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藏世界

罪与罚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十夜

楔子

晚上 9时,东郊墓园的守墓人赵四开始了今晚第二次巡夜。

原本每天只有下午5点钟巡视一次的,但自从上个星期,有几个熊孩子玩什么冒险游戏,偷偷潜入了墓园过夜不说,还破坏了亡者的墓碑之后,墓园管理处就下达了巡夜的命令,晚上增加 7点和 9点两次巡夜。

赵四缩着身体,正打着手电筒到处乱照,突然,他看到北侧的树林里有一团红艳艳的东西,在手电筒莹白的灯光下,那团红色显得越发妖冶了。

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啊!”不一会儿,恐惧的叫声响彻天际。

1. 奇案

探照灯打破夜幕,将墓区照得如同白昼。黄色的警戒线拉开,取证的法医和搜索的警员在这片林子里忙碌着。

沈铭正听着同事们的汇报,忽然瞥见一抹苍老的身影,立刻迎了上去: “季老,您怎么来了?”

作为江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老队长,季春华下个月即将退休,手头所有的工作都已经交接完毕,像这样的案子其实并不需要他老人家亲自出马。

季春华的眼神却十分凝重,“我听说尸体十分奇怪。”

沈铭回答:“是,守墓人赵四巡夜时发现树林里有一个巨大的红色蚕茧,走近一看,原来是用毛线缠出来的椭圆形,一开始赵四还以为是熊孩子恶作剧,一层层将毛线扯开之后,里面居然藏着一具年轻的女尸,他立刻报了警。”

他偷偷看了眼季春华,发现老领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心翼翼问道: “是有什么问题吗?”

季春华没有说话,径直往警戒线内走去。白笔画着的人字形内,躺着一个身穿红色棉衣的少女,她的身体被奇怪地扭成了S 形,双手被红毛线紧紧地绑在胸前,像是在祈祷,又像在哀求。毛线的色泽暗淡,与在旁边的那一大团相比,有些发白,像是旧物。

季春华语气沉重地开口:“死因有初步结论了吗?”

法医立刻回答:“死者的年龄大概在 16 到 18岁之间,死亡时间是在晚上7时左右,脖子上有勒痕,下体有轻微出血,但其他地方没有擦伤。死因极有可能是窒息,但具体的情况还需要回局里仔细检验过才能出报告。”

季春华点了点头,问道:“今天是几号?” “1月12日。”季春华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沈铭也倒吸一口冷气。

18年前,江海市的远郊枫桥地区,

曾连续发生过三起恶性连环杀人案件。受害者都是年轻的女高中生,案发地点不是无人的荒野就是像这样偏僻的树林,三名被害者都是被掐住脖颈窒息死亡,死后遭到性侵。尸体被用红色毛线如同木乃伊一般层层包裹,远看像一个巨大的蚕茧。

因为罪犯处理尸体的方式闻所未闻,当时被传得沸沸扬扬。警方又一直都没能抓到罪犯,导致人心惶惶,一时成为社会抨击警方无能的热点新闻,也一度成了江海市公安局的耻辱。

虽然时过境迁,那段人心惶惶的岁月逐渐在市民的记忆中忘却,甚至完全消失,但当时负责这起案件的季春华,却一直都因为未能找到凶手而耿耿于怀。

季春华的目光望向远方,思绪似乎回到了18 年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枫桥连环杀人案的最后一名受害者沈青青,18 年前的今天,被人以同样的方式残忍地杀害了。”

他沉声说道:“35 年刑警生涯,我力求替所有受害者找回公道,可这桩案子至今未破,是我生平所憾。没想到在我退休前夕,又出现了第四名受害者,而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凶手!”

沈铭却道:“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大多具有反社会人格,他们将犯罪视为一种挑战,像枫桥案的罪犯喜欢用夸张的犯罪手法引起社会大众的恐慌和注意,一般来说,这样的人不会蛰伏 18 年才又出来作案——季老,这一次会不会是有人模仿作案?”

季春华摇了摇头“:不可能,尸体摆放的姿态和手势,以及手腕上红毛线与外茧的新旧之分,都是警方未公布的细节,除了极少数参与过案件调查的同事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目光一沉,“所以,一定是那个人回来了!”

2.再回旧地

死者名叫李欣然,今年 17 岁,是江海市第一中学的学生。

她从小就没有父亲,母亲靠卖菜维持生计,一个人特别艰难地带大了她,但去年,母亲也得绝症去世了。

李欣然的母亲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积蓄,但李欣然却十分乐观开朗,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保持在年级前三名,学校鉴于她的情况,破例让她住在教师宿舍。

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为了攒生活费和未来的大学学费,一到周末就出去打工。但学校的监控显示,她自从上周五傍晚急匆匆地出了校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高三(1)班教室前,季春华站在后门口,透过玻璃窗望进教室。

李欣然的噩耗传来,整个班级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尤其是班主任唐静老师,此时正站在讲台上泣不成声。

沈铭看了一眼教室内的情况,叹了

一口气,季春华低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吗?”

沈铭点点头“:季老,您还记得当初嫌疑最大的那个姜大明吗?在李欣然的母亲去世之后,她的紧急联络人栏中写的名字,居然就是他!听说这些年来,姜大明经常接济李欣然母女,他们是关系比较好的邻居。”

枫桥连环杀人案的卷宗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根据当时在现场遗留下的脚印以及步宽,推测凶手是一名男子,身高 175 厘米,30岁左右,穿 41码鞋。

从尸体两侧,被缠绕的红色毛线受力的不同判断出,凶手是左撇子的可能性极大,而三名死者都不曾有过反抗的举动,由此可以断定,应该是熟人作案,且此人对枫桥地区的地形十分熟悉。

同时符合四个条件的,只有姜大明一个人。

姜大明彼时是枫桥镇的一名邮差,再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枫桥镇的地形了。那个年代十分流行交笔友,受害的三名女高中生有两名已经证实交了许多笔友,她们对姜大明也一定不陌生。姜大明是左撇子,身高和年龄甚至鞋码数也都符合警方推测。

最重要的一点是,凶手处置尸体需要用到大量的红色毛线,而姜大明的父母恰好是做毛线生意的,警方在他家的仓库里找到了许多红色毛线球,只可惜没有找到进货单,不能与库存对 比。但至少说明,姜大明有犯案的条件。

所以,理所当然地,警方将姜大明列为了头号嫌疑人。

然而,在这三起案件的作案时间内,他都有不同的人给他做了严密的不在场证明。

想到往事,季春华面色一凛,“看来我们得再去枫桥走一趟了。”

3. 新线索

李欣然母女曾经租住的地方,就在枫桥镇上的一座新公寓里——环境居然不错,沈铭对此有些意外。

客厅的墙上有很多照片,民警小吴指着照片中一个穿高中校服的中年男子说:“他叫姜大光,是姜大明的弟弟,从小就被诊断为脑瘫,据说只有5 岁孩子的智力。哦,对了,这房子的主人就是他。”季春华愣了愣“:哦?” “姜家的老宅拆迁之后,政府补偿了他们好几套房子,姜大明把弟弟名下的几套房子租了出去,拿租金去承担他的医疗费用。这里便是其中一处。”

沈铭点了点头:“母亲去世了,把房东填在紧急联系人名单里,倒也无可厚非。”

这时,小吴指着阳台对面说道“:姜大明家就住在前面那栋楼,恰好正对着这间屋,不过他好像不在家,我联系过邮局,他前天请了一周的年假,说

不会出事了。那傻孩子……还因为这事把自己折腾进了精神病院,可老婆子真的不怪她,这事怎么能怪她?”

季春华连忙又问道:“那她现在还住在这里吗?”

沈奶奶摇摇头“,早搬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出了沈奶奶的家门之后,季春华与沈铭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唐静!”

没错,相片上与沈青青手拉手笑得灿烂如花的少女,赫然便是李欣然的班主任唐静!

这时,小吴接完一个电话,一脸严肃地道:“季老,不好了,我刚刚接到电话,姜大明自杀身亡了!”

4. 自杀

是带着姜大光去旅游了,要下周才能回来。”

季春华踱步过去,站在阳台上望了一会儿,道“:小吴,你能帮我去查一查姜大明兄弟两个的行踪吗?”小吴连忙说“是”,立刻就给派出所打了几个电话。

小吴挂了电话,又问道:“季老,我们现在去看沈奶奶?”季春华点了点头“:走吧。”沈奶奶是当年那起案子的第三名受害人沈青青的唯一亲人,另外两名受害人的家人都搬家了,只有沈奶奶,固执地不肯搬走。

季春华敲开吴奶奶家的门,沈奶奶给季春华等人倒了茶,就垂着头坐在一边,她一言不发,却满身都是悲伤的气息。

季春华还未开口,沈铭却眼尖地看到了电视机柜上的一张照片,镜头里,是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手拉着手,他不由咕囔一句:“咦,这姑娘有些眼熟,她是谁?”

沈奶奶愣了愣,随即说道“:你说静静?她是青青的同班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个孩子平时形影不离的,青青出事那天,本来也是要和静静一块儿去镇上的电影院看电影的,后来静静家里有事就没有去,没想到……”

她偷偷抹了把眼泪:“青青出事之后,静静一直很自责,她觉得如果当时陪青青看完了那场电影,青青也许就

在开车赶过去的路上,小吴将已经掌握了的情况都通报了一遍。

姜大明是前天请的假,说要带姜大光一起出去旅游,但到处都查不到他们的出行记录。

恰好,姜大明对门的邻居报了警,说姜大明家有一股奇怪的臭味,大家这才发现姜大明自杀身亡了。

姜大明是烧炭自杀,而且留下了遗书,在遗书中,他承认自己是枫桥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也承认自己杀死了李欣然。警方还在他家里发现了许多红色毛线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