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隐江湖的朱江洪,对格力现状实在看不下去了?

朱江洪频繁发声显然不是谋求回归,而是表达他对格力电器的深度忧虑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文|刘步尘

眼下,董明珠不得不两线作战:外战美的方洪波(专利官司),内战格力创始人朱江洪。本来已经退隐的格力创始人、前格力电器董事长朱江洪近期频频发声,不但举办“格力缘——朱总与老员工见面会”,而且高调出书。朱江洪说,之所以在退休多年后出版《朱江洪自传:我执掌格力的24年》,除了朋友“撺掇”之外,就是想写出“自己所亲历的真实的历史”。显然,他认为目前人们认知的格力历史是失真的。朱江洪已经打破他离任之初对自己的“约法三章”——不谈格力事,不见格力人,不进格力门。媒体用“朱江洪‘开撕’董明珠”来形容这场格力电器创始人与现任领导人之间的暗战。朱江洪的发声,并不符合他给人们留下的一贯印象。有悖于常理的背后,一定有符合常理的逻辑。笔者倾向认为,朱江洪出于两个考虑:一是为自己正名——“格力从一个不知名的小企业变成全国知名企业,这里面有我的功劳、领导班子的功劳和格力老员工的功劳”。二是表达对格力电器现状及未来的深度忧虑——格力电器目前的领导人风格、企业发展战 略,均让格力电器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放在明年格力电器董事会改选背景下,看创始人与现任领导人之间的暗战,更有意思。

刻意淡化、实施切割为哪般?

稍一留心便不难发现,这五年格力电器的增长仍然严重依赖于空调产业。进入董明珠时代,格力电器虽然极力推进多元化战略,但收效甚微:格力手机上市两年多,至今销量寥寥,惨不忍睹;收购珠海银隆,遭遇中小股东联手阻击,终至失败;晶弘冰箱销量始终徘徊在150万台上下,在中国冰箱第二军团中排名靠后;大松小家电年营收约20亿元,仅有美的小家电的1/10;格力机器人、光伏空调、磨具产业,仍处于培育期,“雷声大,雨点小”。总之,格力电器产业架构始终未突破朱江洪时代的设计。虽然董明珠极度渴望将贴在格力电器上的“朱江洪”标签换成“董明珠”三个字,可惜业绩不足以支撑。预计2017年格力电器营收会出现较大增幅,但如果剔除年初珠海银隆对格力电器将近200亿元的采购,格力电器营收增幅预 计有限。事实上,包括深交所在内认为,以珠海银隆的实力,不足以支撑对格力电器的巨额采购,这意味着,伴随格力电器2017年营收提升的,是格力电器应收款大幅提高。一方面刻意淡化朱江洪对格力的影响,另一方面突不破朱江洪时代奠定的格局,这就是董明珠的尴尬。虽然“董明珠自媒体”曾发文称,是“董明珠一手缔造了格力电器”。有趣的是,董明珠一边淡化朱江洪和格力电器关系,一边又将格力电器和自己死死捆绑在一起。一个细节是:这几年,董明珠每次讲到格力电器业绩,都会把2012年作为对比的时间节点,而那一年,正是朱江洪离任的一年。显然,这是董明珠要在格力电器和朱江洪之间实施切割。比如:董明珠2015年做客央视节目时,称“格力真正有专利技术是从2012年开始的”,此言论“去朱江洪化”意味浓重。2016年12月,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我觉得‘格力是董明珠的’,‘董明珠是格力的’都没错。”再比如:在今年5月举行的格力电器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有人问董明珠怎么看接班人的问题,她不

假思索地说“:五年之内不要谈论这个问题!”这种表态,依稀给人感觉“格力电器就是董家私产”。事实是,格力电器是一家由珠海市国资委控股的上市公司。从董明珠的表达方式上看,她似乎渴望成为“中国制造业的救世主”、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道德典范;但是有时候,一不小心又暴露出其内心真实的想法——刻意的自我经营与拔高。站在现代企业管理机制演进的层面看,从创始人何享健到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是美的企业制度的巨大进步;从创始人朱江洪到接班人董明珠,是格力企业制度的巨大倒退。

朱江洪究竟有何忧虑?

以朱江洪包容、内敛、低调的个性,如果不是出于极度的愤怒,他会继续沉默下去。“看庭前花开 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何尝不是朱江洪想要的退休生活?没有人比朱江洪更了解格力,因此,他的忧虑值得有关方面重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今天的格力电器,表面繁华之下埋伏了很多危机。格力电器看似辉煌的业绩表现,其实都是基于格力电器的存量市场,增量市场始终没能形成。反观格力电器主要竞争对手,均已实现多元化发展,并初步完成国际市场布局;董明珠主导的格力电器,始终局限于单一空调产业,且国际市场鲜有作为。董明珠一怒之下以个人身份入主珠海银隆,是对自己格力电器董事长身份的极大背叛。从理论上讲,珠海银隆发展再好,也和格力电器没有任何关系。董明珠对个人权力的经营,达到登峰造极地步,格力空调销售体系,被董经营成了水泼不进的势力范围,外人难以染指,别说董明珠压根儿没考虑接班人,即使指 定接班人,恐怕也调度不了这个销售体系。坊间流传的一个故事是,朱江洪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之后,中国制冷学会、中国家用电器协会、中国制冷空调工业协会联合为他办了一个“朱江洪先生20载奉献、缔造传奇”颁奖仪式,当他乘飞机到达北京之后,格力北京公司方面竟没有接应,朱不得不独自打车到达会场,黯然流泪。据当时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董明珠急于将权力归拢在自己手中,在内部很排斥“朱派势力”,在董明珠的强势震慑下,格力北京公司没有人敢擅自安排接机。而今,作为“老实人”的朱江洪,公开表达对格力电器现任领导人的不满,这件事令人深思:董明珠的主政风格,还将任性多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