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可畏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香无

他被讹上了。这个姓黄的老头拉着他来到医院,非说自己撞了他,害得他钉了五根钢钉。

黄老头的女儿冲到医院,对他劈头盖脸便是一顿臭骂,坚持要他赔钱,他脸皮薄,只能弱弱地说:“我赔,我赔……”

就在此时,窗外传来一阵阵惊呼,他怔了怔,跑到窗边去看怎么回事。

楼底躺着一个四肢残断、鲜血四溢的女人。她的头扭向一边,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他死死地盯着那具尸体,过了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恐怖的叫喊。

1. 讹诈

“死亡时间:2016 年 2月15日上午10 点 23 分;地点:盐城市东郊一公里外旷地;性别:男;姓名:海来;职业:经济日报社的记者。”

程东念完材料,合上记事本,刘皓蹲在他身边,瞥了眼尸体发问道“:你怎 么知道死者的姓名和职业的?”

程东抬头看了看他,起身道“:你不认识这个人?海来,专门揭社会上不良风气的。这不,前段时间才得罪了个姓黄的流氓,人家放话要弄死他。我累了,这事儿归你,不明白的去翻报纸。”

说罢,程东忽然又顿了顿,低低地开口“:这人,说句难听的,也该他死。”

刘皓本想再多问两句,可想到好友这一个月为情所伤,日日酗酒,又将话吞了下去。

刘皓弄来了近期三个月的报纸,海来的报道量占了前三,全部是头版头条:高校少女夜跑遇狼;城管与摊贩发生纠纷;雾霾引发的肺部疾病等等。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程东之前提及的那起事件。标题起的骇人:《倒地老人,扶起,得的是巨额医疗;不扶,失的是千金良心》。

报道称,一名大学生骑车途经小巷,路遇一不慎摔倒的大爷,大学生好心将其扶起送至医院,却被大爷及其家人讹诈。

由于事发地没有监控,虽有超过三名目击者站出来,指认老人是自己摔倒的,可依旧是舆论纷纷,大学生求助

无门,只能将自己的遭遇写在微博上。

报道最后,这名黄姓老头的家底全被挖了出来。

他家有个因持刀抢劫而坐牢的大儿子黄铭,被判了五年;有个横行乡里的二闺女,嫁了个煤老板;再就是老头自己。

事情闹到最后,黄老头公开道歉,据说还气得一病不起。黄铭第二天收到风声,就在监狱里就放出话来,等他出来,一定要亲手弄死海来。

刘皓找到黄铭的资料,根据时间推算,黄铭出狱才一个月海来就死了,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刘皓心里总不得劲儿,似乎有什么地方隐隐约约提醒着他的疏忽。可现在程东请了假,说是情伤难愈,需要出游治疗。刘皓当前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想来想去,他决定先去黄铭家看看。

2. 嫌疑犯

黄铭家在闹市区的一个老弄堂里,刘皓敲门后,是黄铭开的门。

刘皓扫视一圈屋子,开门见山道: “你知道海来死了的消息吧?”

黄铭顿了顿,嘴角勾出一抹笑,点点头“:知道,那孙子活该,要落我手里,绝对不让他那么轻松。” “你出来之前曾经放话要杀了他。” “想他死的人多的是,不少我一个,他把我家老头害成这样,我说两句气 话不犯法吧,警察同志?”

黄铭的态度十分嚣张,一言一语中透露着他对海来毫不掩饰的恨意。据他说,黄老头确实是被大学生的车带倒的,而海来只不过借了社会热点的东风,便指鹿为马,硬生生地将受害者变成了施暴人。他咽不下这口冤枉气,才说了狠话。

刘皓看着黄铭义愤填膺的模样,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是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据我所知,出事的第二天你就得到了消息。”

黄铭一愣,嘴角提起,满不在乎地回了句“:一个哥们儿。”

“海来遇害那天,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那天,我和几个哥们儿打了一天的麻将,不信你去查。”

等刘皓再追问下去,黄铭却不愿回答更多,赶着让刘皓离开。

刘皓无奈,离开黄家后,开着车在市里瞎晃,不知不觉中,竟将车开到了当初黄老头讹人的医院里。

不过刘皓想着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在黄老头讹人事件发生的当天,有一个女人从十四楼跳楼自杀了。

自杀的事情没引起太大轰动,媒体稍有报道,很快就被黄老头讹诈的消息压了下去。

从护士嘴里,刘皓了解到,跳楼的女人名叫王燕羽,被人强暴后送进了这所医院。

送她来的那人高大沉默,说是她的男朋友,见她不愿报警,也没强迫她,只是每天送点东西过来,坐上一阵子。

后来,王燕羽渐渐有了起色,经由治疗师推荐,和另一个有同样遭遇的女孩组成了互助小组。

在男人的开导下,王燕羽终于松口,同意将自己的遭遇公之于众,以免发生更多的类似受害案件。就在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时,王燕羽却忽然自杀了。

然而,其中还有一个关键的信息,那就是,王燕羽是一名坐台小姐。只是,明显她已经想通了,为什么最后又跳楼了,而且,跳楼的时间和黄老头讹人事件的时间,基本上是重合的?

忽然,刘皓浑身一个激灵,两个人,同一家医院,同一栋楼,一个是轩然大波,另一个却悄无声息。这两件事,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刘皓赶紧掏出电话,按下了程东的号码。两次,程东都没有接。

3.破绽

王燕羽的跳楼案是程东经手的,这起案子本该是自杀无疑,可刘皓老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在王燕羽跳楼之后不到半个小时,程东就出现了呢?

刘皓重新调来了王燕羽跳楼那天的监控录像——录像明显被人做过手脚,程东不可能错过这样的线索。

刘皓心中疑云遍布。

他驱车来到那个被黄老头讹上的大学生学校里。春节刚过,还没开学,学校里没多少人。

不过幸好,那个大学生提前回来了。男生叫陈浩然,显得有些拘谨,他将刘皓带进自己的宿舍里。

房间很干净,没放太多杂物,一进门,刘皓就看见墙上的锦旗,是学校颁发的,写着“感谢陈浩然同学助人为乐”几个大字。

刘皓开门见山说了海来的死讯,陈浩然的面色有些木然,那表情与其说是呆板,倒不如说是受惊过度。过了许久,陈浩然才怯生生地抬眼问:“凶手抓到了吗?”

刘皓听出了他话里的破绽,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男生:“你为什么说到凶手?我可没告诉你海来是他杀的。”陈浩然一顿,明显哆嗦了一下。过了许久,刘皓皱才道:“说说看,撞车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陈浩然又一个哆嗦,狠狠地摇了摇头。刘皓死死地瞅着眼前的男生,叹了口气:“海来已经死了,你如果不说,也许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自己好好掂量一下,究竟是命重要,还是别的东西重要。”

说罢,刘皓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陈浩然。

程东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刘皓正在仔细地看着王燕羽入院时的监控

录像。

“你找我有事儿?我请假的事儿没告诉太多人,估计过两天便回去了。”程东的声音有些无力。

正准备回话,刘皓看着监控录像,突然一愣,他盯着画面,倒回去,再一帧一帧仔细查看着。

他将鼠标定格在王燕羽入院的那个瞬间。王燕羽躺在担架上,左右两边跟着两个医生,医生身边还挤着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刘皓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眼里几欲喷血。“刘皓?”刘皓疲惫地抹了一把脸,说“:我没事儿,有点累了,回头再给你电话。”

“好。”

4. 隐藏的受害者

接下来的三天,刑警队查出了黄铭的不在场证明是伪造的,将他作为疑 犯逮捕起来。

刘皓没有参与审讯,只做了一件事情。他将海来所有的报道翻出,然后锁定了其中一个事件:女大学生夜跑遇“狼”。

城南高校,一名大三女生夜跑时遭人强暴。在家人的鼓励下,女生报警,警方迅速出动,逮捕了犯人。女孩的行为得到舆论的一致同情和鼓励,现在似乎已经走出了阴影。

刘皓查到了这名女学生的住址,她是本地人,叫柳卉,出身书香门第,

本人也是品学兼优。这样的好姑娘突遭不幸,便更惹人怜悯。

刘皓按着地址找上了门,寒暄两句后,他便将王燕羽的照片轻轻推到柳卉面前。

如他预料的一样,柳卉见了那照片便是一愣,良久之后,颤抖道:“你想问什么?”

“你还记得曾经对你做了大幅采访的那个记者吗?他叫海来,已经死了。”

“死了?”柳卉当下震惊了,然而在一瞬间,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一种无法 用语言描述的惊恐。

刘皓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你想到了什么?或者说,你想到凶手是谁了吗?”

后者闻言,柳卉全身狠狠一个哆嗦,片刻后,又松懈了下来。

从柳卉家出来后,刘皓坐在车里先给陈浩然打了个电话,接着又给程东打过去,他只说了一句:“程东,我们到地方见。”他知道程东明白他的意思。警局传来消息,杀死海来的凶器已经在黄家搜到,是一把冰锥,就缝在黄老头的被褥里面,上面还留着黄铭的指纹。

时间、动机、凶器一应俱全。人是黄铭杀的,可人不只是他杀的。

刘皓开着车一路狂奔,到陈浩然宿舍的时候,程东和陈浩然已经在里面等他了。

程东看着刘皓,叹了口气“:从你介入这起案子那天起,我就明白咱们三个早晚得见面。不过就算见面又如何,我要做的,还是会一步步做完。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的?”

“从一开始。”刘皓看着程东的眼睛回答道。

一开始,刘皓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两起同样重要的新闻,发生在同一家医院,同一栋住院部里,却有不同的反响。

王燕羽刚跳了楼,海来便找到新的事件大作文章,把她的死盖了下去。所以刘皓推测,王燕羽的死和海来有关,那家伙必须找到别的事情转移大众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曾经在这家医院接受过治疗的还有一名女孩,和王燕羽有着一样的遭遇,那人便是柳卉。

然而,柳卉是书香门第的女孩,王燕羽是坐台的小姐。一个良家女子,一个风尘少妇,两人之间的口碑本就天差地别。

同样的事情报道之后,多数民众一定认为前者可怜,而后者活该。海来一早察觉了这其中的走向,于是选择了柳卉,抛弃了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王燕羽,王燕羽无法接受,病情急转而下。

刘皓从医院调来的录像里看到的男人,正是程东。刘皓看着搭档,想起之前他说过的话。

他说自己找到了归宿,他说他要结婚了,他说他失恋了,他说他的爱人离开了。他的爱人就是王燕羽。刘皓拿着海来的照片回医院找人印证过,那日去探望王燕羽的人就是程东。而海来的死,也有程东和陈浩然的功劳。

陈浩然是真撞了黄老头,那日他本是要去医院看望老同学柳卉,骑车骑得急了些,在巷口撞上了黄老头。可因为黄家平日里惹人厌烦,加上热点新 闻的炒作,人们本能偏向看似弱势的陈浩然。

陈浩然在医院里本已担下了所有罪责,可就在这时,程东恰如其分地出现,说服陈浩然合谋,通过微博求助,将撞人事件炒作成一起热点话题,免除了陈浩然本应承担的医疗费用。海来果然上了钩,追在陈浩然屁股后面想做出一则新闻。就这样,三人一拍即合。程东利用自己的线人给远在狱中的黄铭递了消息,黄铭受人撩拨便起了歹意,出狱之后就冒冒失失对海来下了手。

5. 刽子手

刘皓刚整理完事情的来龙去脉,电话便响起了,刘皓一边盯着程东,一边接了起来。

“黄铭招了。”几秒钟后,刘皓挂断电话。

“这样不是挺好么,海来死了,黄铭也被抓进去了。黄老头一家消停了,皆大欢喜……”程东道。

“那王燕羽呢?”刘皓打断他,“王燕羽的死又是怎么回事?”

刘皓的话让陈浩然愣住了,过了两三秒,他忽然不可思议地转过头,怔怔地看着程东“:难道是你……”

程东的脸色猛地沉了下去,道“:事至如今,这一切还有区别吗?”

“有区别,区别大了,”刘皓顿了顿,露出一个痛苦的笑,“是王燕羽求你推她下楼的吧?”

那日,程东坐在王燕羽床边,后者仰视着天花板。海来昨天来过,用委婉又残忍的方式告诉王燕羽,她的新闻不值一提。

两人静默着,半晌后,程东握住王燕羽的手,说“:要不你报警,我帮你。”

王燕羽扭头看着他,脸上露出自嘲的笑“:那有什么区别呢?被警察说活该,和被记者说活该,有什么区别呢?”

她的话如毒蛇般纠缠在程东的心坎上。程东还记得他在楼顶发现王燕羽时的情景,她无力地靠着墙,盯着程东一字一句地道“:你帮了我这么多,你再帮我一次吧,你就再帮我一次吧?”

程东痛苦地看着她,等回过神时,双手竟已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

程东看着刘皓,慢慢回忆着整个过程,面色凄惶。

之后,他找上了陈浩然,陈浩然负担不起巨额的医疗费用,正愁没个出路,程东正好为他提供了理想的故事构架。

唯一的条件是,陈浩然把事情捅到海来那里,让海来参与进来。而海来 此刻也知道了王燕羽的死,他唯恐有人查出事情的真相,陈浩然的故事无异于雪中送炭。

程东和刘皓良久地对视着,楼下远远地响起警笛声,刘皓的神色更添一分痛苦。

“连被捕也是你事先想好的,警察谋害了记者,多么新鲜的话题,肯定有无数人会对其中的故事刨根问底。这样一来,你可以在杀了海来的人之后,连带着杀掉他的名誉,你还可以为王燕羽叫屈,你真是算无遗策——”

“燕羽是个好姑娘。”程东开口,“她误入歧途,巧合下认识了我,已经准备好好和我过一辈子了。凭什么她就该遭这些罪,该被谴责的是伤害她的人,包括这里的护士、医生,他们都该死,只可惜我没了时间——”

刘皓抿着下唇盯着程东,后者脸上渐渐浮现出自嘲的笑“:之前的事,你一直在帮我,之后的事情也拜托你了。”

他话音刚落,门已经被人踢开。队里的同事蜂拥而入制住了他。刘皓别过头去,等一切归于平静后,他摸出电话。

“喂,是日报社吗?我这里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们——”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