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石、黄怒波到贾锋中国企业家为何热衷登珠峰?

与登珠峰相比,企业才是企业家们一生要登的“山”,没有尽头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图表:文化落地:两要五法 - 文|本刊记者 陶小然

攀登、险境、抉择、无助、放弃,超出局限,登山过程几乎与经营企业会遇到同样层层的人生考验。8000米以上一直冲击着登山活动的高危险系数、死亡概率和救援难度。体验登山的华耐家居董事长贾锋则认为,企业才是他一生要登的“山”。在经历了攀登珠峰之后,华耐企业团队对于做企业有了不一样的体触感悟。如贾锋所说: “登山虽然难,但很快就会结束,可是经营企业却是没有尽头的,就像永远在爬一座山,你不知道重点在哪里,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环境的适应和改变。”所以,攀登精神和企业家精神这一次得到了有价值的连接——做企业如一座一生要登的山:企业家永远要在充满挑战和变革的变化中不断抓住机遇,适应环境,挑战新的高度。最终,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 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从王石开始,中国企业家有了那么深的攀登珠峰情结。

他们登的不是山,而是那颗爱挑战的心

财经作家吴晓波说过“,全世界各国的企业家群体中,最爱爬山的一族就是中国的企业家。”这绝非虚言。自从2003年王石登顶珠峰震惊朋友圈以后,中国企业家登山渐成时尚,珠峰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一如耶路撒冷之于基督徒,麦加之于穆斯林,毕生总想去那么一次。至今挑战过和挑战成功珠峰的中国企业家,有一大串长长的名单:王石、黄怒波、郁亮、王秋杨、王静、程立澜、张朝阳、贾锋……其中最有名的当然还是王石,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创造了国内登顶珠峰的最年长者纪录。王石2003年和2010年两次登顶珠峰,第一次从北坡,第二次从南坡。第二次登顶珠峰时已年届60岁。作为最有魅力的前万科创始人,中国首个成功登顶珠峰的企业家,王石攀登珠峰的传奇故事一直在中国商界“响亮着”。此后这个标签一直伴随着他,哪怕卸下万科董事长之职。著名登山教练员、原国家登山队教练孙斌是包括王石、王秋杨、贾锋等诸多企业家的登山向导。他对2003年王石首登珠峰的情景至今印象深刻。当时孙斌正好担任中国珠峰登山队央

视报道支援组负责人,在7000米上接应王石,对整个登山过程非常了解。“在整个队伍当中他是年龄最大,体能最差的一个,但是在这种状况下他又是脑子最清醒的一个。他很专注,他不做任何和登顶无关的事情,永远在积累体能,永远让自己处于良好的状态。出现突发情况的时候,他非常明确自己的目标,所以到最后很多体能比他好、身体条件比他好的年轻人都没有登顶,而最后他能够登顶。”孙斌对《中外管理》描述。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这句话在任何领域道理是通用的。孙斌认为,登珠峰中不仅仅是身体的问题,经验的问题,可能更多来自于个人对这个事件的认识。正确的认识能够帮助他去做正确的事情,管理好自己的行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从2000年开始,孙斌就开始带着王石等企业家登山。王石不仅仅是自己很执着去做这件事,而且非常善于思考,更重要的是他还喜欢去表达,可以说对企业家的登山文化起了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继王石之后,郁亮接过了登珠峰的接力棒。作为新的万科掌门人,他在王石首登珠峰的第十个年头登上珠峰。从四姑娘山、启孜峰、慕士塔格峰直至2013年登上珠穆朗玛,他在三年时间就完成从运动菜鸟到登山达人的蜕变,也因此使得万科成为登顶珠峰人数最多的中国企业。这 一纪录最终被今年华耐企业登山队打破。据了解,制订目标,分解流程,注重细节,提出预案,郁亮完全把企业管理的内容应用到了登山上。他将登山的每一个细节和可能出现的状况做了详细的预案,从前期的准备到最终登顶,每一步都在计划之中,严谨、冷静得“令人发指”。“郁亮更多是将企业管理的内容带到登山,而王石则是将登山带来的启示用到了企业的管理上。”郁亮菜鸟队的摄像洪海在对比郁亮和王石登山的特点时,这样认为。

正是困难和危险,让登山变得特别

相比于王石、郁亮,黄怒波的传奇色彩一点也不少。黄怒波2009年开始登山,自诩为登山者和诗人,三次攀登珠峰,两次登顶(2010、2011年),可谓顽强斗志和极限挑战企业精神的代表。他在2011年如约完成“7+2”(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极点)计划后,曾如此说道:“我们要一种悲壮的、精彩的生活,绝不要苟且偷生的、安逸的长命百岁。”在登山时,黄怒波写下了很多诗歌。他说全世界的商场都很残酷,整天得斗争。从商是谋生,而诗是自己的。他登山时是完全放松的,反而可以对隔绝的外部世界进行观察。在商场上争强好胜的企业家,去体验高度浓缩了人生困难和挑战的珠峰,就成了最好的历练。另一位传奇人物,是今典集团总裁王秋杨。她是首位完成“7+2”的中国女性,继王石后第二个完成“7+2”的企业家,在2007年5月成功登顶珠峰。她的登山传奇并非没有理由。“王秋杨其实没有那么强大,但是,正是因为她能够让自己所有的能力都运用在应该要用的地方,所以她才能够最早去完成这样的目标。她很瘦,身体状况并不好,肠胃还有问题。登查亚峰那次她连拉了一个星期肚子,连走路都是飘的,最后还是爬成功了。她的优点在于她在山上非常自律,对自己的行为管理做得很好,另外她始终能保持一个非常良好、乐观的状态。这种情况下,成功的几率就高很多。”孙斌说。王秋杨也可以说是将企业家的冒险精神用

在登山上达到极致的一个人。她在攀援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时,曾经历了九死一生。当时因为事先的低估和准备不充分,开始后他们发现路线出奇的长,而且不巧又遇上阿空加瓜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风雪,当时的山难共死了七人,她是在低温昏迷后很幸运地被抢救下来,最后,孙斌和其他队友轮流把她背回了营地。这件事最终教育了她,作为一个真正的攀登者,其实放弃比选择坚持下去更难,但更重要。这一点让贾锋共鸣颇深。今年珠峰之行中,他在完成珠峰适应性训练罗布切峰(海拔6119米)登顶后,身体不适,自觉“在这样一种状况下登这样大的一座山,本身就变得鲁莽”,最终理性选择了撤回。经此遗憾,贾锋仍未放下再登珠峰的愿望,“等我把华耐做上市,我还会再去。”他对《中外管理》誓言。中国企业家以不计生命的代价向身体和精神的极限高度挑战,与其说这是勇敢者的游戏,不如说来自于可贵的创新、冒险精神的驱动。“登珠峰是困难的,是有危险的,正是因为这种困难和危险才会让这件事情变得很特别。正是因为艰苦,又有风险,所以这个过程当中你能够非常清晰、非常快地看到你自己的进步。像 华耐登山队,在三年之内从一个不了解登山的菜鸟队到现在已经可以登顶珠峰了,本身也是一个里程碑。”孙斌说。

三个有价值的抉择

此次珠峰征途,华耐登山队同时完成了8844登顶和8600米线上参与救人的振奋人心的壮举,其获得的企业精神激励也将在更长的时间里沉淀。在此次华耐登山队的珠峰经历中,有几个有价值的抉择: ——在登珠峰前的罗布切峰适应训练时,贾锋已经感到身体极大的不适感。罗布切峰海拔比珠峰低了2000多米,但他整整晚了队友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到珠峰大本营后,他彻夜难以入睡,思考着自己的身体体能与适应性还是不具备登上珠峰的能力,决定下撤。可又怕影响队友心情,很纠结。和队友讨论了好几个晚上,最终决定冷静下撤。放弃的过程虽然艰难纠结,但三位华耐队员马建国、宋强、王卉卉的最终成功登顶,让整个过程更有了价值。贾锋未勉强登顶、冷静放弃,其自制从另一个侧面也体现了登山精神和企业家精神。

抉择二:艰难时刻救人——华耐团队中另外三人在登顶过程中,在非常困难的高海拔环境下,面对没有氧气、意识微弱的夏尔巴向导桑吉,教练宋强留下了珍贵的一瓶氧气和一双薄手套的右手,桑吉和他的巴基斯坦客户后来成功得救。而这种事之前成功的例子极少,这时候冒着危险救助他人比登上珠峰,更令人尊敬。可以说,华耐队员经住了登山活动中的人性考验。与登顶8844米的荣耀相比,在险境中的道德、担当和责任更为不易。他们的选择也为珠峰探险带来了这些思考:挑战珠峰到底是为了什么?人类能否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在8000米线上的珠峰,道德的界限是否存在? 抉择三:“可能我上不去,但是还要去” ——这是当时孙斌问他想不想攀登珠峰时贾锋的回答,“因为我有勇气面对上不去的失败”。企业家攀登珠峰,在西方企业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对他们来说,企业领导人的生命很珍贵,不应该去冒这个险。可是对于贾锋等中国企业家而言,登山的意义却恰在于让他们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亮出了坦然面对抉择的勇气。最终回味登山过程,企业家会发现,做企业也总会遇到自己一生中注定要登的那座珠峰。他们渴望将登山精神带入企业管理中,激励团队。上升到企业家精神,华耐登山队整个“7+2”计划要投入上千万元,贾锋称“正是因为这件事的价值才去做,不然也不会动用公司资源”。随着最难一站珠峰的完成,他们将会很快产生中国“7+2”前20名的成员。至今全世界完成的也不过100多人。而有这种机会历练,对于成功登顶珠峰的华耐登山队队长马建国和其他队员来说,是一种无比宝贵的人生财富。

登珠峰和企业管理有什么共性?

中国企业家热衷于登珠峰曾让吴晓波发出感慨:在欧美国家,董事会里的两个董事是不能坐同一架飞机的,我们倒好,整队整队去爬珠峰,就像一群敢死队。为什么企业家那么喜欢爬山,动不动就把自己的生命往死里整?其实,潜意识里有一条,是郁闷,是悲愤,是荷尔蒙太旺盛了,实在被挤兑得没地方去了。 这是他基于中国企业家生存环境视角的独特评价。不过在孙斌看来,企业家热衷登山的现象,尤其是登珠峰这种挑战生命极限的山,也有另外的含义。首先,登山的艰苦、高危险性会让人对于日常生活有更多的满足感;其二,登山是一个短周期的活动,最长不超过两个月。其中浓缩了无数的挑战和困难、风险。不像生活中,可能很长时间里才会遇到一件非常挠头的大事,而登山中每天都要挠头、痛苦,都要承受风险和压力。所以登山是生活的浓缩,可以获得极致的体验,这也是登山的魅力所在。“对于企业家而言,对于精神层面的内心需求和欲望比普通人大得多。他们会持续地希望去获得那种强烈的被尊重的感受,强烈的自我成长、自我突破、自我进步的需求。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不一定能持续满足这种需求,而登山能够满足。”孙斌说。在孙斌看来,企业家如果需要醍醐灌顶的顿悟,登山是非常好的活动。由于在攀登过程当中,对个体的要求非常高,需要更加的坚持、冷静、专注,需要更多严谨的计划性,和对变化的正确应对。这也是对个人心智非常高的锻炼。华耐登山队教练宋强则说:“珠峰就像一个大的测试厂,你身体、心理的每个细节都在这里经受检验,有点小毛病就会在这里被放大,它会让你看到你自身的极限在哪里。”而当一个团队作为整体去登山时,如何保证团队良好的氛围,让大家去充满信任,如何和外部的其他资源团队形成良好的互动,都会对登顶产生影响,也就能够更加锻炼团队解决问题的能力。攀登珠峰本身是一个科学、严谨的计划达成的结果。华耐登山队队员、华耐集团董事长助理文军说,这很像企业中的商业计划,正因为其严谨性才能够一点点实现。登珠峰的成功,得益于公司日常商业计划当中,清楚了解每一步的小目标怎样去实现,怎样克服目标实现中可能遇到的挑战、存在的问题。而登珠峰的体验,也将对他们的企业管理、企业文化带来更多启示。

珠峰C1到C2途中的攀登

中国企业家以不计生命的代价向身体和精神的极限高度挑战与其说这是勇敢者的游戏不如说是来自于可贵的创新冒险精神的驱动

登山者在珠峰C2至C3途中休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