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达国家,我们更多面对的是儒家文明与基督文明的冲突而在一带一路,我们还将面对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以及亚洲文化与非洲文化的冲突问题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EXCLUSIVE APPROACH - 责任编辑:杨光

并购浪潮风起云涌,大量的中国民营企业到海外去并购。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回到本土,有反国际化的企图,但国际合作的大趋势和潮流不可阻挡。互联网和更多颠覆性技术的出现,使这一大潮更难阻挡。但也有两件事情互联网没有改变:一是国际并购的成功率,依然低于1/3;二是人性。互联网没有改变人性的弱点,也没有化解战争的威胁。所有这一切归根结底,其实都在说明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跨文化新生态和新环境之中。价值观的迷失和多元,使我们比以往更需要领导力,尤其是跨文化的领导力。

海外并购一年激增148%!

关于领导力的论述已经不少,Jim在《领导力》一书中这样定义:领导力是通过动员组织,激励下属,为了共同的愿景努力奋斗的艺术。但这里并没有谈到跨文化问题。领导力的核心是上下同欲,问题是文化不同的上下级之间同欲并不容易,这是对企业决策者和领导者很大的挑战。 2016年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跨越式增长的一年。有资料可查的海外投资并购交易达到430笔,较2015年365笔增加了20%。而累计宣布的交易额为2150亿美金,比2015年增长了148%!速度相当惊人。但并购之后中国企业所面临的管理和文化挑战,很少有人去研究和深入调查。在发达国家的并购还有一个好处,就像我们出国留学一样,都是研究和了解过的。但未来我们对一带一路的国家,很多都是不那么容易理解的。

一带一路的跨文化挑战

在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授课时,我有很多启迪。比如非洲人看我们的投资,和我们看非洲的机会,双方角度完全不同。中国现在已经有100万人在非洲,但我们对非洲少有研究,尤其是相比对美国和欧洲的研究,我们差得太多。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很快,非洲人也为我们的勤劳勇敢震惊,但中国企业的封闭和短视,也是他们越来越无法容忍的。中国企业家缺乏对世界的理解,跨文化领导不够,后果是什么呢?一是中国整体形象受损,因为每一个人都代表国家的形象;二是企业自己的并购和拓展失败,并购成功率不到30%,换句话说, 70%-80%的并购都失败。如果有一天非洲人形成了

固定的印象,中国企业家提供的没有好产品,都是用低劣的产品来换钱,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不仅如此,中国企业里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行事风格大不相同,文化价值体系也大不相同,给外国人造成很大的困惑。亨廷顿曾经提出过文明冲突论,认为文明冲突将主宰全球的政治。全球当下主要有三大文明,即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基督教文明还将主宰世界的政治格局,但也会受到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的挑战。伊斯兰文明因为极端主义而失控,给世界带来不少恐怖和危险,儒家文明反而可能会给世界带来希望。面对一带一路,我们就有文明冲突的现实问题。在发达国家,我们更多面对的是儒家文明与基督文明的冲突。而在一带一路,我们还将面对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以及亚洲文化与非洲文化的冲突问题。一带一路是中国重要的国际战略,是中国通过推进国际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既解决中国自身的转型升级问题,也提升大国形象与责任的重要战略。如果做得好,我们有希望用和平发展替代战争威胁,用传统文化和谐共处替代正在产生的文明冲突,用比较优势和经济发展替代狭隘的民族利益。但我们更要认识到,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经济、 文化、宗教极为复杂,仅仅一窝蜂地出去投资将遇到巨大的挑战,甚至反抗,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所以在整个推进中,硬实力和软实力一定要高度结合,传统领导力一定要延展到跨文化领导力,一定要对目标经济体的文化、法律和社会体系有深入的研究,一定要了解普世的价值观,一定要避免捞取第一桶金时所采取的急功近利、弄虚作假、机会主义、偷工减料等极端恶劣的行为。

跨文化领导力是买不来的

今天的中国和中国企业相比30年前,都已经有巨大的进步,但不要因此出现我们要买下全世界的冲动,我们依然不要骄傲,而要继续保持谦卑。我们尽管能买下价值几百亿的企业,但对方的价值观是买不下来的,我们自己的跨文化领导力也是买不来的。最后,我用几句话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共勉:自尊不自恋,自强不自弃,自信不自大,自豪不自傲。 管理 (本文作者系北大国发院教授、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本文根据作者6月11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举办首届跨文化领导力论坛的演讲整理而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