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影片《狙击手:幽灵射手》中的武器与战术/窦超

中的武器与战术

Small Arms - - Contents - □窦超

2016年上映的美国影片《狙击手:幽灵射手》,讲述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狙击手布兰登·贝克特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与恐怖分子的狙击手之间对决的故事。与这类电影一样,本片虽然展现的是来自军队的狙击手与恐怖组织的神秘狙击手之间进行狙击战的主题,但故事内容更为复杂,出现的狙击武器也非常多样,在以狙击手为题材的军事影视作品中非常有特色——

影片内容概要

影片中的布兰登·贝克特是一名经验和技能都非常突出的狙击手,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狙击手中的佼佼者。因而,布兰登被选定为执行秘密任务的美军狙击小队的成员。这个由米勒少校指挥的狙击小队,由3个狙击小组组成,其中布兰登的小组代号“暴龙”,两名女狙击手罗杰斯和昂斯特组成的小组代号“猎鹰”,另一个小组代号则是“自杀”。

影片一开始,这支狙击小队的任务是监视在叙利亚北部活动的恐怖组织,并伺机营救被绑架的人质。一伙恐怖分子乘坐汽艇与乘车的恐怖分子会合后,准备将扣押的人质斩首。当美军的无人机发现这伙人时,他们也进入了布兰登等人的视野。布兰登等人发现将 要被斩首的人质是美国人时,指挥行动的上校即下令开火实施解救行动。但布兰登发现恐怖分子将刀交给一名10来岁的少年,却犹豫起来没有开枪。米勒少校一再下令布兰登开枪也没有效果。最后是“自杀”小组开枪,但却没有射中目标。恐怖分子在逃窜中将一名人质杀死,随后在美军直升机、无人机和狙击手的夹击下,全部被歼灭。

因为布兰登在关键时刻没有按照命 令开枪,行动之后受到了米勒少校的训斥。之后,狙击小队被派往格鲁吉亚,与当地军方一起担负保护天然气输送管道的任务。在格鲁吉亚负责天然气管道运营的奥地利能源大亨基利安克鲁到基斯纳布泵站视察时,狙击小队同时也负责保护他的安全。谁知,伪装严密的3个狙击小组遭到恐怖分子狙击手的袭击而伤亡惨重。恐怖分子先是用反坦克步枪将基利安克鲁乘坐的汽车击毁,然后其一名狙击手突然攻击布兰登等人,造成罗杰斯和另一名队员被击中身亡。美军实施反击,无人机发射的导弹炸死了恐怖分子小组人员,但恐怖分子神秘的狙击手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布兰登就此怀疑格鲁吉亚军方有人出卖了狙击小队的位置信息,从而导致如此惨重的损失,并因此与格鲁吉亚军方负责联络事

宜的军官发生冲突。米勒看布兰登有些情绪失控,就将他派到一个负责天然气管道安全的保安哨所执行任务。

在哨所里,布兰登结识了一个受雇于保安公司的前俄军军官佐托夫。佐托夫曾经参加过车臣战争,并且与布兰登有过类似的遭遇。在车臣,佐托夫作为一名狙击手曾发现一个怀中藏着用迫击炮弹改装的炸弹的10岁小孩混到士兵们中间。佐托夫心中希望这个小孩是捡到炮弹打算交给士兵,而没有开枪,但这个小孩却将炸弹掷在地上爆炸,与士兵们同归于尽。布兰登非常理解佐托夫此时的心情。这一地区除了有来自恐怖组织的袭击外,还有车臣非法武装的人员活动,共同对天然气管道实施破坏。两人与哨所人员一起突袭了一个在雪山上的车臣非法武装据点,抓获了一名俘虏。随后,非法武装实施报复,攻击佐托夫所在的哨所,杀死了大多数人。关键时刻,布兰登力挽狂澜,将非法武装逐一狙杀,并救下了佐托夫。

通过佐托夫的关系,布兰登以归还恐怖分子头目卡扎科夫被无人机炸死的妹夫遗骸为理由,与卡扎科夫进行了一次接触。卡扎科夫就是那个像幽灵一样出现,然后神秘消失的狙击手。这一过程中,布兰登发现卡扎科夫身边有一个随时操作军用笔记本电脑的人,并且准确预报了美军无人机发射导弹的时间。随后,导弹爆炸。趁导弹爆炸造成的混乱,布兰登等人逃了回来。他向米勒少校和负责指挥格鲁吉亚行动的罗宾斯莱特报告了这一情况,认为恐怖分子很可能侵入了美军无人机的控制网络。但罗宾斯莱特经过检查后,并不相信这一点。

随后,布兰登等人再次执行护送基利安克鲁的任务。卡扎科夫再次出现,并且依靠情报优势事先得知了布兰登等 人的位置。他先是打垮了格鲁吉亚军方的巡逻小队,然后袭击布兰登等人,将女狙击手昂斯特击伤,并成功将其他狙击手压制住。最后,布兰登等人将装有GPS的背心脱掉,才摆脱了被动。卡扎科夫见势不妙,又一次像幽灵一样消失了。

此后,罗宾斯莱特又得到消息说卡扎科夫要袭击管道设施。就在米勒少校率队与格鲁吉亚军方一起前往科布列季的途中,布兰登感到事情不妙。他认为己方得到的消息很可能是假情报,是恐怖分子的调虎离山之计。米勒少校接受了布兰登的建议,率队调头回防基斯纳布泵站。果然如布兰登所料,卡扎科夫真正的袭击目标是基斯纳布泵站,并且很快就占据了优势。就在罗宾斯莱特等人陷入危机之时,米勒少校等人从后方向恐怖分子发起攻击。卡扎科夫也随即发动反击,并将布兰登的观察员塞万提 斯击伤。经过一番对抗,布兰登终于抓住机会将卡扎科夫击毙,并最终瓦解了恐怖分子的攻势。

影片中出现的武器装备及其细节分析

《狙击手:幽灵射手》一片中出现的武器装备种类较为多样,不仅包括多种狙击步枪,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种类的武器装备。影片中出现了AX338狙击步枪、斯太尔HS.50狙击步枪、西格-绍尔SSG08狙击步枪,布兰登和美方黑水公司保安人员使用的步枪是“基利波”系列枪械,还有在不少美国影片中都出现过的罗马尼亚PSL狙击步枪,加上老面孔——AK47和AKS-74U等等。对于这些武器,大家比较熟悉,本文不再赘述,在此我们把目光放在其他一些武器上。

德国布拉塞尔R93狙击步枪是在各类影片中非常少见的一种武器,因此有必要加以介绍。这种狙击步枪是德国布拉塞尔公司研制的R93系列猎枪的战术型。该系列猎枪是面向民用设计的,是一种相当优秀的非自动猎枪,随后发展了多种改进型号,R93是其中的一款。作为一种非自动狙击步枪,R93狙击步枪最大的特点是其枪机采用不太常见的直拉式设计,这种枪机的优点是比起广为采用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操作速度更快,因而射速更高。旋转后拉式枪机的拉机柄在操作过程中至少需要转动60°,而R93的直拉式枪机只需握住拉机柄前后拉动即可完成操作。该枪的另一大特点是采用了套爪闭锁系统,即枪机前部并不是传统的带闭锁突笋的机头,而是套爪,套爪外侧圆周均匀分布14个突笋,当枪机复进到位时,枪机内部的销钉迫使套爪张开,其外侧的突笋卡入枪管尾部的凹槽,使枪机与枪管闭锁在一起。正由于这一特点,该枪的闭锁过程实际上是在枪管中完成的,因此为更换不同口径的枪管创造了条件。R93狙击步枪具有很高的射击精度,使用其原厂特制的比赛等级弹药时,可以在远距离达到约0.25MOA的精度。R93狙击步枪是一款优秀的狙击步枪,因此 被影片中的大反派采用也就不奇怪了。

《狙击手:幽灵射手》一片中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种老式武器,这就是被恐怖分子用来当作狙击步枪的二战时期的苏制PTRS-41反坦克步枪。说起反坦克步枪,相信人们脑海里都会浮现出这样一种印象:硕大的体积、傻大笨粗的外形、早已被时代淘汰的性能指标。没错,这些印象并没有错误,但有时看起来很落后的武器一旦出现在适合其使用的环境当中,也有可能发挥出非常巨大的作用。影片中恐怖分子在伏击能源大亨基利安克鲁的车队时,就是用PTRS-41反坦克步枪一枪即将其乘坐的奔驰车击毁,并使其翻车。PTRS41反坦克步枪也称西蒙诺夫反坦克步枪,由苏联著名轻武器设计师西蒙诺夫 研制。在二战爆发之前,苏军根据其在西班牙等地的作战经验,决定研制新型反坦克步枪,以作为步兵基层单位的反坦克武器使用。当时,苏军认为现有的12.7×108mm弹药穿甲力有限,因此决定研制更大口径的14.5×114mm弹药。1938年,西蒙诺夫按照要求设计出一种采用5发弹仓供弹的导气式半自动步枪。但这种武器因为威力有限,而不受苏联军方的重视,以至于迟迟不能定型。到了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由于苏军在作战初期损失惨重,导致严重缺乏与德国坦克对抗的武器,这才匆匆将该步枪定型为PTRS-41反坦克步枪。该枪配用的14.5×114mm弹枪口初速为1 012m/s,在100m距离上最大穿甲能力为40mm。PTRS-41反坦克

步枪最大射程为800m,有效射程只有400m,一旦超出这一射程,穿甲力就会严重下降。为了缓和14.5mm弹药发射时巨大的后坐力,该枪安装有高效枪口制退器,枪托底板上还装有橡胶缓冲垫,配有折叠式两脚架。该枪全长2.1m,仅枪管就长达1.2m,空枪质量也达到20.9kg,可谓体型硕大,不易携带,以至于在红场阅兵时需要两个人抬着行进。但到了战争中后期,由于德国坦克防护力不断增强,使得穿甲力本来就有限的反坦克枪很快就过了时。作为一种反坦克步枪,PTRS-41的射击精度并不算高,并且也不加装狙击步枪使用的光学瞄准镜,毕竟是用来打目标巨大的坦克,精度不高并非其主要的缺陷。影片中,恐怖分子狙击手(此人是卡扎科夫的妹夫)在远距离上准确击中了快速行进的奔驰车,说明其射击技能是非常高的。

本片中与PTRS-41有关的另一个细节,出现在恐怖分子袭击能源大亨基利安克鲁车队之后。当时,美军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已经将使用PTRS-41反坦克步枪的恐怖分子炸死,米勒少校和罗宾斯莱特等人前去查看现场。米勒少校从地上捡起一个弹壳,罗宾斯莱特立即脱口而出:“14.5mm反坦克弹”。看到这里可能观众会认为罗宾斯莱特有很丰富的武器方面的知识,一眼就认出了弹药类型。其实仔细分析会发现,这一判断并不严谨。PTRS-41反坦克步枪除了可以发射专门研制用于反坦克的钨芯穿甲弹外,还可以使用同口径高射机枪的弹药。苏制14.5mm双联和四联高射机枪配备的弹药包括穿甲燃烧弹、穿甲燃烧曳光弹、瞬爆弹、燃烧弹等弹种。这几种弹药规格相同,都采用长度为114mm 的弹壳。也就是说,PTRS-41反坦克步枪发射高射机枪用弹药的弹壳,与专用于反坦克的钨芯穿甲弹的弹壳是相同的。罗宾斯莱特说弹壳来自14.5mm反坦克弹,并不够准确或者缺乏依据。

影片中恐怖分子使用的武器可谓五花八门,除二战时期的PTRS-41反坦克步枪、德制R93狙击步枪外,还有一些其他武器,甚至有自制的武器。恐怖分子在实施调虎离山之计攻击基斯纳布泵站时,其车载武器有两种值得注意:一种是四联装的榴弹发射器,另一种是车载机枪。与一般的榴弹发射器不同,这种自制的四联装榴弹发射器发射的同样是自制的带尾管(尾管上没有尾翼,但尾管内装发射药包)的榴弹,其四根发射管并联在一起,然后从身管前端装填榴弹,估计是在后部安装有发射机构,利用榴弹尾管内的发射药包进行发射,以将身管内的榴弹推出。这种武器虽然看起来技术含量有限,但是却在攻击基斯纳布泵站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将没有重武器支援的基斯纳布泵站守军压制得很厉害。

恐怖分子使用的车载机枪有两种,分别是车载PK通用机枪和车载PKB机枪。对于PK通用机枪大家非常熟悉,可以通过加装枪架很方便地安装到皮卡车后面,不再多介绍。车载PKB机枪则是装备在装甲输送车上的车载机枪,但击发方式为电击发方式。

再看看美军方面使用武器的情况。影片中,代号“宙斯”的米勒少校曾经使用过两款狙击步枪,分别是斯太尔HS.50大口径狙击步枪和一种有着奇怪护手的狙击步枪。这种配用独特护手的狙击步枪,经进一步对比其枪托、枪管、发射机构等部位的特征,判断其应 该是一支经过改装的M40A3狙击步枪。此外,米勒少校还用一个体积更大的光学瞄准镜替换了原来的瞄准镜,使得全枪的外形与标准的M40A3狙击步枪差别很大。影片中,米勒少校使用这支狙击步枪并没有什么表现,除了被卡扎科夫的精准火力压制外,就不再出场了。

影片开始,米勒少校在向逃跑的恐怖分子实施火力追击时,曾经一枪即穿透击杀2名恐怖分子。米勒少校使用的正是HS.50大口径狙击步枪,其发射的12.7mm弹药穿透力很强,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后来,在山区哨所作战中,布兰登也达到了同样的射击效果,将叛变的沙伊和一名车臣非法武装的火箭筒射手一同击毙。此时,布兰登使用的是AX338狙击步枪,其新型狙击弹的良好弹道性能同样保证了很强的穿透力。

影片中,布兰登曾在不同的地形条件下作战,如平原地带、高寒山地和林地等。他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频繁使用不同的枪袋收纳狙击步枪。如在佐托夫的哨所,布兰登用的是以白色为基调点缀以不规则深色斑点的枪袋,很好地

融入到白雪皑皑的高寒山地环境之中。到了与卡扎科夫接触时,是在一片低海拔的山间林地之中,布兰登则使用了以黄褐色为基调的林地迷彩枪袋,最大限度减少了暴露的可能。布兰登曾经携带过长枪管的“基利波”步枪。作为狙击手,布兰登随时都携带着装有狙击步枪的枪袋,再加上长枪管的步枪,负重有些太大了。实际上,狙击手一般情况下都是采用手枪作为自卫武器,很少使用长枪。不过,在某些单独行动的特殊情况下,狙击手携带长枪能够增强自卫火力,短时间内或在较为固定的阵地上作战应该也是可行的。

影片中还有这样一个细节,佐托夫等人在哨所抗击车臣非法武装进攻时, 总是先把所在房间的门窗玻璃打碎,然后再透过玻璃破洞实施射击,这是正确的做法。佐托夫回忆其在车臣作战时,他也是在房间内部占领射击位置,通过打碎的玻璃窗户射击。可见,佐托夫确实在战场上磨练出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

为了防止狙击步枪上的光学瞄准镜反光而被敌方,特别是被敌方狙击手发现,通常要在光学瞄准镜和观察器材上安装防反光栅格罩或类似的部件。本片中,美军狙击小组使用的观察望远镜就安装了类似的部件。这是一种自制的遮光罩,用胶条固定在物镜前方,遮光罩中间开了接近物镜口径的一个长方形孔洞。这样一来,既可以起到防止反光 的作用,也可以通过孔洞对目标进行观察。当然,这将会损失一部分观察视野,但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

另一个细节是观察员使用的单筒变倍式望远镜,其特点是大变倍设计,目镜在镜体尾部向上翘起并高出物镜。事实上,这种望远镜适合于民用和打靶时观靶使用,并不适合狙击观察员使用,因其结构限制使得观察员必须抬高自己的头部,才能通过物镜观察,自身更容易暴露在敌方视野之中。另外,这种望远镜并不具备测距功能,不能为狙击手提供射击目标的距离。因此,这种望远镜一般出现在狙击手射击训练的靶场上,而不是实战环境中。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是本片中的一大瑕疵。

影片中出现了美军直升机攻击恐怖分子的镜头。这些美军直升机是海军陆战队使用的AH-1Z型,通过对地扫射造成恐怖分子很大的杀伤。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美军武装直升机执行对地攻击任务时,通常使用的武器是机载火箭弹或空地导弹,一般是70mm火箭巢和“地狱火”导弹。而影片中的美军直升机却没有携带任何外挂武器,只是使用机头的机炮进行攻击,大大减弱了其打击威力,在现实中是不大可能这样做,除非是其将外挂武器已经全部投射光了仍在继续作战。由于其打击火力很弱,最后不得不由MQ-1无人机发射“地狱火”导弹才将恐怖分子乘坐逃跑的车辆摧毁。

有关狙击战的战术表现评析

影片中有关狙击战的一些战术层面的细节也有值得注意之处。此类影片中

比较常见的缺陷,在本片中也都存在。如片中狙击手很多时候并不注意自身的隐蔽,有的狙击手在潜伏时不穿吉利服,占据的射击位置比较突出暴露等;就连被布兰登称为伪装技能超过任何人的女狙击手罗杰斯,也没有穿吉利服。除了此类通病外,下面再探讨两个其他与狙击战有关的战术细节。

恐怖分子的狙击手卡扎科夫之所以在前几轮与美军狙击手的较量中占有优势,其具备的战场态势感知能力无疑是决定性因素。从影片中的情节来看,卡扎科夫通过两个途径获取了布兰登等人的具体方位,从而总是能够先发制人。这两个途径分别是侵入美军的GPS,以及通过侵入美军无人机控制系统获取无人机的战场信息。GPS的基本功能是定位,其并不能提供用户相互之间的联系,当然也不可能独立实现相互之间位置的共享。GPS需要和其他系统关联之后,才能实现相互之间的位置共享。以美军为例,与GPS关联的“蓝军跟踪系统”就是利用GPS的定位数据才能实现友军之间的位置共享。美军目前使用的蓝军跟踪系统(FBCB2)是美国陆军的主要指挥系统“陆军作战指挥系统”(Army Battle Command System,ABCS)的三大组成部分之一。它是一个数字式的作战指挥信息系统,能应用于从旅级到士兵/平台级的所有战场功能领域,为遂行乘车/下车战术战斗、战斗支援、战斗勤务支援的指挥官、班组长和士兵,提供综合的、运动中的、实时和近实时的作战指挥信息和态势感知能力。FBCB2有两种类型,主要区别是向部队传播信息的方式:一种是用战术互联网的语音电台(“辛嗄斯”系统)和数字电台(增强型定位报告系统,EPLRS)传播信息;另一种是用基于通信卫星的中心辐射式通信网传播信息,在这种系统中,由GPS收集的位置数据通过卫星发送到美陆军设在德国的处理中心,经融合处理后再通过卫星把位置数据中继传给所有在网上的作战单元。也就是说, GPS和FBCB2需要相互配合才能完成对己方部队定位和跟踪的功能。

影片中恐怖分子侵入美军信息系统,获取美军狙击手的位置,那就是侵入蓝军跟踪系统。如果恐怖分子真能做 到这一点,即使按照片中的办法将装有定位系统的战术背心脱掉,其大体位置也还是可以显示在恐怖分子侵入的蓝军跟踪系统之上(因为人员脱掉战术背心后,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跑出很远,更何况是在对方狙击手的火力威胁之下)。恐怖分子只需要在这一位置周围仔细搜索,仍然可以比较容易地发现目标。布兰登等人发现GPS被恐怖分子侵入后,就放弃了这一系统,但布兰登关于恐怖分子侵入无人机控制系统的忠告没有引起重视。米勒少校率队从增援科布列季途中返回基斯纳布时,身上并没有携带GPS,因此恐怖分子未能发现他们折了回来。就在恐怖分子企图再次利用美军无人机传送的信息时,美方也察觉到无人机的信息可能泄露了,因此就将战场上空的无人机全部调走,使得恐怖分子的企图落空。最终,失去了信息优势和战场感知能力优势的卡扎科夫,再也无法对抗美军好几名狙击手,被布兰登击毙在灌木丛里。

在攻防战术方面,影片中表现比较少,只在山区哨所战斗和恐怖分子攻击基斯纳布泵站时有所表现。两次作战比较起来,恐怖分子攻击基斯纳布泵站的一次表现稍好一些。在这次攻击过程中,恐怖分子一方面实施调虎离山之计,将格军守卫基斯纳布泵站的力量和米勒小队骗往科布列季,另一方面在组织攻击方面也做得较好。恐怖分子乘坐皮卡车进行快速机动,并将其作为主要的火力支援车辆使用,架设PK通用机枪、PKB车载机枪和自制榴弹发射器,成为具有很强机动能力和火力的作战单元。守卫基斯纳布泵站的格军没有重武器,美方驻防人员也都是非战斗部队,其武器装备以轻型自动武器为主,这样一来守军除了手中的步枪外就没有其他可以对抗恐怖分子的火力了。恐怖分子依靠榴弹发射器和车载机枪的猛烈火力,逐渐压制住了守军的抵抗,其步兵 在火力掩护下也逐渐突入泵站内部。此时,若非是米勒小队没有上当,返回来从后面发动袭击的话,泵站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已成定局,不光奥地利能源大亨基利安克鲁不保,就连泵站内的美方人员也会全部成为俘虏。

而车臣非法武装在山区哨所的进攻就差得多了。这些人在攻击中除了使用RGP-7火箭筒实施少量的火力支援之外,基本上就是靠步兵一窝蜂地冲锋。本来,非法武装方面也有狙击手参战,却没有与攻击行动协调起来。在步兵还没有发起攻击时,狙击手过早开火将哨楼上的哨兵打死,自己又没有及时转移阵地,结果被布兰登发现而被击毙。此后,非法武装的步兵只好顶着对方狙击步枪的精确火力,以及密集的自动武器火力猛冲,还受到路边安装的遥控炸弹的杀伤,遭到严重伤亡,仅仅是依靠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才最后攻入哨所。非法武装狙击手如果保存下来,以精确火力支援步兵攻击,那么就可以发挥更大作用,至少布兰登和佐托夫不能集中全部精力狙杀其步兵。

此外,非法武装方面不要说迫击炮,不知为何连挺担负火力支援任务的机枪都没有,也真是有些太“外行”了。失去了火力支援的步兵,遭受这样惨重伤亡的结局也就注定了。

影片海报

使用HS.50狙击步枪的米勒少校,其没有任何伪装措施

恐怖分子使用PTRS-41反坦克步枪攻击目标车队,可见该枪体形硕大

米勒少校在使用改装了护手的M40A3狙击步枪

布兰登的队友在使用SSG08狙击步枪

恐怖分子卡扎科夫使用R93狙击步枪射击

布兰登携带林地迷彩枪袋前去接触卡扎科夫

恐怖分子使用的自制四联装榴弹发射器

佐托夫通过打碎的玻璃窗户观察

注意布兰登携带的高寒山地迷彩枪袋

佐托夫打碎玻璃窗准备射击

布兰登与观察员身穿吉利服潜伏,注意观察员望远镜前端自制的遮光罩,遮光罩中间开了一个长方形孔洞,既可以起到防止反光的作用,也可以通过孔洞对目标观察

这种望远镜需要观察员抬高头部才能实施观察

恐怖分子使用车载PKB机枪进行射击

美军AH-1Z武装直升机挂架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只是用机炮攻击地面目标

恐怖分子的军用笔记本电脑侵入美方指挥控制系统

中了调虎离山计的基斯纳布泵站守军只有手中的自动步枪可以实施打击

美军狙击手脱掉战术背心,试图摆脱恐怖分子对自己的追踪

车臣非法武装的步兵在毫无支援火力的情况下发动攻击

车臣非法武装的狙击手过早暴露,被布兰登击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