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分身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幻想记 -

我再次来到警局报案,可是那些警察根本就不相信我!

“于拉拉同学,我们建议你好好休息一下,因为你所说的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完全没有证据,我们很难处理。”

他们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尊重我。

我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们去问兰馨老师!”

他们中有个人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兰馨老师的智力现在相当于一个儿童,连话都说不清楚,你觉得她能给你作证吗?”

“不是的。”我几乎要跳起来,“你们去等,她偶尔会清醒的,我就是等到了那个机会,所以才窥探到了这个秘密。”

“说到兰馨老师,你说是你的男朋友害了她。但是你们 S大校长亲口说,她是做实验的时候习惯不好,造成了慢性积累中毒。”

“她可是历史系老师。”我大喊道, “怎么会接触化学实验。”

他们已经很不耐烦了:“今天先到这里吧。给你一个可能不太礼貌的建议,如果有空的话就去看看心理医生或者精神科吧,花样年华,趁早治疗!”

他们将我连哄带推送出了警局。 我气得浑身发抖,但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回学校吗?不,那太可怕了,我很有可能会落得像兰馨老师一样的下场!

我叫于拉拉,本来过着再正常不过的大学生活。但自从爱上了叶子阁,遇到了兰馨老师,加入了那个该死的话剧社团,噩梦就开始了。

兰馨老师,在S 大是个风云人物。清丽的长相和仙气十足的气质是她成名的首要原因,更重要的是她年仅 33岁就被评上了历史系的教授,这在S 大可是首开先例。

兰馨老师爱好话剧,在学校组织了话剧团。

严格意义上说,我对话剧并不感兴趣,我只是对兰馨老师好奇,所以抱着学习和模仿的目的进了话剧社团。

或许我的表演天赋或者说模仿天赋还不错,不知不觉就引起了她的注意,成了她比较宠爱的学生之一。要说她最宠爱的学生,还是叶子阁。

我从本科起就喜欢叶子阁,他长相英俊,神秘十足,虽然他从来没有和人说过,但我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只是,他从没有注意到我,也没有注意到任何女生。我一路跟着他读到了研三,直到兰馨老师的出现。他变了,变得口若悬河,甚至有点嬉皮笑脸,当然这一面只有在兰馨老师面前的时候才会出现。

他甚至经常贴心地在课间休息时为她倒上一杯水,或者送上一杯红枣酸奶。我的心里很绝望,如果他喜欢的是兰馨老师,那我真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二、兰馨

我终于醒了,看了看床边的水,我挣扎着来到洗手间,喝了几口冷水。这一刻我是清醒的,虽然我不知道这次的清醒会维持多久。

白天的时候警察来过,他们看了看痴呆的我摇了摇头。我隐约听到了“报案”的字眼。这是不是说明,我的计划奏效了,那个诱饵终于发生作用了。

我叫兰馨,是 S大历史系教授,本来我拥有让所有女人都会羡慕嫉妒的容颜和人生,就因为那个恶毒的人,这一切都毁了。

如今,镜子里的我大片大片地掉头发,眼睑下垂,斜视……

我恨所有人,原本,我因头痛和幻听早就进了这家医院,医院却迟迟查不出病因。

现在想来这根本就是个阴谋,他们肯定早就验出了氰化物中毒,只是不告诉我,更不及时治疗,他们就想让我早日变成今天的样子。

这个阴谋里,校长一定参与其中,因为得知我铊中毒之后,他竟然以S大今年要进行等级评审,名誉不能受损 为由劝我息事宁人。

作为补偿,学校全权负责我的医疗费用。同时,他让学校对外宣称是我自己做实验的习惯不好沾染了毒素。

我也曾有过短暂的希望,因为他们说我中毒不深,慢慢治疗可以肃清。于是,那段时间我用尽心思在想是谁下的毒手。

我在脑海中一个个排除,最后将目标落在一个我最不愿意相信的人身上——叶子阁。

他是我最宠爱的研三学生,长相气质都不错,按理说应该有个不错的女朋友。只是听学生们说他从没有交过女朋友,私下里也是冷酷得很,很少跟人交流。

不过,在我面前的他却是一个阳光多话的男孩,我很享受他对我的热情和刻意讨好,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不愿意被年轻帅气的男人当女神一样供着。

中毒最可能的途径是通过食物,而让我吃下众多来路不明的食物的人就只有叶子阁了。可是他的动机是什么?开始的时候我怎么都想不通,直到托人要来了他的入学资料,他祖籍一栏赫然写着——D城。

我慌了,正想进一步求证的时候,他来医院了。他一个人来的,捧着一束鲜花,和一袋子零食。

他不慌不忙地坐在我的床边,递给我一盒开好口的酸奶“:老师,您最喜

欢喝的牌子。”

我控制不住地向后躲了一下“:先放下,我一会儿喝。”

“老师,”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说,“您不是有强迫症吗?看到开了口的东西,不是要么把它消灭掉,要么让它消失掉吗?”

我觉得他的目光咄咄逼人:“医生说了我目前不能随便吃东西。”我说的是实话。

他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像一个魔鬼:“老师,您知道吗,我特别喜欢您的强迫症。喝完的水杯要马上扔到垃圾桶,出现的垃圾要马上清理掉——这可帮了我的大忙。”他分明承认了下毒的人是他!我又惊又怒:“你……真的是她的儿子?”

叶子阁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像变态一样,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摇摇头说:“事情还不能结束,这样子的你不是我想要的。”

我感到恐惧极了。

三、于拉拉

兰馨老师的病越来越重,同时拒绝人再去探视。那时候,班上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就是叶子阁了。

大家都以为兰馨老师出了这样的事情,叶子阁应该很伤心。事实上他跟往常一样,只不过又重回了沉默。

而我对兰馨老师的住院,有一丝庆幸和开心,原本我的羡慕就饱含了嫉妒——她住院以后,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模仿她了。

我曾花很长时间研究过兰馨老师的习惯、眼神和一举一动,所以记忆里那些东西,足够我慢慢发挥了。果然,不久就有人惊喜地说:以前没发现,拉拉的气质竟然跟兰馨老师神似。

我欣喜极了,感觉下一秒,叶子阁就会注意到我了!

他确实注意到我了。在一个晚自习后,他问我“:你跟兰馨老师什么关系?”

我没有预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嗤笑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他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久,百思不得其解之后,我决定向兰馨老师去寻找答案。

经过多方打听和守候,在一个黄昏,我见到了兰馨老师。她可怕的样子吓了我一跳!

那时的她正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孤独地晒着夕阳。“来了。”她好像早就知道我会来。我走近她。“你来得正是时候。”她用力挤出一个笑容,“不要害怕,现在的我是清醒的。”

其实,我并不知道当时她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毕竟学校对她的病讳莫如深。

“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很像。”她盯着我,突然这样说:“你就像二十来岁时的我。”

我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我很崇拜您,一直在私下里观察和模仿您。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叶子阁喜欢您这样的。”

不知为什么,提到叶子阁,她的眼神似乎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但很快,她勉强自己笑着说“:原来如此。”

“可是叶子阁喜欢您,不是吗?”我直言不讳。听到这句话,她的表情有了诡异的变化,继而干笑道:“是啊,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喜欢我。你羡慕我吗?”我点头。她笑得更厉害了,口水滴到了胸前: “傻孩子,我已经是这样的人了,有什么可羡慕的。既然你有天赋模仿我,就尽全力去模仿吧,毕竟,爱屋及乌的力量是强大的。”

她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相信,那个孩子有了你这样的女朋友,生活会大不一样!”

她的话给了我肯定的暗示,让我觉得希望就在眼前。

其实就算她不这样说,我心里也早已决定再坚持一下,因为目前,这是引起叶子阁注意的唯一方法了。

四、兰馨

我家庭出身本来还算富裕,高二 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我的双亲。年少不更事的我,将父母留下的家底交给了亲戚打理,大学还未毕业,他们就告诉我没钱了。

我都忘了怎么样撑过那难熬的四年了。贫穷的滋味让刚毕业的我放弃了保研的机会,转而来到D城做老师。

我所在的学校是初高中一起的,我是高中部的历史老师。班上袁芳同学的爸爸袁尚是D城知名的企业家,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开家长会,并把电话打到袁芳父亲那里。

都说男人最喜欢女人的职业是老师,更何况我还是学校最年轻漂亮的老师。

袁尚很快被我迷住了,不过,我从未要求过他离婚,因为我知道自己最想离开的就是D城,他不过是我的一块垫脚石。但是风言风语终究还是传出去了,袁尚的妻子来找我了。

那个女人一直用真诚的语调,跟我讲她跟袁尚从白手起家到今天一路走来是多不容易,在困境中,她又是怎样养育自己的一双儿女。

她或许以为我会感动,但是经历过父母双亡的人生劫难,她那点儿故事在我这里连一滴眼泪都不值。

我跟她讲,不是我缠着她的男人,而是她的男人不放过我!

她被气得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又补了一句:“你这样子,让别人同情你倒也罢了,如果跟自己老公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