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神信仰下西秦会馆戏场仪式空间探讨/ 王莹 李晓峰

South Architecture - - 第一页 - 1 2 王莹 李晓峰 Wang Ying Li Xiaofeng

Discussion of the Ritual and Space in Xiqin Guild Hall Theater Based on Trade Gods Worship

摘要 自贡西秦会馆是川渝地区会馆戏场的典型代表,兼有同乡会馆和行帮会馆性质,是清朝雍正年间在自贡经营盐业运销和开设钱庄票号的陕西商人为其行帮组织“西秦大会”而修建。西秦会馆规模宏大,戏楼雄奇,仪式空间完整,会馆主供武神关羽,盐商们用拜祭关公的繁杂仪式传达着对神灵的虔诚、对信义的渴望和对福禄的祈盼。但目前研究多围绕其建筑实体形制,忽略了其仪式活动与建筑空间的关系。文章应用田野调查、文献阅读等方法,对西秦会馆的主要活动与功能以及总体布局与单体建筑进行了梳理总结,试图通过其在年节举行的祭祀活动,结合其建筑实体空间特征,来探讨行业神信仰影响下会馆戏场内祭祀仪式与建筑空间两者之间的关联性。

关键词 行业神信仰;仪式空间;传统戏场;西秦会馆

ABSTRACT Xiqin guild hall of Zigong is the typical representative of guild theaters in Sichuan and Chongqing, it has both fellow villagers and fellow traders halls features. Xiqin guild hall is built by Salt merchants from Shanxi Province in Qing dynasty.The guild hall has grand scale, beautiful Stage, perfect space and so on.Howeve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itual and space is overlooked more or less during the practical research.The main activities and characters of the building are collected by publication reading and field studying. We try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itual and space under the trade gods worship through its spatial design and holding ritual activities in festival. in order to show the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process as well as intrinsic motivation of the hall theater in this area.

KEY WORDS trade gods worship ; ritual and space; traditional theaters; Xiqin guild hall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明清江西-湖广-四川多元文化线路上的传统戏场及其衍化、传承与保护,项目编号: 51378230;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多元文化传播视野下的皖-赣-湘-鄂地区民间书院衍化、传承与保护研究,项目编号:51678257。

中图分类号 TU-024文献标识码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1.063文章编号1000-0232(2017)01-0063-06

1

作者简介博士研究生 ,电子邮箱:wangyingenjoy@126.com;2 教授;1&2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1 研究背景

1.1 行业神信仰

中国民间信仰伴随着中国民众由最原始的自然崇拜,逐渐到到人神崇拜,度过了漫长而艰难的岁月,与中国社会一起经历了先秦、秦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等几个大的发展阶段,直至近现代受到巨大冲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的民间信仰极大的促进了中国哲 学、宗教、文学、民俗等的形成与发展,其内容与范围包罗万象,神秘莫测。而其中的行业神信仰,是民间信仰中特别重要的一类,是从业者供奉的保佑自己及本行利益的神灵。

行业神崇拜的广泛流行,与中国传统社会民众除农业生产活动外,又有各类手工行业及其它工商行业有关。为发展和传承本行业技艺,并保护本行兴旺,各行业便

自然的产生了行业神崇拜,正所谓“百工技艺,各祠一神为祖”。各行业的行业神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本行业的祖师神崇拜(表1),一般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或现实社会产生的神奇人物,他们往往是本行业的创始神,或行业技艺最为精湛者,或对本行业有着极其特殊的贡献;而另一类就是单纯的保护神崇拜(表2),是指未被尊为祖师的行业神,这些神有的是统司一业之神和据行业需要而供奉的具有某方面职司的神,有的是该地区地方保护神,人们为消除灾害、保佑平安等心理需求,往往将一位本地区的英雄、圣人作为祭祀和顶礼膜拜偶像,通过共同的信仰对象,形成一致精神支柱,规范社会伦理道德,维系同乡感情。西秦会馆(陕西庙)中的行业保护神关公就属于单纯的保护神形象,是移民们共祀的行业乡土保护神。

1.2 行业会馆

在行业神信仰的大背景下,行业会馆自然产生,《辞海》阐释会馆:“同籍贯或同行业的人在京城及各大城市所设立的机构,建有馆所,供同乡同行集会、寄寓之用。”可见,会馆兼有祀神崇祖与商业运营两种功效,在京都设立的会馆还往往与科举考试密切相关。会馆产生的背景和影响因素多种多样,除行业神信仰、乡土情结等精神因素外,王日跟《中国会馆史》中总结明清会馆的客观影响因素有:市场机制、人口迁移、科举制度等。与《辞海》对会馆的解释基本一致。

而川渝地区,前两种影响因素更甚。首先,随着经济发展,长江中上游地区交通日益便捷,贩运商业发达,贸易往来密切,因此,商人在各地兴建会馆。与此同时,因为政治和经济等原因造成的移民浪潮,使人口流动变大,背井离乡的人们也促使了同乡会馆的形成,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同乡会馆兼有行业会馆性能的原因之一。但现实中两者并不矛盾,例如西秦会馆,它既是陕籍商人的同乡会馆,又是盐商和钱庄票号的行业会馆。

总体来说,行业会馆的特征突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由于会馆多为同乡或同行在异地修建,其作为他乡中的故乡,它的建筑和装饰风格就难免受到两地地域文化影响,体现出差异与共融的特征;其次,因会馆的商业化与娱乐化的突出体现,其成为商人相互竞争与财富的体现,导致会馆中戏场成为最为精彩华丽的部分,不仅承担戏剧传播的载体,更成为商人们炫耀财富,争奇斗艳之所,往往其建筑规模宏大,装饰华美,勾心斗角,异彩纷呈。也是在这种背景下,会馆戏场成为中国传统戏场中最精彩的一类。

1.3 会馆戏场

中国传统戏场起源于原始时期的祭祀活动。经历了 “祭神-歌舞-戏剧”的演进过程,从原始社会的巫觋祭神,汉代的百戏,唐代的歌舞伎乐,宋代成熟戏剧出现,从撂地为场,到独立戏台,再到成熟戏场,其反映了历史上礼制信仰、民风民俗、民间艺术等诸多文化内涵,包含社会教化、文化传承以及休闲娱乐等多重功能,在人们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地位。现存戏场类型形制多样,包括祖先宗祠戏场、圣贤本庙戏场、自然神庙戏场、行业会馆戏场、佛寺宫观戏场、私家宅院戏场、万年台等等。而在行业神信仰下形成的会馆戏场,正是戏场从酬神到娱人,从宗教到世俗的重要体现,有戏场的普遍性也有其独特性。

在会馆戏场中,戏曲表演作为宴会、娱乐的必要活动,成为联络乡谊,沟通商情,增加同乡或同行凝聚力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到了清代中后期,随着会馆的商业化与娱乐化形制逐步加深,戏场建筑就成为了会馆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行业会馆中祭祀神灵,定期举行祭拜仪式,时间和流程根据所供奉神灵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会馆的基本形制依然是山门、戏楼、正厅、神殿、厢房、看楼等。川渝地区会馆戏场的典型代表——自贡西秦会馆,正是体现了行业神信仰下会馆戏场仪式空间的特性。

2西秦会馆关公信仰与功能活动

西秦会馆位于自贡市自流井区龙凤山山麓的釜溪河边,即是同乡会馆,也是行帮会馆。明清时期,自贡地区各省客商和各行帮修建会馆蔚然成风,广东商人修南华宫,贵州商人修霁云宫,福建商人修天后宫,江西商人修江西庙,同时,井商修井神祠,钱商修财神庙,盐帮修炎帝宫,橹船帮修王爷庙,屠沽行修桓侯宫等。西

秦会馆的兴建缘起,也正是由清雍正年间在这里的经营盐业运销和开设钱庄票号的陕西商人为“炫耀郡邑”、“款叙乡情”、“共迎神庥”而修建。西秦会馆(图5)规模宏大,戏楼(图6)雄奇,殿宇巍峨,装饰精美,仪式空间完整,其仪式活动与建筑空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是自贡盐场会馆中最精彩的一座,是戏场建筑中弥足珍贵的精品。

2.1西秦会馆的关公信仰

盐业祖师神很多,有像张道陵、十二玉女、开井娘娘、黄罗二氏等盐井发现者,也有像炎帝、蚩尤、颜蕴三等与盐业生产特点有关的祖师神。而西秦会馆所奉祀的主神却不是本土盐业的行业神,而是关中地区所奉祀的主神关羽,属地方保护神。这有几方面原因:其一,因为明末清初满族入主中原,将陕西视为边地,统治严苛,陕商特别仇视清朝统治,崇拜关羽的“扶汉”精神,视其为保护神,这也被认为是陕商对异地文化的同化效应;其二,关羽乃关中人杰,作为人格神在关中和中原地区广受崇敬,关羽有别于祖师神的“技术性”气质,而侧重于“精神表率”的作用,与行业会馆一起承担起规范行业行规的作用。

会馆多是同乡人依托某行业而成,会馆中的神灵信仰便成为其地域文化的原初标志,先凝聚同乡人,继而成为文化传播的载体。关公“忠义”,其对刘玄德尽忠职守,对曹操几度利诱均不移志向,具有极强号召力和凝聚力,这些正符合了商业行帮“唯忠君爱国之相砥砺” 的办公理念。而作为陕西盐商组建的西秦会馆,在其纲领文献《西秦会馆关圣庙碑记》中明确提出,要效法关公桃园结义的义气,珍重金兰盟誓的交情,因此,其供奉关羽为主神就顺理成章了。

关帝信仰能经久不衰,除了其人物“忠义”本身内在因素,与历代封建统治者尊崇的外在因素也密切相关,历代皇帝为了用神和圣人的力量维系社会稳定,规范民众思想,不断对这些圣人神化加冕,促使各地供奉经久不衰。自东汉以来,各个朝代的统治者对关羽的层层加封,封号从候到君,从君到王,从王到帝,爵位一步步升级, (表3)将关公信仰一次次推向高潮。

2.2西秦会馆的功能特征

西秦会馆即是一个行帮性组织、又是一个经济性组织,同时,还是一个文化性组织。与其它会馆一样,其主要有四种基本功能,即“迎神庥、联嘉会、襄义举、笃乡情”。郭广岚、宋良曦两位先生在其著作《西秦会馆》一书中也有比较详细的介绍,下面对其做简要概述。

“迎神庥”功能。陕西籍盐商将“共迎神庥”作为西秦会馆的建庙宗旨。通过对关中豪杰关羽的崇拜为会馆树立集体象征和精神偶像。

“联嘉会”功能。陕籍盐商以组织“西秦大会”,搭台唱戏,利用西秦会馆营造开展商务活动和娱乐活动的空间,他们寻求商机,共同发展。

“襄义举”功能。西秦会馆作为陕籍盐商的联系纽带,整合其道德行为,同时,富商们慷慨解囊,为客居异乡的同乡人提供方便。

“笃乡情”功能。西秦会馆是陕籍商人客居他乡的精神家园。他们在这里款叙乡情、缓和矛盾、共谋发展。他们通过自己的团结和不懈努力,成为自贡地区左右盐场经济命脉的大商邦。

由此可见,无论哪种形式的行业神祭祀,目的都是通过对本行业神的供奉,一则崇德报恩,增加振兴行业的共同责任;二则提醒业中之人,他们是同一祖师之后,增强凝聚力,调解内部纷争;三则祈盼神灵佑护,使财兴业盛。也正因这些行业信仰的功能需求,在节令性的祭祀庆典活动中(不是日常性),其需要举行各种祭祀仪式和戏剧演出。

2.3西秦会馆的仪式活动

西秦会馆的行业信仰仪式活动很多,主要的有两类:一是行业会馆内的行业神祭祀活动,是行帮的行业神祭祀活动,一般祭祀日期在行业神诞辰日或是旧历年前后,比如“五月十三日,为关圣大帝降诞,秦人会馆,工歌庆祝”[1],行业赛会是行业神崇拜活动的重大庆典,是从业者的盛大节日,其规模常常很大,场面热烈而隆重;

二是与民间活动相结合的行业神崇拜,即庙会和迎神赛会 ,一般与当地民间赛会相结合,是民间赛会的一部分。

西秦会馆根据需要和日程举行庆典仪式,而中国作为一个崇礼尚乐的国家,“凡敬其事则备其礼,礼备则制有乐。乐者,所以敬事而明义,非为耳目之娱,故冠

[2]亦用之,不惟宴乡食。宴乡食之有乐,亦所以敬宾也。” ,可见,祭祀时,不但要为祭祀神灵准备牺牲供品,也要给神灵提供娱乐,为神灵“献戏”。甚至对于祠堂和寺庙而言,与祭祀相关的演剧,是整个祭祀活动的核心。

会馆演剧几乎成为会馆必不可少的活动,会馆的规则或章程里,往往直接把祀神演剧写入其中,可见对其重视。在《重修西秦会馆关帝庙碑记》中就有记载“岁时焚献,酹酒、演剧”,可知西秦会馆年节演戏,已成定例。《西秦会馆》一书中介绍其“献戏”活动大致分为以下八类:

(1)神诞演戏。关公诞辰之日上演寿戏。(2)祭赛演戏。神忌日、各种祭神日和赛会上的戏目。(3)功成演戏。某业务工作完成后,酬谢神佑而演。(4)行会成立演戏。行会成立是行业的大事,届时要演戏祭神。(5)开市演戏。为庆祝“开市大吉”而演的“开市戏”。(6)设店演戏。新开设店铺者要请同行看戏,否则不准开张。

(7)违规罚戏。行会对违犯行规者的处罚,以罚其破财献戏。

(8)增加工钱演戏。老板给工匠加薪,特演戏庆贺,亲和融洽雇佣者与被雇佣者的关系。[3]

当然,由于信仰仪式活动的目的不同,“献戏”剧目内容自然不同,而且十分重视剧目的选择,甚至相当严格。有时在举行的祭祀家乡保护神神的仪式中,根据需要会把自己家乡的祭祀仪式原封不动地迁移到客居之地,用演家乡戏剧来表达对神的最高敬意,和自己客居他乡的一种情感寄托。

3西秦会馆的建筑仪式空间

3.1西秦会馆的建筑布局特征

西秦会馆选址非常成功,毗邻川流不息釜溪河,倚靠风光秀美龙凤山,殿阁巍峨,造型奇特。据《西秦会馆关圣帝庙碑记》中记述西秦会馆在乾隆元年(1736年)开工,“新构圣祠”,至十七年(1752年)竣工时,会馆“缭以周垣,修庑旁列”,非常宏伟,秦人赖之。但随着时光轮转,据《重修西秦会馆关圣帝庙碑记》记载,因“秦人之利赖者实惟有历年”,而“迄今,庙貌将及百年,风雨剥蚀,土木自漓其性,神像袍服,渐多箨落”,

秦人感觉“除岁时焚献、酹酒、演剧外,子母垒垒,欲仍此以洽幽明而沿岁月,心殊未安”,因此,在对关帝的虔诚信仰和心灵需求下,道光七至九年(1827~1829),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与扩建,“较旧址拓出十数丈,依山另辟一正殿”,正殿主供关帝,增加陪祀,使其仪式空间更加完整,形成了今天的建筑空间布局规模。西秦会馆建筑群沿轴线南北向纵深发展,对称布置,是比较典型的中国传统建筑平面。其坐西南向东北,轴线长达86米,其中轴线上,对称布置有武圣宫(图1)、献技诸楼(图2)、天街、大丈夫抱厅(图3)、参天奎阁(图4)、中殿、正殿等主要建筑,由北向南,层层加高,各抱地势,气势恢宏。在戏楼轴线两侧有金镛阁看楼(图5)、贲鼓阁看楼(图6)、东西走楼,左右客廨以及神炮、内轩等建筑,构成了各种庭院空间,将整个建筑单体有机地组合成为一个整体。

西秦会馆主要由四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即“武圣宫大门”和“献技诸楼”,因西秦会馆主要供奉武圣关公,故入口大门被称为武圣宫大门,门背后是高三重的大戏楼,,第一层为“献技楼”,中为“大观楼”,最上为“福海楼”,是其表演区。第二部分为由“献技楼”和“金镛阁”、“贲鼓阁”及看楼围成的院坝,成为“天街”,其场地开阔与外围紧凑的建筑物形成鲜明的对比,又和谐统一,是其观演区。第三部分以“参天阁”为中心,前接抱厅,后靠中殿,左为“胜十年读”的客廨,右为“留三日香”客廨。第四部分则是正殿部分,其左右为神疱、内轩,中心突出,统领全局。以上各部分共同组成了西秦会馆建筑群,空间丰富,有层次,外侧封火山墙组成了一系列高低不同、形态各异的屋顶,使整个西秦会馆外轮廓抑扬顿挫,富有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西秦会馆的 武圣宫大门和“献技楼”戏楼(表4),是中国建筑界和戏曲界难得一见的珍贵文物,戏楼正面是武圣宫大门,四柱七门楼,屋顶为歇山屋顶,两侧伸出12个翼角,层层飞出,错落有秩,其形式极其复杂俊美。而背后的“献技楼”与其组成“山门舞楼”戏场样式,紧紧相连,屋顶由重檐歇山顶再加一个六角攒尖顶构成,壮美异常,戏台的平面为三面观凸字形戏台,台面高 2.7m,台口高 4.2m,面阔 3间,进深4间,分前后台,两侧有扮戏房。戏台两侧为看楼,楼上楼下设茶座,中间的天街(庭院)为戏池子,是普通人站着看戏的地方,再加上后面的参天阁、中殿和后堂,共同组成了完整的祭祀戏场仪式空间。

在西秦会馆内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是其各式各样的砖石木雕(图7),其大大小小共 127 幅,其中戏雕108 幅,为研究中国雕刻、戏曲文化留下了宝贵财富。在献技楼

的正面大梁上,舞台左右的金镛阁(图8)、贲鼓阁(图9)楼沿板上都刻满了戏剧场面,大丈夫抱厅通往参天奎阁石阶两旁石壁上以二十四孝为主的石雕组群更是精美绝伦的戏剧场景,无处不在的戏雕,看楼上、天街上无处不在的看戏之人,戏台上正在进行的戏曲表演,使整个会馆笼罩在戏剧的艺术氛围之中。《西秦会馆》一书中对会馆内戏雕和建筑及其它相关知识有着非常详尽的描述和解读,笔者不再赘述。

3.2西秦会馆的仪式空间流线

“仪式,通常被界定为象征性的、表演性的、由文化传统所规定的一整套行为方式。它可以是神圣的也可以是风俗的活动,这类活动经常被功能性地理解为特定群体或文化中沟通、过渡、强化秩序及整合社会的方式。”这是郭于华《仪式与社会变迁》一书中对“仪式”的定义。西秦会馆在年节举行的一整套祭祀活动仪式,与其建筑布局(图10~12)不可分割,其祭拜仪式活动给祭拜者带来心灵上的慰藉,同时也对信仰空间的构建产生一定的要求,二者互相影响。西秦会馆在建筑空间设计上通过对建筑的形体、间距、规模等空间尺度的把握以及观演视觉尺度的收放控制,来实现空间与祭拜仪式精神需求的转化,从而创造祭祀仪式所需要的精神空间。

正是因为行业祭拜仪式的各种需要,所以才有了西秦会馆建筑布局和空间尺度以及视觉尺度的各种收放组合,自然划出公共空间和私密空间,形成了以“献技楼”戏台为中心的公共观演空间和以正殿为中心的私密祭祀空间(图13、14)。公共观演空间相对开放,戏台宏大,天街宽敞,气氛轻松愉悦,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封闭狭隘的祭祀空间,请神安位,威严肃穆,空间静谧神性。空间尺度张弛有度,内外有别,闹静有分,二者相得益彰,共同组成完整的空间序列。

西秦会馆主祭神灵关公,从建成到道光年间,仅以酉溪、马明、祝融、元冥诸神作陪祀,道光年间重修后,规模扩大,新建正殿,正殿中以文昌帝陪祀关帝左方,以真武祖师陪祀右方,最左为丑宿星君,最右为雷祖,而在中殿除原来陪祀的诸神依旧就位外,另外还安排了龙井、福德的神龛。在长达两百余年的岁月中,陕籍盐商们通过“上拜、祭典、献戏、仪仗、庙会等”祭拜关公的繁杂仪式传达着对神灵的虔诚、对信义的渴望和对福禄的祈盼。西秦会馆横向轴线上的空间序列和层次,配合祭祀仪式的前进动线,共同达成了其神圣的祭祀仪式,满足了民众祈福还愿的心理需求。

3.3以关帝祈福仪式为例解读

历史变迁,我们很难——还原当时在西秦会馆中祭祀的程式、流线以及礼仪,只能根据历史记载大致推测

其在仪式行进过程中,各项活动所在的场所空间和祭祀流线,其上香、祭拜、献戏等各种仪式需要特定的空间与其相对应。我们结合志书史籍等相关文献资料,大致推测西秦会馆的祭祀仪式活动,每一项都有确定的时间和人员完成,程序繁芜,仪式神圣,表达了人们对敬仰之神的虔诚,和对美好愿景的祈盼。其祈福程序大致为: (1)祈福求愿的准备活动——踩街、焚表。一般在西秦会馆前的广场上进行(现广场已毁,据记载,武圣宫大门前有高大墙垣围起广场,从东、西华门分道进入),由专门人员烧纸放炮,不停转圈,“踩街”示威,目的是为了驱除邪神,祈福安境。接着走进武圣宫大门,进入天街,在天街四角“焚表”,即烧纸钱。烧纸钱按照一定方位进行,依次为东北角、东南角、西南角、西北角、中心。“纸钱” 作为与神灵交流的媒介,是为了诠释祭拜者对于关公的敬意,祈求其帮助驱鬼逐疫,恩赐吉祥。同时,祭拜活动也由此正式开始。(2)神圣空间下的祈福求愿——上香、诵经当准备活动做完,由本次祭拜主持引领上香。上香在天街完成,分几次,目的不同,但多表达对关圣帝君圣诞千秋,神威显赫,帝泽远被,恩赐鸿福的敬仰之情等。最后请集香,民众集体向关圣帝君、诸天圣神护法上香叩拜,表达感恩之情。

上香结束后开始诵经。有职司明确的各专职人员完成,分工精细明确,职责分为鼓司、香伺、经侍、斋监、钟知、声知、讲都、白表等。目的依然是祈福求愿,满足民众各种心愿,涉及健康、生活、婚姻、事业等等。一般这些专职人员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具有很强的讲道能力,被认为是人神之间的中介。(3)酬神娱人的欢快时光——献戏、开光诵经之后,开始一系列的祭拜活动,从“献技楼”经天街、大丈夫抱厅、参天奎阁、中殿到大殿,完成“行终献礼→献舞→献币→献帛→献桃→献面→三跪九祀→齐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升→齐跪→叩首→五叩首→六叩首升→齐跪→叩首→八叩首→九叩首升”[4]等一系列祭拜活动。

后进行开光仪式,由祭拜主持为关帝君画像,分点朱砂,信众沾染关圣帝君的灵气,为家朋好友驱邪祈福,祈求平安富贵。开光结束后烧祝文、信件以及纸钱, 以告知神灵,祭拜仪式结束。

不得不提的是戏曲是祭祀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殿堂两侧的乐器鼓手根据需要鸣奏,戏台之上,吹拉弹奏,为关圣帝君献戏,对其进行“贿赂”,目的仍为祈求他护佑民众,庇佑万方。因演剧的题材和仪式的性质紧密结合,关帝祈福仪式剧主题是现实世界中的除煞、祈福、 还愿、超度等不同性质的仪式表演。而整个祭祀仪式结束后,往往戏曲表演仍要上演,这时,气氛已相对活跃,其表演曲目以秦腔和川剧为主,表现形式和表演内容开始多样,在这个时候,戏曲的功能已经逐渐有酬神慢慢转化为娱人了,会馆中同行业人唱戏助兴,气氛相当活跃。

4 小结

关于西秦会馆仪式活动与建筑空间的关联性,我们可以认为民间信仰的祭祀流线与传统戏场的仪式空间之间的转化,存在一个程式即:民间信仰—酬神演戏—表演内容和程式—观演关系—祭祀流线—仪式空间。因为这个程式关系,二者互为影响,共同创造了会馆戏场建筑这种建筑形式。

正如(美)阿摩斯·拉普卜特在其著作《宅形与文化》中指出的:“在影响住屋形式的一系列复杂因素中,仪式、禁忌、社会结构等社会文化因子是其中的决定力量。”因此,可以说祭祀建筑样式深受人类信仰习俗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建筑形制又对信仰文化产生影响,因此,祭祀建筑的空间形态可以通过信仰文化进行转译,建筑空间与信仰仪式在相互制约和影响中完成了同构过程。

图、表来源

图 1 ~ 6、8、9:作者拍摄;图7:华中科技大学民族建筑研究中心提供;

图 12 ~ 14:作者绘制;表1 ~ 4: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嘉庆《彭山县志》卷三《风俗志·十二月村市赛会》,嘉庆十九年刻本.

[2] 房玄龄.《晋书》第三册 [M]. 北京:中华书局,1974.

[3]郭广岚,宋良曦.中国会馆丛书:西秦会馆[M]. 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

[4] 牛贤芳.祈福求愿与信仰空间的构建—以台湾新庄武圣庙赴山西解州关帝庙祈福为例[J]. 地理研究,2004(1):148-150. [5] 王莹 .仪式与空间——明清“湖广-四川”传统戏场建筑研究 [D].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4.

[6] 阿莫斯•拉普卜特. 宅形与文化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

[7] 赵世瑜.狂欢与日常—明清以来的庙会与民间社会[M]. 北京:生活•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2002.

[8] 王日根.中国会馆史 [M].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7.

[9] 乌丙安.中国民间信仰 [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10] 朱永春.民间信仰建筑及其构成元素分析——以福州近代民间信仰建筑为例[J]. 新建筑,2011(5):118-121.

[11] 罗德胤,秦佑国.中国戏曲与古代剧场发展关系的五个阶段 [J]. 建筑史论文集 ,2002(6):106-114.

[12] 陈玮,胡江瑜.四川会馆建筑与移民文化[J]. 华中建筑, 2009(2):14-17.

图 1西秦会馆武圣宫正立面

图 2西秦会馆献技楼正面

图 3西秦会馆大丈夫抱厅、参天奎阁图 4西秦会馆参天奎阁内部

图 5西秦会馆金镛阁看楼

图 6西秦会馆贲鼓楼看楼

图 7西秦会馆武圣宫大门前的石狮、石狮柱础和内部柱础石刻(部分)图 8金镛阁楼沿板上的戏剧场面雕刻图 9贲鼓阁楼沿板上的戏剧场面雕刻图 10 西秦会馆功能分析

图 11 祭祀仪式重要节点

图 12 西秦会馆一层平面图

图 13西秦会馆基本空间要素分析图 14西秦会馆基本流线分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