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给我希望

Special Focus - - Society - 文 /冯雨虹

2003 年,David Bolt的家里发生了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家里多了两个妹妹。

“真的吗?爸爸收养了两个女儿?太好了,快把她们带回来!”接到父亲的电话,22岁的 David 表现得又惊又喜,满心期待着家庭新成员的到来。

David的父亲Steve是一位商人,在中国经商途中,他无意间拜访了一家孤儿院,并被两个尚在襁褓中的孤儿深深吸引。这是一对尚不满两岁、非常安静的小

姐妹。她们小小的身躯被包裹在不合身的婴儿服里,因营养不良而略带黄色的头发稀稀拉拉地长在脑袋上;口水鼻涕弄得小脸蛋湿乎乎的,却没有人帮她们擦拭;身体蜷缩在婴儿床里,双臂对着空气挥舞着,仿佛在寻求拥抱。Steve深信,遇见这两个孩子是上天的安排。再三思索,他决定收养这两个孩子,并给她们分别取名为Mary 和 Abby。

经过无数繁杂的手续,Mary和Ab­by终于在两周后来到美国。在圣地亚哥机场,David翘首以待,两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那正是父亲Steve和母亲 Cathy。而小小的 Mary和 Ab­by被他们各自抱在怀中,睡得酣甜。见此情形,David的心都融化了。回到家中,David和还在上初中的妹妹 Bec­ca­表现得尤为欣喜。他们 久久地坐在婴儿床边,十分兴奋。他想要抱抱这两个妹妹,又害怕自己笨手笨脚将她们吓哭;担心鞋子的摩擦声惊扰她们的美梦,细心的他便脱了鞋子在房间里光着脚丫走路;每天晚上,他都会在摇篮边一边轻轻推着摇床,一边唱着自己并不熟练的摇篮曲哄她们入睡;待她们醒来,又将提前准备好的玩具拿出来逗她们开心,还咿咿呀呀地像回到小时候一样学她们说话。“Mary, Abby!你们看,这个就是全家福哦!全家福就是一家人一起照的相片,我们重新来照一张,把你们也照进来,因为你们也是我们家的一员了!”

David似乎天生就有着做好哥哥的潜质,虽然以前鲜少与小婴儿打交道,但他为了两个婴儿妹妹付出的努力丝毫不输于任何一位新手爸爸。早晨,他总会早早起床,为妹 妹配制富有营养的婴儿餐,并绞尽脑汁地哄她们吃光;她们大小便时,他会手忙脚乱地为她们换裤子换尿布,常常是把她们俩收拾干净了却把自己弄得一身脏;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会推着婴儿车,带着她们出去散步,遇到熟人还会自豪地介绍说: “你看!这就是我们家的两个宝贝!”

待到Mary和Ab­by长大一些了, David 和 Bec­ca­便小心翼翼地护着两个妹妹学走路,每次看到她们摔倒痛哭流涕的样子,David便心如针扎,恨不得替妹妹们挨痛;当看到她们对别的孩子做出的沙堡羡慕不已时, David会手把手地教她们做自己的沙堡;每晚睡前David都会来两枚晚安吻,并告诉她们家人们有多么爱她们。

沐浴在家庭的温暖里,两个孩子茁壮地成长着。如今的Mary 体贴

友善,她深知如何体谅别人,处处为他人着想;而 Ab­by精力充沛,总能在不经意间逗乐他人,在她的世界里仿佛不存在陌生人,因为她能与任何人成为朋友。在这个充满关爱的大家庭中,David尤其疼爱这两个妹妹。他不仅全心全意地呵护她们,更是将妹妹们的成长看在眼里。“我的妹妹们变得越来开朗了,这点确实令人欣慰。但是中国还有成千上万的孤儿,他们该怎么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David第二年飞往中国,在一家孤儿院当起志愿教师。一年后,他带着全家人再次来到中国,在南昌一家孤儿院做志愿者。经过一次次的志愿者经历,

David逐渐萌生出创立一个夏

令营的想法。于是,正值其他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同龄人还在默默为事业打拼的时候,25岁的他却辞去自己的工作,潜心于创立关爱孤儿的夏令营工作中,他将该夏令营组织命名为“带给我希望”。

参与夏令营的孤儿有着不同却又相似的遭遇:有父母无力抚养而被抛弃的,也有因先天疾病而被父母抛弃的,更有惨遭拐卖而沦为孤儿的。一个个幼小的心灵被蒙上阴影,但David 的夏令营却给成百上千的孤儿们的生活带去阳光。不仅如此,“带给我希望”夏令营也是一个发布孤儿收养信息的平台,恰如其名,它也给这些孤儿们带去被新家庭收养的希望。这也正是David 的初衷。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