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造假的道具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目录 -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沈南先生,您的水中魔术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甚至有人称您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面对这样的好评与喝彩声,请谈谈您的感想好吗?”

“沈南先生,水中逃生魔术一直被称为依靠道具造假的过时魔术,您为什么还要挑战这个领域呢?” “沈南先生……”闪光灯中,那个男人微笑着冲记者们摆摆手,穿过人群的阻隔,冲我大步走来,然后从我手中接过我早早备好的鲜榨橙汁,拉着我一起上车。

“今天的魔术怎么样?”他灌下一大口橙汁,歪头冲我笑。

“当然是最棒的。”我笑嘻嘻地说, “因为……”

眼前的景物突然一片混乱与扭曲,所有的色彩飞速褪去,我惊惶地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我远去。

他脸色青白,嘴巴一张一合,我却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我拼命想要奔向他,却被巨大的阻力挡住,是水——

“爸爸!”我尖叫着醒来,满身冷汗,气喘吁吁。

我多希望我跟爸爸说出了那句话,那是一直埋在我心底的话— —因为爸爸是最棒的。

可是我已经再没有机会了,我的爸爸,大魔术师沈南,在上个月的表演中,因为“心脏病突发”,溺水身亡。

当时,我在水箱边,绝望地敲打着那坚固的水箱壁,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最终,工作人员没能打开那个巨大的密封水箱,从水箱顶端入口处,探身进去试图拉爸爸上来的洛云安颓然地走了下来:“对不起,诺诺,老师他已经……”

洛云安是我爸爸的首席大弟子,一直深受爸爸宠爱。

“老师最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医生也提醒过他要注意自己的心脏……这是一场意外。”他这样对记者说。骗子!他说的全是谎话!也许没有魔术可以拆穿谎言,但是我却可以凭自己找到真相。

我爸爸从来都没有什么心脏病, “水中魔术”是爸爸唯一一个没有教给我的魔术,但是我非常清楚,这种水下逃生魔术,都会在道具上留下给魔术师逃生的暗门。

爸爸一直对外宣称,他特制的水箱无论是注水还是逃生,都只有顶端一个开口而已,所以他的逃生魔术是货真价实的逃生术,但这怎么可能?爸爸

他又不是疯子!

可是事后,警方来查验过爸爸表演用的水箱,那确实是坚固的,没有任何暗门的水箱。

一个安慰我的女警还无意中透露,爸爸甚至采用了防弹玻璃,所以工作人员才没能击破水箱把他救出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那不过是一个魔术的道具,为什么要做成这样?我想向警方询问更多信息,可是洛云安却把我从警察身边带走,没有给我继续问话的机会。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警方的,也不知道他提供的爸爸有心脏病的证明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这一切一定是阴谋——我是爸爸的女儿,我很清楚爸爸没有心脏病,从来没有!

我可以百分百肯定洛云安就是害死爸爸的凶手。难道不是吗?如果有一个人,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无法取代,你会怎么做?

或者甘居人下,永远做一个在他身后不被瞩目的影子,又或者,抹消他。

如果洛云安真的是害死爸爸的凶手,那么他能采用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道具上做手脚。那个水箱之所以如此坚固、不可逃生,没准就是他事先调了包。

二、爆发

自从爸爸把洛云安带回家之后,我 就很少去魔术团了。但是现在,为了调查事件的真相,我重新回到了魔术团的道具仓里。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凝结着爸爸的心血。我在道具仓中默默行走,触摸着每一样既熟悉却又陌生的物品。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猛地抬起头,看到洛云安就站在角落的暗影里,静静地看着我。

他穿着爸爸曾经的演出服,比平时看起来更加英俊帅气。

“谁让你穿我爸爸的衣服的!”我变了脸色,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脱下来!”

“我刚演出完毕。”他黯然地拨开我的手,“这是服装师让我穿的。她说观众们看到会想到老师,更有演出效果。我本来正准备换掉的,没想到看到你在这里……”

我忍不住愤怒,道“:你害死了我爸爸,怎么还有脸叫他老师!” “诺诺!你听我说……”在洛云安惊愕的呼唤声里,我冲了出去。他的追赶让我慌不择路,手臂勾到一旁遮盖道具的防水布。防水布滑落下来,露出的正是我在寻找的水箱!

洛云安追了上来,抓住我的手臂, “我真的没有害死老师,那只是一场意外,医生也说……”

“医生也说?”我冷笑着回头,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我伸手指向水箱的边缘,恶狠狠地冲他咆哮起来“:花呢?

四月花呢?这不是我爸爸的水箱!我爸爸的水箱边缘上有我亲手刻的四月花!我为了保他平安刻上去的四月花!你告诉我,那些四月花去了哪儿?去了哪儿!”

洛云安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他缓缓松开了我的手,颤抖着双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你换了水箱,检查道具的工作一直都是你在做,因为你是爸爸的弟子,很多秘密只能让你知道。

“爸爸信任你,你检查过的道具,他绝不会起疑。你换了水箱,对不对?没有暗门,没有逃生的路,没有生存的希望—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爸爸!洛云安,铁证如山,你还要怎么狡辩!”

我一步步逼近他,泪流满面“:洛云安……你知道吗,爸爸说你是他的骄傲,你怎么可以……”

三、恨

我恨洛云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最初的洛云安很可爱,乖巧懂事,总是照顾我。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刚刚十岁的他怯生生地敲开爸爸办公室的门,鼓足勇气说“:让我跟着您学魔术吧,我什么都可以做。”

那时候我才七岁,躲在爸爸身后,看着紧张的洛云安笑出声。

也许就是因为我的笑声,让爸爸决定留下这个男孩陪我玩,因为他演出很忙,常常没有时间照顾我。

洛云安在魔术团七年,至少有三年的时间都是在做我的“贴身保镖”。他很细心,也很贴心,进魔术团的第一天,他榨了一杯鲜橙汁给我喝,说:“我妈妈说过,这个对身体好。”

“那你妈妈现在在哪里?”我细声细气地问他,心里有一点点嫉妒。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爸爸也从不肯告诉我。

他笑了一声,撇开脸去“:妈妈走了,跟一个魔术师走了。我听别人说的,所以我想,要是我也能变成魔术师,妈妈是不是就会回来找我……”

我歪着头看着他,把橙汁杯子递给他,笑着冲他抬起头:“那你教我榨橙汁,以后,我每天都榨给你和爸爸喝。好不好,云安哥哥?”他笑着点了点头。一晃三年过去,洛云安成了崭露头角的少年魔术师。

爸爸把他带回家,说他会和我们一起生活,并对我说:“能有云安这样一个弟子,真是我最大的骄傲。”

我当着他们的面,重重摔上了房门。我承认我是嫉妒,嫉妒洛云安的才华,嫉妒他还有关于妈妈的记忆,嫉妒我的爸爸,有一半变成了他的。

他们一起飞去全国各地演出,接受无数的鲜花与掌声。而我只能在他

们凯旋归来后,跟在他们身后,听他们兴高采烈地交谈。

我插不上话,我不是魔术师。每次爸爸问起我他的魔术怎样,我都只是淡淡地说“:挺好。”

我不想对爸爸说,他也是我的骄傲,可是现在,不管我对着他的墓碑说多少次我爱他,崇拜他,他都听不到了。

四、挑战

洛云安依然在不断地演出,我虽然知道他调换了水箱,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点。

就算我说自己给爸爸的水箱上刻了四月花,他也可以说那是我在撒谎。毕竟这个水箱一直都是他和爸爸在共同管理,爸爸死后,一切都死无对证。

我偷偷联络了各大报社,用变声器向他们爆料,说:“大魔术师沈南的首席弟子洛云安,宣布将继承老师遗志,继续挑战水下魔术。”不出所料,很快就有人来团里要求采访,询问信息的真实性。

洛云安在台上演出,我作为逝世团长的女儿,“义不容辞”地替他接受了采访。

“师兄他确实有这样的计划。”我心中有着隐约的快意,“我曾经劝阻过他,毕竟父亲去世后,他算是我唯一的亲人。但是他执意要演出水下魔术,说他是这个魔术的唯一传人,他不能让我父亲的心血化成泡影。我很感动,但也很为他担心。”

“这么说,沈小姐并没有学习过这个魔术?”有记者问。

“是的。”我哀伤地说,“父亲他一直对魔术的要求很严苛,他认为我并不适合魔术表演,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师兄身上。师兄一直是他最大的骄傲,如果师兄真的能重现水中魔术,我想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非常安慰……”闪光灯亮成一片。洛云安,你现在有胆量说你不演出水中魔术吗?

我看着匆匆赶来的洛云安,他脸色铁青地看着我,我与他对视,心底疯狂滋长出报复的喜悦。

我会好好看着那个水箱,一定让你用它来表演的,洛云安。

上台,意味着表演一旦有失误就会死;拒绝上台,等着你的将是“懦夫”称号,和足以让你身败名裂的舆论。

洛云安一直沉默,就在我以为他最终会选择逃走的时候,他出现在我家门口。

“诺诺,你很想看我死吗?”他问我,我隔着防盗门冷眼看他“:有句古话

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点点头,转身就走。第二天,他发布了自己将要举行水中魔术演出的消息。

魔术演出的那天,我没有去现场,却在家中紧张地看着电视直播。洛云安在水下憋气的时间最长是十分钟,陪他和爸爸练习的时候,我统计过无数次。

五、和时间赛跑

在洛云安被放进那个危险的水箱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缩紧。我想起爸爸出事的那天,也是这样,被重重锁链锁住,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被沉入水底。

他在水中艰难地解锁,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脸色开始发青,动作也渐渐迟缓,而台下的观众却以为这是魔术师在故意制造效果,发出阵阵尖叫和欢呼声。

洛云安最先冲上了台,他爬上水箱,打开顶端出口,向水中的爸爸努力伸出手去:“老师,快抓住我的手,老师——”

那时候,爸爸为什么没有对他伸出手去呢?而我冲上台去扑到水箱前,爸爸把头转向我,到底说了什么呢?

我无数次在梦中见到那个口型,却在每次醒来后,都强迫自己不要回想爸爸离开的画面。可是现在想起来,爸爸 那时候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是再见?是叫我的名字?不,不是……他拼命重复那两个字,一张一合的口型……

密码?爸爸在说,密码!

家里用到密码的地方只有一个,那是爸爸藏在浴室镜子后面的小密码箱。

爸爸曾经说过,那里放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密码谁都不能告诉。我跌跌撞撞冲到浴室取下镜子,拉动密码箱门——居然没有锁。

箱门轻轻开启,里面是被订得整整齐齐的一沓资料,和一个笔记本。那是从我出生开始,爸爸就在写的日记。

“直到诺诺的妈妈因血液病去世,我才知道,原来她身体里一直藏着这样一颗定时炸弹。

“患者会在二十五岁左右突然发病,病情迅速恶化,全身血液病变最终痛苦死去……多可怕的一种病。

“更可怕的是,它也潜伏在诺诺的身体里。幸运的是,它可以被控制,在二十岁之前进行骨髓手术,就可以延

缓发病,然后每十年要巩固一次治疗。

“医生告诉我的手术费用,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也许未来十年我也承担不起。但是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是诺诺的爸爸,是她唯一的亲人。

“为什么要进行水下逃生魔术?因为这是一条来钱最快的路。投资商说,惊险系数与他们的付费数成正比……我只能选择身陷险境。这是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危险魔术。”

“云安发现了!可是我不能听他的劝阻。我只希望如果哪天意外发生,他能帮我掩饰,帮我照顾诺诺。钱已经差不多了,这次我必须下大赌注,我跟那个狂热喜欢逃生术的老板已经谈好了,如果我能用完全没有暗门的水箱成功完成演出,他会付给我我所需要的钱……”

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一定是跟时间赛跑。

当我冲上舞台的时候,工作人员刚刚把洛云安从水箱里拉出来。我看到他们把他平放在舞台上,他一动不动。

我来迟了吗?我手脚发软地爬上台,颤抖着握住洛云安的手,叫他的名字。

“诺诺……”洛云安忽然握住了我的手,虚弱地叫我。我惊愕地抬头,透过泪光看到他对我露出笑容:“我没给老师丢脸……”

台下爆发出一片令人头晕目眩的欢呼声。而我,只想对上天说一声谢谢。

“其实就算你没有去找那些记者,我也会去表演水中魔术的。”在后台,洛云安跟我说,“老师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那时候就已经做了决定,如果老师不成功,我就靠自己为你赚医疗费。”

“你不是因为我说想让你死才上台的?”我惊讶地问。

“当然不是,你以为我是傻子。我想的是,我一定要成功,然后说出真相让你为误会我而道歉。”他得意洋洋地揉揉我的头,“好了,我们该上台了。”

六、爱的魔术

这是洛云安水中逃生魔术后的第一次演出,我是他的助手。

其实爸爸从没想过让我当一个魔术师,他曾对洛云安说过:“我不会强迫诺诺继承我的事业,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爱好,自己的人生。不管她做什么,我都以她为傲。”

我跟着洛云安往舞台走去,心里却默念,洛云安,其实你就是个傻子。

然而最傻的人,其实是我,有两个人拼尽全力在守护我,我却浑然不觉,甚至差点犯下大错。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魔术可以挽留时间,也没有什么魔术可以揭穿谎言。

可是在我身上,发自于爱的魔术,却一刻都不曾停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