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三坊七巷历史街区空间形态及其优化设计研究

Study on the Spatical Form of Fuzhou San Fang Qi Xiang Historic District and the According Design Optimization

South Architecture - - Urban and Rural Planning - 王 炜1林志森2关瑞明3 Wang Wei Lin Zhisen Guan Ruiming

摘要 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历史街区成为旧城改造的重点,而空间形态又是历史街区古为今用成败的关键。文章以福州三坊七巷历史街区为例,通过对南后街、坊巷、水巷里弄三者空间形态的分析解读,分别提出和研究三者空间形态的优化设计方法,并总结经验,以期让历史街区真正得以传承和创新,从而完善城市风貌特色,提高城市的空间和生活品质。关键词 历史街区;空间形态;优化设计;南后街;坊巷;水巷abstract Historic district become the key point of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old city during the process of urban development, while spatial form is the key to success or failure to make historic district serve the present. Taking“San Fang Oi Xiang”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proposes and researches the optimal design methods of three space forms respectively by analyzing and reading three space forms of South Street, lanes and alleys, water lane,, and sums up the experiences in order to make historic district truly inherited also innovative, so as to perfect the urban style and features,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urban space and life.

Key WOrds historic district; spatial form; optimal design; south street; lanes and alleys; water lane

*国家自然基金项目:传统聚落仪式空间及其当代社区适应性研究——以福建沿海地区为例,项目编号:51378125;福建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福建省历史建筑的抢救性保护及其活化利用研究,项目编号:FJ2015C052;福建省教育厅项目:福州历史街区保护与再利用中的社区再造模式研究,项目编号:JA14052。

中图分类号 TU984.114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3.106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3-0106-06

作者简介 1 讲师,电子邮箱:wwldv1984@163.com;2 副教授;3 教授;1&2&3 福州大学建筑学院

引言

街区是介于城市和建筑之间的一个空间层次,而历史街区不但有着一般街区的空间特征,同时还具有特殊的可识别性和可意向性,并赋予街区空间多层次意义。空间形态中的“形态”包含了“形状”和“神态”两个含义。人对街区空间的感受,不仅有对其“形”的认识,更有在行进中对其“态”的感知,即所谓的时空一体[1]。近年来有关福州三坊七巷历史街区的研究逐渐从宏观走向微观,从保护传承到更新发展,且涉及到景观、旅游、社会学、心理学等多学科交叉,取得了较显著的成果。其中也有相关空间形态的研究,但研究对 象仅针对商业步行街,研究内容停留在保护改造初期的空间形态分析,且多为褒扬之词。而本文将研究对象扩大到整个历史街区的空间形态,不仅分析其外在“有形”的街巷、建筑群和构筑物等布局、组织方式、尺度比例,还分析其形状所传达的内在“无形”的场所精神、文化传统、生活方式和经营模式等文化内涵。在对上述“形状”和“神态”两个方面综合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存在的不足及优化设计方法,借以对城市空间发展产生良好的互动作用,同时总结如何更好地在历史街区保护更新中传承地域文化,融入当代功能要求,彰显社会人文价值。

有“二坊五巷”;坊巷中建筑衰败,基础设施混乱落后,无法满足现代居住要求,严重滞后于城市发展进程[5]。旧时的生活形态和家庭结构已发生了巨大改变,独门独院的合院式民居被多户人家分隔,公共空间遭到破坏,成为堆放杂物和胡乱搭盖的场所。然而可喜之处是坊巷原有的格局和肌理基本延续,未遭太大破坏。改造之初,先是部分居民的置换,并以清理疏通为主,改善生活基础设施,保护修复部分文保建筑并对外开放,坊巷空间形态得以初步还原,巷道石板铺就,巷面粉饰一新,也赋予部分传统建筑新生,但过往古朴宁谧的生活场景和文化氛围仍待复原(图7)。不同于南后街改造的大刀阔斧,坊巷还原是渐进式的,这也为进一步优化设计提供了有利条件,设计改造中通过以下手法逐步让坊巷从“初步愈合”真正达到“造血再生”[6],从而唤起人们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3.2 优化设计手法

(1)空间尺度的延续不同于南后街,坊巷为多曲折多线性空间,坊的宽高比(D/H)在 0.5 至 1之间,巷的宽高比(D/H)基本<0.5,这种尺度给人的空间感受不仅毫无压抑感,反而让人感到亲切温馨。在优化设计过程中,尽量延续这样的空间尺度,力图营造出从热闹步行街进入私密幽静民居的空间过渡氛围。通过对不协调建筑的整治修复,部分围墙庭院退让和道路转折,制造出凹凸有致、曲折变化的收放空间和坊巷走势,形成步移景异,曲径通幽的古雅环境。并且这样的空间形态也适应福州夏季炎热潮湿的气候特点,坊巷中阳光直射时间短,通风组织良好,环境阴凉舒适。

(2)空间节点的完善由于建筑的退让和道路的转折在坊巷中形成了不同 大小的凹空间,这些空间节点按照边界效应理论被认为是很好的公共逗留区域。而改造之初这些小空间缺乏设计和管理,形成消极死角,没有发挥空间节点作用。以文儒坊乡约碑节点优化设计为例(图8),将石框门、古树、石凳、木质桌椅等元素同凹空间合理结合,创造出人们驻足休憩的理想场所,也激活了周边的功能置换后的传统民居,促进人们的交往;对于一些较小的折角空间则通过自然生态元素的注入改善原有坊巷缺乏绿化的状况,也使周围环境和居住形态更具生气和魅力(图9)。完善后的空间节点成为坊巷空间形态的“战略性焦点”,它既是“连接点”也是“聚焦点”,符合凯文林奇提出的空间节点构成三要素:鲜明的界线、视线的焦点和功能使用的加强 [7]。

(3)建筑的精细化重塑坊巷门拱门楼,铺就巷道石板路面,恢复白墙青瓦红门的总体色调;保护牌堵门罩、封火山墙和青瓦屋面等细部,对破损缺失部分采用填补式的方式进行修缮[8、9];经过精细化设计的细部有着丰富的肌理和质感并组成了连续韵律的空间形态,让人行其间能不断接受到新的刺激,保持新鲜感。其次,在拆除违章搭建影响风貌的构筑物后,对于这些地块上的新建建筑采用了“类设计”的方法,控制高度、形式、外观等元素,延续传统的风貌,强调似与不似间,“似”是延续,“不似”是创新[10]。不同于文保建筑的真实性修复和历史建筑的保护性改造,这类新建建筑虽不能完全复原街区原有的空间形态,但除协调街区古建的风貌外也做到了空间形态的整体性保护和延续性发展,并且也承载着创造未来历史价值的可能性。这些精细化设计保持了坊巷空间界面的完整性和连贯性,更好地保护传承了原有的空间形态和氛围。

图 2南后街街景优化前后对比

图 3南后街中段空间层次优化

图 4街口休息廊节点图 5泔液境空间节点图 6沿街立面优化

图 7坊巷优化设计前后对比

图 8文儒坊节点优化前后对比

图 9文儒坊节点优化设计前后剖面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