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追

Special Focus - - Society - 文 /申平

初春时节,沉默一冬的草原,开始悄悄酝酿新一轮的生命。那是生命躁动的气息。

女知青们一住进蒙古包,便迫不及待地脱去身上厚重的棉大衣,开始梳洗打扮。爱美的吴敏,甚至穿上一件当时不多见的红棉袄。吴敏第一个走出蒙古包,在已经变得有些松软的土地上奔跑,放开喉咙大喊:“大草原,我来了。”危险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突然,她听见一声十分怪异的叫声,一抬头,看见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灰褐色的家伙,边叫边向她疯狂奔来。起初,她根本不认识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更不懂得那家伙为何像坦克一样朝自己冲,听见有人大喊:“快跑,骆驼跑春了,危险。”她这才掉头,往蒙古包方向跑,边跑还边回头去看。

那只骆驼高昂着脑袋,口中喷吐着白沫,迈动着巨大的驼蹄,飞速跑来,她分明已经听见那沉重的喘息声。

吴敏慌了,竟然忘了该往哪里跑。眼看那匹疯了一样的骆驼就要追上她,一场悲剧马上就要发生。这时,吴敏又听见有人大喊:“快,快把你的红棉袄脱下来扔掉。”

情急之下,吴敏扯掉所有的纽扣,脱下红棉袄,扔了出去。她听见那怪物又是一声吼叫,居然停止追击,一下扑到她的红棉袄上……

事后,当地人告诉吴敏:公驼发情时,找不到母驼,看见色彩鲜艳的东西,就会拼命地追。如果她不脱衣服,就会被骆驼压死。

从此,吴敏得了“恐驼症”,老远看见骆驼就打哆嗦。

但吴敏没想到,她深深恐惧和厌恶的骆驼,后来居然救了她一命。

有一天晚上,吴敏发现她负责放牧的羊群,少了几只羊,就骑马去找,回来的路上,偏偏遇到了狼。那几只狼看见她一人一骑,又没有带枪,放心大胆地从四面包抄过来。

暮色苍茫,吴敏举目四望,草原上不见半个人影,只有一群骆驼 在附近吃草。情急之下,吴敏只好打马拼命往骆驼跟前跑。

没想到骆驼那么懂事,见狼追她,它们“昂昂昂”一阵大叫,自动将她围在当中,然后一起掉头,对付疯狂的狼群。它们用蹄子和头颅,把几只狼打得落荒而逃,又把吓坏了的吴敏护送回家。

从此,吴敏彻底改变了对骆驼的看法。她这才知道,除了公驼在发情时有点蛮不讲理外,平日,骆驼简直就是草原上最温顺、最善解人意的动物,它们和马一样,是牧人们最好的帮手。吴敏开始主动亲近骆驼,很快,她有了一大批骆驼朋友。

被招工回城那天,她居然抱着一只骆驼的脖子,哭了个昏天黑地,令人称奇的是,那骆驼也是热泪滚滚。

几十年后的一天,吴敏去游长城。在长城脚下,她看见有只骆驼在那里专门供人照相。那骆驼瘦弱不堪,想趴下来休息一会儿,遭到

主人的鞭笞。吴敏冲过去,对那人喊:“你不能这样对待骆驼。”骆驼主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大姐,这是我的骆驼,你管得着吗?”

吴敏喘了一口气,说:“你的骆驼,我买了。”

那人说:“好哇,一万块,你拿来啊。”吴敏说:“你等着。”吴敏真的去了附近的银行,从卡上取出一万块钱,交给那人,牵起骆驼就走。

吴敏好不容易才把骆驼牵到动物园。人家不要,说:“我们现有的骆驼还养不过来呢。”吴敏一气之下,决定雇一辆车,把骆驼送回 草原,顺便看看久违的草原。

汽车颠簸行驶两三天,终于到了草原,眼前的景象,使吴敏目瞪口呆。当年碧绿的草原,早已面目全非,除了一些草库伦外,很多地方严重沙化,绿色难觅。最让吴敏伤心的是,居然没人肯收留骆驼。大家都说:骆驼吃草太多,而且它喜欢吃的许多植物都绝迹了,现在,草原上已经没人养骆驼了。吴敏四下望望,果然不见一只骆驼的身影。

吴敏磨破嘴皮,最后才有一户牧民勉强答应收留骆驼。吴敏摸着骆驼的脑袋,絮絮叨叨和它告别,然后让司机驱车上路。汽车刚刚驶出不远,听见一声大叫,那只骆驼 竟然奋力挣断缰绳,飞也似的朝汽车追来。车后腾起一溜黄尘,骆驼的身后也腾起一道黄烟,两条黄龙在疮痍满目的草原上赛起跑来。

吴敏从后视镜里看着穷追不舍的骆驼,当年骆驼追她的场景,再次浮现在眼前,泪水不由得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淌下来。她横心咬牙,让司机加快了速度。

她在心里说:“骆驼啊骆驼,你不要追了,你一定要在草原上活下去、活下去啊。” (摘自《害怕睡觉的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