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记

现代爱情故事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由·得林洛斯

他爱我?她不爱我?恋恋红尘,到底谁能抓住对的人?

1.一吻惊心

平安夜,韩萧感到非常不平静。半小时前,他开玩笑对晓茹说:“你喜欢我吗?”对方从苹果笔记本后抬起头说“:喜欢啊。”然后,探过头来亲了亲他的脸颊。

事情发生得太快,韩萧有点猝不及防。他几乎是慌不择路地收拾了东西逃出了公司大楼。

晓茹是公司的女神。她有一副文艺少女的外表,总是一身黑色长裙,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距离感。因为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却没有结婚,大家都猜测她应该有一个交往多年的男朋友,感情稳定,只是两人都是异地。

所以,当晓茹突然亲韩萧时,韩萧忍不住问“:你男朋友呢?” “分了啊。”她奇怪地说。“分了多久?”她淡淡地说:“大学毕业半年后就分手了啊,差不多好几年了吧。异地确实影响感情,他挺好的,不过没缘分就算了吧。”

韩萧没有开车回去,而是狐疑不定地打车去了经常去的酒吧,约了平时喝酒打牌的几个朋友,然后开始说今天的艳遇。

“你们公司那个女神答应和你交往了?”一个当律师的朋友口无遮拦地开他玩笑,“这种女生怎么可能单身?我 敢说她肯定有男朋友。她这么随便地答应你,还主动亲你一下,会不会是刚和男朋友吵架,抓你来当备胎啊!”

这时,晓茹给韩萧发信息过来“:你到家了吗?”韩萧给她回了条:“在和朋友泡酒吧,朋友说,你找我肯定是为了找备胎。”

韩萧心惊胆战地等对方回复,可是晓茹很久都没有回复。大家都起哄说,他的女神肯定生气了。这时,晓茹回了条:“没准是吧。”韩萧的耳边回响起朋友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立刻气呼呼地把晓茹拉黑了。

“别生气,我叫几个经常来酒吧的漂亮妹子过来陪我们喝酒,心情一下就变好!”律师朋友安慰他,立刻拿出了手机。

韩萧斜眼看着他身边这群黄金单身汉:收入丰厚,外形都不错,但都情路坎坷,遇不到真爱。

很快,律师朋友口中的漂亮妹子们就来了,她们一看就是欢场上的常客,清一色的网红脸。

“作为HNC中国公司的高管,你已经很了不起了,大好的前程,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和一段插曲郁闷呢!”金融男安慰着韩萧。

“胡说八道,我哪里郁闷了!”韩萧道。

韩萧和身旁的女生互相开了几句没轻没重的玩笑,不留痕迹地吃着她的豆腐,最后还是不想和来历不明的

女生开房,留了她的微信,发了个 520元的红包,然后趁着酒局结束打车回了家。

空荡荡的单身公寓,韩萧觉得内心空虚,一想到今天被晓茹耍了一道,便有点愤愤不平。他更不爽的是,在她亲吻他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瞬间心脏抽搐的感觉。

突然,他看到晓茹发来一个好友请求,他想了想,就通过了。晓茹发了个笑脸:“生气了?”他没好气地回答: “你耍我,还问我生气不生气?”

“你问我是不是拿你当备胎?难道生气的不应该是我吗?你也太多疑了吧!”

韩萧气坏了,他要的是女人对他百分之百的顺从和依赖,而不是晓茹这种带着嘲弄的口吻。两个人晚上不欢而散,各自睡觉。

2. 爱情博弈

第二天,两人在电梯里相遇。韩萧问:“怎么,昨天没睡好?”晓茹没好气地说“:睡得很好。”韩萧以为晓茹是冰山美人,她这语气里带了情绪,反而让他有点高兴,不禁约她:“中午一起吃饭吧,中午在‘海盗船’见吧,我先去订位置。” “我不能吃海鲜……不过,我可以点别的。”中午,两人在餐馆见面。这顿饭吃 得很欢乐。韩萧发现,晓茹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子,她吐槽起别人来直中要害,对各种各样的食物充满了各种有趣的想法。她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冰冷,相反有火热的一面。

吃了一顿午饭,他几乎可以确定一件事:晓茹是真的喜欢他。只是他不知道,这种喜欢是否到了能让他放心给出一颗真心的地步。

两个人约好在公司里不表现出正在交往的样子,而是接触一段时间再看看两个人是不是合适。

吃完饭回公司,两人在电梯里告别。韩萧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昨天在酒吧认识的那个女孩想跟他微信视频,他想也没想就接了。

对面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帅哥,昨天给我‘我爱你’红包,我还没有请你吃饭呢!你什么时候有空啊?”女孩子的声音软软的,一听就特别舒服,让他很有满足感。而他和晓茹吃饭的时候,虽然很开心,但是要时刻调动自己的脑细胞,生怕跟不上她的思维。

他看了看这个女孩的微信,叫做“玲珑精灵”。他想起昨天坐在他身边,时不时贴着他的柔软的身体,忍不住全身燥热起来。

“有空,你有空我就有空喽。”他漫不经心地和对方调了会儿情,就去休息了。

整整一个下午都很忙碌,加之晓茹一直没给他发一条信息,这让他有点

惶恐不安,也有些生气。

下班后,他在停车场看到了晓茹,立刻问道“:你怎么一直不给我发信息?” “你不也没给我发吗?”她说。他一时气结“:你不给我发,我自然不会给你发。”

“你之前午饭的时候不是提到过最怕你那个前女友全天 24 小时盯梢吗?”晓茹说。

是吗?他说过这句话?他有点回不过神,找到自己的车,示意她上车。

“可是我的车在那边啊……”晓茹指了指不远处白色的本田,看到韩萧面露不爽,便笑着说,“好吧,那你送我回去?”

“肯定是我送你回去!”看着她上了自己的车,韩萧心情才好些,赶紧给她系上了安全带。

这个时候又开始担心:这副样子是不是显得太猴急了?

韩萧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他喜欢自己在女人面前游刃有余的样子。他能感觉到晓茹不好掌控。

玲珑这时又给他发了条语音信息,他不小心点错了,对方娇滴滴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在做什么呀?”晓茹听到后,愣了一下。“我表妹。”他撒谎。“哦。”她应了一声。看到晓茹有些吃醋和生气的模样,韩萧不禁有些开心,想不到冰山美人 也会有情绪,他的郁闷瞬间荡然无存。他笑嘻嘻地说:“我找对象喜欢端庄的,那种见人就撒娇的女人,只适合带出去玩玩。”

晓茹稍微偏了偏头看着他,说“:我又端庄又能带出去玩。”

晓茹接下来带他去了一家夜总会,里面纸醉金迷的气氛瞬间感染了他。她脱下自己粉色的外套,轻快地跳着舞进了舞池。

韩萧几乎不敢相信平时斯文内敛的晓茹有这样的一面,她在舞池中央像个女王一般,旁边异性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然后还有人和她搭讪。她笑着摆摆手,指了指韩萧,那个男人无趣地走开了。韩萧心下不自在,想叫酒,却被晓茹过来按住了手:“你今晚还要开车呢?”

韩萧被她拉出夜总会,在外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想不到你还挺放得开……”韩萧忍不住伸手抱住她,凑近她耳边说,“你到底有多少面我不知道的?”

晓茹用唇膏在他脸上画了一道: “今晚要不别开车了?”

韩萧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把她抱得更紧了。

深夜的时候,韩萧泡在酒店的浴缸里想事情,想着晓茹光滑的皮肤,想着她不为人知的热情和娇艳。之前发生的这一切让他很高兴,但是又因为不在他掌控之中感到有点彷徨。

韩萧想起大学一年级追系花时候的经历,对方也像晓茹这样不冷不热,把他送的礼物全退回来,然后和别的男神去了自习室。

那天晚上,他像傻子一样喝醉了酒,并且发誓以后一定要有出息,让女人主动追他。这辈子一定要做爱情里的掌控方。后来,韩萧也谈过几次恋爱,都是女生追他。但只要对方稍微露出一丁点儿想改变他的企图,他就恨不得远离她们。

晓茹在浴室外叫他,轻唤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当韩萧裹着浴巾走出来时,晓茹正在床上梳头。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这回是微信视频,晓茹看见了来电显示的名字是“玲珑”。

“打了好几个了,怎么不回复她?”晓茹轻声说。

那一瞬间令韩萧有些不爽,她甚至一点儿都不妒忌,她似乎知道自己已经将韩萧牢牢掌控了。

他有点茫然,没有去接电话,晓茹若无其事地帮他接了,递给他:“接一下吧。”

韩萧接起电话,玲珑突然尖叫起来:“啊!你旁边有女生?是谁?你不是跟我说你单身吗?”

晓茹支着脑袋看着他,眼里有一丝讥诮。他本能地冲着手机叫“:你是不是疯了,瞎嚷嚷什么?这是我朋友。”玲珑那边哭出了声,然后挂断了电话。晓茹也起来穿衣服,看着他说“:朋友?”

韩萧僵硬地坐在那里不动,看着她一点一点梳好自己的头发,换好衣服,然后拿着包包走了出去。

周末韩萧又去了酒吧,他的朋友嬉笑地问他和公司的女神进行到哪一步了。听到他说已经开过房了之后,大家对他又是一片赞叹,起哄让他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

他不想说自己已经和晓茹闹掰了,而闹掰的原因非常可笑。

3. 现代爱情

这几天,他没再和晓茹联系,甚至还见了玲珑一面。玲珑根本不问那天晚上的事,拖着他去逛街,他在茫然的情况下给她买了一些礼物,然后又带着她回到住处。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没有任何压力。玲珑像在自己家一般打开冰箱吃东西,然后和他上床,接着离开。

在公司,晓茹始终避免和韩萧碰面。有一次,他碰到了晓茹,想上去和她说话,却看见一个男士在给她拿外套。

“这个是香港分公司的负责人,听说又要升迁了,刚离婚,狠角色。”有同事告诉他。

晓茹对那个男人笑笑,那个男人也殷勤地对她笑笑,帮她开门。那种样子说不出到底是爱惜一个人才,还是在照顾一个女人。

但是那个男人的样子让他感觉到,

他对晓茹是可以有掌控力的。

下班之后,韩萧带玲珑去朋友的酒吧,大家都以为是他们公司的“女神”,起哄了一番。玲珑知道对方认错了,但并不放在心上,笑嘻嘻地给他们倒酒。大家一看就知道她不是晓茹,顿时有点失望。

玲珑并不是天天都到韩萧这里来,她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有时候,她会躲在卫生间里回。一次,韩萧听见她拿着手机对别的男人撒娇,便生气了,要赶她走。玲珑立刻哭着说:“你又没说我是你的正牌女友,我也要为自己留条后路的!”

那一瞬间,他觉得玲珑脸皮真厚,而且怎么骂她也像块牛皮糖一般不和他断,也不生气,忍受他的坏脾气。他知道她肯定有别的男人,但是尽量不去追究这些。

“就这么个女人……”他和朋友喝酒的时候说,“不值得我为她吃醋。”

不知道晓茹当晚离开他的时候,是否也是这样的心情。所以比起玲珑,他更恨晓茹,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心态。

从香港调配过来的那位高管升职,接管了大陆市场。公司管理层开酒会,韩萧也去了。那个香港佬姓刘,英文名叫托尼。刘总保养得很好,40 出头看起来依旧是 30岁的样子,他举着酒杯和大家致辞,旁边站着穿一身小礼服的晓茹。韩萧惊讶地发现,刘总就是之前晓茹身旁的男人。

韩萧趁着空当,凑到晓茹身边说: “听说你是他女朋友了?”

晓茹轻轻挑起眉,这是他们时隔半年的第一次说话。晓茹说:“他昨晚向我求婚了。” “那你答应了?”韩萧问。“为什么不答应,我也不年轻,配他正好。晓茹看着韩萧,你配那些小女生也挺合适。”

“我配什么不用你管,”韩萧道,“你也知道你不年轻了,哼,我要去告诉他我们交往过……”

晓茹看着他,有点意外他的幼稚: “我早告诉他了。”

韩萧这回没话说,端着酒杯去阳台喝酒,想让自己冷静点。可是,托尼居然端着酒杯来找他:“小韩,我知道你和晓茹交往过,虽然她过去那么爱你,不过我会好

好照顾她,她会好好爱我的。”

“她爱过我?笑话!”韩萧笑了一声,“她耍过我是真的。”

“不要这样说,”托尼说,“有些恋情即使不得善终,也不用这么耿耿于怀。我希望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为公司工作,我很欣赏你的才华。”

“我从来不觉得她爱过我。”韩萧闷声说。

“你在和她表白前,她已经默默关注你很久了。她知道你的星座血型、喜好、上下班的时间、经常去的酒吧。她说怕你嫌她闷,就特意带你去跳舞,她怕你嫌她管得多,所以也不多过问你和其他女人的纠葛。试问一个女人不爱你,怎么会这样对你?”托尼说,“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我有自信你不适合她,她和我才最合适,因为我愿意接受最真实的她。我本不该插手你们的事,但是你对她太过分,我总要为我的老婆打抱不平。”说完,他就进屋子里去了。

韩萧一个人回到了家,玲珑今晚又没有来。他才想起玲珑都是来之前半小时才通知他,似乎他是她赶赴的一个场而已。从始至终,他就没掌控过感情里的任何一件事。

他想起很多和晓茹的往事,他第一次在公司看见她,然后她对他笑笑。有些时候,他们会刻意路过对方的办公室,并为了看到对方而故意加班。不久后,他们终于有了交集,可以搭上两 句话,但是因为紧张,所以每次说的话都那么客套。这种感觉就是他最初遇见系花时的感觉,不同的是,系花不爱他,晓茹,或许是一直都爱着他的。也许他一直对抗的,就是这种爱上一个人的感觉。爱上一个人就会无法掌控,情绪波动会变得很大。他想起第一次和朋友提起晓茹,被人家嘲笑会被当作备胎的时候,他这么问过晓茹。

她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对了,她当时就不高兴了。这是和他一样的感觉,讨厌被喜欢的人怀疑,希望对方能说出自己想听的话,如果是相反的结果,就会生气。如果当时他能想到她不高兴的原因,会不会立刻欣喜若狂,因为他知道她也是那么在乎他?

打开手机,里面放着一首老歌《现代爱情故事》:“别离没有对错,要走也解释不多,现代说永远已经很傻。随着那一宵去,火花已消逝,不可能付出一生那么多,情尽时就要放过,我怎会想穿心窝,若是厌弃了,再不蹉跎,如共你分开,应有机会再爱一个,不可能付出一生空虚过……”

韩萧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他到底是从中反省,还是继续等着玲珑那样的女孩子呢?

远处传来列车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在这座城市里特别特别渺小,特别特别孤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