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大谈“计划经济”,暴露了什么?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前不久,马云又谈计划经济。马云是成功企业家,很了不起,但频谈“计划经济”,却暴露出他不懂“计划经济”与“经济计划”这两个基本经济学概念的区别。

马云混淆了基本概念

“经济计划”只是一种方法,在微观企业层面或政府层面均可使用。譬如:德国工业4.0等理念带来了“C2B”模式,就是消费者提出要求,制造者据此设计产品。此时,供需对路,库存减少甚至消灭,社会成本极大降低。这是更高水平的“经济计划”,马云若在这个层面上谈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未来人类经济所产生的影响,经济学家们大概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但这与“计划经济”是两回事。“计划经济”是一个国家的经济体制,是一整套制度经济体系,包含国有制的微观产权、权力的集中决策以及政府对资源的主导配置等内容,与私人微观产权、市场主体分散决策以及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主导所形成的“市场经济”体制形成水火不容的两种经济体制。很显然,马云不会赞成消灭私人产权,让阿里巴巴变成一家国有企业;也不会赞成取消他本人和团队对阿里巴巴的决策;当然他也应该不会赞成取消市场转而让政府主导性配置资源的做法。如此,他谈的就一定是“经济计划”,而不是“计划经济”。

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固然能提升“经济计划”的水平,但产权变不了,分散决策改不了,宏观经济活动计划不了,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活 动就更加计划不了,如此“经济计划”永远不可能突变为“计划经济”。

大数据主要是人类活动的数据,人工智能更多是“事后诸葛亮”,大数据决策是科学决策却非企业家决策(张维迎语)。而且大数据的产权是分散的,各市场主体都不愿自家数据被人免费、随意使用,如果政府规定数据是国家机密或私人隐私,禁止政府之外的机构采集和分析他人数据,那阿里等将立刻失去其自认最重要的市场价值。如果政府规定,政府有权采集和分析他的私人数据,则计划经济模式或卷土重来。

商人应该说“对商业有用的话”

马云说做淘宝的目的不是为了卖货,而是获得所有零售的数据和制造业的数据;做阿里小微金服的目的,是建立信用体系;做物流不是为了送包裹,而是把这些数据合在一起。然而,阿里再牛,其数据资源也有限,只能在自身及影响范围内实行“经济计划”。中国在“互联网+”及大数据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马云不难看到,自己的大数据计划只有与国家的大数据政策、路线、方针相一致时,才能长治久安(李光斗语)。也就是说,忽悠政府搞“计划经济”,从而不禁止阿里收集私人数据,还能将政府“大数据”供阿里使用,阿里则帮助政府提高信息处理和运用能力,让“坏人根本走不进广场” (马云在2016年10月21日中央政法委“前沿科普”讲座上的说法);与此同时,阿里通过对大数据的占用,将现有商业帝国扩张至无远弗界的地步,这实在是一宗太合算的买卖。冯仑说过,学者、官员和企业家讲话是不一样的。学者应该说真话,官员要说“(政治)正确”的话,商人则要说“(对商业)有用的话”。马云说的是“有用”的话吗?各位自己判断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