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垂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幻想记 -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楔子

丘公在西域某城做县丞时,曾遇到一桩奇事。

春日红柳吐花时,接二连三有百姓来县衙告状,称夜晚遭了贼,家中粮食被搬得一干二净。丘公立马派人细查,连守几日终于发现了端倪。原来是一群不到一尺的小人,趁夜色作案。

丘公布下天罗地网,终将他们一网打尽。小人们跪下哭泣,丘公不忍,便放他们离去。不过,在此之前,丘公杀了其中一个小人,用杀鸡儆猴的方式告诉他们:“若再有下次,便是这般结果。”小人们惶恐而逃,再也不敢入城。

丘公将那杀死的小人做成了腊干,也算是对这一奇事的记录。

一、撞破

丘公自西域归来,在山阴县做县令,过得十分安逸。

唯一的遗憾便是年过四十,膝下却唯有一子宵明。宵明今年十八,智力却如八岁的孩童,依旧天真无邪,让丘公有后继无人的悲哀。

宵明却不懂丘公的感伤,每日皆是欢欢喜喜的,只是近来却表现得有些古怪了。

这日深夜子时,他躲着下人偷溜出屋,在厨房墙角等了好一会儿,见一个 瘦小的人影猫着腰出了屋,才蹑手蹑脚地跟在那人身后。

那人最终在丘公和丘夫人的住处停了下来,借着微弱的星光,来回徘徊,似在寻找什么,又似在记录什么。

忽然,“砰”的一声,花盆落地的声音在黑暗中宛如惊雷,吓了宵明一大跳,那人似也惊到了,呆呆地愣了片刻,才转身要跑。只是,似乎晚了。

“谁?”屋内亮起了烛火,丘夫人推门出了屋。

“圆圆,圆圆——”宵明压低声音叫唤,在安静的夜里,却十分清晰。那人见此,赶紧跑了。

丘夫人披着衣服,略皱眉头问“:明儿,这么晚了你做什么?”

宵明愁眉苦脸地说:“娘亲,你看到圆圆了吗?”圆圆是宵明养的一条小白狗。

丘夫人自然不知道小狗去哪里了,可宵明是她心头肉,她向来疼他入骨,他想要什么她定会满足。于是,大半夜的,县衙为一条狗忙得鸡飞狗跳,最后却在厨房里找到了圆圆。

丫环小茜抱起它,安抚了它一番后,把它递给了宵明。宵明笑着挠挠头: “小茜,谢谢你啊。”

宵明认识小茜,是一场意外。那日,他与小厮吉祥偷偷去县衙后面的池塘采莲,一不小心掉进了水里,是小茜路过,救了他一命。

自此之后,宵明便似圆圆一般,经

常到厨房找小茜要吃的。小茜也是呆呆的性子,只管把宵明当作孩子,两人相处倒也十分融洽。

不过,宵明与小茜的对话,落在丘夫人眼里,便有另一番深意了。

二、生病

宵明的生辰到了,丘公和丘夫人宴请了亲朋好友,来给宵明庆生,其中也有给宵明订个亲事的意思。

夏日的雨,不期而至。厅堂里,高朋满座,喝茶赏雨好不自在。厨房里,却个个忙得人仰马翻。每逢雨雪天,小茜的膝盖和手肘便如针扎般疼,她只能抽空揉一揉,咬着牙继续往火炉里塞柴火。

忙了一天,待夜深人静时,厨房里的人匆匆吃了饭,才纷纷散去。

小茜缩在柴火堆里,浑身的汗就没有止过,这会儿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缩在墙角像一堆烂泥。

“小茜,小茜……”有人在低声唤她,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是宵明,他的脸上满是担忧,“你生病了吗?我去喊大夫给你瞧瞧好吗?”

小茜努力地咧开嘴,朝他笑笑“:没事,累着了。”

宵明信了,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 “王叔叔送来的糕点很好吃,我想着你也喜欢吃的,就偷偷拿了些,你尝尝。”

一不小心,宵明碰到小茜的手臂。 小茜闷哼一声,手中的糕点也落在了地上。宵明吓得手足无措,小茜看在眼里,心头涌起一阵暖意。

“小茜,我还是去找个大夫吧。”宵明准备起身,小茜赶紧拉住他,忍着疼摇摇头。宵明快哭出来了,“那你怎么才会好点呢?”

小茜心头一动,拉着他坐下,沉默片刻,从脖子里掏出一块血色的石头问“:你见过这样的石头吗?”

宵明皱着眉头“:你晚上在找的,就是这个石头吗?”

小茜一愣,没料到宵明会如此通透。宵明说 :“上上个月初四,初九,十五,二十三,上个月初三,初十,十七,二十,二十五,二十九,还有这个月初三,初九,你晚上都偷偷出来,我都看到了。不过你别害怕,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小茜知道他没有说谎,不然那晚他不会帮她。宵明盯着那石头看了许久,喃喃道“:我好像见过这样的石头……”

这时候,柳大嫂进来了,看见宵明,急得念阿弥陀佛:“少爷,这么晚了您在这里干吗?老爷夫人可要急死的,来来来,我送你回去。”说着,连拉带推地将宵明送出了厨房。

宵明走后,柳大嫂语重心长地对小茜说:“他是傻的,你也傻啊?他可是老爷夫人掌心上的宝贝,平常磕着碰着,夫人都心肝似的疼,你怎么敢招惹他呢?”

见四周无人,柳大嫂放低了声音: “夫人手段狠着呢……”

小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三、矮人族

秋日叶落的时候,宵明将要娶亲的消息也传遍了山阴县各处。

宵明坐在厨房院落的小凳子上,吃着小茜做的桂花糖年糕,忽然抬头问她:“我成亲后,你还给我做好吃的吗?”

小茜笑着说:“我一直都在呀。”宵明眼中的光亮暗了下来:“等你找到那个红色的石头你就会走了。”

小茜看着她,心里有些钝钝的痛意“: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宵明点点头,小茜拉着他在角落 里坐下,缓缓地开了口。

草原和沙漠的交汇处,是连绵的雪山。在雪山中,有一处四季如春的绿洲,生活着一个矮人族群,世世代代以农耕打猎为生,过着世外桃源的日子。

这一年,矮人族中出生了一个女孩,生得比常人高出两倍不止。女孩七岁的时候,有一天玩到天黑才回家,却见族中到处都是鲜血。她吓呆了,这时候,一个血人朝她跑来,是她的哥哥。

“那里还有人!”另一边有人举着明晃晃的刀跑过来。哥哥将她推到小时候躲猫猫的坑里,遮盖好她,朝另一个地方跑了。

然后,她看到那些举刀的人,砍向了哥哥,漫天的鲜血刺红了她的眼。她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唇,又用手狠狠捂住嘴,才能控制自己不尖叫出声。

黑夜,白天,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以为自己也已经死掉了。直到有雨落下,腥咸的水落到她的脸上,嘴里,她闻到亲人和族人的血腥味,终于痛哭出声。

她走出那个坑,原本快乐喧嚣的族落,只剩下死一般的沉寂。她留着泪,将她熟悉的人埋葬,柳叔、柳婶、柳伯……还有爹爹、娘亲、哥哥……忽然,她发现,这些人胸前的凤血石都不见了!她吓得跌坐在地上,他们不能没有凤血石啊!

怎么办呢?她坐了很久,才想起去找曾经被族落救助过的一个商人。那

商人收养了她,可即使她是族中最高的人,在这个常人的世界里,她还是矮得引人注目。她问商人有没有长高的法子,商人说有的,只是会很痛苦。她说死她都不怕,更不会怕痛。

然后她被敲断了手骨和腿骨,又敷上特殊的药材,用了整整八年的时间,才长得与常人无异。在这八年里,她听闻了丘公奇遇,隐隐猜到了灭她族人的凶手。

于是,她告别商人,来到了江南,机缘巧合地随同柳大嫂入了山阴县衙。

四、漏网之鱼

宵明听呆了,傻傻地盯着她的手和脚:“敲断手骨和腿骨,那该有多疼啊……”

小茜惨然一笑“:开始很疼很疼,每次刚长好就要敲断一次,唯有这样才能不断长高。慢慢地,我也习惯了,感觉可以忍受了。”

只是,一到雨雪天,身上就会针刺般地疼,且这副强迫拉长的身子,最多能撑二十几年。

“怎么可以忍受呢……”宵明的眼泪落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小茜的声音有些缥缈:“只要我的族人可以往生,什么都无所谓了。”

宵明忽然抓住她的手:“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红色的石头!”

他说得很坚定,小茜笑了笑,将脖 子上的红绳拉出来,上面挂着一颗红色的小石头“:我的故乡,相传在远古时期曾是神鸟凤凰栖息的地方。凤凰涅槃前,会流出红色的眼泪,然后便飞至昆仑涅槃。所以,这种红色的石头,上面附着凤凰的神力。我们和常人不一样,只有带着凤血石,才能落入轮回。”

在他们的族落里,每一位族人出生,族长都会给赐他凤血石,保佑他一生平安喜乐,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凤血石会指引着他重新轮回。若失去凤血石,便失去了凤凰的神力,会在冥间迷失,找不到轮回之路。

“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族人的凤血石在你父亲那里。”小茜说。

“嗯。”宵明点点头,眼神却有些闪烁,小茜有些奇怪,却也没问什么,起身送宵明离开。

吃过晚饭,小茜躺在床上发呆。找了八年的谜底,似乎就要揭开了,她有些辗转难眠。隐隐的,又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很多事,她连那位帮她重生的商人都没有说过,却对宵明说了。不知不觉中,宵明成了她很重要的人。

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她熟悉的草原、沙漠还有雪山。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小茜睁开眼,忽明忽暗的烛火中,丘夫人坐在八仙桌边,冷冷地看着她。

小茜顿时清醒了。丘夫人嘴角勾起,明艳的容颜却透着一股阴森的寒意“:原来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啊。”

小茜心一凉,丘夫人慢慢走向她,从她脖子上一把将红绳拽下。白瓷般的手,凤血石宛如她掌心渗出的血,红得刺目。

嘴角勾起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意,丘夫人悠悠地说:“一百零八块凤血石,我总算集齐了。”

黑暗中走出两个人,手中举着明晃晃的匕首。

小茜不住地往后退,她不能死,她要找齐所有的凤血石,带着它们回到故乡!爹爹,娘亲,哥哥,你们在天有灵,保佑保佑我吧!

“娘,不要伤害小茜!”是宵明的声音。

“宵明!”小茜看着他,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

“吉祥,带少爷走!”丘夫人皱着眉头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在的吉祥,拉起宵明,却被宵明狠狠推开:“是你把小茜的事告诉娘的?!你,你混蛋!”

丘夫人一愣,吉祥也呆了,宵明虽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性子极好,从来没发过脾气。

五、陈年往事

宵明在两人怔住之时,冲到小茜旁边,夺过一边仆人手中的匕首,割开了绑着小茜的绳子。那仆人深知丘夫人对宵明的疼爱,任由宵明夺刀,更不敢动手。

“明儿!你做什么!”丘夫人怒道。宵明的脸涨得通红“:娘,你已经害了那么多人了,不要再害人了好不好!”

丘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宵明:“你,你说什么?”

宵明看着小茜,轻声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你们有个族人贪玩,被我爹抓了。我爹本来是将他放了的,可我娘却跟着他,找到了你们的落脚之处,并将他杀了,做成了腊干,夺走了凤血石。

“为这事,爹还跟娘吵了一架。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爹什么都不再说了。娘带人去你的故乡时,我躲在箱子里跟着去了,然后一切都看到了……

“我做了很多晚的噩梦,整晚整晚地睡不着,后来我想了个法子,努力地忘掉这一切,一直过那一晚以前的生活。这样,才能好好地睡觉、吃饭。”

“小茜,对不起。”宵明的泪落在小茜手背上,她被刺得一疼。

宵明抹了把眼泪,对丘夫人说: “娘,你不是最疼我吗,求求你放过小茜吧。你不要让我以后看到你觉得害怕。”

丘夫人凄凉地惨笑:“我为你做这么多,你竟然说我是坏人,以后看到我会害怕?明儿,你这是戳娘的心啊!”

“你知不知道,没有这些凤血石,你根本就活不了!”丘夫人狠声道。

宵明愣愣地看着他:“娘,你说什么?”

丘夫人道:“你一出生就体弱多病,

我和你爹想尽了办法替你治病。听闻西域雪山之中有奇药,你爹甚至放弃了大好前程,请求去西域为官。我千方百计地打听,终于探得雪山中有一族异人,身上带有残留凤凰神力的凤血石。

“那石头能延年益寿,自打家里有了那些石头,你的身子便慢慢健壮起来了,也不再生病了。只要我集齐一百零八块石头,你就能变得和常人一样!我杀那么多人,只是希望能让你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你怎么能害怕我?”

说到后来,丘夫人怒发冲冠,上前狠狠地掐住小茜的脖子:“都是你们这些小妖精,迷得老爷少爷一个个都晕了头,不知道家里谁是真正待他们好的!”

宵明上前用力推开丘夫人“:娘,你做什么!”

丘夫人眼中冒出了火,冷笑道“:好,很好!”一把夺过吉祥手里的匕首,就往小茜心窝戳去。刀刃扎进肉的声音,闷闷的。丘夫人愣愣地看着血迅速地渗透宵明胸前的衣襟。

小茜也呆了,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在脸上肆虐。宵明的口中吐出了鲜血,他慢慢地说:“娘,以后我不需要凤血石了,是不是可以把它们还给小茜?”

丘夫人恍然大悟,口中喃喃念着“凤血石,凤血石”便似疯子般跑了出去。

宵明很想伸手去擦小茜脸上的泪,却没有了力气,只断断续续:“你别 哭……你笑的时候好看,像一朵大大的莲花……”

回来的丘夫人一把推开小茜,抱住宵明,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地上,然后扯开刚从宵明床上拿来的枕头,倒落了一地血红的石头,“明儿,你不会有事的。有凤血石呢,这些石头是有神力的,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茜呆呆地站在一边,一点点看着宵明的生命在她母亲怀里消失,仿佛自己的魂魄也随之而去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雪域的星空下,她躲在娘亲的怀里,问“:为什么我们一出生就要带着凤血石呀?”娘亲说:“带着凤血石我们才能轮回往生。” “我们为什么要轮回往生呢?”娘亲摸摸她的头,温柔一笑:“只有轮回往生,我们才能与最亲最爱的人重逢,永远不分开。”

“哦,那我也要好好藏着凤血石,和最亲最爱的人一直一直在一起!”

六、重逢

小茜终于回到了家乡,将一百零八块凤血石归还给了每位族人的尸骸。还剩两块,一块属于她自己,一块属于被丘公做成蜡干后遗失的族人。

她将最后那块凤血石挂在了宵明的脖子上。原来,这才是传说中的轮回往生,娘亲所说的重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