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记者采访技巧

Special Focus - - CULTURE - 文 |迈克·华莱士贝丝·诺伯尔[ 美 ]

优秀的记者总以能得到长答案的方式提问。《60分钟》节目组的斯科特·佩利认为,一个好的问题不应该多于六个英语单词。“不然你啰啰唆唆讲了三十秒,你的受访者就会跟着一路思考。”他补充说,“这是人们常犯的一个错误。”

另一个提问技巧是“关于……你怎么看?”这个方法迈克屡试不爽,包括那次采访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

1982年,正值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英国人和美国人都对以色列相当恼火。采访撒切尔很难,她已被英国的各种政治辩论打磨得异常精细。因此,迈克思考着以何种方法打破她的防守,能够让她表露出对以色列首相的真实看法。

“我问她:‘你对梅纳赫姆·贝京是怎么看的?’最开始的一秒,她说了句诸如‘哇,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呢?’之类的话。因为很显然,那一刻,梅纳赫姆·贝京对她来说,实在是个令人头痛的大麻烦。”迈克说,“我让她停顿了下来。虽然只有一秒,但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如果你是个优秀的采访者,你知道怎样让你提问的对象变得脆弱,因为你对他以及整个状况太了解,以至于瓦解了所有礼节。”迈克解释道。

在 1993年对意大利歌剧明星鲁契亚诺·帕瓦罗蒂的一次采访中,迈克用他的犀利刺破了帕瓦罗蒂的保护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迈克提到所有围绕帕瓦罗蒂的批评。

“他们说他的声音越来越差了,他太胖了,他很懒,他们说他的声音越来越差了,他太胖了,他很懒,他的嗓子破了,他被人喝倒彩。”迈克回忆道,嗓子破了,他被人喝倒彩。”迈克回忆道, “然后我问:‘你在害怕什么?’‘是不是你职业生涯后我问:‘你在害怕什么?’‘是不是你职业生涯的终结就要来了?’他说:‘当然,结就要来了?’他说:‘当然,他们是对的。’”是对的。’”帕瓦罗蒂谈了罗蒂谈了他的恐惧和恐惧和走下坡路的下坡路的一面,在迈克的压力之压力之下投降了,显露出他脆出他脆弱的一面,也一面,也制造了一场令人难忘的报道。了一场令人难忘的报道。

还有些时候,受访者试图威吓采访者。迈克记得,伊朗总统访者。迈克记得,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一次采访中,迈迪·内贾德在一次采访中,试图用拖延时间的方式威慑用拖延时间的方式威慑 他。他“我们在德黑兰的一间酒店套房里,已经等了很长时时间,我们对自己被搁在这里有些生气。”迈克回忆道。迈迈克、制片人罗伯特·安德森以及整个摄制团队等了又等,艾艾哈迈迪·内贾德仍然没有丝毫开始接受访问的迹象。“我们猜想整间房间应该被德黑兰当局窃听了,所以以我记得我本能地开始‘对着大吊灯说话’。”迈克继继续说。“对着大吊灯说话”是始于冷战时代的旧把戏,指指的是当你确定自己的房间被窃听后开始对着墙说话,以以这样的方式和当地政府交流。“我们的签证三四天后就就要到期了,所以,我想我们最好订好回纽约的飞机票。”这这一招奏效了。“半个小时后,消息传来,他愿意接受我我们的采访。”迈克解释道。

(摘自《光与热》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