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号公馆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文 / 香无◆图 /星海动漫·迷迭

大雨倾盆而下,偶有电闪雷鸣。我将湿淋淋的衣服脱在一边,芮芮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指。

大风吹断了外面的电线杆,这栋六号公馆里顿时黑成一片。外面的人都传说这栋公寓闹鬼,每到夜晚总能听见凄厉的哭号。那些传闻绘声绘色,仿佛他们都亲自进来过似的。

楼上时不时传来“咚咚”的响声,我抬头去看,寻思是不是该上去收拾收拾那只不听话的猫儿。

就在此刻,门铃响了,芮芮抬头看了眼外面,又警惕地盯着我。我回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卷起袖子,来到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

外面站着两个人,一个魁梧,一个瘦弱,浑身被雨浇得透湿,高个儿靠在门边抽烟,矮个儿捂着胳膊跺着脚。要是现在不放他们进来,估计他们能死在外面。

我拉开门,那个魁梧的看了我一眼,不由分说挤进了屋子,矮个子紧随其后,唯唯诺诺左顾右盼,显得十分紧张。

我简单向他们介绍了下自己,这栋公馆是我们自家的房子,我是个写故事的人,芮芮是我的妹妹。我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故事,我的妹妹有自闭症,我 把听来的故事都说给她听。

他们中魁梧那人叫刘明,另一个叫黄伟达,此刻,他们坐在沙发上,刘明看见茶几上的水杯,毫不客气地抓过去灌了两口,拿眼瞅着芮芮,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鼻息中喷出恶气。

我看着他们的样子,再看看芮芮,我不知放这两人进来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一 雨夜

雨势更大,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玻璃上,砸得人心有些慌。我偷偷推了推芮芮,她顺从地坐进沙发的角落,将自己藏了起来。

刘明的目光跟着芮芮的动作移动,接着又透着贼光,扫了一圈客厅后忽然开口:“小哥,你这房子够大啊,得不少钱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将杯子“哐当”一声放在了茶几上。那声音太大,惊得芮芮缩了下脖子。刘明瞅她这样,忽然笑了,屁股擦着沙发“嘎吱”一下滑过去,紧紧挨着她坐,伸手搂住她的肩,那模样可恶极了。

“小妹妹,别怕啊,不就是打个雷嘛,要真打下来了,大哥哥替你挡着。”

芮芮不安地想往一边躲,挣了两三下没能从他臂弯里出来,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满脸的不情愿。

我哂笑着起身上前,递给刘明一张纸巾,顺道将芮芮从他手里硬抢了下来。“哥们儿,擦擦,头上还有雨。”刘明一瞬敛下笑意,静静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起身。他十分强壮,站直时几乎比我高了半个脑袋,身上的肌肉鼓鼓囊囊的,青筋盘亘在皮肤上,每一寸都隐隐透着凶意。

许是被他的动作骇到,黄伟达用力往阴影里挪了些,本就显得瘦弱的身子此刻更缺了存在感。楼上又“咚咚”地响了两声,刘明听见那动静顿了顿, “扑哧”笑起来,轻佻地开口。

“家养的猫儿就是麻烦,饿了挠人,倦了就走,根本是养不熟的东西,你要烦了趁早杀,下不去手的话——我帮你。”说罢,他顿了顿,又咧出笑,挥挥手,“开玩笑的,瞧你那样也不像个狠人。得了,我想洗个澡,浴室在哪儿?” “过去,左边第一间。” “有灯吗?” “没,整个屋子都停电了。” “谢啦,大,艺,术,家。”我给他让开条道,他太魁梧了,像头黑熊似的。我见过黑熊怎么杀猎物,两只熊掌摁在对方脑袋上,轻轻用力, “噗”的一声,脑浆就压出来了,和我们 平时拍西瓜一样简单。

我在刘明眼里,恐怕就是一个熟透了的西瓜。可我不能退让,芮芮还在角落里坐着。

就这样安静了几秒后,刘明昂起头,绕开我朝浴室走去。芮芮抬眼看着我,她的手紧紧攥着,放在胸前,胸脯鼓鼓的,皮肤白皙细腻。她十六岁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这给我们带来过不少的麻烦。

我坐回芮芮身边,握住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低沉地响起。“你们不该开门的……”我一愣,黄伟达的脸倏的从阴影中显出来。紧接着,像是怕我不信那样,黄伟达连毛巾也来不及放好,连爬带滚地到了我跟前,压低了声音喘着气强调了一遍。

“你们不该放他进来,那个家伙——是个杀人魔!”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亮极了,也黑极了,比外面的天还要黑,定定瞅着我的时候就像一潭死水。看着他的模样,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村子的那个算命先生。

算命的天天穿着蓝布长衫坐在村口,戴着墨镜。他身边永远有一只黄色的癞皮狗,听见有人来了就叫两声示意。

他说的要么是二十年后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儿,要么是错的。久而久之,也没人愿意听他说话了。

可我信,因为这件事只有我知道。

那年家乡涝了又旱,算命的家里没地没田,饿得已经脱了形,指甲里全是黑乎乎的泥垢。他坐在那儿,呆滞地面朝前方,直到我家隔壁的二子叔走了过来。

二子叔长得很高,我那时很小,仰头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他对我家极好,在那么困难的时候,他还会给家里送吃的,给我带糖球。

我蹲在离算命先生不远的地方玩着已经干涸的泥巴,忽然远远地听见癞皮狗的动静。那癞皮狗扑到二子叔跟前叫起来,它那天的声音特别凄惨,一下一下,像用刀片刮着喉咙。

算命先生猛地起身,一把抓住了二子叔的手腕。他那么用力,骨节凸起,青筋暴胀。他说“:你要出大祸!”二子叔半天没回过神,愣愣地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你面带死相!”二子叔闻言这才醒过来似的,厌恶地一把推开算命的,骂了声神经病,大步朝前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嘴里骂骂咧咧的。他走得远了,那算命的还站在原地,冲着他的方向,嘴巴一张一合,说着“死相”两个字。

第二天,二子叔的尸体在田埂里被人发现了。母亲抱着我哭了好久,我从没见她这样伤心过。我抬头看着天,天色欲晚,风雨欲来,算命的远远地站着,和我目光对上时,我冲他笑了笑,他忽 然哆嗦得像个筛子。

窗外猛地又一个闪电,照亮了黄伟达的脸,他的脸上连半点阴影都没有,只剩下曲折盘亘的沟壑。

他此刻也是一脸死相。

二 第一重身份

浴室里传来水声,“哗哗”地毫无间断。黄伟达的脸几乎贴在了我的脸上,我闻到从他鼻息中喘出的湿润腥气。“刘明是个杀人魔!”他一字一顿,又给我重复了一遍。我的背心忽然寒了。

“刘明杀了我的兄弟,现在,他又想杀我,还有你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尽管努力克制,我的声音还是带上了一丝颤抖。

“不瞒你说,我跟他是一伙儿的—— ”黄伟达顿了顿,“我们仨之前抢了银行,还杀了人,外面有警察正在追我们。”

我惊骇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你们帮了我,咱们三个把他给干了,他那份钱我分你们—— ”他一顿,看着我像是想什么似的深吸了口气,“不,我给你一半!我现在就他妈想好好活下去!”

说着,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狠狠一

下坐在沙发上揉扯自己的头发。我盯着他半晌,后又抬起头来,芮芮又缩了缩肩,依旧一言不发。

分针静静地走过两格,浴室里的水声依旧,黄伟达终于撩起眼来,开始了他的故事。

黄伟达和刘明都是抢劫犯。他们一伙儿一共三个人,黄伟达负责开锁,另一个叫周肖的负责开车,而刘明则负责放哨。

前几天,他们三人在隔壁M 市的银行总部撬开了三个保险箱,拿走了里面放着的二十一公斤金条。

这条线黄伟达钓了将近半年,等差不多摸熟情况后,他找来老熟人周肖搭伙儿。可没想到就在行动前一晚,周肖又把刘明带来了。

看见刘明的第一眼,黄伟达就心感不祥,那人长得太壮了,一条刀疤从左耳划到了嘴角,将他的脸硬生生扯出一个诡谲的笑容。他的胳膊极粗,青筋鼓胀,随着心跳一下下跃动着。他的腰上别着把匕首,平时就藏在衣服下面。可来见黄伟达的那晚,他却将匕首露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上。

后来,那两人按黄伟达的指引深夜到了银行,刘明很轻松地得手,将两个保安捆了丢在一起,然后黄伟达进屋弄开保险箱。

成功后,黄伟达率先回到车上,刘明殿后收尾。可就在他刚进车的瞬间,黄伟达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气。

他不禁打了个寒战,抬眼从后视镜里和周肖对视了一眼,他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和自己相同的惧色。

三人驱车回到早前准备好的出租屋里。刘明沉默着喝酒吃肉,周肖讨好地站在他身边,黄伟达远远地注视着这两个人。

他才知道,原来刘明是周肖牢里的老大,因为强奸罪蹲了好几年,最近放出来了。

黄伟达很厌恶这种人,他是开锁的,做的是技术活,从不伤天害命。

酒足饭饱后,刘明打了个饱嗝,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剔牙,斜眼打量黄伟达。他的眼神很阴毒,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黄伟达不想和这个人过多纠缠,事实上他甚至后悔拉周肖入伙了。此刻他只想赶紧分了金条,接着和这两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在他思考时,周肖忽然开了口。“老大,你头套呢?”经周肖提醒,黄伟达才想起从刚才开始刘明就没戴头套。他一下急了,刘明的模样肯定被那俩保安瞧见了。“没戴,闷得慌。” “那你不是给人瞧见模样了,他们报警了怎么办!”

黄伟达一急,也顾不得许多,追着嚷嚷起来。刘明挑挑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露出一排泛黄的烟牙。

“不怕。”

“怎么不怕?他们要是去报警,把我们的样子一说不就全完了!” “所以我已经把他们给杀了。”黄伟达猛地噤了声,瞪大眼瞅着刘明。刘明杀人了?抢银行已经是他胆量的极限,但这个刘明眼都不眨一下,就杀了两个人!

黄伟达想起车上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忽然胃里一阵翻腾。

而就在那时,刘明继续开了口“:你们说这金条——该怎么分?”

黄伟达本想着自己亏些,三三开,可现在看,这不大可能了。他紧抿着下唇,盯着刘明半晌后讷讷出声:“五五开,我和周肖五,你五。”

刘明笑盈盈地盯着他不说话,黄伟达额上渗出汗水,他一咬牙,又开了口“:四六,我们四,您六!”

刘明依旧不声不响,甚至埋脸玩起了自己的指甲。黄伟达心里更慌了,他抬眼想寻求周肖的帮助,可周肖却将脑袋扭向了窗外,窗外是漫无尽头的无光死寂。

过了一会儿,黄伟达狠狠跺了跺脚。“三七!就三七,您七我们三……”他话音未落刘明便开了口,打断了他“:一九,我九,你们俩一。”

黄伟达愣住了,不由自主地想要骂人。可那话才到唇边,他看见了阴暗处刘明提起的嘴角。

那是黄伟达第一次对人起了杀心。 半夜里,他估摸着刘明已经睡死了,偷偷摸到周肖身边,将他叫起来,蹑手蹑脚一起出了门。

“你们俩合谋杀他怎么没成?周肖又在哪儿?”我压低了声音,有些紧张地询问。黄伟达死死地看着我,脸色更加苍白。他抓过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后,又哆哆嗦嗦地放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得联合起来把这个杀人魔给干掉的原因。”

三 另一个故事

黄伟达和周肖决定联手。在城里躲藏的这五天时间里,他们偷偷弄了好几瓶安眠药,一点点碾碎成粉末状。

三人决定躲到礼拜天,分了赃各奔东西。黄伟达心里清楚,分赃那天一定是自己的死期,刘明不会放过他们俩的,所以他多了个心眼,分批分次将金条偷出去藏了起来。

当晚,三人聚在一起吃散伙饭。刘明依旧展着那不阴不阳的笑脸,举着杯子指使周肖去拿酒。

黄伟达抢在周肖前面,点头哈腰说自己去。他不放心周肖,毕竟是生死大事,马虎不得。

黄伟达紧张极了,他一早将那些粉末缝在了袖口里,只要扯断线头,药自然就能撒到酒里去。

心脏在胸腔里狂跳着,他甚至害怕那声音太大引起刘明的怀疑,遂悄

悄回头瞥了他一眼。刘明背对着他坐着,周肖侧着身,与他目光对上,微微点了点头。

黄伟达将药撒了进去,接着将三个杯子端到桌上。三个杯子里都有药,刘明夹了一筷子肉塞嘴里,皮笑肉不笑抬头举杯。“走一个?”黄伟达连连点头,随意拿了一杯,正要仰头喝下去,刘明忽然扼住他的手腕,紧紧瞅着他的眼睛,将那杯子取了放自己跟前“:我喝这个。”

黄伟达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里,他假做镇定地取了另一杯,刚要抿,忽然刘明又摁住他,将第二杯拿了,把第一杯推回他跟前,接着呵呵笑起来。

“我怎么觉得,这个杯子好看些,来,碰一个。”

这个恶人!黄伟达咬了咬牙,盯着他,也挤出笑容。周肖坐在一旁紧张地抓着衣角,屋外没风没月也没光,黑成一片。

刘明举起杯子,将酒放在鼻下嗅了嗅,在唇边悬了半晌,欲喝却又放下道: “你往这酒里放东西了吧,味儿咋这么冲?”

黄伟达几乎尖叫起来,硬生生咬着牙摇头。

刘明哼了声,忽然又展出笑意“:和你开玩笑的。”

紧接着,他猛地仰头将那杯酒灌下去。黄伟达眼睁睁看着他的喉咙一上 一下,心里犹如大石落地,笑容也陡然轻松了许多,赶紧起身给刘明夹菜。

就这样吃了一会儿,刘明脑袋一点一点,慢慢靠在了桌上,不多时,便传来均匀的呼吸。

黄伟达蹑手蹑脚走到他跟前看了看,伸手摸了摸他的鼻息,抬起头来: “药效发作了。”

周肖听他这样说,一个箭步杀到刘明跟前,用早前准备好的绳子从头到脚将刘明捆结实了,转头看着黄伟达: “行了,捆死了,下一步怎么办?”

黄伟达沉默,阴测测地开口“:杀了他。”

周肖应了声,从怀里摸出刀子,高高举起,片刻,又放下,转过头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黄伟达“:那金条呢?”

黄伟达一愣,忽然明白了周肖的意思。他是怕杀了刘明后,自己掉转枪头对准他,独吞了那包金条。

“我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咱俩一人一半,你杀了他,我才放心给你。”

“这可不对吧——”说着,周肖将刀放下,“我怎么能确定你会给我?除非你先告诉我你把东西放哪儿了。” “你杀了我就说。” “你说了我才杀!”就在两人谁也不让地对峙时,屋外连最后一点星辰也隐了下去。黄伟达首先败下阵来,这么耗着谁也落不着好,要是这个怪物醒了,大家都得玩儿完。他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转身走

到自己床边,从床板底下摸出一把小小的钥匙。

“金条我都放在咱抢的那个银行的隔壁了,这是钥匙,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取——”话音未落,他忽然觉得不对劲儿,他僵硬地站直了身子,不等他开口,身后传来一个低低的笑声。“你小子,胆儿够大,敢药我。”那声音几乎让黄伟达软了腿。他颤若筛糠般回过头去,周肖在前,刘明在后。

刘明直立着身子揉着手腕,地上摊着绳子,周肖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他站着,浑身散发出杀意,那杀意里似乎还带着嘲笑。

黄伟达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去,周肖走到他跟前,从他手里一把抢过钥匙。黄伟达忽然明白了,这两个人在合起伙来耍他,做那么久的戏,就是为了骗他说出藏匿钥匙的地方!

黄伟达此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猛地将头磕在地上,“咚咚”地响,额前甚至渗出血丝来。

“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你别杀我,钱我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了,求你了!”

周肖不屑的笑声响起,往前一步,拍着他的肩:“你给不给,都是我们的,”说着他回头,讨好地问,“对吧,老大?”

周肖的话音刚落,黄伟达忽然听见一声闷哼,紧接着两滴滚烫的血滴在他的跟前,很快渗进面前的地板里。

黄伟达不明所以地抬头,惊恐地发现周肖的脑袋被刘明整个拧到了身后……刘明皱着眉,松开周肖的肩,冷冷地开口“:不是我们,是我一个人的。”

下身一热,黄伟达闻到一股腥骚的气味,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吓尿了。他开口“:你猜我会不会放过你?”黄伟达一顿,再也抑制不住地尖叫起来。

四 背后的真相

我们被这个故事骇住了,黄伟达喘了会儿粗气,一把抓起桌上的水杯咕嘟咕嘟灌了几口。“后来呢,他为什么没杀你?” “因为我还有用——我得带他去拿金条。拿到了,他肯定会杀掉我,今天你们既然看到了他的长相,他也会杀掉你们——你们要是不和我联手,咱们都得死……”

他话音未落,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笑声。

“黄伟达,才认识你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这么会编故事?”

我一顿,猛地转身,刘明几乎贴着我站着。他的动作太轻了,跟猫一样,那么大的块头从浴室走过来,我竟一点声儿也没听见。

汗毛倏地竖起,我条件反射地往边上躲开。刘明围着浴巾走出来,踩着湿哒哒的步子,一步步朝黄伟达靠近,

然后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他就像根本不怕被我们伤害一样袒露着自己所有的弱点,楼上传来最后一次“扑通”声,刘明仰头看了看,下移眼睛,盯着我开口“:你们要不要听听我这个版本的故事?”

这一次,故事里刘明和黄伟达的位置交换了。周肖负责开车,黄伟达负责放哨,刘明负责开锁。刘明是个开锁的行家,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可手里的活儿却精细得厉害,当年就是靠着这手艺闯了无数空门。

那次被抓,纯属意外,刘明不好别的,唯独戒不了女色,那天刘明如往常一样踩点,看那户主身家不菲,便留了个心眼,在墙上做了个记号。

等晚上,户主从车库里开了车走,刘明便撬了门进去。

一间屋挨一间屋地搜,现金首饰没少拿,这家人许是心里有鬼,所以把钱都兑了出来,随时准备着跑路。等刘明到了二楼最里面的房间时,门虚掩着,他透着光看过去,里面睡着个女人,半裸着身子,只盖着一层很薄的毯子,只一眼也能看出她肤白貌美,艳光四射。

刘明一下走不动道了,他蹑手蹑脚开了门,对着床走过去。就在那时,女人翻了个身,睡眼惺忪间,迷迷糊糊地娇嗔了一声“:老公,你回来啦?”

就这么一声,让刘明的心都烧了起来,她结婚了,她怎么能结婚?这么美的女人,这么好的皮肤,这样的身材, 她怎么可以结婚!

刘明“嗷”的一声扑上去。女人被他的动作骇了两秒,猛地清醒过来,大声尖叫着。

刘明仓皇逃走。他本来不会被抓的,可奇怪的是,那女人的模样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抓心挠肺。

终于,刘明忍不住了。在一个月光正好的夜晚,他再次偷偷回到那个房子,这次他甚至喷了点香水,把头发好好整了整。

他甚至幻想女人会臣服于他,跟他连夜私奔。可等待他的是黑灯瞎火的别墅以及候在别墅外的警车。被捕时,他的脸被摁在地上,才吹的发型散乱地顶在脑袋顶,他挣扎着去看,女人蜷缩在一个肥胖的老头子怀里瑟瑟发抖,一脸的厌恶。

刘明不怪她,错的是这时间、地点和人生,他恨的是那个老头。要是他有了钱,一定日日夜夜陪着这个女人,绝不会深夜把她丢在这座空荡荡,用金银打造出来的宫殿里。

女人几乎成了刘明在监狱里的全部精神支柱,他要做有钱人,用最短的时间搞到钱后,带他的女人离开。后来黄伟达托了周肖找到他,和他分析了利弊,末了告诉他这票做完,大家三三开,每个人至少能拿到一百五十多万,听到这个数字时,刘明眼都没眨地说了好。

三人根据早前定好的路线到了银行,凌晨三点,月朗星稀。刘明偷偷潜

进监控室,手里的动作极快,一边一掌轻轻松松弄倒了两个保安。黄伟达摸了绳子把人捆了,刘明不放心,自己上去加了两个结,接着赶紧拿着逼问出来的密码,开门进库拿金条。

等刘明拖着满满两口袋金条出来时,突然察觉了异样——屋外弥漫着一股很浓的血腥气。刘明一下站住了,双腿跟灌了铅似的 黏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他没怕过什么,他只是觉得恶心。十来分钟后,等彻底适应了那气味,刘明才小心地走出金库。他第一眼便看见倒在血泊里的两个保安,还有站在一旁的黄伟达。刘明的心随着黄伟达的动作抽了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兜里的刀子。黄伟达的颧骨上溅着两滴血,他抬手擦了下,忽然两眼一眯,绽出个森然的笑,接着嘴巴又瘪了瘪。“他们太不老实了,靠在一起趁我没注意,偷偷磨开了绳子想跑。我没办法,只能动了刀子,您别怪我。”说着像怕刘明不信似的,黄伟达从尸体上抓过绳子,在他面前比划了下。刘明一眼就看见了那绳子上整齐的刀口切痕。他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没再往前去,他不是怕尸体,而是要提防黄伟达。刘明家过去住在海边,有一条自己的船,随着时节变化出海打渔谋生。他跟着祖父还有父亲干这样的营生足有八年,他的绳结打得结实极了,别说是人,就是虎鲨也没法从里面挣开。刚才绑人时他已

经搜过身了,没有任何可以切断绳索的利器,那绳子是被别的人割断的。

刘明抬头看着黄伟达,他的身体紧绷着,眼神闪烁,然而他捏着刀子的手却很稳。这人看起来不声不响,下手却歹毒极了。

从那时开始,刘明有意提防着黄伟达。他并不怕杀人犯,可他怕神经病。杀人犯杀人是有目的的,只要找到目的,就能防范。但疯子杀人只为了取乐,毫无逻辑可言。

在迅速判断出这些后,刘明决定等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金条,见势不对就立马杀了黄伟达,然后带着他的钱和女人离开这个地方,永远都不回头。

上车时,周肖没心没肺地嘀咕了句什么味儿啊,怎么那么冲。刘明从后视镜里看见黄伟达佝着背坐在后座上不声不响。他没说话,只是不耐烦地催周肖开车。

车行一半,刘明下车撒了一泡尿,等他再回车里,气氛明显有些僵硬。周肖和他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刻意的讨好,刘明从后视镜里看着黄伟达,那人正偷偷地笑着,等和他目光对上的片刻,又立即转为木讷。

刘明懂了,黄伟达刚才不知说了什么,让周肖以为是自己杀了人。刘明后背上冒出一股恶寒。

当夜,他们带着金条到了事前准备好的出租屋,屋里有三张床,并在一起靠在墙面上。刘明当即选了最靠里的 一张,黄伟达睡中间,周肖在最外面。刘明做好了准备,背心贴着墙,脸冲外,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把刀捅出去。

深夜,刘明根本没睡着,黄伟达的呼吸时不时吹在他脸上,那人不知怎么睡得离他近极了。

中途,刘明偷偷将眼眯了条缝去看,对面黄伟达的眼睛闭得死紧,显得十分刻意。

可等刘明闭上眼后,他仿佛总能感觉到有人正瞪圆了眼珠子死死地盯着他。

他不知道黄伟达那时是不是打量着他的脖颈,是不是计算着他血管跳动的频率,是不是试探着,究竟该在何处下手。

连续三天这样睡着,刘明几乎要神经衰弱了。他想过要不把金条拿了,管他三七二十一自己先走。可就在某日,他偷偷去翻麻布口袋时才发现,黄伟达不知何时已趁他和周肖不备,偷偷将金条藏了起来。现在那袋子里装着的全是石头。

刘明不是什么善主,容不得有人在他眼睛里揉沙子。他当机立断,趁那日黄伟达轮值,出门买生活必需品时,将周肖叫到身边。

他太了解周肖这个人了,胆小如鼠,却又有一颗爱财如命的心。周肖显然怕他得狠,脸上唯唯诺诺地堆着笑,身子却冲着门口的方向,始终离他丈把那么远的距离。

刘明不多废话,将墙角的口袋抓过来,一把扯开。周肖当下明白了,目光一转而凶狠。

“那小子不想活了。”他咬着牙开了口。

刘明冷笑一声,坐回到床上,将保安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周肖盯着他,像在判断真假。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周肖忽然绽出笑意:“老大,您多心了,我怎么会误会您。”

他这话说得巧妙极了,既拍了马屁,又没做出选择。可刘明不在乎这些。

他已经想好了,等吃完今晚这顿散伙饭,拿到自己那份金条后,他要先把黄伟达捆起来揍一顿,再想是杀了他永绝后患,还是饶了他的命。

可他没想到的是,周肖接下来告诉他,黄伟达竟已经联合了自己,要往刘明的酒里下药。那药味太重了,隔着三米远都能闻到。

刘明气得浑身哆嗦,却依旧不声不响,毕竟他们还需要藏金条那地方的钥匙。下午,周肖偷偷将药换了过来。

等到吃饭时,黄伟达果然亲自给刘明斟了酒。刘明也不言语,他含了酒,装作喝了,趁黄伟达没注意时吐进饭里。一会儿,他装作药效发了,摔在桌上,等周肖跟着黄伟达去拿钥匙时才起身。

到那时,他还没想着要马上翻脸,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黄伟达拿出的不是钥匙,而是一把极小又锋利的匕 首,等周肖稍微靠近时,他猛地将匕首插进了周肖的脖子。刀子锯着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

周肖甚至连话也来不及说,便仰头倒了下去,血从血管里喷出来,溅得人一身都是。

刘明愣住了,黄伟达见他醒了,忽然将刀收了,“扑通”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撞得砰砰地响,一边磕头一边喊着饶命。

刘明惊醒过来,两三步上前抓起黄伟达的领子,几乎将他提得双脚离地,黄伟达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刘老大,你今天要是杀了我,金条肯定别想拿到了,还得背四条人命。”

黄伟达把自己手上那三条命都算在了他头上。刘明顿住了。“刘老大——你想清楚了,警方现在已经盯过来了,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留我一条命,将来我十倍报答你,你看怎么样?”

刘明注意到黄伟达不知不觉换了对自己的称呼。他之前一直用的是“您”这个字,现在换成了“你”。

黄伟达早就算好了,他根本不怕自己。

刘明气极了,他将黄伟达狠狠打了一顿,打得自己小指生生发疼才停下来。那期间,黄伟达一直呻吟,抱着头缩在地上。

可当刘明和他目光碰上的瞬间,从

他的瞳孔中读出的不是惊恐,而是一种杀欲得到满足后的释放感,刘明觉得这人可怕极了。

刘明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第二个故事,紧接着仰头将桌上的水喝个干净后起身。

黄伟达警惕地躲在了我的身后。刘明歪歪脖子,冷哼了声看着我说:“兄弟,我是准备要钱,不过我可没杀过任何人。”

“别听他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何必还和他纠缠在一起,我有的是机会杀他,为什么我不动手?”

黄伟达气急败坏地在我身后开口,我扭头看着他,这么认真观察下,我仿佛真从他眼里看见了刘明所说的那股邪气。两个故事,两个杀人犯,我该信谁?

我抬头看着芮芮,她沉默地坐着,置身事外。

“你知道自己硬碰硬肯定弄不过我,而且我冒了那么大风险才抢来的金条,怎么会白白让给你?现在我还背上杀人的罪名,当然得跟着你,拿到我那份以后,我们的事再另算。”

刘明晃晃悠悠走到我跟前站定,当我不存在似的,居高临下越过我盯着黄伟达。

“艺术家,事情到这个份儿上,你信他不如信我。反正你们两个加起来也打不过我,还不如跟我一道把这个神经病收拾了,钱我分你三分之一,怎么样?”

他开的条件诱人极了,我看了看桌上那个空掉的水杯,再抬头看看钟,喝干净了就好。

这两人废话太多了,絮絮叨叨竟说了快半个钟头。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一会儿让我多费力气。

刘明洗澡时,黄伟达一直撺掇我趁机杀了他。那时候下手其实很容易,制造点漏气事故,或者直接带着刀进去都有九成机会得手。

但那样做不是我的风格,太缺乏艺术感了。

我是个听故事的人,我不喜欢不完整的东西。

“所以,你现在身上带着保险箱的钥匙?”我扭头盯着黄伟达,他的脸隐在阴影中,形容不清,只能见到他急促地点着头。

“对对,钥匙就在我身上,咱们一起和他鱼死网破,成了我分你一半,不,三分之二!”

我轻轻朝旁边移了些,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可要是不成呢?我是不是就做了你的陪葬品?”我笑着摇摇头。

黄伟达已经有些站立不稳,要用尽力气才能保持清醒了。

“况且——我不想知道你们到底谁杀了人,我也不想只要一半——”我将声音拖得很长,楼上的响动早在刘明出来前就停了下来。

黑暗中,他们谁也没有看到我脚

上那双已经半干的鞋,又或者说这两人各怀鬼胎,根本没心情关注那么明显的漏洞。“你什么意思……”刘明的声音也开始发颤了,他似乎终于注意到了什么。我回头看着他,他绷紧了肌肉,摆出一副虚张声势的腔调。长期健身的肉,血液流动的速度是常人的 1.5 倍,所以药效发作起来,速度也要快1.5 倍。

有趣的是,之前刘明才告诉我们,他的鼻子很灵,跟狗一样,几十米外就能闻出迷药的臭气,这保护他没被黄伟达的酒撂倒。

可为什么他一口接一口喝桌上的水时,什么都没有察觉。

为什么他没发现,我和芮芮连碰都没碰过那些水杯。

紧接着,刘明“哐当”一声倒地,黄伟达惊愕地探头看向我身后。刘明缓缓地倒在地上,芮芮蹲在他身边,手里攥着个小榔头。

她依旧面无表情,只在看见刘明头上渗出的鲜血时,眼底才微微起了点波澜,跟着抬起头来。

她微微张嘴,可如之前无数次叫我失望的一样,她依旧没能叫出半点声音。

“芮芮你干什么!你,你怎么可以……”

我侧着身盯着她,脱口而出的声音就像要哭出来一般颤抖着,几乎上气不 接下气。黄伟达正要撑着身子往前,走了半步后,他忽然怔住,盯着我开口。“你……你不是害怕?”窗外的雷鸣闪电更甚,大雨倾盆。光束打下来,我凑近黄伟达,刘明在我身后的地板上抽搐着,芮芮毫不在意,埋下头又仔细地围着他的脑袋敲了好几下,力度、时长几乎一模一样,正好能将人的头盖骨敲出一个圈来。

黄伟达说得对,我不是害怕,而是生气。我气的是芮芮怎么能抢在我前面下手。而刘明抽搐着,渐渐地身上已不再散出活人的气息。

我抬起头,一边的窗玻璃上透出我此刻的模样。

“你家的猫……好久没动静了。”黄伟达终于抓住了重点,他讷讷地抬头,开口嘀咕了一句,接着跟想到什么似的,脸色猛地刷上一片死寂。我凑得更近了些。“可能睡着了吧,和他一样——”说着,我指了指地上已趋冰冷的刘明,玻璃中的自己正笑得情难自已。

五 我的故事

两个小时前,天将欲雨,我开车带着芮芮到了这栋房子跟前,按下门铃。我从不知道在荒郊野岭还有这样一栋孤零零的别墅,也不知别墅里到底住着什么样的人。

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

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般孤身住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豪宅里的人,性格多少有些孤僻。

幸好他对我们还算热情,请我们进屋,端来水,告诉我们他是个艺术家,喜欢画花草树木,也喜欢画人。

说完那话,他直勾勾地盯着芮芮。他的眼神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就像当年二子叔盯着妈妈时一样。

我是惯犯,芮芮也一样,她喜欢用榔头,我喜欢用锯子或管子。

我们都是被世界抛弃的怪物,结伴而行,说不准哪天就会互相残杀。她有强迫症,喜欢精雕细琢,直到敲碎对方头顶每一块骨头,同时她也不喜欢说话,包括和我,而我喜欢把人绑起来,看着他们慢慢死去,我觉得锯子和骨头碰撞,又或者皮管里滴下水滴的声音非常美妙,那会不断将我带回小时候的村庄,带回算命先生的家里,带回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死相”是算命的和二子叔的暗号,表示已经探好了,可以动手了。

村子里没人知道他们俩认识的事情。算命的很早以前就在这里了,二子叔才来不久,天黑了就喜欢到我家里。父亲常年外出,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人。二子叔每次来的时候总会给我带上好吃的糖豆。

那段时间我时常一边咬着糖豆,一边趴在门外,透过薄如蝉翼的窗纸看着二子叔像狗一样吐着舌头在妈妈身上 喘息……他经常一呆就呆到后半夜。

我知道村里人说我是什么,我无所谓。好像从很小时起我就丧失了作为人子的某些应有的情绪,妈妈似乎也很害怕这样的我。

在我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好像很少有妈妈和我玩耍的样子。许是因为她实在害怕了我带回家的各种残缺不全的东西。

例如多脚的蜘蛛,我喜欢将它们的脚一只只撕下来,放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然后静候妈妈看见时发出的尖叫声。我觉得那叫声美妙极了。那天,我跟踪了二子叔。可能是一种天生的直觉作祟,我实在好奇到底二子叔会怎么死。

我蹲在算命的家门口,看见他脱下墨镜,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和二子叔商量怎么先杀了我父母,再把我卖到更穷乡僻壤的地方去。

我妈很喜欢二子叔,是男女间的那种,而且我知道我妈怀过二子叔的小孩,那个孩子就是芮芮。我很爱我的妹妹,就像妈妈爱二子叔一样。

可让我伤心的是,二子叔不爱妈妈,芮芮似乎也没那么爱我。我随身揣着平时用来锯虫子腿用的刀子,我没事时就喜欢在门口的石头上磨一磨它。

我很有耐心地等到他们两人商量完,二子叔从屋子里出来。我跟在他身后,一路到了田埂边。

二子叔听见脚步声,警觉地回头,等发现是我时松了口气,招手让我过去。

他长得真高,挡住了我眼前的阳光,将自己的相貌完全埋在阴影里。

我到了他跟前,他如往常一样给了我一颗糖。然后摸着我的脑袋,慈爱地问我妈妈在哪里。

我说:“妈妈在家,爸爸昨天刚回来,现在在睡觉。”

接着,我抬头看着他问:“叔,死相是什么样子的。”

他被我的问题震慑住了,微微倾身,探究地看着我问“:你还知道什么?”

我笑着问他“:二子叔,你想怎么弄死我?”

那年我十三岁,没人会防备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小孩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生物。

二子叔冲我伸手,他一定以为可以很轻易掐断我的脖子。

可我的刀很长,刀口犀利。我把刀捅进他的肚子里,转了一圈,“扑哧”一声,肠子顺着那洞口流了出来。满地都是。二子叔惊愕地看着我,倒在地上,一抽一抽地,半晌后没了动静。这世上之事皆如此,表面越甜的,里面越毒。

妈妈早已准备好了要带着芮芮和二子叔私奔。她不想要我,也不想要这个贫穷的地方和爸爸。

所以她看见二子叔死的时候会那 么伤心,而算命的会那样惊慌。

他带着那条癞皮狗离开了这个村子,也许他是除了芮芮外,最后一个知道我是怪物的人。

几年后,妈妈也死了。到死她还念着二子叔,说二子叔给她托了梦。她死后,芮芮跟了我,这注定她不能像个正常的女孩般长大。

六 下一位客人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很奇怪,有的人杀人是因为钱,比如黄伟达和刘明;有的人为了乐子,比如我和芮芮,还有的,比如这栋房子真正的主人,他是为了艺术。

艺术家也给我说了一个故事,关于一只猫。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住在这栋屋子里,家里只有仆人,他的父亲偶尔来一趟,给他留下足够的现金。

他不喜欢出门,所以没有上学,一直孤身长大。照顾他的是个老太太,身体健壮,声音低沉。

而他则日复一日对着外面的旷野作画,唯一和他交流的,是一只温顺的猫。

在踏进这栋别墅的第一秒起,我就闻到了血腥的味道,那是一种同类对同类才有的感知。

艺术家告诉我,那只猫是老太太养的,沉默温顺。直至一天,他在他父亲的床上看到了那只猫。

他觉得很恶心,但同时也觉得赤

裸的猫儿很美,皮毛、形体还有喘息,都美妙极了,他想听见猫儿发出更好的声音。

艺术家说着眼里发出狂热的光,他死死地盯着芮芮说,你长得真像她,我喜欢长成这样的女孩子,总让我觉得十足的活力。

猫儿是被老太太送到床上去的,不管是否自愿,它已经脏了。艺术家有洁癖,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上面有别的味道。

掐死猫儿那个晚上风雨交加,和现在一样。艺术家让猫儿摆出好看的姿势,用绳索和木棍固定了它,画了一整晚。天亮时,他把猫儿埋在了后院里,他的举动被老太太看见了,老太太的尖叫声环绕着整个房子。可那没能持续多久。她没想到平时孱弱的少爷竟能爆发出那么大的力量,只稍微用力就将她的脖子拧到了身后。

艺术家一边说,一边给我们端来水杯。他哈哈地笑着,冲我们挥手,说这只是一场玩笑,下雨天,人多热闹,喜欢说些鬼故事。

我盯着那放了太多药物的水杯陪着他一起笑,他下的料太多了,我老远就闻见一股熟悉的酸臭味。一般情况下,我是不屑于用药的,除非对方和我的悬殊太大,所以我挺看不上这个小伙子。他没有胆量切开活的人。我假意喝了药,芮芮眼睁睁瞧着 我做戏,一言不发。紧接着,他靠近芮芮。他嘴里喃喃说着请她做他的模特,只要一会儿就好,直至芮芮把他敲晕时,他还有些难以置信。

我将他弄上楼,捆好了,插了管子在他的伤口里引血,估计一个小时就能死。

他死前一直趴在地板上,被捆成粽子,只能活动头部。他一定听见了我开门的声音,所以挣扎着,用头敲着地面,以便引起这两个家伙的注意。

我觉得世界很奇妙,艺术家用来迷我的药现在在黄伟达的肚子里发酵酝酿着。他尽管惊恐,却还是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

我将黄伟达拖上楼和艺术家并排放在一起,也给他插上了一根管子。

黄伟达倒下之前告诉我,他其实早已报了警。他害怕自己被刘明害死,想着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他的警告显得十分虚弱,他的眼睛里透露着恶毒的光,我从那光影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此时此刻,我倒有些相信刘明的故事。但这都无所谓了,我不知道警方多久能找到这栋房子。在他们来之前,我和芮芮可以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牵着芮芮的手下了楼,等待下一个因避雨而来六号公馆的客人。

也不知即将来临的客人,又能给我带来怎样的故事。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