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故事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红姑娘

他在徒步旅游时,到一户人家家里1 出轨的丈夫借宿。这户人家只有三个人,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大爷,还有他的两个女儿。老大爷十分热情,捧出很多山里的水果请他吃。

他一眼就看到了红姑娘,这是一种小小的红色浆果,他只在小时候吃过,他抓起一串红姑娘,吃得满嘴都是。老大爷的两个女儿,一个去做饭了,另一个却坐在窗边看着他,掩着嘴笑了。

老大爷见他爱吃,忽然神色变得肃穆起来“:年轻人啊,你知道吗?俺们这儿最初并不长红姑娘。有一年,有个闺女被城里人骗得大了肚子,就穿着一身红跳了悬崖。从那以后,俺们这里才山前山后长满了红姑娘。”

老大爷忽然凑到他的耳边,神秘地说:“听说啊,吃了这红姑娘的人,总能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闺女盯着他,直到那人被盯得发了疯,跳下悬崖2 肇事者去。”

他打了个寒战,余光瞄着坐在窗

休息时间到了!下面和小边的那个姑娘,她身上正穿着一身红。

编一起,破解诡案谜局吧!姑娘忽然抿嘴无声地笑了一下,老大爷也哈哈大笑起来。他这才释然:“大爷,可不带这样吓人的!你都是有两个闺女的人了,怎么还开这种玩笑啊!”

老大爷忽然不笑了“:年轻人,你说什么呢?我可只有一个闺女啊!”

他望向窗边,可是那里哪还有什么穿红衣的姑娘,只有一串红得刺目的红姑娘,挂在窗边。

通话

他找到了一个电话亭,观察了很久之后,才利用夜色的掩护,钻进去打起了电话。

3 “喂,你是谁啊?”女儿案发现场 稚嫩的声音传来,他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杀了仇人一家五口,逃出家乡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女儿的声音了,他说“:宝贝,我是爸爸!”

“爸爸,我好想你啊!”女儿欢快地喊着。

“乖女儿,你还好吗?”

“我很好,他们天天陪我玩。” “他们?”他警觉起来,不会是警察吧,“女儿,他们怎么陪你玩啊?”

“他们陪我玩捉迷藏,可是他们一找就能找到我,我却老也找不到他们。爸爸,你猜是怎么回事?”女儿稚气的声音里,似乎还挺快乐。“爸爸不知道。” “因为他们五个老是耍赖皮,飘在屋顶上不下来。”

骑车

他习惯在下班后,到健身房去踩两小时的单车。在这样高强度的运动中,一天中积累的压力和疲劳都被汗水带走了。

在疾驰的快感中,他进入幻想世界,仿佛自己骑行在高山之巅、大海之滨。

不知为什么,今天,他高速骑行的幻想中,却是在一个繁华热闹的大都市。他在车水马龙中逆行,毫不顾忌身边的车辆,把一连串惊慌的喇叭和怒骂声抛在了身后,感到极大的满足和愉悦。

突然,一辆跑车迎面冲来,他躲闪不及,整个人飞了出去。

猛地睁开双目,他发现自己还在 健身房,不由得一阵庆幸,刚才的幻觉,实在太过真实。

他喘息了好一阵才准备下车,忽然发现,单车的车轮已经被撞歪了。他下车想仔细察看一下,却已经站不住了,最终,他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血。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某个城市,跑车的主人,脸色煞白地看着被撞碎的车灯,还有车头上那一抹诡异的鲜血。

离婚大战

他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便草草地结婚了。

可是婚后的生活却不尽如人意。她嫌他太胖,不大的空间都被他占据了。他嫌她太小气,完全不理解做鬼也风流是啥意思。

他们越吵越凶,越吵越激烈,终于,惊动了双方的父母。“我儿子昨天给我托梦了……” “我女儿也是……” “原以为他们能好好相处,谁曾想,唉!” “算了,好聚好散吧。” “说的也是啊。”两个老人边说边从一个骨灰盒里,挑出看起来像是自己孩子的骨头碎片,放在旁边各自带来的空骨灰盒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