度,人际成本低,沟通效率高。

用亲信,如何趋利避害?

如果不得不用亲信怎么办?频繁换亲信可行吗?古代帝王都是家天下。于是帝王就采用频繁换亲信,来规避用亲信的风险,这是权力在缺乏监督情况下不得已的办法。这虽然降低了一部分用亲信的风险程度,但根本上还有很多风险没有规避,很多鬼的一面不能规避,人神交互的一面无法规避,人神鬼 的交互仍无可避免。如果亲信是最合适的,也是唯一合适的人选,不得不用的话,建议采用如下步骤。1.公开选拔,竞争上岗。让亲信证明其实力。大家公选出来、胜任的,也就是说上任前,把人的一面、鬼的一面都抖落干净,让其神的一面,展露无疑,使大家把他推上岗位的,不是你领导一人推上台的。最好公开选拔,多几位候选人参选,然后领导回避,大家公平竞争,选上就用,选不上不用。尽管选上后,也许有人会议论暗箱操作问题,但总要比非公开的直接提拔任用好得多。2.设立有效监督机制。即使公开选拔竞争上岗的亲信,作为组织和领导,也要主动设立监督机制。只有好的监督机制才能确保亲信和领导本人不犯错误。监督机制设计一定要是闭环。什么是闭环?就是没有不被监督的人,人人都在监督之中,不是相互监督,而是人人都要被监督。如ABCD四种岗位上的人,A监督B,B监督C,C监督D,D监督A。这样的监督机制才是闭环。才是有效的监督机制。监督机制除了内部闭环监督外,也要有外部监督。防止内部监督好人化、形式化、庸俗化。监督机制设立的目的是预防错误,预防鬼的一面参与到日常组织工作中。当然监督是一整套的体系,还包含制度、流程、监督队伍建设等。 什么人适合做监督者?放在监督岗位上的人,一定是原则性强、有 监督能力且心地善良者。千万不要学汉武帝用江充,也不要学武则天用来俊臣。互联网技术让人们无处可遁,既然互联网技术可以把人们的鬼事很容易抖落出来,那为什么不用互联网技术,进行监督预防呢?如今,互联网技术监督比人监督有很多优势:没有人情困扰,没有生命局限的困扰,确保全天候监督,无死角监督,且监督基础数据完整、真实,且不可逆,不可篡改。应该充分把互联网技术监督和人的监督,有机结合起来,使监督透明有效,关口前移。 如果监督机制健全,犯了小错,就被提醒,批评教育,改正即可,领导也不会难堪。犯了中错,按制度处罚,以儆效尤,提早发现,就不会酿成大错。因监督机制健全、技术手段监督到位,犯错误的亲信就捂不住、盖不了,领导也无法帮其掩饰,只能是按制度处理,就不会殃及领导。这就等于在领导和亲信之间竖起了一堵防火墙。 亲信犯大错,殃及了领导,这时领导该承担什么责任,一定要承担,不要推卸。如果承担不了,该辞职一定要主动辞职。千万不要赖着、拖着,搞得被动,像朴槿惠,被弹劾下台,难堪至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