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隔膜

Special Focus - - Love - 文 /押沙龙

有次,我和一个朋友喝酒,他也许是喝多了,跟我说起他父亲临终时的情景。他说自己最希望父亲对他说一句“你20岁那年的事情,我做错了,对不起”。他也最希望自己能在听到这句话后,说声:“那我还是爱你。”但是,这段对话未说过。他跟父亲说的最后一段话是问父亲药吃了没有。我当时不理解,对他说:“老人家都已经要走了,何必还要他去向你道歉呢?”他说自己也不知道。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他的心理。他不是小心眼,他想通过对话卸掉那段往事,让父亲在自己心中重新变得圆满。父亲说不出道歉的话,虽然他也许是抱歉的。儿子也说不出爱你的话,虽然他真的是爱父亲的。当然, 说不说也许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给回忆留下一个永远的伤疤。

有人说中国人的爱是一种更深沉的爱。也许是,但这种深沉里往往潜藏着隔膜与痛苦。很多爱,需要语言来表达;很多痛苦,需要语言来消除;很多错误,也需要语言来矫正。很多小时候不会拥抱爸爸的儿子,等爸爸老了依然不知道该怎么拥抱他。我们会说,爱不需要拥抱,爱也不需要说出口。这话不对。爱需要拥抱,从来都需要。我们注定会衰老,我们也许注定会产生隔膜,但我们还是可以让隔膜不那么痛苦。

(摘自《城市金融报》2017年3月 22日)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