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预言

Special Focus - - Culture - 文 /马卫

父亲尽管没有正经上过学,可是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能预见未来,并常常教导我如何应对生活。很多次,我哂笑,但是,现实又验证了父亲的预言,我内心钦佩不已。父亲生前和我说过三句话。第一句:“土地永远是命根子,将来城里人会要求和农民一样,拥有一份土地。”

说这话时,父亲才六十出头,到城里帮我带孩子。二十年过去了,父亲也作古了,可是他的预见真的实现了——现在有钱的城里人,纷纷到农村流转农民的土地,或是合伙修房,租期七十年居住。要不是国家规定不许城里人买农民的宅基地,农村早被买空了。

城里人想有块乡村的土地,可以吃上放心粮、放心菜,可以呼吸新鲜空气,或是避暑。现在, 回农村,修得最好的房子不是农民的,而是城里人在乡下建的别墅。种得最好的蔬菜和粮食、果园不是农民的,而是城里人搞的涉农企业。

父亲的道理很朴实,人来自土地,最终要回归土地,人有了钱,最终要占有的资源,首选是土地。

父亲的第二句预言是:“千万别多买房子,国家迟早要收税。”那是十五年前,商品房潮流才刚刚袭来。父亲说,房子么,够住就行,多了无用。没有人住,房子就没有人气,就会有狐仙鬼怪出没。父亲当时见我省吃俭用,打算再买一套房,我是担心孩子长大成家没有住的。 父亲的话,现在就验证了:超面积的房,要收税。没有住,花钱养房,实在得不偿失。人么,不过七尺身躯,三尺宽,一间小屋就能躺下, 何必有千屋百房呢?

父亲的第三句预言是:“钱多有钱多的好处,但钱多了不出事才怪。”在村里,我是最早考出来的大学生,却是最穷的。回老家,没有豪车,被人睥睨。几个后来只读个中专的,个个有豪车别墅,出国就像走亲戚。但反腐一来,进去了仨。

其实他们和我一样,是农家学子,苦斗后在城里扎根,极不容易,可是几十万元就毁了他们的一生,实在可惜。我穷,业余时间写稿,讲课,日子也能小康。没有豪车别墅,也过得体体面面。回家的路上,走得堂堂正正,昂首挺胸,父母在乡村不受背后的话语讥讽。

父亲的三句预言,我牢记并实践,所以过得清白自在。

(摘自《知识窗》2017 年第4期)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