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锋刃:芬兰军用刺刀(上)

Small Arms - - 精锐部队 - □三土

在国际军品收藏市场上,芬兰的军用刺刀一直是抢手货,价格也始终高于同期欧洲其他国家的产品。其原因一方面是芬兰刀具质量出色,长期以来享有盛名;另一方面是“物以稀为贵”,受限于芬兰军队规模,其刺刀产量相对较少,且历经多次战争损耗较大。

虽然芬兰通过东、西方军事思想与战争实践的融会贯通,很早就确立了重视火器的发展方针,而不是过分依赖刺刀等冷兵器,但这个北欧小国独立的曲折经历以及在二战中的出色表现,还是为它的刺刀和其他军用刀具赢得了远高于实际作用的声誉——

现代芬兰军队的诞生以及对刺刀的定位

1917年12月6日,独立法案获得芬兰议会通过,在随后不超过7个星期的时间,整个芬兰便陷入内战之中。

内战双方之一是由俄国布尔什维克支持的芬兰社会主义者,他们于1918年1月发动旨在推翻政府的暴动,并在工人纠察队和赤卫队的基础上创建了芬兰红军。另一方则是代表资产阶级与富 农利益的政府,同年1月底才匆忙授权卡尔·古斯塔夫·曼纳海姆将军组建一支政府军,加上1917年秋季前各地相继组建的民团,共同组成与红军对抗的白军。

当时俄国十月革命已经爆发,驻扎在芬兰境内的4.3万俄军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白军充分利用这一机会,将卡累利阿和北部低地地区的俄军迅速缴械,获取了更多的武器,同时把相关区域作为自己的根据地,通过训练和补充

当地的民团及志愿者,使自己的兵力迅速增长了近1倍。

此外,白军还得到德国、瑞典的大量军火及人员支援。在白军的强大攻势面前,红军的保守战术导致节节失利,同时激进的政策失去了农民阶层的支持,仅坚持3个多月便告失败。

内战结束后,临时组建的政府军逐步改组为后来的芬兰国防军。国防军中的军官和普通职业军人主要有四种来源,这造成了包括刺刀使用在内的军事指导思想的某些碰撞和摩擦。

芬兰此前长期处于沙俄统治之下,因此包括曼纳海姆等主要指挥官在内的 很多军官来自于沙俄军队,曼纳海姆本人就是俄军骑兵中将——这是国防军军人的第一种来源。第二种军人来源于1878~1900年间一度存在的芬兰大公国军队。这两种来源的军人接受的是纯粹俄罗斯式的军事教育,相当一部分人信奉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苏沃洛夫元帅“枪弹是疯子,惟有刺刀最可靠”的名言所倡导的“刺刀制胜论”。

第三种军人来源于经受过德国军事训练的芬兰志愿者。芬兰独立运动兴起后,从1915年起秘密派遣约2000名志愿者到德国接受军事训练,以期归国后从事摆脱俄国统治的武装斗争。德国为此专门创建普鲁士第27猎兵营,为这些志愿者提供与德国预备役军官相同的训练内容。其中大部分人于1918年2月后返回芬兰,并成为白军中重要的军事骨干。

第四种军人来源于瑞典。瑞典有1200名志愿者加入白军一方作战,其中大部分人以前是瑞典军官。内战结束后,这些志愿者继续留在芬兰国防军中服役,相当一部分人在冬季战争前提拔为军官。

第三、四种来源的军人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德国陆军军事学说,尤其强调步兵的火力,认为刺刀的地位已经弱化,只限于在警戒执勤、看守战俘或白刃冲锋等特定情况下使用。

来自于大公国军队的人主张“去俄罗斯化”,加之一战中沙俄对德作战的惨败,证明其“刺刀制胜”理论已不适应近代化战争的需要。因此,基于德国实践的军事理论成为扎根芬兰军队的指导思想,也就是说,刺刀在芬兰军队中一开始就处于辅助兵器的位置。

芬兰内战还导致另一支武装力量的兴起,那就是国民卫队。它起初只是各地自行建立的维护地方秩序的准军事组织,内战期间为白军提供了大量兵源,对战争的结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1918年8月芬兰议会颁布法令,允许国民卫队作为常设武装继续存在,其性质属于非政府组织,但却是国家武装力量的一部分,是正规军重要的后备及辅助力量,接受国防军总司令部的指挥。

1921年以后,国民卫队建立起由总参谋部、军区和各地分部组成的完整架构,军区、各地分部的负责人多数由正规军中的军官担任。国民卫队具有预备役部队和地方守卫队的双重身份,拥有独立的政治地位,在一些城市甚至被作为市政当局的组成部分之一,可自行筹款并由地方政府补助。

17~40岁之间的男性会被要求加入国民卫队,且每年必须参加一定时间的训练,使用的步枪等装备需要个人购买,当地分部给予补贴。为此,国民卫队甚至设立自己的萨科兵工厂,自行生产所需的步枪和其他兵器。这种双轨军事体制对芬兰的军用刺刀发展产生独特的影响。

芬兰军队早期使用的刺刀

内战期间,芬兰军队使用多种型号的步枪,且它们都配备各自的刺刀。

1919年,芬兰陆军开始对现有的步枪进行制式化,莫辛-纳甘M1891 7.62mm步枪及其配套的M1891套管式刺刀(刺刀尾部带有套管,用于套接在 步枪上)成为芬兰步兵的制式兵器。当然,作出这一选择并不是因为这种步枪或刺刀是最好的,只是因为它们当时是芬兰人使用量最大的兵器。

芬兰国防军的一份1919年2月轻武器库存清单显示,当时全军有大约20万 支M1891步枪,它们来自沙俄军队的遗存、德国的支援以及内战中的缴获。数量排名第二的是日本制造的6.5mm有坂步枪,一战时期曾大量卖给俄国,芬兰拥有2.5万支这种步枪。至于其他型号的步枪,总数量都未达到四位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由于莫辛-纳甘步枪的数量十分庞大,独立不久的芬兰没有能力和资金用其他型号的步枪来替换它们,所以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一旦决定制式化,芬兰就通过各种渠道为其正在扩张的军队获取更多的莫辛-纳甘步枪。在1941年之前,先后从不同国家购买了大约17.3万支这种步枪。它们主要来自欧洲各个国家,作为一战剩余物资以低廉价格购入,当然其中大部分状态很差,芬兰人主要将它们作为备件回收使用,如机匣等部件很多都用在了后来芬兰生产的新步枪上。

在陆军的VKT国家兵工厂以及国民卫队的萨科·蒂卡科斯基工厂,芬兰人在翻修原有的破旧步枪同时,也对M1891刺刀进行修整,例如将一部分配用芬兰改进的M1924步枪的刺刀套管尺

寸进行优化,使它们能够更好地适应新的准星。

此外,由于俄军很少使用刺刀鞘,芬兰军方还专门引进一战期间德国生产的马口铁皮刀鞘,并自行制造了一部分皮革刀鞘,以方便士兵能够随身携带M1891刺刀。其铁皮刀鞘长488mm,质量0.26kg;皮革刀鞘长550mm,质量0.1kg。

M1891刺刀的优点是简单、坚固,而且使用方便。该刺刀刀身尾部设有套管,套管上设有缺口,缺口顶端设有卡槽。安装刺刀于步枪上时,将刺刀后部的套管从枪口处套在枪管上,且套管缺口对准步枪准星位置,到位后将套管向右旋转,使准星座进入套管缺口顶端的卡槽,此时位于刺刀刀身后部的卡笋卡在准星座下部,从而将刺刀固定在枪管上。

这种头部扁平的四棱刺刀功能非常单一,如果从枪上卸下,很难单独作为兵器或工具使用,不在同一轴线上的套管与刀身使得它很难握持。另外一个缺点就是它的全长达到505mm,其中刀身长430mm,在狭窄空间中有时很难将它从刀鞘中抽出。加之无论德国还是芬兰制造的刀鞘,都是用一个皮带环挂在腰 带上的,细长的刺刀吊在身后,既不方便行动,形象也不美观,芬兰士兵把这种刺刀称为“老鼠尾巴”,可见对它的厌恶程度。

针对这些负面评价,芬兰军方对该刀进行改进,1925~1935年间少量生产出一种称为M1891RV的改进型刺刀,其中“RV”是芬兰语骑兵的缩写。这种刺刀只配用于莫辛—纳甘M1891骑枪,其特点是将刀身截短125mm,并重新设计了刀尖和血槽,总共制造3000把。当1935年M1891骑枪全面撤装后,这些刺刀随即报废,很少有实物保存到现在。

除了M1891套管式刺刀之外,独立初期的芬兰军队还使用几种其他国家生产的刺刀。

一是日本有坂刺刀,配用在日本三十年式、三十八年式步枪及骑枪上,刺刀全长510mm,其中刀身长440mm,连刀鞘的总质量0.7kg。刀身为单刃,设有血槽,护手下端设有向前的弯钩。

二是美国温彻斯特M1895杠杆式步枪刺刀。该枪与有坂步枪一样,是俄国在一战期间订购的,用以补充当时非常薄弱的军备,战后有一些留在芬兰,主 要由负责看管集中营和后方警戒等任务的二线部队使用。俄国订购的该型刺刀刀身为单刃剑形,刀身长356mm,设有血槽。

三是德国“代用”刺刀。内战期间,德国把缴获自俄军的一部分M1891步枪作为支援物资提供给芬兰,这些武器大部分经过改装,护手前端装有适配器,可以使用一种原为毛瑟步枪设计的“代用”刺刀。该刺刀的特点是采用金属刀柄,刺刀套环上方设有缺口。这种刺刀工艺比较粗糙。该刺刀全长434mm,其中刀身长308mm,剑形刀身未设血槽,刺刀连鞘质量0.62kg。

随着1919年开始的步枪型号制式化工作,芬兰军队中所有的日本有坂步枪、温彻斯特M1895步枪及老式的俄制M1870步枪均移交给国民卫队,或从在役状态转为战备库存,相关工作在1920年代前期全部结束,对应的杂式刺刀也全部淘汰。

自行生产的系列剑形刺刀

在制式化同时,芬兰国防军和国民卫队都在持续改进他们的莫辛—纳甘M1891步枪,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一系列

芬兰血统的莫辛-纳甘军用步枪及配用的刺刀。国防军配用的刺刀

最早出现的是M1927步枪和M1927RV骑枪,其主要改进之一是使用新式的M1927剑形刺刀,该型刺刀固定于步枪的方式与奥匈帝国斯太尔M1895步枪的相似。很快,陆军又决定用更加坚固的M1929刺刀代替M1927刺刀。1930年代,M1929刺刀又被M1935刺刀取代。但这3种刺刀的外形和尺寸非常相似,特别是M1927与M1929仅从外观上难以区分。

所有的这些剑形刺刀都与芬兰自行生产的各种莫辛-纳甘步枪相兼容,包括国民卫队使用的M1928和M1928/30步枪。后来,国民卫队又专门生产出M1928和M1928/30刺刀,其形状、尺寸与军队使用的几乎相同。老式的M1891套管式刺刀仍在使用,并出现了其改进版M1891/24,这种刺刀的套管内径较大,以适应国民卫队使用的M1891/24步枪,原因是这种步枪的枪管壁相对较厚。

M1927刺刀是芬兰人自行设计的第一款刺刀,设计单位是国防部军械司,全长415mm,刀身长300mm,连鞘质量0.6kg,由芬兰著名的刀剪生产厂家菲斯卡斯(FISKARS)公司制造, 1928~1929年期间生产大约13500把。

M1927刺刀采用当时欧洲刺刀流行的式样,不过,其结构设计上存在缺陷,主要是刀身与刀柄、鸟嘴(指刀首,即刀柄尾部,因其外形呈鸟嘴状,故而得名)采用榫接装配方式,导致 强度不足。取代它的M1929刺刀针对这一问题进行改进,护手和鸟嘴部分都是焊接在刀身上的,但因这些焊接部位被刀柄片挡住而看不到,因此M1929刺刀外观上与M1927刺刀没有什么区别。M1927、M1929刺刀均采用设有加强凹槽的钢板冲压刀鞘,刀鞘表面经过发蓝处理,再覆以保护漆层。

M1929的订单由菲斯卡斯公司和另一家刀具制造商哈克曼(HACKMAN)公司共同承包,1931~1935年间总产量约为25500把。

芬兰第三种自行开发的刺刀型号为M1935,它是M1929的一种变型,刀身经过重新设计,刀身表面全部进行发蓝处理,因此新刺刀看起来是“全黑”的,刀柄片的固定螺钉上设有刻槽,固定螺钉可以用专用工具旋下,以便在刀柄片损坏时维修。

M1935刺刀外观上的另一特征是在鸟嘴上方设有一个清洁/注油孔,此前的刺刀上都没有这个设计。由于设有凹 槽的刀鞘强度并未达到预期,M1935的刀鞘又改回采用光滑表面设计,质量增加了30g,同样采用发蓝处理,刀鞘上方的皮挂使用棕色皮革制造,早期及后期的版本漆成深绿色。

1936~1938年间,菲斯卡斯和哈克曼两家公司共生产大约18600把M1935刺刀,两家的产品刀身形状略有区别。

芬兰国防军自己的统计中往往把所有剑形刺刀都简单地统称为M1927刺刀。

国民卫队配用的刺刀

国民卫队为其M1928和M1928/30步枪设计了剑形刺刀。其中与M1928步枪配套的是M1928刺刀,其尺寸大小、形状与国防军的M1927刺刀非常相似,固定方式也与国防军保持一致。

M1928刺刀刀身、刀柄、护手和鸟嘴部分都是焊接在一起的。其刀身是金属本色,但刀柄、护手的所有金属部分都经过发蓝处理,刀身根部通常会留有浸入发蓝液时残留的颜色,而且刀柄片的固定铆钉表面是平滑的。

M1928刺刀只有哈克曼公司一家制造商生产,1928~1934年间制造大约38200把。该刀全部配用设有加强凹槽的钢质刀鞘,刀鞘表面覆以绿色漆层,刀鞘上方设有皮挂,皮挂顶部的皮革翻毛清晰可见,这一特征与芬兰制造的其他皮挂明显有别,主要是因为其是用回收的德国一战期间的皮制刀挂翻新制造的。大多数M1928刺刀在护手一侧中部刻有“S”标记,这是国民卫队总部的验收戳记,表示由国民卫队接受入役。

国民卫队的另一种剑形刺刀是为M1928/30步枪设计的M1928/30刺刀,研制原因是部队对M1928的刀身形状不满意,此外就是刀身损坏后难以修复。M1928/30步枪加工精良,号称是莫辛-纳甘步枪中的“劳斯莱斯”,配套的M1928/30刺刀也是芬兰生产的刺刀中最“豪华”的一种,刀体本身为亮白色,钢铁部件表面打磨精细、有光泽,而木制刀柄片则由一般只用于木雕和装饰的高档硬木——皱纹白桦或苹果木制成。

M1928/30刺刀重新设计了刀身外

形,刀柄片固定螺钉可以用专门工具拧开,刀鞘也改为新的经过发蓝处理的光滑刀鞘,鞘身厚度增加,以保证不会轻易变形,刀鞘质量0.24kg,较M1928刀鞘重20g。与之配套的皮挂种类较多,包括两种颜色,即棕色皮革制造的版本和后勤部门生产的一种深绿色皮挂。

M1928/30刺刀由哈克曼和和菲斯卡斯两家制造商生产,1934~1939年间总产量约28 000把。1936年2月之后制造的M1928/30刺刀在鸟嘴部分增设清洗/注油孔,但在二战爆发前进行过维修的早期版M1928或M1928/30刺刀也有一些更换成带有清洗/注油孔的鸟嘴状刀首。

1920~1930年代芬兰军队的拼刺训练

对于刺刀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芬兰军队采用与当时欧洲大多数国家相同的观点,即步兵的基本武器是步枪,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士兵可以使用刺刀——比如在突击或白刃格斗时。芬兰军队的教育手册要求士兵以火力为主要战斗手段,并依靠刺刀和其他合适的武器或工具进行肉搏。

1925年,芬兰陆军印发《刺刀战斗条令》,另外一些更为具体的关于如何使用刺刀进行格斗的训练手册也在1920年代相继出版。国民卫队在这方面的速度更快,1923年就印制了专门的拼刺训练手册。

总体而言,芬兰军队的拼刺动作非常简单,相关动作只包含正常距离、长距离两种突刺,原地格档、移动格挡、假动作三种格挡,持枪从一侧向另一侧移动,以及伺机用枪托击打对方等等。 所有这些手册上都明确要求刺刀只有装在步枪上时才能使用,因为M1891刺刀不适合作为手持兵器,而几种剑形刺刀刀身偏长、不够锋利,窄小的刀柄也不方便抓握。对于近战和肉搏使用的兵器,手册上还指导士兵们使用包括野战斧、工兵锹、十字镐等各种随手可得的工具,甚至包括信号枪。

有了指导手册,军队需要训练装备来进行拼刺刀的教学与练习。1918年内战期间,曾缴获一些沙俄时期的拼刺训练用枪,只是数量太少,无法满足所有军事单位的训练需求。芬兰的解决方案是将625支老式的M1870步枪改装成训练用步枪。位于赫尔辛基的陆军1号军械厂对这些步枪进行改造,并于1926年8月正式交付国防军。

这种拼刺练习步枪用安装在枪管内的设有弹簧的钢条取代真正的刺刀,钢条的顶端还装有一个垫子用来保护使用者。这种训练步枪虽然简单,但就其用途来说已经足够,它们在芬兰部队中一直保持着使用状态,直到1960年代才完全报废。

1925~1926年间,芬军还专门为陆军制造和补充了拼刺练习时必需的防护装备,如面具以及保护身体其他重要部位的护具。此外,在当时陆军各驻地及军事学校中也专门建造训练场地,配备有吊起的塞满牧草的麻袋,作为士兵们练习刺杀的对象。随着训练装备和场地逐步到位,芬兰军队从1926年起全面开展拼刺训练,并使之成为步兵需掌握的基本军事技能之一。

进入短刺刀时代

1939年11月30日至1940年3月13日,芬兰与苏联之间发生军事冲突,史称冬季战争。战争之后,芬兰军方围绕拟投入大规模生产的最新式M1939步枪及其附件向前线士兵征求意见。截至1940年7月,收到的反馈意见证明芬兰士兵对现有刺刀的满意程度远低于预期,强烈要求将现有刺刀长度缩短,同时改进刺刀结构、形状。

这些反馈意见促成当年秋季对已有的几种M1939刺刀进行改进。与早期的剑形刺刀相比,M1939刺刀更像是真正的“刀”,全长缩短到295mm,其全新设计的猎刀形刀身长183mm、宽25mm,具有略微翘起的尖锐刀尖,刀柄宽度有所增加,外廓的边角过渡更加圆滑,既适合用作战斗刀,也可以胜任实用工具的角色。

M1939刺刀的刀鞘由皮革制成,两侧由铆钉加强固定,鞘尖边缘和前部有

金属板加固,刀和鞘总质量为0.44kg。M1939刺刀保留了与早期剑形刺刀相同的安装接口,能够装在此前的各种芬兰步枪如M1927、M1927RV、M1928、M1928/30上使用。

从某种意义上说,M1939刺刀更加符合或是领先于当时的发展潮流——二次大战之后,大多数国家的军队才开始用相对短小、可单独作为战斗刀或多用途工具的刺刀来代替原来那些较长、用途单一的旧式刺刀。

M1939刺刀从1941年开始生产,首批订单为1万把。合同由隶属于芬兰最高司令部的民防总部(HFT)与库尔马兰兄弟机械制造公司(Veljekset Kulmala)签订。HFT是战时体制的产物,负责军队的动员、训练、遣散以及武器补充,国民卫队、妇女志愿军以及大多数军事学校、训练中心均归其管理,因此实际订购者仍是国民卫队。

库尔马兰兄弟机械制造公司(以下简称兄弟公司)是1920年代初成立的一家小企业,其业务主要是为消防队制造齿轮传动装置,规模及生产经验远不及菲斯卡斯公司、哈克曼公司。为何选择它来生产M1939刺刀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这是导致M1939刺刀交付延迟的重 要原因。原本应在1941年9月底之前履行的合同,一直到1942年夏季才最终交付完毕。本来陆军也想订购一批M1939刺刀,但因为兄弟公司连最初的1万把合同都没有及时完成,因此取消了他们未决的订购意向。国民卫队订购的1万把这种刺刀是兄弟公司接到的第一笔也 是最后一笔订单。

由于M1939刺刀生产过于迟缓, 1942年芬兰前线指挥部进行一项将早期的剑形刺刀修改成更实用化的短刺刀的尝试。修改之处主要是将刀身长度缩短到约180mm,改进刀尖部分,并将护手下部去除一部分。所有修改工作都是以国民卫队使用的M1928、M1928/30两种刺刀为基础,其中M1928/30数量最多。这种改进版本被称为M1942试验型刺刀。

截至1942年5月底,约150把修改完成的试验型刺刀分发给各个军事单位进行野外测试。测试结果表明,M1942试验型刺刀没有真正达到预期目的,由于其刀身和刀柄过窄,使用并不方便。1943年,这一改进项目被取消。M1942试验型刺刀的产量最终定格在150把,因此成为最为罕见的一种芬兰刺刀。(待续)

芬兰内战中使用的4种主要步枪及其刺刀。从上至下分别是:俄国7.62mm莫辛—纳甘M1891步枪、日本6.5mm有坂三八式步枪、德国7.92mm毛瑟M1898步枪、美国7.62mm温彻斯特M1895步枪

1918年内战期间的芬兰红军战士和俄国志愿者。中间携带望远镜的指挥员手持俄国恰西克马刀,左一红军战士手持配装套管式刺刀的莫辛—纳甘M1891步枪,左二战士腰带左侧佩戴日本三十年式刺刀,右二士兵腰间挂有高加索匕首

芬兰军队使用的各种M1891套管式刺刀与刀鞘。上方的3款皮质刀鞘是芬兰自行制造的,根据生产厂商不同颜色有不同变化,刀鞘上通常附有防止刺刀窜动的止动带。下方的2款马口铁皮刀鞘是一战期间德国制造的,通常由芬兰国民卫队使用,止动功能由刀鞘挂环上的铁丝钩完成

安装在德国缴获并提供给芬军的莫辛—纳甘M1891步枪上的两种“代用”刺刀

M1891/30套管式刺刀固定在枪口上特写,上图为俯视图,下图为右视图。套管上的缺口是为了避让准星座,旋转套管使刺刀刀身尾部的卡笋卡在准星座下部,从而实现固定刺刀的作用

1919年之前,芬兰军队使用的日本三十年式刺刀(上)、德国“代用”刺刀(下)

芬兰生产的M1929 (上)、M1935(下)刺刀及其刀鞘。上方的两款刀鞘为M1927、M1929采用的设有凹槽的钢质刀鞘,表面涂有漆层,带有褐色皮挂的刀鞘为早期产品,黑色皮挂的刀鞘为1937~1939年间制造的后期产品。M1935的所有金属部件都经过发蓝处理,因此刀身呈黑色,其钢制刀鞘表面光滑

左侧芬兰国民卫队士兵手中的步枪上安装的是M1891RV套管式刺刀

M1891/30套管式刺刀(上)与M1891RV套管式刺刀(下)

从左至右分别为M1927、M1929、M1935、M1935刺刀入鞘状态。前3把刺刀都配用设有凹槽的刀鞘,最后1把使用1936~1938年间制造的光滑表面刀鞘。M1935刺刀在鸟嘴状刀首上增设注油/清洁孔,而M1927、M1929刺刀无此机构。若M1927、M1929刺刀上出现此机构,是维修时更换的

M1935刺刀安装在芬兰自产的莫辛—纳甘步枪上的状态。图中可见, M1935刺刀的螺钉表面设有凹槽,可用专用工具旋下,以方便修理

M1929刺刀刀身上的生产厂商哈克曼公司的标记

国防军的M1927刺刀(上)与国民卫队的M1928刺刀(下)在外观上并没有显著差异

芬兰生产的剑形刺刀通常可以通过刀柄铆钉是否突初于刀柄片外表面而区分为两类,国防军用刺刀突出于表面(上方的M1927),国民卫队用刺刀的表面则是平滑的(下方的M1928)

M1939刺刀安装在步枪上的状态

M1928/30刺刀刀柄片采用高档木材制作,配用的钢制刀鞘表面光滑并经过发蓝处理,该型号刀鞘配用的皮挂种类很多,但图中这种设有止动带的并不常见

M1928刺刀配用设有加强凹槽的钢质刀鞘,刀鞘上方设有皮挂

M1939刺刀与刀鞘。刀柄片固定螺钉为可以拆卸的设计,鸟嘴上方设有清洁/注油孔,刀鞘上设有止动带以及加强钢板

M1928/30刺刀(上)与M/42试验型刺刀(下)。后者是将前者的刀身截短并将刀尖部分打磨成与M1939刺刀相似的形状

M1939刺刀(上)与M/42实验型刺刀(下)对比。两者长度和刀形相似,但前者整体较宽,握持性能更好

M1939刺刀上的标记。刀身右侧有“SK.Y”的国民卫队标志,护手中间还刻有国民卫队的验收戳记“S”,刀身右侧是制造商兄弟机械公司的名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