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念故事

隐形室友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李菡宁

她醒了,却不认识殉情的男友;她死了,却死在自己的精心策划下……

楔子

12 月底的深夜,本市第一看守所里异常寒冷。作为一名谋杀案的嫌疑人,她被单独关押在一个监舍里。

今天下午,她和法律援助机构指定的律师见了面,律师告诉她,表面证供成立,既有人证又有物证,她和被害人之间也有恩怨纠纷,实在是很难脱罪。

一次小小的吵架,怎么最后会演变至此?她想不通,欲辩无词。

监舍里很冷,她的心更冷。她不怕死,只是想到从今以后再也不能见到至亲至爱之人,心痛如绞。

突然,她真的感到一阵心痛。她想要开口叫人,只是喉咙间就像是堵着一团湿漉漉的棉花,让她发不出声。

她勉强起身,最终扑倒在铁门前,发出“哐当”的声响。

1. 纠缠

人来人往的阶梯教室,夏朵将自己隐藏在靠中间的位置。

她家境贫寒,大学选择的专业又是学费昂贵的艺术类,她硬是靠着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支撑了下来。为了赚取更多的生活费,她不仅在外画画谋生,甚至还当了一家画室的裸模。

这件事对她的形象影响很大,学 校里开始流传不利于她的传言。于是,夏朵索性退了寝室,在校外租了一间小小的一居室。

只是这一节公共课,对她来说,比起众人的有色眼镜更为难熬——因为有他的存在。

开学伊始,夏朵参加了一个美术交流社团,在社团活动上她结识了本校艺术系四年级学生王广浩。

不知算不算一见钟情,总之王广浩对夏朵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夏朵不堪其扰,索性递交了退出社团的申请。耿直如她,申请书上的理由直接就是:不堪社员纠缠!

大约是这件事惹恼了王广浩,他的行为从追求转变为骚扰,时不时会变着号码发送一些耸人听闻的恫吓短信给夏朵,三番两次地快递一些恐怖的东西上门。

最夸张的一次,他送了一颗鲜血淋漓的猪心,同时还附有卡片,上面写着:献上真心一枚!

那张卡片现在就在夏朵的手上,她握紧了拳头,将本来十分精美的卡片捏得皱皱巴巴的。

差不多踏着铃声,王广浩抱着一叠书出现在教室门口,夏朵慢慢走了过去:“王学长,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类无聊的事!”夏朵将那张卡片狠狠扔在他的脸上,“我说过不会喜欢你,你越是这样纠缠,我越是讨厌你!”

王广浩的脸色变了:“你究竟在说

什么?”

夏朵指着他的鼻子,高声呵斥道: “不要以为我不会报警,我已经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下一步就是将你这个变态绳之以法!”

王广浩大怒,伸手就要去抓她,夏朵拍掉他的手,两人开始纠缠,整个教室混作一团。

任课老师叫来了保安将两人分开。夏朵和王广浩互相咒骂,一路上引来许多同学的驻足围观。

回到出租小屋,夏朵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她一个人在床上躺了很久,直到手机短信提示铃声将她唤醒。

那条短信的内容惊心动魄:宝贝,我越爱你,就越恨你。今晚,我要来毁灭你。夏朵想到报警,可是又觉得单凭这么一句话,警方又能如何?

夜色渐深,夏朵隐约听见脚步声从下往上,一步步走来。

脚步在她的门前停下,“叮咚”一声门铃让她一阵心惊肉跳。

她一手拿着手机,上面已经事先输入110,就等着按下通话按键;另一只手握着一把餐刀,踮起脚从猫眼往外张望。门外,王广浩焦躁不安地踱着步子。

2.情杀

这条走廊很长很幽暗,走廊的尽头就是案发地点——304室。

何作栋警官并不是第一次踏上这条走廊。两年前,他同样怀着压抑郁闷的心情走在这条晦暗的走廊上,一步一步走向304 室。

同一间屋子连着发生两起命案,又都是大学生感情纠纷,何作栋暗想,看来这间公寓不利姻缘呀。

一周前,也就是11 月25日晚上11点,木槿花小区 11 号 304 室发生了一桩命案,屋主打电话报警,说是有人非法入侵,在向她求爱不遂之后用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她为求自保用餐刀捅死了男人。

警方赶到的时候,发现一个男子倒卧在地上,心口插着一把餐刀,血流满地。另外还有一个女孩,她除了脖子上略有指印之外,身上并无其他伤痕,但是昏迷不醒。

急救人员说,这女孩应该是突发心肌梗死导致昏迷,可能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所致。

警方初步排查已经结束,这个女孩叫夏朵,今年 20 岁,就读于A大。死亡男子叫王广浩,也是 A大的学生,今年即将毕业。

警方在王广浩的手机里发现了许多夏朵的照片,包括各种场景各种姿势,甚至还有她宽衣解带当裸模的背影,看情形都是偷拍。

另外,警方在王广浩随身携带的首饰盒里找到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爱你爱到毁灭你!

可惜夏朵至今未醒,警方无法对她采录口供。而王广浩的母亲坚决不相信儿子会是一个丑陋的跟踪狂,但是手机里的照片她又无从解释,只会呜呜哭泣。

何作栋有重返案发现场的习惯,时常能找到一些鉴证人员忽略的线索。写字台的玻璃下垫着一张照片,四个风华正茂的少年男女手捧奖杯,笑容满面。

照片里并没有夏朵,但另一个女生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时隔两年,在同一案发地再次见到她,这让何作栋有点发愣。

3. 苏醒

何作栋捧着鲜花走进住院部的时候,看见苏太太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抹眼泪。

看见何警官,苏太太顿时站了起来,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何……阿敏醒了!我的女儿醒了!”

何作栋赶紧走到病房门口张望,只见躺在病床上将近两年的那个少女胸口急剧起伏,双眸微张,显然已经复苏。

两年前,也是在木槿花小区11 号304室,苏敏与男友乔彦开煤气殉情自杀。虽然被及时送往医院救治,乔彦终究因吸入过多煤气而回天乏术,苏敏则一直昏迷不醒。

苏敏的父亲早逝,苏太太一人艰难 拉扯女儿长大。苏敏成绩优异,考入大学之后就以做家教赚取学费和生活费。大二的时候,为了便于在几个补习家庭之间往来,她索性退了寝室,独自租住在外。

想到这里,何作栋心中一动,忽然觉得夏朵和苏敏的境遇,竟有几分相似。

苏敏睡得太久,何作栋见她如此虚弱,想来也不便问话,便和苏母交代了几句,留下联系方式就回去了。

出院之日,苏太太去办理相关手续,苏敏则独自一人在床边休息。突然,母亲宛如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抓起行李,一把将苏敏拖上轮椅,低声说道: “快点走!”

两个人还来不及离开病房,一个中年妇女就冲了进来,几乎掀翻了苏敏的轮椅。

“贱人!贱人!是你害死我儿子的!你为什么要醒过来?你既然那么喜欢他,干吗不跟着他一起去!你去死去死!”

“乔太太,不关我女儿的事呀!她也才醒过来呀!”

苏敏惊骇地看着发疯的中年妇女,似是吓傻了。

何作栋接到苏太太的求救电话后及时赶到。即使对着警察,乔太太仍旧恶狠狠地诅咒苏敏,说她这一辈子都不能嫁人,否则,乔彦泉下有知也不会放过她。

“乔……彦……是谁?”苏敏艰难地问道。这句话犹如魔咒,在场的几个人都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愣在当场。

“你说什么?”乔太太定定地看着苏敏。“乔彦是谁?”乔太太的情绪更加难以控制,她愤怒地指着苏敏,手指险些就要触到她的鼻尖:“你、你居然忘了他!凭什么他就这样去了,你连半点忏悔都没有?”

何作栋挥了挥手,制止乔太太的吵闹,随后掩上病房房门,蹲下身子看着苏敏,问道“:你真的不认识乔彦?” “我并没有失忆!”苏敏喊道。这时,乔太太忽然安静下来,她仿佛也在沉思“:我们家小彦去了之后,的确是……我无论是从他的手机还是其他社交软件都找不到半点她的痕迹。本以为他们是地下情,可是现在这女孩也不认识小彦,这好像有点不对劲!”

两人都到了殉情自杀的地步,居然找不到女友存在过的痕迹?何作栋深深皱起眉头,继续问苏敏:“那你仔细想想,在你陷入昏迷之前,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信……”苏敏托着脑袋苦苦思索, “信……写给阿芸的信!”

4. 笔友

“6月 30 日,我约了笔友徐芸在 304 室见面。”

那一天,苏敏很兴奋,她曾经想象过无数次笔友徐芸的长相,总觉得文笔这样细腻入微的女生应该是娇弱如花,谁知门外竟站着一个头戴棒球帽、身穿男式夹克的假小子。“你是徐……”话音未落,一块弥漫着奇异香气的手帕紧紧捂住了她的口鼻,这让苏敏在一分钟之内就陷入了沉沉睡梦,至此一睡便是两年。

事情发生得很仓促,所以苏敏现在怎么都记不起徐芸的长相。

苏敏大约从17岁开始和徐芸通信,她将自己保留的所有信件都交给了何作栋。从往来信件的内容判断,徐芸应该比苏敏小上一两岁。“你们是怎么联系上的?”苏敏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总之有一天,突然就收到了这封来信。我们一谈之下,觉得相见恨晚,所以就一直保持联系。我好几次提出见面,她都拒绝了。”

直到案发之前的一个多礼拜,徐芸主动提出见面,这让苏敏高兴了好久。但是她没想到,这场见面居然会“偷走”她两年的宝贵青春。她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徐芸,逼得她要用这样恐怖的手段报复。

何作栋同样问过乔彦的母亲,她也说从未听乔彦提起过一个叫“徐芸”的女生,应该是素不相识。

站在市儿童福利院门前,何作栋轻轻吐了一口气。

苏敏一共保留了将近两百封信,以前的通信频率几乎是每周一封。何作栋发现徐芸使用的邮箱是用自己的身份证申请的,而身份证上的住址则是市儿童福利院。

顾老师是专门负责儿童日常起居的副院长,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徐芸就是她的本名了呀!” “什么本名?”何作栋微微一愣。顾老师愕然道:“徐芸就是夏朵的本名呀,你不是为了夏朵的案子而来的吗?”

夏朵就是徐芸?一直以来和苏敏通信的就是夏朵?

“唉,她已经够可怜了,还要经历这种事。怎么她姐姐这样,她也这样啊。”

“姐姐?夏朵还有一个姐姐?”何作栋愕然。

夏朵本姓徐,有个比自己大10 岁的姐姐,姐妹俩被送到福利院的时候,由于姐姐已经年满 15 岁,因此就直接在寄宿学校读书,只有周末才会回到福利院和妹妹团聚。

“她姐姐很有主见,初中毕业直接考了师范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小学当教师,也算是自食其力了。”谈到夏朵的姐姐,何作栋发现顾老师的眼睛更加暗 淡了。

“那她姐姐呢?好像到现在案发那么久了都没有出现过。”

顾老师一声叹息道:“她姐姐死了。10 年前,她姐姐涉嫌毒杀同事被捕,后来在看守所的时候突发心肌梗死去世了。” “她姐姐是在什么小学?” “永业小学。”接下来顾老师说了什么,何作栋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他的脑海里不断翻转着小学老师、毒杀同事、心肌梗死这几个要素,一时有些失神。

隐约记得,顾老师说夏朵之所以姓夏,是因为在她 5岁的时候曾经被一户姓夏的人家领养,后来又被退回。回到福利院后她又开始使用本名徐芸,等到姐姐出事后,她想要走出阴影,于是申请改名为夏朵。

“被退回?这也可以吗?”何作栋定了定神,问道。

顾老师苦笑道:“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那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顾老师的神情在一刹那有些闪烁,随后说道:“听夏家人说,自从夏太太生下小宝宝后,夏朵很不开心。有一天,她……她放火烧了摇篮,差点儿烧死小婴儿。”

何作栋险些惊呼出声,本来他就觉得夏朵这般处心积虑杀死苏敏和乔彦或许另有隐情,现在听到这个消息,

只能说是本性难移。

他想得入神,就连口袋里手机铃声大作都没有察觉,直到顾老师提醒,他这才道了声歉走到一旁接听。

“我们查过王广浩的苹果手机,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他保存的那些偷拍照片,居然都是同一个时间存入的。”电话那头助手的声音很疑惑。“哪个时间?” “案发当天!”何作栋忽然间恍然大悟。初冬的下午,他想起那个躺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少女,竟然感到彻骨寒冷。

5. 投毒

10 年前,永业小学发生一桩投毒惨案。

41岁的五年级(2)班班主任苏鹏海在午餐过后突然呕吐、昏迷,最后送入医院不到半小时就宣告死亡。经过检测,在他的饭盒里发现了一种剧毒化学品残留。

副班主任徐媛是此案的第一嫌疑人。她当年19岁,刚从师范中专毕业,分配到永业小学当一名美术老师。案发时,她还没有过实习期,很多老师都说,她和苏鹏海的关系紧张,两人一度在办公室里吵架。

苏老师为人严肃谨慎,对待教学工作尤其认真。当年同时有两名青年教师跟着苏老师实习,但是留校名额 仅有一个。

徐媛个性阴郁内向,不善言辞,有时又易怒,曾经几次发生过推搡或惩罚学生的行为,因此没少受到苏老师的批评。

甚至苏鹏海还当众表示,如果徐媛不改变工作态度,她不仅没有留校的资格,等到实习期结束,自己还会毫不客气地给她一个“不合格”作为最终评荐。

不但徐媛有报复动机,另有两名不同班级的男生亲眼目睹她接触过苏鹏海的饭盒。更加糟糕的是,徐媛有一名同学分配在化工学校当一名化学品保管员,这个同学坦诚在大约案发一个月前,徐媛曾以清除蟑螂为由向她索取过化学品。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徐媛,因涉嫌谋杀,即使警方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徐媛就已经被关押在看守所里,隔三岔五就要接受审问。纵然到了这步田地,徐媛却坚决不承认是自己毒杀了苏鹏海。

她几次向警方哭诉,自己才是受害者,苏鹏海不近情理,刻意刁难自己。

“我是孤儿,好不容易才能当小学老师,我就快过上稳定的生活了,他为什么看我不顺眼?就算我脾气不好,我惩罚学生,那也是为了他们好啊。苏鹏海那才叫虚伪,他就没有责骂过小孩吗?”

何作栋在向前辈打听这起案件的

时候,就连当时负责审问的警察都摇头,原来天底下真有如此自私自利又理直气壮之人。

一周之后,徐媛突发心肌梗死死亡。

6. 真相

“十年前我还在读警校,所以对这件案子所知不详,向领导申请才有权限查看档案。果然如我猜测的那样,那两名指证徐媛的小学男生就是王广浩和乔彦!”

何作栋带着苏敏来到夏朵的病房。不久之前陷入昏迷的还是苏敏,现在却轮到夏朵,真是令人感叹命运的不可捉摸。

“对夏朵,不,对徐芸而言,姐姐徐媛的去世彻底隔断了她离开福利院的道路。她心中对你们所怀的恨意,恐怕超出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三年来,苏敏将徐芸视作触不到的密友。有些话,她不能对妈妈说,就全部化为文字向徐芸倾诉,其中当然也包括对杀人凶手的恨。

只是她不知道,那一头,徐芸的愤怒尤甚于她。

14 年前,夏家将她退回孤儿院,她年龄渐长,不再会有别的家庭领养她了。姐姐徐媛是她早日离开福利院的唯一希望。

所以在姐姐死去之后,她的心中 充满着仇恨。她恨苏鹏海,为何要对姐姐如此苛刻;她恨那两个作证的小男孩,为何要多管闲事?

这么多年来,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辛苦。

她刻意潜伏在苏敏周围,她利用信件充分了解苏敏,也在默默等待报复的机会。

“我们查过乔彦的通话记录,徐芸很聪明,她在案发前一周以苏老师女儿的名义邀约乔彦见面,因此她的电话号码被后来的通话挤推到很后面,我们一时失察。”

何作栋光是站在门外就觉得背后冒着冷汗,病房里的女孩如今毫无攻击力,但是所作所为让人回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那个王广浩也是被她害死的吗?”

“手机里的偷拍照片是她在杀死王广浩之后,用蓝牙接收的,所以每一张照片的时间都是同一个,这可以说是百密一疏。”

只是夏朵为什么要租住同一间公寓呢?还特意收藏着苏敏的照片?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何作栋。就算要杀死王广浩,也没有必要非要在304 室吧。

“徐芸曾经在信里和我说过,她没有朋友,在和我通信的时候,就好像我在她身边一样,就像是她的室友。”说到这里,苏敏淡淡一笑,似在自嘲。

(责编:木须 2296078625@qq.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