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威力“土炸弹”刘鼎与

的故事

Small Arms - - 历史钩沉 - □刘文山 唐雷

我刊曾刊登过八路军原军工部部长刘鼎与我军第一支制式步枪——八一式步马枪及人民地雷战的故事,本期带您了解解放战争中刘鼎研制、试验大威力“土炸弹”的故事……

在艰苦卓绝的年代,与人民军队并肩走来的,是一群奋力改善我军武器技术装备的老军工。

在此呈现的就是老军工刘鼎制造大威力“土炸弹”的故事。

研制加重型迫击炮弹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抗日战争结束,国共两党开始和谈。10月,党中央委派刘鼎到东北建立新的军工基地。他带领100多名延安军工技术骨干前往东北,走到承德时遇国民党军队封锁受阻,后又奉命返回张家口留在晋察冀根据地工作。1946年6月,晋察冀中

央分局派刘鼎负责接管张家口、宣化地区的重工业和厂矿。刘鼎把最好的机床设备集中到宣化机器厂,迅速组建了一条82mm迫击炮弹的生产线。经上级同意,按照他曾在延安绘制的美式引信和仿美式82mm迫击炮弹图纸,立即开工突击生产仿美式82mm迫击炮弹。

之前我军曾自行生产过迫击炮弹,现在为什么要改产美式迫击炮弹?美式迫击炮弹与抗战时期八路军兵工厂生产的82mm迫击炮弹有何区别?

原来刘鼎在组织延安兵工厂生产的时候,他从“尽快改善我军武器技术装备”方面考虑,认为当时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一是引信问题,当时生产炮弹使用的是老式引信,灵敏度太低,质量不高,影响炮弹的质量;二是标准问题,当时各种型号的炮弹没有制定统一的标准,阻碍炮弹的大规模生产。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利用一切机会搜集各种炮弹和引信的资料与实物。听说延安来了美军观察组,刘鼎就立刻去找他们,请他们帮助,最后终于找到一套美军的炮弹英文图纸资料。刘鼎如获至宝。他仔细地翻译出炮弹和引信的技术数据,在笔记本上画出各种炮弹图,并标注技术参数,反复比较炮弹的各项技术指标和性能,认为美式82mm迫击炮弹和美式引信性能优于我军正在生产的迫击炮弹。他做了美式炮弹和引信的模型,并绘制出成套的制造图纸,当时曾提议改产美式迫击炮弹,但没有实现。

在搜集美军炮弹资料时,刘鼎还发现了关于加强型迫击炮弹的相关资料。刘鼎知道蒋介石、阎锡山、日本鬼子都喜欢造炮,可他们只有常规迫击炮弹,而美国人则有常规和加强型两种迫击炮弹,加强型迫击炮弹的装药量是常规型装药量的2.5倍左右。1946年10月,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张家口。刘鼎奉命组织撤退,他将所有技术人员、职工和机器设备等,全部安全转移到山西省灵邱县,那一带有矿山和冶炼厂。于是,以上寨为中心,建立了晋察冀根据地新的兵工生产基地,新建了发电厂、枪弹厂、手榴弹厂、两个炮弹厂、化工总厂等,加上分散在其他地区的老兵工厂,有10多个兵工厂。还成立了机械研究室和化学研究室。新建的兵工生产基地,人员、设备、技术水平都比抗日战争时期大幅提高。

11月,晋察冀军区军工局改组,晋察冀中央分局秘书长姚依林兼任军工局局长。他知道,刘鼎在红军兵工厂就设计出了我军第一批小钢炮和炮弹,抗战时期,朱德总司令委任刘鼎担当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长,很快改变了太行兵工生产的落后局面,武器质量和数量突飞猛进,给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所以,不论是对武器技术装备的改革和创新,还是武器生产,姚依林都放手让刘鼎去干。

刘鼎迅速建起82mm迫击炮弹生产线,组织炸药、仿美式迫击炮弹、美式引信的生产,日夜不停,并及时送往前线。他说:“只有这样组织炮弹生产,装备我军,才能大量利用缴获的蒋美大炮作战,夺取胜利。”

刘鼎考虑到,战斗形式已发生改变,游击战变成了阵地战、攻坚战。国民党军队依靠坚固的碉堡和城墙阻断解放军进攻,而我军要炸毁一座碉堡,不知要牺牲多少战士的生命。我军要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必定需要大量炮弹和炸药,爆炸力和爆破力必须更猛烈才行。现有的82mm迫击炮弹射程和爆

炸力远远不够,必须尽快试制加强型迫击炮弹,制造加重弹,这是尽快提高部队战斗力,打赢攻坚战最有效的办法。

刘鼎的研制计划是:

(1) 为所有型号的迫击炮都配上加重弹,包括60mm、82mm、120mm、150mm各型迫击炮。炮弹按装药量不同,分为7kg、15kg、30kg三种规格。

(2) 要把炸药包像迫击炮弹一样发射出去,设计制造一种炸药包投射器,研制药包弹。

(3) 加重弹和药包弹都要使用硝铵黄色炸药。(4) 研制迫击炮弹的新型引信。刘鼎设计的加重迫击炮弹,是在同口径普通型迫击炮弹基础上,将炮弹加长,装药量加大,安装新型尾翼,保持炮弹飞行稳定性。

引信是迫击炮弹的核心部件,引信灵敏度、起爆时间、起爆方式等等,直接影响迫击炮弹射程、准确性和爆炸威力等。必须进一步改善我军炮弹引信,提高技术含量和质量。刘鼎后来拆过缴获的苏联迫击炮弹,发现苏式引信是瞬发引信,射程和杀伤力比美式引信更好。刘鼎就立即组织技术人员,由李建负责测量46式引信,画出图纸,进行试制。刘鼎又安排沈鸿领导的机械研究室,研制生产苏式46式瞬发引信的专用机床。

投射器给炸药包插上翅膀

听老军工崔中讲:“刘鼎同志对我说过,用炸药包炸碉堡、桥梁很有威力,但要人拿着靠近目标才行,城头上的碉堡够不着,挖地道工程大、时间长,有什么办法把它掷上去呢?”

刘鼎就设想制造一个炸药包投射器。他利用掷弹筒投射炮弹的原理来设计,把几十公斤重的炸药包投射一二百米远的距离,用巨大的爆炸力摧毁敌人碉堡和城墙,就像飞机投炸弹,减少攻城战士的伤亡。他按自己的设想画出投射器的图纸。试制时,他将废旧的大号氧气瓶去掉半圆形的头部,就成了一个大迫击炮的炮筒。氧气瓶本身耐高压,能承受发射时的火药燃气压力。在氧气瓶的下部打一个小孔以安装导线,导线的另一端和手摇发电机连接,这样,发火机构就做成了。再安装炮筒支架和调节炮口仰角的摇架。这样就试制出炸药包投射器。

炸药包怎么投射出去呢?一次,刘鼎看见带长把柄的痰盂盖子,突然受到启发。他马上画了图纸:一个圆盘连着木杆和尾翼,炸药包固定在前端圆盘上,发射药包固定在尾翼部位。发射时,用手摇发电方式点火,引燃发射药包将炸药包投射出去,这种称为圆盘药包弹。还有一种是不要圆盘,将炸药包 缠绕固定在木杆上,发射药包也是固定在尾翼部位,这种称为长杆大头药包弹。

老军工崔中回忆:“投射器和药包弹,由刘鼎同志亲自设计、试制和试验。就在军工局驻地阜平河西村南边的河滩上进行了多次试验……试验要解决的问题是,发射角度、命中距离、药包弹翻跟头、雷管引爆等问题。”刘鼎反复试验,不断改进。

1947年5月2日山西井陉、阳泉解放,刘鼎立刻赶过去,指挥阳泉铁厂一号高炉迅速恢复了生产。按照上级指示,他指挥拆卸阳泉铁厂二号高炉,由太行军工的老战友陈志坚和陆达负责搬运到晋冀豫根据地故县。这样,晋察冀根据地和晋冀豫根据地,各自有了一座日产20吨灰口铁的高炉,生产大批炮弹就有了设备保障。

刘鼎希望阳泉铁厂一号高炉多出铁,争取日产30吨。他和姚依林商定后,就找技术人员研究,发现提高温度和压力,可以得到突破,经过几次试验,最终达到日产30多吨。国民党最害怕我军获得阳泉铁厂的高炉,连续不断派飞机轰炸,我军部队地面反击保护,高炉没有受到大损失。轰炸一过,工人立刻抢修,就这样,炸了又修,修了又炸,在敌机轰炸下,阳泉铁厂一号高炉一天也没有停产,也没有减产。

刘鼎和姚依林还商定,成立硝璜局,解决TNT炸药的原料问题。一次,刘鼎接到军区通知,紧急生产十万公斤黑火药,要求用蜡纸包装好,每10公斤装一箱,限时45天完成。当时化工厂生产的是硝铵铝粉炸药,短时间内生产那么多黑火药很困难,而且硝铵铝粉炸药爆炸力更大,于是,化工厂有人提出能不能改成硝铵铝粉炸药?刘鼎说:“不行,硝铵铝粉炸药得用电雷管起爆,现在没有电雷管,很难做到同步起爆。成千箱炸药,这个炸了那个不炸,岂不误事?任务不能改,就是黑火药。厂里有困难,咱们一起研究解决。”后来,化工厂提前10天圆满完成任务。

刘鼎一边抓引信、加重弹、药包弹的试验,一边抓生产,他经常深入到20几个兵工厂,及时了解情况,解决具体问题。炮弹厂是他去的次数最多的,每次都要仔细察看机加工、装配、装填炸药等各个环节。从军工部到各兵工厂,少说六七十公里远,他骑着骡子,走山路抄近道,就为了抢时间。到1947年七、八月的时候,经过研究、试制、试验、改进,再试验、再改进,各型号加重弹终于进入到试射定型的最后一步。

对军工生产,党中央历来十分重视,尤其是朱德总司令,对军工生产更是亲自领导亲自指挥。面对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朱德总司令非常关心华北地区的军工生产。7月中旬,朱德总司令派人找刘鼎,让他到西柏坡去商量军工生产问题。谈话中,朱老总对刘鼎说:“我们就要开始战略大反攻,前线需要炮兵,需要炮弹。兵工生产要抓紧,多生产一些炮弹。”刘鼎胸有成竹地说:“根据以往在晋冀鲁豫的实践经验,我们已经具备了大量生产炮弹的能力,并且有能力研制出更安全、更有威力的炮弹。”刘鼎请朱总司令帮忙解决制造黄色炸药急需的火硝和化肥,朱德一口答应。朱德要刘鼎说说他对军工生产的想法,刘鼎提出:“第一,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根据地,军工厂有几十个,工厂非常分散,领导和管理分散,产品生产计划不统一。最好统一领导统一管理,统一安排产品生产计划,才能保证炮弹和炸药的大规模生 产,来保证战略大反攻的供给。第二,要尽快解决大量炮弹和炸药及时运送到前线的问题。”朱德总司令调研之后,两次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把分散的军工生产统一起来。朱德总司令还专门召开交通运输会议,解决兵工厂的武器弹药送往前线的运输问题。此后,朱德总司令就让刘鼎每个月直接向他汇报军工生产的情况。

回到军工部,刘鼎立即将他设计的迫击炮弹新尾翼投入生产,经过炮兵使用后,反映安装新尾翼的炮弹性能更安全可靠。接着,刘鼎组织对60mm、82mm、120mm、150mm各型号的加重迫击弹进行定型射击试验。试射前,朱德总司令亲自到靶场,了解射程、爆炸力、准确性能,看到试射准确无误、威力巨大,他很高兴,说:“你们工作做得很好,正适合战争发展的需要。要尽快投入大量生产,准备打大仗。”

各型号加重迫击炮弹的定型射击试验结束后,美式引信、美式82mm常规迫击炮弹,以及新研制的60mm、82mm、120mm、150mm口径迫击炮加重弹等图纸,作为解放军武器装备的标准图纸,发到晋冀鲁豫根据地和其他根据地的兵工厂,组织大规模生产。

1947年夏末,刘鼎和军工技术人员经过二、三十次试验,终于成功研制出炸药包投射器、圆盘药包弹、长杆大头药包弹,经过射击定型试验,投入批量生产。

土武器显神威

在研制加重迫击炮弹和药包弹的同时,刘鼎带领技术人员还试制成功日式炮弹引信以及装TNT炸药的75山炮弹。刘鼎还改革82mm迫击炮弹,制造了信号弹、给友军传递信息的送信弹、散发宣传单的宣传弹。尤其是宣传弹,在平津和淮海战役中,发挥了强大的政治思想攻势,动摇国民党的军心,对取得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军陆续解放了华北地区90多个小城镇之后,于1947年11月打响了解放石家庄的攻坚战,此战中,加重迫击炮弹、药包弹、山炮弹、炸药包,各显神 通威力无比,我军仅用7天时间就收复了石家庄。刘鼎后来说:“这次攻坚战,我军使用了大量的迫击炮弹和炸弹。从一定意义上说,炮兵和工兵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以后的攻坚战中,也采用了石家庄战役的经验。”

1948年5月,苏式46式瞬发引信定型试验成功,投入大规模生产。46式瞬发引信装配到加重弹、药包弹上,增强了爆炸效果。也是在5月,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根据地合并,两个根据地的军工部亦合并,成立了华北人民政府,设立华北人民政府公营企业部(实际就

是华北军工局),刘鼎担任副部长,负

责华北地区的工业和军工生产,统一管理,统一制定武器产品生产计划,统一安排各军工厂的分工与协同生产。华北军工局军工厂率先达到平均年产124万多发炮弹,以及平均年产1 092吨炸药、447万枚手榴弹和大量枪弹,源源不断地送往解放战争前线。再加上华东、东北、西北三个地区军工厂生产的炮弹、炸药等军火,为解放战争战略大反攻,解放全中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1948年9月,解放军战略大反攻开始,平津战役、淮海战役、太原战役陆续打响。加重迫击炮弹、药包弹、山炮弹等,炸得敌军魂飞胆丧。在一、二百米近距离作战,炸药包投射器抛射出的圆盘药包弹、长杆大头药包弹,凌空飞向敌阵,就像轰炸机空中投弹,既能攻坚,又能大量杀伤敌人。战士们兴奋地称赞:这是咱们的“土飞机”、“土坦克”!在打扫战场时,发现很多敌军不是被枪弹、炮弹杀死,而是被药包弹爆炸的巨大气浪冲击致死。不见流血而丧生,让敌军惊呼:共军有了原子弹!认为解放军有了苏联援助的新式武器。

毛泽东在《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中写到:“……我们的飞机坦克比你们多,这就是大炮和炸药,人们叫这些作土飞机、土坦克,难道不是比较你们的洋飞机、洋坦克要厉害十倍吗?”

解放战争时期,刘鼎和老军工们发明创造的重型炮弹,为尽快提高我军武器技术装备做出贡献,为加速战争胜利的进程,提供了重要的武器保障。

刘鼎1951年在莫斯科

刘鼎日记本上关于美军迫击炮弹的研究

刘鼎日记本上关于陕甘宁50mm迫击炮弹研究

刘鼎日记本中记载的仿美82mm迫击炮弹技术数据。这个日记本于今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在军事博物馆展出

刘鼎日记本上关于瞬发引信的研究

氧气瓶做的炸药包投射器示意图

长杆大头药包弹示意图

刘鼎日记本上关于投射器试验设计

刘鼎日记本上关于宣传弹的设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