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SHEN SHOUYIZHE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笑熬糨糊 - ◆文 / 郁莉◆图 / 宅宅米

一 锁定目标

虽已初春,但春寒料峭,刺骨的寒风依然肆虐,穿透我本就单薄的衣服,向我袭来。我缩着脑袋,伸出已被微微冻红的双手,手里抓着一把花花绿绿的广告纸,站立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冒着随时被车撞飞的危险,穿梭在车流当中。

因为天冷,很少有车主愿意打开车窗,这无疑给我的工作增加了难度。但没关系,我关心的不是能塞多少广告纸,而是能否在这茫茫车海中尽快找 到那辆红色奥迪。

红灯终于再一次亮起,我的目光又开始极力搜索。在黑白灰占据主色调的车海中,我没花多长时间就锁定了目标车辆。

没错!红色奥迪A4,长发女司机。关键词全部都对上了!

我把帽檐压到最低,以确保我的脸被完全遮住,然后疾步上前,敲敲车窗。奥迪女司机诧异地看看我,按下了车窗。还没等车窗全部打开,我便麻利地把纸卷作一团,从半开的车窗扔了进去。

二 荒诞“梦境”

“最近几天睡眠怎么样?”问我话的是贾笑,我的主治心理医生。

“最近我一直重复做着一个相同的梦,梦里你告诉我,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我能找到一辆特定的车子,车里坐着一个长发女子。我要做的就是用我自己的方式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只有这样,我才能摆脱心魔,绝处逢生。”我一个翻身跳下床,越说越激动。

“你不会当真吧?”他愣了几秒钟,突然发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冲他敷衍一笑。

“还是像疯子说的话,毫无逻辑可言。小吴,记录下来,病情非但无好转,且有加剧之势,下一疗程需强化治疗。”贾笑面无表情,回头对身后的助手吴奇说道。

“疯子说的话,谁信啊!”临走时,贾笑嘴里不停地咕哝着。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我和吴奇相视一笑。是的,我和吴奇非但认识,而且关系非同寻常。

三 多余的人

我的思绪飞回到三十多年前。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当孤儿院院长把我带到一对中年夫妇 面前时,我一脸茫然,惶恐不已。他们像挑选商品一样,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番。我预感到我的命运即将改变。

“这个孩子今年 5岁,正好符合你们对年龄的要求。我们都叫他小寒,因为被好心人发现时,在他身上没找到任何关于孩子的信息,他被送来孤儿院时,正值小寒节气,所以就干脆叫他小寒了。这个孩子非常乖巧懂事,我想你们一定会对他满意的。”院长扶着我瑟瑟发抖的肩膀,耐心地介绍着。

“模样看着挺机灵,样子长得也端正,我和我先生都很满意,就是不知道孩子是否愿意。”站在我面前说话的,是一位雍容华贵却不失温婉素净的太太。

“小寒,先生和夫人是诚心要领你回家的,愿意的话就点个头。”院长的手在我渐渐放松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对于生来就是孤儿的我来说,拥有一个家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可惜好景不长,造化弄人。没过两年,他们竟然有了自己亲生的儿子。这是连他们自己都不曾想到的。

医生告诉他们,由于领养了一个孩子,心态自然会放松很多,心理症结打开后,最终有了自己的孩子,这种情况并不稀奇。他们亲生的孩子,正是吴奇。从那以后,尽管养父母对我依然视如己出,但毕竟,在吴家,我成了一

个多余的人。

四 将计就计

“小寒,这次你非帮我不可,人命关天!”吴奇难得以一种略带哀求的语气跟我说话。事实上,从小到大,我帮过他无数次忙。看在养父母养育之恩的情面上,我不得不时时处处让着他。

吴奇和贾笑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同时应聘来到这家精神卫生中心医院工作。几年后,贾笑当上了副主任医师,吴奇却只当了他的助理医师,吴奇一直想取贾笑而代之……

吴奇告诉我,其实道貌岸然的贾笑是个偏执狂,自从他的前妻跟他离婚后,他终日盘算着如何谋害她。他的报复计划是借刀杀人。他在极力寻找一个合适的病人,想通过对这个病人实施反复强化催眠的方式,一步步引导病人去谋害前妻。毕竟,精神病人行为失控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疯子的话谁都不会相信,包括警察。

这些秘密,是吴奇在贾笑的日记本上发现的。大学里,吴奇就知道贾笑有记日记的习惯,他偷偷窃取了贾笑的指纹,所以每次都能很顺利地打开他的日记本。

吴奇告诉贾笑,已经帮他物色到了一个合适人选,就是我。换句话说,我就是贾笑用来谋害前妻的那把“刀”。贾笑对这个一向毫不起眼、无所作为的 老同学毫无防备,这让吴奇得意万分。平时表现得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吴奇,确实容易让人对他疏于防范。

当然,负责数据记录的吴奇会把我的各项测定结果修改到非正常状态。我的精湛演技和吴奇的精密计划配合得天衣无缝。我们里应外合,竟让贾笑这只老狐狸信以为真。

那天,机会终于来了。当贾笑对我进行自以为高明的催眠,想在我潜意识里灌输恶念之时,我和吴奇都明白,这是将计就计的绝好机会。于是,我按照既定计划,趁机溜出医院来到了目的地。

其实那次我塞进其他车子的,的确是广告纸。唯独塞给奥迪女司机的,除了广告纸,还有被小心翼翼地卷在纸里的一个U盘。

盘里的视频,把那天贾笑对我“催眠”的过程记录得一清二楚。

在我入院的那一天,吴奇就悄悄地在病房极不起眼的角落里安装了高清针孔摄像头。

奥迪女司机,也就是贾笑的前妻,把红色U盘交到了警察手上。

日记本加 U盘,证据确凿。没过几天,贾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带走了。

五 黄雀在后

吴奇告诉我,我的任务完成了,我

可以出院了。

我收拾好东西,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警局。我拿出一个U 盘交给了警察。

这个 U盘里,记录的是吴奇与贾笑的前妻商量着如何利用我让贾笑身败名裂,然后过河拆桥让我彻底消失的过程,因为他不愿意把父母的遗产与我平分。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个多余的人。

更骇人的是,吴奇竟伙同贾笑的前妻暗地里进行着贩卖精神病人尸体器官的勾当,从中牟取暴利。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甘当贾笑助手的真正原因。万一事情败露,他也有时间考虑如何把罪责推到他的顶头上司贾笑的身上,让他成为自己的挡箭牌。

所以,我这么做,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吴奇和贾笑前妻本就认识,这也是我早就知道的。

有一次我路过吴奇房间的时候,房门恰巧敞开着一条缝。透过缝隙,我看到了他摆放在书桌上的一张合影。照片上,站在中间的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在她两边分别站着的,就是贾笑和吴奇。只是,那个女孩微微侧着身,头倚靠在吴奇的肩上,满脸甜蜜。

后来,我不止一次看到那辆红色奥迪停在离吴家别墅不远的地方,等吴奇的宝马X6 驶出停车场之后,奥迪便缓缓开走。我在三楼的阳台上,看着两 辆车子一前一后地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那次安装摄像头,我建议吴奇在对角线的角落里也安装一个,这样可以从不同角度拍摄。吴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哪知道,我偷偷地把另一个摄像头的线接在了他的办公室。这个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下了吴奇的一切阴谋。

一直以来,每当吴奇犯错,我总能说服自己原谅他。但这次不同,他要的是我的命,我只能选择反击。

六 完美收官

我悠然自得地坐在这辆原本属于吴奇的宝马 X6 里,享受着春日暖阳,品着咖啡。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吴小寒先生,您委托我们办理的关于您养父母的财产转移协议已经拟定。根据您养父母离世前签订的协议,若子女有违法犯罪之举,则无权参与财产分配。也就是说,吴家的全部财产归属于您,请速来我们律师事务所办理相关后续手续。”

挂了电话,在后视镜里,我看到了自己久违的笑容。

贾笑输在他对吴奇的掉以轻心、毫无防备,而吴奇输在他对我的心狠手辣、赶尽杀绝。

完美收官的,终究还是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