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Focus - - LANGUAGE - 文|樊素

包,《说文》:“象人褢[褢huái ⒈衣袖。⒉古同“怀”: “~诚秉忠。”]妊,巳在中,象子未成形也。元气起於子。子,人所生也。……凡包之屬[属(屬)]皆从包。布交切。”包字在古文中像一个人怀胎的样子,所以它的本义为“胎胞”,并由此引申出包裹之意,如《诗经·国风·野有死麕[麕:jūn]》:“野有死麕,白茅包之。”也可指包含、包容,如沈括《梦溪笔谈》“皆包在诸谷中”;或指包围、四面围住,如《水经注·河水》“和水分流,包山而过”。而包字做名词时,通常有这样几个意思:装东西的袋子,如书包、旅行包;包裹起来的东西,如药包、邮包;以及带馅儿的蒸熟的食物,如菜包、汤包——这恐怕也是日常生活中最为我们所熟悉的。

“包子”一词据说出现于北宋时期,王栐[栐,读音yǒng。]《燕翼冶谋录》:“仁宗诞日,赐群臣包子。”包子下注“即馒头别名。”而我们知道,北宋时期的“馒头”就是指发酵的有馅儿的蒸食,没馅儿的称作“炊饼”。至今在中国南方很多地方,依然有“肉馒头” “菜馒头” “生煎馒头”等叫法,其实都是有馅儿的。

南宋耐得翁的《都城纪胜》中记载:“除官库子库脚店之外,其余皆谓之‘拍户’,有茶饭店,谓兼卖食次下酒是也。但要索唤及时食品,知处不然,则酒家亦有单于牌面点选也。包子酒店,谓卖鹅鸭包子、四色兜子、肠血粉羹、鱼子、鱼白之类,此处易为支费。”写临安的包子酒店,专卖鹅鸭肉馅儿的包子,可见当时包子已

是非常普遍的一种食物。

包子作为一种亲民又可口的食物,当然也并非中国独有,在蒙古、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也都能看到包子的身影。

2013年年末,毫无征兆的,包子突然火了,原因是——习大大吃了一顿庆丰包子! 12 月 28日中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工作途中在北京庆丰包子铺月坛店吃了一顿午餐,点了二两葱肉包子、一碗炒肝和一份芥菜,共花费21元。此事迅速成为热议话题,网络上的关键词也很快出现“习大大”“庆丰”“猪肉大葱馅包子”“炒肝”“芥菜”“21元”等等,甚至很多人专门去包子铺点同样的“包子套餐”。一时间,全国上下,包子飘香。

有网友说,主席的机智不在于他选择了庆丰包子铺,而在于他没有选择豆腐脑、月饼、粽子、汤圆、饺子、腊八粥、豆浆等一系列可能引发“国家分裂”“人民内战”的“小众”食品,这是一个国家领导人应有的智慧和视野,也是一个国家维持统一的必要物质保证。这条微博从小小的包子就看到了这么多,实在有内涵!话说po主你这么聪明,这么幽默,你家里人知道吗?包子这事儿还没完。

2014年1月5日,《人民日报》刊文介绍各地的包子,上海南翔小笼、天津狗不理、成都韩包子、沈阳长乐包、武汉鱼香包、广东叉烧包、宜春大包子等等榜上有名。

你以为这样包子的故事就结束了吗?那就太小瞧吃货们了。《人民日报》的榜单一出,网友就开始各抒己见——

身为武汉人表示,鱼香包不过就是把鱼香肉丝填到包子里啊,要我推荐还是汽水包好吃!沈阳人表示,从来没听说过长乐包这个玩意儿。在宜春生活了20多年的人表示,什么是宜春大包子?

小笼包明显得从常州、苏州吃起,就连无锡小笼也妥妥排在上海小笼包之前!

……看,吃货们在吃这件事儿上,可是非常认真的。不难理解,包子并非美食界的翘楚,但它却以自有的朴实家常,穿越千年,温暖着我们的餐桌和肠胃。

(摘自《作文独唱团》2014年3月号)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