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溪县明代官宅梁架形制特征分析/ 王炎松 易宇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入后金柱中,一头搭在双步梁上。双步梁、五架梁和抱头梁之间由一组斗栱连接。抱头梁的梁首压于五架梁上,梁尾搭在双步梁上的斗栱上。五架梁、关口梁、前檐双步梁之间形成“十”字交叉的“梁抬梁”的关系(图6)。

② 县城周氏官宅,插梁式构架,主要由纵向的关口梁承托屋内梁架,屋内减四柱。五架梁一头插入后金柱中,一头插入关口梁上的短柱中。抱头梁梁首插入关口梁上的短柱中,梁尾出榫插入双步梁上短柱中。关口梁、五架梁和前檐双步梁形成“十”字交叉的“梁抬梁”的关系(图7) 。

③ 游垫村进士第,插梁式构架,主要由纵向的关口梁和走檐梁共同承托屋内梁架,正贴梁减少两根柱子。正贴前檐柱后减掉前金柱。五架梁与关口梁的连接方式和县城周氏官宅相同,廊步架采用了江南地区常见的挑斡做法。单步梁梁首插进关口梁上方的小金檩,梁尾支撑下金檩而未与檐檩联系。为了弥补之间的联系之缺,从檐柱中伸出的丁头栱上加入挑斡这一构件,辅助支撑下金檩,减去了廊步架下的双步月梁。游垫进士第廊步架进深为820mm,小于其他官宅,可见采用挑斡作的廊步架的进深一般要小于采用双步月梁的廊架。关口梁、走檐梁、五架梁和前檐单步梁形成“干”字交叉的“梁抬梁”的关系(图8)。

④ 县城舒氏官宅,插梁式构架,走檐梁和关口梁是纵向跨距最大的构件。正贴梁减少三根柱子,屋内共减6柱。五架梁一头插入后金柱中,一头搭于双步梁上,五架梁与前檐双步梁之间的连接构件已残损,只保留了一个坐斗,疑似为与卢氏官宅相同的斗栱。前檐双步梁一头插入走檐梁上的短柱中,一头搭于关口梁上。五架梁、关口梁、前檐双步梁之间形成“干”字交叉的“梁 抬梁”的关系。此建筑走檐梁和关口梁下均无柱子支撑,颇为奇特(图9)。

(2)横向梁式横向梁式结构类型中,横向梁是横向跨距最大的构件,横向梁式结构的跨距一般要小于纵向大额作,但是同样可以达到减少内柱,扩大空间的作用。

大耿尚书第为插梁式结构,明间正贴的六架梁即横向梁,六架梁两端出榫插入前后金柱中,与立柱一起构成稳定的梁架结构体系。正贴减去金柱、中柱共六柱。前檐额枋未采用通材,而是将其分为三段,檐柱柱头上施双抄斗栱挑檐檩(图10)。

2.2节点构件形式(表1)

(1)丁头栱前端挑出,后端以榫的形式插入柱中固定的栱,主要起辅助性结构作用。宋《营造法式》称为丁头栱,由半截栱和一卷头组成。丁头栱是承托月梁的常见构造,直梁的梁头下不施丁头栱。丁头栱属于等级较高的建筑中使用的构件。在金溪县境内的官宅建筑中,多处使用丁头栱。

(2)插栱式挑檐由丁头栱承托穿枋穿出柱子的挑手木,再由挑手木承托檐檩。穿斗式构架不需借助斗栱,可直接利用在柱上伸出挑手木支承檐檩。屋内檐下的挑手木(图11 ~ 14)比外檐下挑手木(图15、16)的形式丰富,柱上出单栱或重栱丁头栱,其上再置挑手木。卢氏官宅中的挑手木形式丰富,门厅中的挑手木下出重栱丁头栱,

栱身有收分凹凸变化;前厅前檐的挑手木尾部向上微翘,其下为

单栱丁头栱,栱身内侧刻卷心纹;前厅后檐的挑手木为曲线造型,

末端雕刻似螭龙首,由一斗承托,不见栱身;后厅前檐由单栱丁头栱承托挑手木,其上再置一斗承檩条。除大耿尚书第屋内由斗

栱承托檐檩,其余官宅建筑皆为插栱挑檐。

(3)扁作月梁扁作月梁截面为扁平矩形,梁肩弧度柔和,一般置于一穿枋以上,金溪地区明代官宅正厅明间边贴的双步梁常采用扁作月梁的做法,梁项刻斜线,并于梁下两端施丁头栱或替木,替木上刻卷心纹饰。大耿尚书第月梁的弓背较为平直(图17),梁底较为平直,梁下两端施刻有卷心纹的替木。卢氏官宅(图18)、舒氏官宅(图19)、周氏官宅(图20)弓背弧度较为明显,梁下施丁头栱,有的栱身内外出现凹凸线脚变化。

(4)斗栱穿斗式构架中由柱直接承檩,不需斗栱承接檩条,但官宅建筑采用的是插梁式构架,因此会出现斗栱帮助连接构架。大耿官宅正贴为插梁式构架,由柱头铺作和补间铺作共同承托檐檩,斗栱在此处体现结构功能以及建筑的等级规格(图 21、22)。卢氏官宅次间五架梁与双步梁之间施坐斗,再出两跳丁头栱与檩条连接。舒氏官宅五架梁与双步梁之间只残存一坐斗,推测其连接形式与卢氏官宅相似。周氏官宅中边贴的单步梁下则施十字斗栱。

(5)挑斡作法挑斡是《营造法式》中记载的关于铺作的做法,虽未明确提出定义,但学界中提及挑斡,必以苏州虎丘二山门铺作为例[2].从苏州虎丘二门山补间铺作来看,不出昂尖是挑斡的典型做法。大耿尚书第中外檐补间铺作不出昂尖,昂尾压于下金檩下(图23)。其作用主要是平衡铺作里外跳的荷载。大耿尚书第和虎丘二门山都属于宋式挑斡作。元明以后江南地区挑斡结合地方特

色,逐渐演变成一种装饰的做法,例如游垫村进士第中的挑斡作法(图24)。当地又称之为“凤尾挑”,插入柱中的斗栱前端支撑挑手木,后端着意加长并有曲线变异,形成“凤尾”状。由于它帮助檐柱,联系了“檐檩”“下金檩”和“小小金梁”,故又有“一柱托三梁”的说法。

3金溪官宅内额承重结构的空间与礼制意义

民居建筑以穿斗结构为主体,穿斗式用材小,跨距也小,当穿斗式结构不能满足特殊的民居建筑对扩大空间的要求,如何解决结构与空间的矛盾?匠师们在探索、改进、创造的过程中,采用内额承重和插梁式结构结合的方式来解决这一矛盾,既达到了扩大空间的目地,又显示了建筑不同于普通民居的等级。

3.1厅堂减柱,扩大空间

减柱指根据功能需要在原规整柱网布置中减少部分内柱(前金柱或后金柱)构造形式。柱上采用大跨度的梁栿或内额承托屋架。减柱造简化了柱网,扩大了室内空间[3]。金溪官宅的正厅采用内额承重结构,厅堂内减去部分内柱,达到了扩大空间的作用。

(1)保留檐柱,做成假三间形式(游垫进士第、县城卢氏官宅、县城周氏官宅、大耿尚书第),正贴梁架减柱。从檐柱至太师壁“勇柱”,中间无柱;边贴为穿斗式,进深五柱。

(2)减去檐柱,无假三间(县城舒氏官宅)。边贴为穿斗式,进深四柱。与边贴相比,正贴仅后壁一根柱子,减柱三根。

官宅通过厅堂减柱的方式,扩大了室内空间。当建筑的跨距增大后,需要增加排架的刚度,从而产生了内额承重的结构方式。明代普通民居受制度限制,不得超过三间五架,故无假三间的形式,正厅直接采用穿斗式构架,比官宅少两榀排架,如金溪县斛塘村的明代民居,正厅面阔三间,穿斗式构架,无减柱,厅堂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