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战争武器及盔甲

以“战争”为主题的展览是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博物馆规模最大的常设展,分为早期战争、中世纪英法百年战争、16~20世纪战争等多个展区,系统介绍和展示了人类历史不同阶段的战争形态及战争武器的发展演变。本刊从本期开始陆续呈现该馆有关战争武器的内容,首先让我们随作者一同进入早期战争武器展区——

Small Arms - - 武器分析 - □陈传生 张翼

走进战争武器展区,映入眼帘的是如下几段十分醒目的文字:

“战争,造就了人类居住了几千年的世界,盔甲和武器的进步不断改变着战争的方式,但是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纵观历史,人类使用盔甲和武器不外乎两个目的:护己,杀人。本馆探究了那些让人记忆犹新的、在武装冲突中使用的武器和盔甲。”——博物馆战争武器展《前言》。

“想要和平,就得准备战争。”——普布利乌斯·弗莱维厄斯·维盖提乌斯《军事论》,1世纪。

“他们从四面八方集结起来,一个接着一个,骑着马,拿着武器,穿着盔 甲,全副武装。”——安娜·科穆宁娜《阿莱克修斯传》,12世纪。

“若除了武器便没有了希望,战争就是必要的,武器也是神圣的。”——尼克洛·马基雅维里,《君主论》, 1513年。

“战争是使用武器进行的,但取得胜利靠的是人,靠的是指挥官和士兵的精神。”——乔治·史密斯·巴顿,《骑兵学报》,1933年。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使用哪些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只会用木棍和石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1949年。在接下来的“早期战争”(Early War)展区,博物馆通过大量图文史料和实物展品分别介绍了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早期铁器时代各类兵器的制造应用,讲述了中世纪以前及中世纪早期的战争形态以及战争武器发展演变的概况。

原始武器

战争武器来源于生产工具。人类运用智慧来寻获食物,发端于使用最原始的工具和武器进行狩猎和捕鱼。当后来发现通过耕种、圈养比单纯的狩猎和捕捉有更大优势和更稳定的收获时,便开始了种植养殖活动。种植养殖需要建造房屋并开发更多不同类型的工具,这促使在一起共同生活的人群和部落,扩大了对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占有和活动范围,同时也增加了不同人群部落之间潜在冲突的可能性。当有人发现夺取其他人的资源比通过辛勤劳作获得资源要容易得多时,武力冲突就出现了。最初变得富裕的人群,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城堡乃至于帝国。与和平发展相比,战争看起来是一条更容易获得财富和成功的道路。我们无从得知战争究竟起于何时,而战争却几乎毫无停歇,一直变化,直到今天的样子。

展板上的一幅岩画描图,描绘了人类早期武装冲突的一个场景:一群人,徒步,使用长矛、石斧、棍棒、弓箭进行搏斗。据介绍,这是一幅按比例缩小的精确描图,图的内容来自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的黎凡特(Levant)岩石壁画,该岩画形成于公元前6500年前,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关于人类战争

的形象描述。

最早的武器取自天然材料,例如木材和石头等。棍棒是天然的木制武器,磨尖的木棒就是最早的矛。有弹性的木材如紫杉被弯成弓,植物纤维如大麻被扭成弓弦。同样的纤维还被制成吊索(投石器),用来在打猎中或战场上投掷石头。最早的人体防护装备是使用坚韧的动物皮毛保护头和身体。

有刃兵器起源于人类使用燧石制成的工具,它贯穿于旧、中、新石器时代。燧石的一个特性是可以将边缘打造得非常锋利,用来作为刀锋、刮刀和矛尖。旧石器时代,人们选用自然形成的边缘锋利的燧石块作为武器;中石器时代,将边缘不太锋利的燧石打磨成武器;新石器时期,把经过打磨的燧石安插在木柄上,制成石材与木材结合在一起的各式武器。

一件发掘自英国肯特郡斯旺斯柯姆的燧石手斧,是40万年前欧洲旧石器时代阿舍利文明的产物,在当时它主要被 作为狩猎工具使用。

一件发掘自英国诺福克郡赫尔默黑尔的石斧,长162mm,宽61mm(最宽处),质量为515g,是新石器时代(距今1万年~2000年)的武器和工具,斧头的一端呈细窄形状,下部有椭圆形的洞,可塞入木柄,表明它在初始成型后经过了一番精细的加工。

3件叶状的燧石矛头是美洲铸墩人使用的武器,发掘自密西西比州那切兹布拉夫,这种新石器时代的武器,在美洲大陆的原住民中一直被持续使用,直至欧洲殖民者的到来。展品中最大的一个燧石矛头长87mm,宽47mm,质量为40.4g。

展品中还有一件投石器的复制品,这种投石器是最简单的投射武器,最初用它来抛出石块,后来将投射物改为更有杀伤力和精度的铅或黏土。这件展品的原始文物是由埃及考古学家弗朗德斯·佩特里1914年在埃及法雍地区一个叫艾尔-拉胡恩的地方发现的,他当时确定其年代为公元前800年。原始文物上带有编织的麻绳。

青铜武器及盔甲

据介绍,在公元前4000年,居住在高加索地区的人们最先发明了青铜冶炼技术,把铜和锡合成冶炼成青铜器,此后以青铜为代表的金属武器逐渐在战场上广泛应用。博物馆展出的青铜武器有扁斧、凿、矛头、剑,以及青铜头盔和铠甲等。

青铜扁斧(Bronze flat axe)

来自爱尔兰梅奥郡,约公元前2300~1400年,长138mm,宽61mm (最宽处),质量为279.9g,材质为铜砷合金,有着非常简单的敞口铸型,这种优于纯铜和铜锡合金的青铜器体现了欧洲青铜器时代早期产品的特色。

青铜凿(Bronze palstave)

也来自爱尔兰梅奥郡,约公元前1400~1000年,长144mm,宽58mm (最宽处),质量为475.2g,因其厚度有限,只能嵌入较小的木柄。

青铜嵌斧(Bronze socketed axe)

来自爱尔兰,约公元前1000~700年,斧头上有一个插口,可以将木柄插入其中,并使用绑线将斧头固定在木柄上,斧刃通过冷锤炼增加硬度,这种斧子可以作为武器和生产工具。

青铜矛头(Bronze spearhead)

来自英格兰泰晤士河流域,公元前1000年,全长291mm,采用了在铜锡合金中加入铅的复杂工艺,矛头带牙槽,薄而尖锐,是欧洲后青铜器时代非常流行的武器。

青铜叶形剑(Bronze’griptongue’ sword)

两件展品均来自德国,约公元前 1000年,分别长594mm和655mm,青铜剑柄与剑刃为一体铸造,以前的剑柄都是木柄或骨柄,剑柄的变化表明当时的铸剑工艺有了新的发展,这种剑是欧洲青铜器时代后期制作工艺最为复杂的剑,大部分都发掘于北欧地区。

带鞘的青铜剑(Bronze sword and scabbard)

年代为公元前700~601年,发掘自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库玛,全 长402mm,剑刃长305mm,剑鞘长335mm,全剑质量为255g,剑鞘质量227g,剑柄带有动物骨碎片,剑鞘带有装饰。这种较小尺寸的剑,是青铜器时代后期意大利北部地区十分流行的一种武器。

科林斯头盔(Corinthian helmet)

以古希腊城市科林斯的名称命名,约公元前650年,头盔高225mm,宽205mm,深285mm,厚1.5~2mm,质量为1.54kg,使用一块青铜制成,盔顶为人的头骨形状,向下延伸形成护颈,正面在眼睛和鼻子之间留有两道狭窄的开口,额头中央刻有一朵12瓣的花朵,被认为是早期外形最精美的头盔之一。它的最早期版本出现在公元前700年,是重装甲步兵的装备之一。除了头盔外,装甲步兵完整的装备还包括胸甲、胫甲、大圆盾、剑、矛等。这种头盔在希腊逐渐消失后又在意大利南部被持续制造了很久,直到公元前5世纪也还是最流行的头盔款式。

内加头盔(Negau helmet),

制作于公元前500年,来自意大利,头盔高210mm,宽203mm,深260mm,因发掘于内加地区(现斯洛文

尼亚的岑哈克)的墓葬而得名。 1811年,在另外一个洞窟里还发现了相似类型的头盔。这种青铜头盔是意大利北部的伊特鲁利亚(意大利中部的古国)人

使用的,与其类似款式的头盔在古希腊后期被希腊人和希腊化地区的军队使用。

坎帕尼亚盔甲(Campanian armour)

制作于公元前500~400年,意大利南部地区,由头盔、胸背甲、护胫甲等组成。这种青铜盔甲是罗马共和国时期坎帕尼亚人和萨姆尼人(古代意大利的 民族)步兵和骑兵使用的防护装备。头 盔高260mm,深210mm,宽175mm。头盔上有华美的装饰:正面刻有发丝纹饰;两端刻有狮头图案;盔顶有一对雕刻的青铜片翅膀,还有一对带有蛇头的青铜弹簧,弹簧中可以插上羽毛饰物。胸背甲非常有特色,被称为“护 心”(Kardiophulax),是由方形的前胸和略 微符合躯干形状的背板组成,其中,胸甲高280mm,宽310mm,质量为1.05kg,上面带有胸部和腹部的肌理造型纹饰;背板高320mm,宽310mm,质量为1kg,上面带有棕榈树装饰图案。一对可绑缚在小腿上的护胫甲,高400mm,宽110mm,可以精确地围住小腿,在膝盖延伸部分有刻有花纹图案。

另外,博物馆还展出了一批世界其他博物馆收藏的早期金属兵器的图片资料。一把带鞘的金质短剑和一顶金银合金头盔,制作于公元前2600年的苏美尔时代,剑和剑鞘使用黄金制作,剑柄使用天青石和织锦装饰,头盔使用薄而软的金银合金制造,因实战作用有限, 主要被用来作为拥有者地位的象征。这顶金质头盔可能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头盔,两件物品均存于伊拉克国家博物馆。

战车革命

在人类战争史上,战争形态的第一次革命性变革是战车的出现。公元前2500年左右,由动物牵引的四轮战车最先出现在中东地区苏美尔人的军队中, 战车的应用使军队有了更快的移动速度、更多的载重和更好的防护。发掘于古城乌尔(今伊拉克巴格达以南地 区)古墓中一个被称为“乌尔标准” (Standard of Ur)的彩绘木箱,上面镶 嵌马赛克彩绘图案,描绘了由驴和马牵引的四轮战车和装备长矛弓箭的苏美尔士兵的形象。据考古学家考证,这座古墓的年代为公元前2500年左右。发掘出的彩绘木箱木质部分已经腐烂,大英博物馆通过恢复重修,再现了它的原始风貌。这个彩绘木箱上的战车图案也是迄

今为止发现的人类战争史上最早的四轮战车的图像记录。

在四轮战车出现的750年后,由战马牵引的两轮战车被埃及人开发出来,埃及也因此有了具有高效组织结构的地面部队。与四轮战车相比,使用两匹马驱动较轻的双轮车,搭载骑手和弓弩手展开运动战,这样的组合使得调动更加快捷,更加高效。在埃及新王国时期 (古埃及历史分期,指公元前1553~公元前1085年),埃及人和赫梯人都使用 这种马拉的两轮战车作战,这个技术也被推广到了里海乃至西欧地区。博物馆展板上引用了一幅来自于公元前1275年埃及卡纳克神庙石刻彩绘(现存于大英 博物馆),画面是埃及法老塞蒂一世携镰刀剑、弓箭,乘轻型战车向敌军(利比亚军队)发起冲锋,致众多敌兵中箭身亡的生动画面。 亚述帝国时代(公元前935~612年)亚述人的战车使用三、四匹马驱 动,每辆战车可装载数名士兵,具有更强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这种作战形式使亚述人的军队空前强大,先后征服了小亚细亚东部、叙利亚、腓尼基、巴勒斯坦、巴比伦尼亚和埃及等地,成为不可一世的亚述帝国。亚述帝国的军队还率先采用了单个士兵骑马作战的方式,骑在马上使用弓箭和标枪,表现出更有效率的作战方式,也引领了战争史上骑士的出现。博物馆展示的多幅展板图片 展示了亚述帝国军队驾驶战车作战的画面,这样的画面也出现在许多亚述帝国时期建造的宫殿浮雕上。如一幅亚述巴尼拔宫殿浮雕(现存于巴黎卢浮宫),绘制于公元前668年~公元前630年,描绘了亚述人的军队搭乘由多匹战马牵引的战车作战,战车上的武士披挂头盔和铠甲,有的持盾,有的执弓射箭,具有更强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

公元前1000年以后,轻型战车逐渐在欧洲大陆流行,直到公元前200年左右才基本上被骑兵取代,不过在英格兰地区战车仍被使用到公元2世纪。

铁兵器及盔甲

博物馆展出了10余件中世纪以前和中世纪早期具有代表性的铁制武器样本,这些武器多是从古墓和战争历史遗址中发掘出来的。

铁矛头(Iron spearhead)

年代约公元前600~501年,矛头全长310mm,矛尖长210mm,质量为370g。 矛尖锈蚀较重,矛头插座里留有木柄残渣,根据推测,木柄长度在3m左右。这种矛头是希腊城邦时代重装步兵近战中使用的武器,该展品也是博物馆实物展品中年代最早的一件铁质兵器。

罗马短剑(Gladius)

年代公元50年,全长633mm,剑刃长486mm,质量为444g,出土于庞贝古城。这种剑最早出现在公元1世纪,使用至公元2世纪早期,是罗马步兵军团配备的武器,通常佩戴在身体右侧较高的位置,以避免干扰腿部活动。其在近战中具有很强的杀伤力,是罗马帝国军队强大实力的标志。剑刃上带有拥有者的名字“caius valerius primus”,剑鞘上的皮革和木质材料已经腐烂,上面的铜锡合金装饰材料得以保存。剑鞘上面有两片装饰板,一片刻画了一位戴着头盔的武士(可能是战神)持矛配盾形象,另一片刻画了一幅盾牌,其上的图案是带有双翼的胜利女神。在这件展品旁边,还展出了该剑的一件复制品,包括完整的剑柄和剑鞘。

源自黎凡特岩石壁画的线描图,描绘了人类早期武装冲突的一个场景:一群人,徒步,使用长矛、石斧、棍棒、弓箭进行搏斗

投石器(复制品),原件是埃及考古学家弗朗德斯·佩特里在埃及艾尔-拉胡恩地区发现的,考古学家确定其年代为公元前800年

上:石斧,英国,新石器时代,发掘自诺福克郡赫尔默黑尔;中、下:燧石矛头,美洲铸墩人使用,新时期时代,发掘自密西西比州那切兹布拉夫

燧石手斧,是40万年前旧石器时代阿舍利文明的产物,发掘自英国肯特郡斯旺斯柯姆

青铜剑及其剑鞘,发掘自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库玛,公元前700~601年;2把青铜叶形剑,德国,约公元前1000年,剑柄与剑刃为一体铸造

自左至右:青铜扁斧,来自爱尔兰梅奥郡,约公元前2300~1400年;青铜凿,也来自爱尔兰梅奥郡,约公元前1400~1000年;青铜嵌斧,爱尔兰,约公元前1000~700年

科林斯头盔,以古希腊城市科林斯的名称命名,被认为是早期外形最精美的头盔之一

青铜矛头,来自英格兰泰晤士河流域,公元前1000年,采用了在铜锡合金中加入铅的复杂工艺,是欧洲后青铜器时代非常流行的武器

“乌尔标准” (Standard of Ur)彩绘木箱上镶嵌的马赛克彩绘图案,公元前2500年,描绘了苏美尔人的四轮战车和佩戴头盔长矛的武士形象,这个彩绘木箱上的战车图案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人类战争史上最早的四轮战车的图像记录

护胫甲 坎帕尼亚盔甲,包括头盔、胸甲、护胫甲,意大利南部地区,制作于公元前500~400年

内加头盔,来自意大利,公元前500年,因发掘于内加地区的墓葬而得名

胸甲

头盔

埃及卡纳克神庙石刻彩绘(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公元前1275年,彩绘内容为埃及法老塞蒂一世携刀剑、弓箭,乘轻型战车向敌军(利比亚军队)发起冲锋,众多敌兵中箭身亡

公元前668年~公元前630年,亚述巴尼拔宫殿浮雕(现存于巴黎卢浮宫),亚述人的军队搭乘由多匹战马牵引的战车作战,战车上的武士披挂头盔和铠甲,有的持盾,有的执弓射箭,具有更强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

铁矛头,希腊,年代约公元前600~500年,该展品是博物馆实物展品中年代最早的一件铁质兵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