蝮蛇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1. 任务

当汪明不动声色地避开所有的监控,自以为轻松地到达了这幢别墅的阳台处时,荀羽就已经察觉到了。

大厅里空无一人,汪明继续潜藏着身形,用杀手独特的方式打探着各个房间里是否有人。与此同时,荀羽也趁他不注意,悄无声息地退回到二楼的主卧里。

二楼主卧的灯开着,汪明很快就循着灯来到主卧外,荀羽伏在浴室的天花板上,听到锁芯旋转的“咔嗒”声后,就料到汪明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但浴室灯却亮 着,汪明一脚踢开了浴室的门,黑漆漆的枪口先他一步伸进浴室,却看到自己的目标高超已经倒在了浴缸中,脖子上有一道裂开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水正不断向外溢出。

意识到自己的目标被夺,汪明有些受挫地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目标被夺,蝮蛇任务失败。

看到短信发出成功后,荀羽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在汪明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从荀羽手中射出去的匕首准确无误地将他手中的枪打掉,然

后他从天而降扑到了他身上,动作娴熟地将他锁在了地上,让其无法动弹。

“同行嘛!”汪明痛苦地说,很显然,荀羽雷霆般的攻势,让他觉得自己碰到了同行,“行内的老规矩,这一票算你的,跟我没关系,你让我离开就行了。”

浴缸中突然传出一阵声响,紧接着,在汪明惊恐的眼神中,死去的高超竟然站起身来了。拿着浴巾将自己身上的假刀疤擦干净后,高超略带戏谑地看着汪明:“晚上好啊,杀手之王。是不是很疑惑自己为什么被发现了?要知道,我们这些人几乎每天都有被杀的危险,要是在你们那边没有些资源,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能让我知道,他是谁吗?”面对汪明的询问,荀羽依然保持着一张扑克脸,没有任何表情。

“他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但他是个杀手。你一定很疑惑,杀手怎么会干起保镖的工作。事实上,他是来帮我杀人的,我开出那个想杀我的人两倍的价格,让他帮我杀了来杀我的人,现在我想从你口中知道,究竟是谁愿意开出这么高的价来取我的项上人头?”

2. 雇人

高超是做房地产的,而且做得挺大,整座城市里有三分之二的房子都是他的公司做的,也正因此,他在这座城市里树敌不少。

几天前,他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消息,有人愿意出高价来雇佣杀手解决他的性命。而且听说是杀手之王,一个绰号“蝮蛇”的杀手接了这个单。通过打听,他知道蝮蛇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城府极深,从来没有失手过。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高超立刻紧张了起来,他听从朋友的建议,雇佣了一位名字叫荀羽的杀手,让他变相地成为了自己的保镖。

荀羽听他说明情况后,心生一计,让他伪装成已经死了的人,然后由荀羽来抓到那个来杀他的杀手,因为这样还可以让他逼问出雇主的信息。

高超从躺在地上的汪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玩味地说:“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知道雇主的信息,虽然我知道这对你有些难。不过,是说出雇主的信息,还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你自己选择吧。”

被困在地上的汪明没有回话,只是冷冰冰地哼了一声。

高超面目狰狞地用匕首划开了汪明的手臂,他说:“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划开的就不是手臂了。”

高超见对方并不答话,匕首立刻划开了汪明的手腕,血液倏地全都流了出来。

一直冷眼旁观的荀羽开口了“:你还有五分钟!”

高超听到后补充说“:没错,像现在这样放血的话,你还有五分钟,如果你说出雇你的人的话,我可以帮你紧急处

理下,然后送你到医院救治。不然,下场你是知道的。”

杀手都经过训练,对单纯的物理疼痛早已无动于衷,但对死亡的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荀羽深谙其理,所以才会给高超提示。

显然,这也是很奏效的,眼下汪明的眼神已经开始摇摆不定。

就在这时,荀羽露了个破绽,锁住汪明的手松了松,汪明立刻抓住机会从他手中挣脱。汪明动作很快,刹那间就冲到了浴室的窗户旁,只要撞破窗子,冲到外面,就可以从这里逃脱。

然而荀羽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的腿,将他重新拽了回来,高超在一旁手忙脚乱地帮忙,手中的匕首好巧不巧地插入了汪明的心窝,对方应声倒地。

高超惊魂甫定,故作轻松地说“:什么蝮蛇啊,也不过如此。”

3.设局

荀羽是一名杀手,从业这么多年,未尝败绩,从来没有人能从他手中逃脱,再加上他精湛的手法,逐渐成为业内人口中的杀手王,令人闻风丧胆。

前些天,他又接了一单,虽然他平常任务的酬金已经足以令业内人眼红,但这次的任务酬金却比平常的高了几倍。在这行打拼了这么多年,荀羽深知一个道理,价钱越高,风险就越大。这倒不是说击杀目标的难度很大,而是说 目标死后的影响很大,可能给自己带来无法估量的麻烦。

最后,在那一串数字的吸引下,荀羽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他不动声色地赶到了雇主家,简单分析了情况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于是,鱼儿不知不觉地就走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

杀手倒地后,荀羽起身朝还有些不知所措的高超伸出一只手,意思是索要报酬。高超心领神会,拿出一张卡递到他手中。

不经意扫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高超解释道:“放心吧,这张卡的户主跟我没关系,钱一分不少,密码是六个零。”高超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规矩我懂,你就放心吧。”

他厌恶地看了高超一眼,将高超搭在他肩上的手拿开了。对方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地上的杀手“:他怎么办?”

荀羽走到杀手身旁,示意高超过来搭把手,将杀手的尸体抬到他的肩上。高超讪笑着走了过来,走到浴室外的大理石梳妆台时,荀羽抓住时机,一脚踢在高超的腿肚子上。高超身体失去平衡,直直地砸上了梳妆台的一角,将上面的瓶瓶罐罐都给撞倒在地。

高超的太阳穴被梳妆台的边角撞破,当场就没了呼吸,荀羽俯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两具尸体,确定都没了呼吸后,才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信息:“任务完成,目标清除。蝮蛇。”

荀羽确定杀手组织那边收到消息后,就将自己留下的所有指纹和 DNA信息消除,然后无声无息地离开了高超的豪宅。可以想象,明天的新闻头条都会被《富商与杀手争斗,双双死在豪宅》的标题占据。

其实,荀羽一直都在关注杀手组织中任务榜上的任务变化。所以,当那个杀死本地第一富商高超的任务出现时,他就开始密切关注这个任务的领取情况。通过自己在杀手组织的熟人风铃,他知道虽然有很多杀手花钱咨询这个任务的内容,却始终没有人敢接下这个任务,毕竟任务目标是公众人物,如果不能全身而退,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直接导致了这个酬金令人眼红的任务慢慢变得无人问津。不过,荀羽不动声色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为确保万无一失,荀羽领取任务后,就安排风铃联系了高超,向他告知有人要杀他的消息。

后面的事情发展水到渠成,高超在杀手组织发布了一个任务,内容就是雇佣杀手除掉那个去杀他的杀手。

任务刚刚发布,荀羽就在任务还没有上榜之前,提前接了下来。风铃当时笑道,荀羽这是要自己杀死自己才能完成任务。

荀羽却并没有回话,而是安排风铃重新发布了一个任务,任务内容是除掉高超,酬金则接近九位数。荀羽让风铃把这次任务名称改为“蝮蛇”,并将 任务截止时间安排在他第一个任务截止时间之前。

果然,在巨额酬金的吸引下,马上有一群亡命之徒抢着来领取这个任务,但最终被一个名叫汪明的杀手捷足先登。然而,汪明不知道,自己却是掉进了一个深坑。

4.黄雀

任务完成后,荀羽返回到杀手组织。风铃坐在吧台的位置,笑着询问他: “结果怎么样?”

荀羽笑了笑,向风铃出示两个任务完成的证明,同时也将汪明死亡,任务失败的消息告诉她。

这一个局,荀羽可谓大获全胜,两个任务的酬金足够他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而那个任务失败,他也不需要支付酬金。

将三个任务的后续处理完后,荀羽转身就准备离开杀手组织。

没想到,房间进来的门却被死死地锁上了,荀羽不明所以,转身问风铃怎么回事,却看到风铃手握着遥控器,戏谑地盯着他。与此同时,杀手组织的杀手正源源不断地从一旁的暗门中出来,手中黑漆漆的枪口正一步步地向他逼近。

风铃的声音继续传来“:蝮蛇,这么一大笔钱,你可能带不走了。” (责编:妃子笑 2231011950@qq.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