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胎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幻想记 - ◆文 / 苏荼◆图 / 九遥

一、蹊跷

近来,安合县谈“胎”色变,因为最近一个月之内,安合县境内有十九名产妇竟然全是“空胎”。这件诡异的事最先发生在城北的祁家。祁宝山和许碧莲成亲一年多,月前正是许碧莲分娩的日子。那日天气阴沉沉的,祁家一家老小冒着秋雨,等在产房外。一连串惨呼声从产房中传出来,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位中年妇人神色慌张地走了出来。她姓余,是安合县最好的稳婆。余稳婆半晌才道:“夫人胎位不正,怕是要难产,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保大还是保小?”祁家人一听慌了神“:好好的怎么会难产呢?”最慌的还是祁宝山,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尚未出世的孩子,这让他怎么选? “哐啷”,产房内传出一声响。余稳婆赶紧跑了回去。片刻后,余稳婆出来道“:不妨事,是一阵风吹开了窗子。” “保小!”不知过了多久,祁宝山终于颤抖着吐出了这两个字。

余稳婆闻言,赶紧回到产房,力求将孩子保住。祁家人则继续喜忧参半地站在产房外面等待着。

然而两个时辰过去了,却还是听不见婴儿的啼哭声。不仅如此,连产妇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

祁家众人心中一沉,只见余稳婆一脸惊慌地跑出来,道:“空、空的,肚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二、推测

这日,孟胥进了安合县,他是武当山太虚道人的弟子。他在一家客栈打尖,看见人们围着一位小哥问个不停,好奇心起,便凑过去了解了事情的详情。

小哥名叫云飞,是保和堂的学徒。今日到此是给师父打酒来了。

“也许她们根本就是假孕,腹中本没有孩子。”孟胥猜测道。

“这不可能!”云飞笃定道,“这些产妇中大多是经我师父之手诊断的,确实是喜脉。”

“明明是喜脉,但是生产时腹中却没有孩子,这真是一桩怪事!”正因如此,保和堂的声誉受到影响,生意一落千丈,弄得掌柜李云峰每日借酒消愁。“那些产妇呢?”孟胥问云飞。“说来也怪,那些产妇腹中明明没有孩子,但最后却是流尽羊水,难产而亡。”云飞说。

“你师父怎么看待这事?”

“我师父悬壶济世二十余年,也从未遇见这样诡异的事情。” “那么百姓怎么看待这件事?” “有的人怀疑这些产妇是妖邪所化,有的人诋毁我师父,说他本事不行。”云飞眼神暗淡了下去。“那么,你怎么看待这事呢?” “我也不知道。”云飞低下头去,忽又抬起头坚定地道,“但是我相信我师父一定不会误诊的。”

“如果不是你师父误诊,又不是产妇假孕,那么便只剩下最后一个猜测了。”孟胥说。

“先生的意思是那些产妇是妖邪所化?”

“即便不是妖邪所化,此事也必定与妖邪脱不了干系。”

三、调查

王延庆的妻子是最后一名难产而死的产妇。

云飞带着孟胥来到王家的时候,王延庆正在为他的妻子准备后事。孟胥和云飞来到院中,看到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正坐在角落里扎纸人,见到来人也没有起身,只是心不在焉地招呼了一声。

“我叫孟胥,会些茅山之术,听闻了你妻子的事后,觉得此事大有蹊跷,所以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孟胥直接说明了来意。 “哦,那你问吧!”王延庆说。于是,孟胥问了王延庆的妻子难产的时辰。王延庆想了想说“:酉时过半吧。”孟胥心想:按现在的节气,酉时已算是入夜了。

“能不能带我到尊夫人生产时的产房去看一下?”孟胥问道。

“这——”王延庆看向一旁的云飞。他妻子是经云飞的师父诊断的,自然也比较相信云飞。

云飞点了点头,毕竟这事太过离奇诡异,虽然他是医者,但事到如今死马当活马医,总好过放任自流,让流言蜚语继续传播下去。

见云飞点头,王延庆便带着二人来到了产房。孟胥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异常。正欲离去,忽见放在一旁的产妇衣襟上有两个红点,问“:你妻子生产那日是不是有扇窗被风吹开了?”王延庆问“:你怎么知道?”孟胥缓缓抬起头,道“:也许尊夫人并非是什么空胎,而是有人在她生产之后偷偷将孩子抱走了。”

王延庆按照孟胥的意思,去另外几家将产妇的衣服取了回来。

果然不出孟胥所料,每件衣襟上都有两个红点。孟胥说:“这并非产妇的血迹,而是妖物的。” “妖物的?”众人一惊,问道。“不错。”孟胥点头道,“想必是这妖物知道产妇将要难产,留下了两滴自己的血迹作为记号,等到产妇生产时,

偷偷抱走了孩子。”

“这可如何是好啊?”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必须先将妖物引出来。”孟胥说,“若是想把妖物引出来,最好有一名即将生产的产妇。”

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且不说这产妇能不能真的将妖物引出来,有谁肯让自己即将生产的妻子来做引诱妖物的诱饵呢?

这时,孟胥忽然看到一边的云飞。云飞年方十六,生得漂亮,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女相。云飞被孟胥看得一个激灵,道“:你看我做什么?”

孟胥笑着说“:云飞啊,你想不想抓住妖物,挽回你师父妙手回春的声誉,让你师父不再借酒消愁啊?” “当然想了。”云飞说。“但是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孟胥一步步向云飞靠近,“我想要你假扮一下孕妇。”

四、祸首

夜已深了,孟胥让众人散了。此刻,孟胥将一张新生婴儿形状的纸人点着,放入茶盏里烧成了灰烬。之后,孟胥向茶盏中注满了水,端到云飞面前,说“:喝下去。”云飞接过茶一饮而尽。片刻后,他的肚子便像吹气一般大了起来。“嗯,可以了。”孟胥满意地说,“明 日我们去引妖物上钩。”

第二日,云飞梳了发髻,身穿女装,便与孟胥上街去了。两人在街上招摇过市了一个上午,回到客栈里,发现云飞的衣襟上果然多了两滴红色的血迹。

“果然上钩了。”孟胥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黑色的蜘蛛放上去,道,“现在我们该进行下一步了。”

刚到申时,云飞便躺在床上,杀猪般喊叫起来。孟胥便赶紧叫店小二出去找余稳婆。昨天晚上,孟胥已经让王延庆去余稳婆那里打过招呼,所以余稳婆倒也入戏,一过来便忙前忙后。

酉时前后,她又大呼小叫地说产妇难产,问孟胥保大还是保小。

孟胥还没开口,便听见屋子里一阵风吹开了窗子。

余稳婆赶紧回去关窗子,然后孟胥便看见一只白鸟落在了窗台上。白鸟忽一展翅,只见舒展开的羽毛里忽然伸出两只白皙的手。然后一个女人便出现在了房间里。

女人走到床前,看着脸色苍白的云飞,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云飞喘着粗气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女人一笑道:“我们赌你夫君到底是爱你多一些,还是爱你腹中的孩子多一些?他若是选择保大,我便助你顺利地生下孩子,他若是保小,待你生下孩子之后我便要将这孩子带走!”

“我当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原来是姑获鸟。”孟胥走了进来。

被唤作姑获鸟的女人闻言一惊,慌忙捡起地上的羽毛披在身上,跑到窗前想要飞走。然而,不知何时,窗户上忽然出现了一张硕大的蛛网,将女人罩了个严实。

女人挣扎着说“:你是谁,为什么抓我?”孟胥并不回答女人,一笑道:“我是来同你打赌的人。”女人一愣“:打什么赌?” “明天是李文川的夫人何绣绣的生产之日吧!”白日里,孟胥与云飞在街上发现了一女子衣襟上有两滴血迹,一打听才知道是李文川的夫人何绣绣。“不错!”女人道。“那我们就来赌一赌,看看李文川明日会选择保大还是保小。” “保大便怎样?”女人问。“李文川若选择保大,便请你将偷走的孩子送还给他们的家人。”

“原来你是替那些负心汉来讨孩子的。”女人脸上充满了怨毒,挣扎了起来,不想越挣扎那蛛网越紧,便道,“好,我便同你赌一次,但是你要先放我回去。”

“我放了你,你若是一走了之怎么办?”孟胥并不相信女人的话。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女人道, “更何况,你若是不放我走,明天那十几个孩子或许有饥寒而死的,到那时即便你赢了也是无用。”

孟胥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留下你的羽衣作为信物,明天晚上,咱们李府门口见!” “好!”女人咬牙切齿道。女人得了自由,一个转身便消失了。

五、打赌

翌日晚,孟胥一早便来到了李府门口,手中拿着一件漂亮的羽衣。他曾听师父说过,人死后若是心中执念久久不散,便会附在鸟类的身上,其穿羽为鸟,脱羽则为人,人称姑获鸟。

酉时前一刻钟,那女人姗姗来迟。女人一脸得意地道:“你输定了。李文川本来另有良配,只可惜两人有缘无分,他与何绣绣不过是依了父母之命才勉强结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选择保大呢!”

她的话刚说完,产房的门便开了,余稳婆问李文川:“李公子,夫人难产,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您要保大还是保小?”

李文川呆了半晌,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保大!” “这不可能!”女人也是一愣。李文川接着道:“绣绣自嫁给我那日起便恪守妇道,她明知我是因为父母之命才不得不娶了她。本就是我辜负了她,今日我若是再为了一己之私舍弃她的性命,我还是人吗?”

余稳婆得了李文川的话,赶忙回到产房里,说:“我接生接了大半辈子,难产也遇见不少,不过这保大不保小还是第一次遇见,夫人真是好福气。”

然而,何绣绣忍住疼痛,呻吟着对

余稳婆道:“婆婆,麻烦您保小,一定要保小啊……”

“为什么?”女人又是一愣,“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相信若换作是你,你一定也会这么做的。”孟胥道,“因为孩子的身上也流着你的血啊!”

“不对。”女人盯着孟胥道,“你早知道李文川夫妇虽有夫妻之实,但并无夫妻之情,所以料定他们二人必定不肯互相辜负、亏欠,所以才和我打赌的,对不对?”

“不管怎么样,你总该愿赌服输,将孩子送还给他们的家人。你应该早日放下执念。”孟胥道,“我可以请人来为你超度。”

孟胥一面说着,一面在心中盘算着时辰——今日一早,他便要众人沿着那根蛛丝去找姑获鸟的藏身之处,等姑获鸟来赴赌约之后,他们便进去抱回自己的孩子,想必那厢已经得手离开了。

“哇——”突然出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孟胥一惊,看向一边的女人。只见那女人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个小物件。那物件竟然是一个个婴儿的襁褓! “你、你——”孟胥一时哑然。如果这女人将所有偷来的孩子都带在身上,那么,即便他们找了她的藏身之处也是枉然!

女人笑了起来:“想必你昨夜在我身上留下记号,好叫他们今日去偷回孩子,是不是?我原本只是想带走孩子, 让这些薄情寡义的负心汉与自己的亲生骨肉永世不得相见,想不到你却让他们送上门来,今日我便要他们全部命丧于此。”

孟胥手指上忽然多了两道黄符,随手一扬,便向那女人飘去。

那女人不但不躲,反而笑着说“:既然你如此想要这些孩子,我便将他们送还给你吧!”

这下孟胥反而呆住了,惊喜道:“你真的肯吗?”

“有什么不肯的,反正那些臭男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生骨肉了。”女人幽幽地道,“我出来前在山洞中放了十九片树叶,写着孩子父亲的名字。那些人只要看见树叶必定将树叶认作自己的孩子,只要他们抱起‘孩子’,那树叶便会越来越重,只怕他们还未下山,便已被自己的‘孩子’给压死了。”

突然,女人惊慌地看着掏出来变大的襁褓,慌乱地道“:不可能的,一定是数错了。”

孟胥闻言,低下头去数女人放在地上的襁褓,一共有十八个婴儿的襁褓。可是被偷走的孩子却有十九个!

“忘记带出来了,放在石板下忘记带出来了……”女人喃喃地道。

“不好!”孟胥暗叫一声糟糕。他忽然记起让那些人买了一桶火油,说是要烧了妖物的藏身之处。

正焦急间,一声呼啸响起,只见那女人抢过羽衣,化作白鸟,快速地朝着

孟胥快速跟了上去,赶到时,山洞里已经烧成了一片火海。山洞外不远处则站着十九个满头大汗的男人。他们手中的孩子想必已经很重了,但是他们仍死死地抱着孩子不肯撒手。

孟胥走上前去,伸手一拂,男人们手中的孩子立刻变作了树叶。“孩子呢?”男人们齐声问。“姑获鸟呢?”孟胥问。“疯了,那妖物进山洞去了。”一个男人喘着粗气道。

孟胥告诉了男人们之前女人放下十八个孩子的地点,便冲入洞中。孟胥在洞穴深处看到一只白色的大鸟在火焰中,双翅伸展着,像是在护着什么事物。见到孟胥来了,一双手脱去了羽毛,一个遍体鳞伤的女人便出现在孟胥面前。

女人动了动嘴,一只手伸向孟胥。孟胥握住她的手,一幕幕往事浮现在他眼前——

秋霞与杜风成亲五年后,肚子才有动静。杜家人十分高兴,不再让秋霞做任何事,只在家中安心养胎。一转眼便到了分娩的日子。

那日一早,秋霞便觉得胎动不止,便让杜风去找稳婆来接生。

秋霞汗透重衣,不断地用力,直到筋疲力尽也没能把孩子生下来。她眼 前一片漆黑,整个人痛苦不堪,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窸窣的谈话声。

隐约中,她听见婆婆激烈的言辞: “女人只为传宗接代,若是她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不如死了算了。风儿你放心,秋霞去后,娘再托人给你找个填房。”于是,她丈夫便答应保小了。秋霞简直不敢相信,一向疼爱她的夫君,竟然如此轻易地便放弃了她的性命。

然后稳婆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小娘子你莫要怪我老婆子心狠手辣,是你夫家舍了你的性命要我保住孩子,你好生去吧!”

之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渐渐地,疼痛消失了,在婴儿呱呱坠地之前,秋霞便断了气。

“你明明怨恨人类,以至化妖,为何还会为了人类这样牺牲自己呢?”孟胥有些疑惑。

“我、我忍不住。”秋霞挣扎着道, “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啊!”说完,女人的手重重地垂了下去。

失踪的婴儿都找了回来,安合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保和堂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云飞为师傅分忧解难,从学徒升为了管事。

孟胥遍寻安合县,终于找到了秋霞的骨灰,送去寺庙超度,希望她能早日往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