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年后看大桥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歌曲《从前慢》

Special Focus - - Spotlight - 文 / 刘冬莉 译 /Sam Bow­den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记忆。在江城武汉,这座因水而生的城市,江与桥,成为很多人的共同记忆。

作为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成为武汉人的骄傲。桥面上,不论严寒酷暑,总有人在桥面上迎风远眺,在浩瀚的长江上感受城市飞速发展。他们或是热恋中的情侣,或是历经沧桑的中年人,或是满头银发的老者。他们经历不同,但对这座国际化城市、这座大桥的感情同样深厚。

前几天,我见到一位精神矍铄 的老人。她骄傲地告诉我:“你信不信,我今年 77 岁,从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堡走到汉阳桥头堡,只用 40分钟。”惊讶中,我得知,这位叫刘玉珍的老太太,就是武汉长江大桥的建造者之一。那时候,她才 16 岁,用单薄的肩膀扛100斤重的石子铺筑桥面。如此雄伟的大桥,有自己一份汗水凝结,她有理由感到自豪。直到现在,她还保持着每年至少步行一次长江大桥的习惯。

如今,武汉的长江江面上,已经飞架起武汉长江二桥、鹦鹉洲长 江大桥、二七长江大桥等十座连接江南江北的大桥,但很多人还是像刘玉珍老人一样,对武汉长江大桥情有独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期间,很多武汉人蜂拥而至,后来武汉人特喜欢以“桥”为名来纪念这一历史时刻,“建桥”“汉桥”“大桥”“友桥”等名字随处可见。在他们心里,这座桥,意义非凡。

武汉被长江和汉江天然地分割成武昌、汉口、汉阳三部分。上世纪中叶,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前,轮渡几乎是人们往来三镇唯一的

交通工具。

“那时候,不仅自行车、汽车过江要靠轮渡,就连火车都不例外。每列火车过江前,先分成几段,由轮船载过江,再由车头牵上岸。一列火车穿过长江,需要几个小时。”今年 61岁的唐浩先生曾在中铁大桥局设计院担任技术员,他的父亲唐寰澄就是大桥桥头堡的设计者。唐浩先生告诉笔者,那个时候只有京汉铁路、粤汉铁路。直到大桥建成通车后,两条铁路线才得以连接,成为完整的京广铁路。而火车通过长江的时间,也由几个小时缩短到只需要几分钟。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变通途的,不仅是天堑长江,更是武汉的发展之路!

我不是地道武汉人,但也保持一个习惯:每年总会有几次,特地来到武昌中华路码头,坐轮渡到对面的江北汉口。感受微凉的江风,听听低沉的汽笛声,让急促的脚步慢下来。当轮船从长江大桥下面缓缓穿过时,我几乎能感受到桥上那飞驰的列车正向着新的明天迈进。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城。”从码头出来,我不由轻轻哼唱。

(本文图片由中铁大桥局提供))

Spetac­u­lar cer­e­mony of Wuhan Yangtze River Bridge when opened to traf­fic长江大桥通车盛况

武汉长江大桥通车情景Scenes of Wuhan Yangtze River Bridge af­ter com­ple­tion

武汉长江大桥桥墩施工The con­struc­tion of bridge piers of Wuhan Yangtze River Bridge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