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文 / 琴月晓

七岁那年,我和六岁的弟弟被养父收养了。我们和养父住在简陋的小房子里,对于从未离开过孤儿院的我们来说,那也算是一个温馨的家。一天,养父向我展示了床底下那个一立方大小的暗室,然后对我说“:如果有陌生人闯进来,你就藏在这个地方。”简直就像他知道有人会闯进来一样。

他的预感应验了。不久之后,几个彪悍的男人闯入了我们的家。我吓坏了,带着弟弟爬到床下,找到了那个暗室。

无奈暗室太小,无法同时躲进两个人。那时我才意识到养父的可怕,他嗜赌成性,大概是输了钱,债主才上门讨债。养父之所以让我躲在暗室,因为他早就知道对方会将我们拿去抵债,而他选择了牺牲弟弟。

我要救弟弟!于是,我把他藏在暗室里,然后打开窗户跳了出去。但当我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床下暗室的伪装门不见了,弟弟也不见了。

好长一段时间,警方都没有找到弟弟,养父却因涉嫌赌博关了一阵。我重新回到了孤儿院,靠着自己看书学习,慢慢长大,取得了些许成就,甚至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屋。但我从心底依然希望,能够找回失散多年的弟弟。我的努力没有白费。那天,我在街上遇到有人讨钱,四目相对时,我们都认出了对方。我报了警,把弟弟带回了家。那天夜里,他跟我说出了这些年的经历和那个暗室的秘密。

那个暗室其实是一个镶进床底下的自制铁柜,门只能从外面打开。那些闯入的人好像早就知道暗室存在,连人带箱把他抬走了,然后截除了他的双腿,逼迫他出去乞讨。

我听后泪流满面,那天养父想骗进箱里用作抵债的,其实是我,而我却把弟弟送进了原以为安全的地狱。

连续的“呜呜”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费力地把蜷缩捆起的年老养父推进了新挖出来的暗室。尽管我知道,那并不能把我的愧疚和罪恶隔绝在里面,但还是一铲接一铲地,在洞口封上了水泥。 (责编:木须 2296078625@qq.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