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经济时代,什么最值钱?

知识产业异军突起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市值百亿以上的独角兽企业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VIEW -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基础理论部主任、上海交通大学海外学院金融所所长金岩石特约编辑:马小琳

不久前,网上晒出了复旦大学教授的工资单,扣除各项税费之后,月薪15335元实发金额仅为8272元!有人惊呼:世风日下,如今教授不如月嫂,北上广深等城市的月嫂薪酬已直逼每月税后2万元!其实不然。大学教授在薪金之外还有研发费、课题费,以及各项兼职收入和投资回报,绝非月嫂可比。从无知到有知,需要教授。从有知到有识却未必需要教授,但务必有思想。

知识是有思想的“数据”

1992年,被誉为现代管理大师的杜拉克在《后资本主义》一书中明确提出:“知识是当代唯一有意义的资源”。如何理解这句话?在知识经济时代,“知”和“识”已经不再是一个范畴的概念。在知识工作者中,多数人只能算“知道分子”而非“知识分子”,可想而知,“知道分子”的价值会伴随着数据化+智能化的技术进步而贬值。从前文来看,知识是资源,教授是载体,二者合一或将成为最具价值的流动性升值资产。智能化的趋势正在摧毁“知道分子”的价值,所以仅在大学教书而没有社会价值的教授并不值钱,甚至每月实发8272元也偏高。因为在知识经济的时代,受教育的劳动者占比越来越高,大学教育因此分为两类:其一是应试;其二是开智。应试属于生存经济,开智则是创新经济,两类教育的本质差别在于前者为“知”而后者有“识”。有社会价值的教授属于“有识之士”,所以收 入较高。而在应试教育体系中,一位教授每月讲两三堂课,授课内容千篇一律,迟早将被“云教育”系统所替代。在我看来,知识资源的唯一性在于:知识就是有思想的“数据”。

知识服务业大有可为

中国文化的第一属性是求财,思想会通过人的努力转化为创造价值的资源,知识服务的平台就在思想的流动中成为财富创造的支柱。第二属性是传播,所以知识产业异军突起,以直播或视听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创造了知识服务业。知识服务业产生的社会基础是人的社交需求,技术手段是互联网平台,所以知识服务业有四大支柱:技术-品牌-内容-圈子(社群)。在新经济体系内,知识是有思想的数据,有识之士因此成为知识资源的载体而成为稀缺资源。在“人以群分”的社交平台上,“知”以“识”为本,思想在社交网络中传播,再通过平台用户的重复性多次使用而产生价值,创造财富,这种财富创造机制在互联网界被称为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Law):传播网络的价值与其用户数量的平方成正比。尽管这一网络技术定律的有效性屡遭质疑,但在知识服务业的平台上一再获得验证。自2007年以来,经济增长减速,产业结构优化,第三产业占比从10年前的39%提升到52.6%,预计五年后将超过60%。在第三产业之内,知识服务业从零起步,开始频频崭露头脚,知名的有喜马拉雅、罗辑思维和阿基米德等,智能化的新媒体今日头条也应归类于知识服务业。知识服务业起源于知识的商品化,知识从产品到商品是第一个飞跃,下一个飞跃就是从商品到产业,再升级到证券化。预计在不久的将来,知识服务业将出现几家市值百亿以上的独角兽企业。管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