蜮笛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文 /顾惜之◆图 / 藐盈

一、奇怪的笛子

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记者。入行前,九爷爷曾喊我回老家,说让我去见一个人。那人叫陈燕,说起来算是我远房表姐,在清明村的名声特别不好。

老娘儿们都爱嚼舌头,讲她水性杨花,勾搭这个,又勾搭那个。还有人特别神秘地说,她骗北京一个老教授赠她一套房子,然后把人毒死了。

我疑惑道:“她?不是好多年没回咱村了?”

九爷爷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微信发了过来。我一看,是最近的报纸:“哟,科学家!”原来陈燕在北京是搞科研的,刚拿出了一项挺不错的成果。

我前些日子还听过这个成果呢,说是赛过日本人、德国人呢,没留意是谁研究出来的,原来竟然是她!

我对她的看法顿时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科学家!了不起啊。这样的人有几个情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私生活又不关我们的事,但研发的成果却能让我们受益。”

“瞧见了吧?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由不得自己。只要踏踏实实做出成绩来,人在世上就站得稳,活得下去。”九爷爷道,“回来吧,我请她给你讲个故事。”

坐车回到清明村,一进四合院,我 就看到九爷爷正在葡萄架下逗鸟,旁边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穿着一件卡其色风衣,戴着无框眼镜,显得干练而有气质。我招呼道“:燕姐?”陈燕微笑道:“嗯。你回来了,九公说,你要当记者了。”

“是啊,下个月报到。”我笑着说, “九爷爷让我一定要先听你讲个故事。”

九爷爷让我们进屋坐,在陈燕给我倒茶的时候,从里屋寻出一个匣子,让我看看。我打开匣子,里面躺着一只怪模怪样的横笛。它比一般的笛子要细很多,有点扭曲,上面的花纹一圈一圈的。我从没见过这么密的竹节,伸手摸了摸,惊讶地发现了它的特异之处: “这是条大虫子?”

“这是‘蜮笛’,大虫子的玉化石。”见我紧张地松开了手,陈燕微笑道,“就从……我怎么发现这支‘蜮笛’讲起吧。”

二、流言

陈燕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在破庙玩,从“破四旧”时砸烂的泥像里掏出了这个。当时外头还紧紧裹着好几层发黄的纸,纸张不清不楚地写了些日记一样的东西。

她好奇心强,仔仔细细地琢磨了好几天,发现这人应该是当时的武斗团伙头头。他在日记里吹嘘,自己只要在纸上写谁偷大姑娘、偷耕牛、想炸工

厂搞破坏,塞进这支老笛子里,吹一曲《造反有理》,第二天就会传遍,那人就会像中了诅咒一样被唾沫星子淹死,他觉得一定是笛子赐他心想事成。

这种咒人法子真是滑稽!陈燕只觉得好玩,赏玩了一阵,就丢进鞋盒,撂床底下了。

升入高一时,她遇到了一个讨厌的新同桌,叫王强力。王强力爱欺负人,经常故意大声嘲笑她,造谣说她喜欢自己,又喜欢班长,结果学校里好多人都信以为真。脸皮薄的陈燕羞愤不已,竟莫明其妙地想到了这支古怪的笛子。

她神使鬼差地从作业本上撕下一条纸,写上“:王强力每次考试都作弊”,塞进了笛子里,试着吹了两下,就满怀疑惑地放下了。

几天后,就是期末考试。王强力那个学期非常努力,成绩已经从下游到了中游。考分出来,他居然进了年级前二十。

可还没等他高兴,就听到红榜下几个学生嚷了起来:“这不可能,抄的吧?”一会儿工夫,整个走廊都在窃窃私语。

王强力气炸了,揪住其中一个人就和他扭打了起来,被校长看到,直接进了校长室。当天,整个学校都传遍了“王强力抄袭作弊还打人”的消息,老师同学都在说他之前的成绩一定是抄袭的。

陈燕十分惊讶,但她觉得这件事纯粹是巧合,不可能跟那根破笛子有 关。她回家再往笛子里看,发现之前那张纸条不见了,只倒出一点点纸屑,背上不由窜起一阵寒意。但她也没有说出什么。

那件事以后,王强力就一蹶不振了,后来听说他初中毕业就进了工厂。陈燕有些可惜,那个学期他难得地努力,整个人已经有了很大的起色。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也许他的人生道路会完全不同。

高一的时候,陈燕暗恋上了重点班的帅男生刘子昂,但他喜欢另一个叫颜露的漂亮女生。

颜露是房产老总的女儿,从小跟着她爸出去应酬,场面上很放得开,也认识不少社会上的人。陈燕见到他们并肩走在一起调笑的场面,实在太妒忌了,加上觉得上次只是巧合,便抱着发泄的心态又写了一张纸条。

这次,她编得比较离谱:颜露和三个社会青年乱搞男女关系,早就不是处女了。

她把这张纸条塞进笛子,拿起来胡乱吹了几下。结果第二天,她就在操场上听到了这样的传闻,跟她编的一模一样。

到了下午,班主任就找颜露谈话了。放学后,陈燕又在学校小店听到了被人加工过的、更加离谱的传言,说颜露打胎伤了子宫,不能生育了,甚至说她得了性病。

她本能地不相信这是笛子弄出来

的事,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对她说“:这就是你做的。”

谣言越传越厉害,颜露的老总父亲撒钱都没压下来。颜露不知道哭了多少场,听说还因为不吃东西晕倒,送进了医院。

可随着她进院,谣言更是一天三变,说她性病恶化,又说她摘除了子宫。最后,颜父拿出了医院证明,校长也在升旗仪式后大骂一通,作了澄清,可颜露还是转学了。

多年以后,陈燕到洛阳出差,才在牡丹花展上看到一个清冷女子在花边作画,眉目间仿佛是颜露,落款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颜露事件给了陈燕很大的刺激,她有好一阵子都不敢靠近这个笛子,好像那里面住着一个魔鬼。

三、杀人犯

那年暑假,她暗恋的刘子昂周末下水游泳,却再也没能回到学校。

当时村子里还有四个八九岁的男孩也去河边游泳。村民询问时,有两个小男孩说,他是下水救人死的。可男孩们回了家,就改口了,说那个高中生是自己游到挖过沙的地方,沉下去了。

警察走访了好几次,那几家都坚持这样说。可突然有一天,风向转了。从那一天开始,村民纷纷谴责那 几家人没良心,网上更是风起云涌、口诛笔伐,加入论战的媒体也越来越多。

最后,那几家都捱不住了,跟警察说,是男生救了他们家孩子,后来没力气了就沉下去了,孩子们吓傻了,也没能再看到他上来……那几个小孩子也哭哭啼啼地对警察和记者说,是他们撒谎了。这是陈燕的手笔。那天夜里,她在灯下含泪写了一张纸条,塞进笛子里,吹响了它。她不关心真相,也不关心其他的事情,只是不想她喜欢的人白死,相信着她愿意相信的故事。

这是唯一一件她不后悔,但很后怕的事。如果她弄错了,就是对那几个家庭的伤害,也是对刘子昂的侮辱。

侥幸的是,这一次,她赌对了。刘子昂真的是因救人而死。有辆小车恰好停在河边,行车记录仪记录了他救人的一幕。

经过此事,她也确认了,古怪的笛子有将纸条上的信息扩散传扬的能力,无论真伪。

从那以后,陈燕忘记了害怕,渐渐上瘾了。这种能掌握舆论的力量,真是妙不可言。

她用它去帮助、吹捧自己喜欢的,批判、打击自己厌恶的。陈燕很是沉迷于这种力量,仿佛民众的裁决权就捏在她一个人手心里。

其实,失控的状况也时常发生,当

谣言发酵得太过分,“惩罚”超越她认为必要的限度时,她想让刀子雨停下来,让人们不再说那些伤人的话。但是,世上最容易控制的是人嘴,最难控制的也是人嘴,放出去的谣言只会愈演愈烈!

那时,陈燕上大二,有个叫郭伟的研究生,不知怎的缠上了她。他躲过宿管阿姨,在晚饭时间没什么人时跟踪她到了寝室外面,强吻了她。

陈燕当时正要闹起来,宿管阿姨就过来了,郭伟拔腿跑了个没影。她去告状,结果那天有两个摄像头刚好坏了,没拍到什么。

郭伟平时的形象很正,他宿舍三个室友都为他证明,说他整个晚上都在宿舍打魔兽世界,根本没出门。郭伟也装作根本没来过,还当着很多人的面嘲笑陈燕自作多情,白日梦做多了,居然梦到他会强吻她这种恐龙丑女。

那段时间,陈燕过得很不好,本来她已经发誓不再动用笛子了,却遇上这件事。好巧不巧,那阵子女生宿舍楼发生了几起失窃案。

一个星期后,宿舍楼里又进了贼,贼从正在翻修的围墙那边进来的,跑到三楼卫生间偷看女生洗澡。女生正洗着,看到门上探出半张男人脸,吓得一跤滑倒。听到尖叫声大家全跑出来了,保安也跑上楼捉贼。那贼一阵狂奔,甩脱保安逃走了。

摄像头没修好,没拍到那个贼。女 生记不清他的模样,保安也只看到了背影。陈燕看到几个警察过来调查,热血上头,就把郭伟曾经跟踪她进宿管区,还强吻她的事情说了。

可郭伟有宿舍三个人作伪证,警察理所当然排除了他的嫌疑。陈燕其实根本不能确定他和这件事有没有联系,只是觉得郭伟那种人活该臭一臭,就写了张字条“:郭伟偷入女生宿舍,偷窃财物,偷看女生洗澡。”她把字条塞进笛子,呜呜吹响了它。

一夜之间,舆论铺天盖地而来。作伪证的三人觉得势头不对,赶紧改了口,说郭伟是八点以后回来的,之前根本不在宿舍。郭伟平时的劣迹也不断被人翻出,在网络传播和口口相传中不断发酵、放大。

舆论刹不住车,而警察调查的结果也对郭伟不利。因为就在出事那天晚上,他大约又想来找陈燕,在同样的地方翻过墙,鞋底全是墙下边的那种老黄泥。

现在的郭伟在大家眼里,已经被涂抹成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了。他不再“风趣幽默”,不再“勤奋苦读”,而是一个“淫贼”、“恶棍”。

但警察一直没找到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他就是偷窥贼。

接着就放了寒假。寒假过去,他没有回来。学校打电话问村委会,村主任说:“他昨晚吃安眠药自杀了,他妈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作,早上在医院也去

世了……”

陈燕当时就在校办公室帮忙,闻言心悸不已,打碎了手里的杯子。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自己会变成一个杀人犯。

她心慌了,后悔了,拼命想消除之前造成的影响。她写信、发帖、联系别人,拼命想把她以前造的那些谣扭转过来。可是,无论她怎么嘶喊,怎么呼吁,没有人关心已经冷却的事情。

讲到这里,陈燕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用一种社会学腔调的语言分析道: “人毕竟是人,当一个人的力量超出社会约束力,又没有与之匹配的冷静、仁善和大局观,不能自我约束、自我警醒时,所造成的后果是难以估计的。等我想清楚这些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放弃这种力量了。”

她垂下头道“:所以,当时我来找了见多识广的九公。那时,我精神濒临崩溃,自杀的念头很重。我拼命想要弥补,却什么都做不到。”

九爷爷怜惜地看了她一眼,拿起笛子问我:“你知道‘含沙射影’这个成语吧?”

干宝在《搜神记》说过,有一种叫 “蜮”的虫子“能含沙射人,所中者则身体筋急,头痛、发热,剧者至死”,又叫射工、短狐。后来“含沙射影”被引申为无中生有地诋毁他人。

九爷爷的解释是,“蜮”能发出一种特殊的电磁波,把接受到的信息传播出去,影响人们的脑电波,就好像把“想法”种进了大家的脑子。

接收到信息的人们会自然而然以为这种“想法”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灌输的。

而这支笛子,就是一只传说中的“蜮”。它虽然已经死亡,但保存完好,肌体的内部构造并没有改变,依然有着吸收信息并加以转化、发散的能力,成了一种特殊的器具,古书上记载为“蜮笛”。就像死掉的蚱蜢腿摁一下还会动一样,吹响笛子,就会激活“蜮笛”内部的反应。

陈燕在泥像里找到的这支“蜮笛”,应该是来自清明村的先祖!它原是明朝东厂的秘密武器,清末时落到了“长毛”的手里。

清明村祖上出过“长毛”,是跟着石达开的,会用这个东西打仗,传讯、造谣都很好使。所以,燕子拿着“蜮笛”

求到他面前时,九爷爷一眼就认了出来。

九爷爷长叹道“:大错已经铸成,纠错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的,要命得很啊!想消除‘蜮笛’的影响,就要承受反噬。你写的谣言给别人带去了多大的伤害,就会一点不少地反馈在你的身上。

“你会被千夫所指,身败名裂,被人指指点点说:淫贱、堕胎、偷东西、欺诈、杀人……会被人骂,被人打,被人嫌弃。你之前害过的那些人,在舆论重压下都生不如死,你要弥补过错,就要承受好几个‘生不如死’,难啊……”

陈燕脸都白了,半晌没出声,但还是说了一句:“身败名裂,我也认了。九公,错了的,我要改回来。”

九爷爷答应了,他让陈燕划破手指,用她的血写了一张“阴阳逆转符”塞进蜮笛里,让陈燕按照他写的乐谱吹了一支单调重复、音节古怪的曲子,吹了整整两个小时才让她停下来。

吹完后,陈燕试着把笛子里新产生的纸屑倒出来,却发现这次笛子里一点灰都没有了。

四、归位

那以后,一切都在归位。最最神奇的就是,已经在太平间停了三天半的郭伟母子突然苏醒,而警察也抓到了偷窥女生洗澡的真凶,这件离奇诡异的事还上了报纸和地方台,在网上传播好几天。

所有陈燕曾经投入蜮笛的流言的力量都在消解。唯一不变的,就是她暗恋过的刘子昂为救人而死的事。因为那是真实,而真实是永恒的。

一切重回正轨,而她的人生则飞速脱轨。她被人骂,被人打,被人嫌弃,千夫所指,身败名裂。人们都在人前背后唾沫横飞地嚼说她淫贱、堕胎、偷东西、欺诈、杀人……

这样的陈燕,险些被强奸,被疯狂的人勒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流言的洪流中挣扎求生。在苦苦坚持数年以后,她的脚终于踩到了陆地,她埋头做的科研,开始出成果了。

国外的期刊寄到时,她喜极而泣。流言蜚语还在,但她已经有了一寸立足之地,可以让她活下来,做一个人。

从老屋里出来,我依然在震惊之中。九爷爷拄着拐杖,陪我慢慢走。九爷爷对我说:“囡啊,你看好了,这些手机、电脑,其实都是一种‘蜮笛’,拥有着莫大的能量。这么多信息,可以让人生,让人死,让人上天堂,让人下地狱。可谁又能仔细分辨它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我也终于明白了九爷爷让我听故事的良苦用心:“我懂,古往今来,都有人通过操纵舆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一定会再三再四地核对信息的真实性,做个有良心的记者,终我一生,哪怕逆势而行,千夫所指,也绝不害人!”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