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顾林意识到自己在一条昏暗的甬道里。甬道狭长,像一根加粗的橡胶管,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突然,前方出现了一抹亮光!顾林心中一喜,立刻向亮光跑了过去,不想,刚跨出甬道,他差点儿就

Stories and Anecdotes (Short Story Month End) - - 幻想记 -

摔了下去!

甬道尽头居然是万丈的深渊!惊魂未定的顾林刚站稳,却突然看见对面的悬崖上站了一个黑色的人影。顾林本能地想要后退,对方却开始助跑,然后纵身一跃……竟是生生越过几十米宽的悬崖,精准地砸在了顾林身上!

这么小的空间怎能容下两个成年男人?最后,顾林抱着黑影,一同坠入了深渊。

1. 盗画

他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行进的车厢里。他刚才是在做梦吗?梦里的男人是谁?他自己……又是谁?

副驾驶座上,一个穿警服、留板寸头的中年男人闻声转过头来,一脸游移不定地望着他。脑子里还没理出任何头绪,身体的本能已叫嚣着要他逃跑。他瞬间跳起来,撞开车厢后门,冲了出去。“你……别跑……当心!”他滚落在了路边的草坪上,那辆车停下,板寸头追了出来。他不得不捂着摔痛的手爬起来就跑。

追他的人是警察,这么说,他是坏人?正惊疑不定间,他看见前方巷口站着一个戴黑色面罩的男人。男人见他看过去,飞快闪身进了巷子里。

他立刻追到巷子里,可面罩男已经不见了,只见不远处有一栋废弃的大 楼。难道面罩男在大楼里?他一咬牙,进了大楼。直至顶楼,他才找到面罩男。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他气喘吁吁地问。面罩男不言语,只是一只手摸进胸口正要掏出些什么,空气里却骤然响起破空声,一粒冰冷的子弹透过大开的窗户,射进了面罩男的身体里。

他惊疑地向窗外看去,赫然看见了对面那栋楼上持枪的板寸男。

有一张双人合照从面罩男的胸口掉了出来,其中一人竟然是他!

而面罩男用尽最后的力气,拉下面罩,竟是照片里的另一个人!

面罩男无视他的震惊,只是艰难地对他说“:去找 233……” “233 是什么?”可惜面罩男再也不会回答他了,脖子一歪,死了。

他惊得手一抖,照片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背面的一个地址,以及黑笔加粗的3 个数字——233。

他还没来得及思索 233到底是什么,大楼里就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板寸男追上来了!

好不容易逃脱了,他按照照片上找过去,竟发现那是一家博物馆!

此刻,博物馆内正在进行一场拍卖会,这项活动显然与233 无关,他转了几圈之后,便朝大门口走去。

“女士们先生们,下面要为您展出的是第 233 号展品,名字就叫《233》……”

一只脚跨出大门的他,猛地止步。

2. 我是谁

安静的地下停车场内,拍到心仪作品的光头男人一边哼歌,一边小心翼翼地将“233”放进了车后座。突然,他后脖子一阵剧痛,闷哼一声就晕了过去。他从暗处走了出来。在拍卖场内听见《233》这幅画后,他就一直潜伏在暗处。等确定谁拍走了画,他就一路尾随而来。如今,《233》这幅画终于在他眼前了——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他,索性就为自己取名叫233。

这是一幅普通的人物油画,233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它有什么特别。难道是他想岔了?面罩男口中的“233”和照片背面的“233”指的不是这幅画?正愣神间,他听得前头“咔嚓”一声响,光头男醒了。

“喂,我在……”光头男居然已经拨出了电话。

那一刻,233心中猛然间有一股嗜血的欲望升起,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杀了他杀了他”。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然而,就在 233 的手即将扭断光头脖子的那一刻,他的脑袋一阵剧痛。

待 233 回过神,光头早已吓得晕过去了。他抬手打开车门就要离开,却在那一瞬间,在后视镜里看见了《233》。

画中的人物被前视镜放大,233 一眼看见人物的左边眼睛里有东西,那是……一串极小的数字:2,3,6,…… 9,8,7,这是电话号码?

233 找了个电话亭,拨出了这串数字,犹豫半天,他说道:“你好,我是……”他说了四个字就没了下文,因为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自己。

对方也和他一样沉默,接下来,一个似毒蛇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终于找来了啊,我的弟弟。”

20 分钟后,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破破烂烂的电话亭外。233迟疑了一下,还是上了车。车内是个密闭空间,戴蓝宝石戒指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和他长得一点儿也不像。“你真的是我哥?”蓝宝石男抬手示意他噤声,车子平稳行驶上路后,他递给 233 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林浩,23 岁, XX 地产公司副经理。233一打开文件夹就看见了这么一句话,旁边还附有一张半身照,是他本人!他快速翻动资料,发现从出生到现今,几乎什么履历都在里面了。

“这么说我是个正经公民!那警察为什么要抓我?”

“那就要问你了,我的弟弟。”男人的声音阴恻恻的。

233,也就是林浩觉得自己对这个“哥哥”一点儿也不亲,但手里头的资料又摆在那里。

“以前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

了。”他艰难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这种人当然会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而你被人出卖了。”

林浩猛地抬头:“什么生意?是谁出卖的我?”

“我当然会让你回归到我们的生意,不然我也不必花这么多心力把你找回来。”蓝宝石男道,“不过,在告诉你那些事以前,你还必须完成一件事。”

车子在一条僻静的林阴小道上停了下来。

蓝宝石男给了林浩一个门牌号和一把钥匙“:去吧,小心点,我等着你。”

“你要我做什么?”林浩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

“见到那个人以后你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哥哥”意味深长地说。

按照门牌上标注的地址找过去,竟是一家名为“江华”的私人医院,医院小而清冷,林浩一路上了顶层。顶层的203室,这便是“哥哥”要他去的地方。

前面就是 203室了,突然,林浩看见前方走廊上,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他一闪身藏在了一根柱子后。怎么办?当一个人真的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能想到办法的。

“医生,203 室病人的血压有点不正常。”在医生办公室外潜伏了半天,林浩终于等来了小护士这样一句话。

“稍等,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医生道。两分钟后,将医生打晕并变装成医 生的林浩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警察的视线在林浩戴了口罩的脸上停留了两秒,最终放行。

这是一间光线充足的病房,里面有一台大型仪器。病床上躺了一个浑身插满导管的男人——竟是板寸头警察!

3.势均力敌

“轰”的一声,顾林与那黑色人影一道摔在了崖底,但却毫发无损。

黑影立刻暴起,粗壮的胳膊死死卡向顾林咽喉。那一刻,黑影的脸暴露在了崖下的光亮里,居然是林浩!顾林不甘示弱,猛地袭向对方命门。谁也奈何不了谁,两个同样强健的男人僵持在了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侧着头的林浩突然诡异地笑了一下。顾林一愣,顺着他的视线,他看见十米开外的地方,不知何时站了位白衣少年。他歪头注视着顾林和林浩,面上的表情很有几分懵懂。那是……

与此同时,“江华私人医院”的特殊病房里一片混乱。

“不好,目标人物体内出现了第二个人格!”全神贯注在屏幕前的神经科医生突然道。

病房里陈列着一台复杂精密的仪器,仪器的一头连着屏幕,另一头则延伸出几十根导线。此刻,所有的导线都

被安置在了无声无息躺在病床上的两个人的头部,那赫然是顾林和林浩! “快把顾林的意识撤出来!” “糟糕!顾林的意识不肯离开!”局面一时间僵住了。“我本来就不赞成把顾林的意识送入林浩的大脑,这样太危险了!万一他的意识被林浩的意识吞噬了怎么办?”一个急躁的男声道,这是个板寸头的中年警察。

“可那是顾林的意思。”一个小警察呐呐道。

三天前,A市刑侦大队在破获一起重大文物走私案时遭叛徒泄密,犯罪分子逃脱不说,队长顾林还身中数弹。后来虽然抢救回来了,但医生说他醒过来的机会很渺茫。

“让我 启动……意识传 输项目……”这是救护车上,顾林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刑侦队早就由顾林牵头,和神经医学领域的专家开启了“意识传输”的研究。利用仪器将A的意识传输进入 B 的身体,以达到 A与 B 沟通、取得资料的目的。

顾林几天前抓捕了犯罪分子的弟弟林浩,但林浩拒不与警察合作,且提供错误信息导致刑侦队损失惨重。顾林先前就提出要启动针对 林浩的“意识传输”,但其他人都不同意,觉得太冒险。

如今顾林陷入昏迷,神经专家说“意识传输”项目能激活顾林的意识,既帮助破案,又能提高顾林醒来的几率,大部分人便同意了。

可谁也没想到林浩身体里会出现第二个人格!

“先前我们观察到林浩体内顾林的意识和林浩的意识势均力敌,谁也降服不了谁,谁都不愿意听谁的,这会造成林浩各方面身体机能的混乱。于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他干脆两个人格都舍弃,产生了第二个新人格。”神经专家道。“那顾林怎么办?”板寸头急道。“只能暂且让顾林的意识留在林浩身体里了。”神经专家慎重地说,“这个第二人格,我们暂且称他为“2”吧。目前看来‘2’这个新生人格还不稳定,有

些初生婴儿的懵懂天真。所以最好不要刺激到‘2’,医院这边环境不行,你们必须把他带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保护起来!”

于是,这才有了刚开始时“233”在警车里醒来的那一幕。可众人想不到, “233”会逃脱。

“如果‘2’受了林浩的影响而觉醒,那么,两个人格很有可能联合起来杀死入侵者顾林!”神经专家忧心道,“当然,作为林浩的新生人格,‘2’多少会受林浩影响……”

4. 新人格

而此刻,新生人格“2”就站在顾林面前。

“杀死他!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2”的脑海里,一个凶恶的声音在说。

“不,你不能……”这是另一个温和的男声,不过已经很微弱了。“2”踌躇不前。同时,林浩的意识世界里,顾林趴在坚硬的石地上,被反绑着双手,他的面前,林浩阴鸷地站在那里。刚才,顾林因为突然出现的少年分神,便被林浩偷袭了。

“乖乖在这儿呆着,等我找到他,就是你的死期。”说完,林浩就走了。

顾林也不知在那儿蜷缩了多久。终于,他睁开了眼睛,看见面前的地上, 投下来一段狭长的阴影。他一抬头,苍白的少年就站在他面前。顾林苦笑“:你是来解决我的吗?”

少年握紧了手上的东西,朝他走去。

板寸男接到线人电话,说林楠的车子曾在“江华医院”附近停留时,“2”已经进入顾林的病房超过15 分钟了。

“砰——”的一声,板寸男双目赤红地撞开病房门“:顾林!”

可顾林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林浩”则安安静静地坐在他身边。“这……到底怎么回事?”警察内部有叛徒,叛徒把顾林的意识侵入林浩身体的事泄露给了林楠。林楠便是那蓝宝石男,林浩的哥哥。

发现林浩“失忆”后,林楠便引诱他杀死顾林,再把所有罪名都推给他。可林楠千算万算,却算漏了“2”这个新生人格。

以上便是“2”配合警方抓到林楠后,林楠交代的事。

“‘2’是一个新生的人格,没有被污染,他有人性里最基本的善的意图!”神经科专家兴奋道,“看来我们之前的估计错误了,‘2’虽然会受林浩人格的影响,但人性里善的一面最终战胜了恶啊!不过战胜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可能只有顾林的意识可以告诉我们答案了。等等,顾林的意识有反应……顾林要回来了!” (责编:半夏 jgbanxia@163.com)

◆文 /沈轻舟◆图 / 恒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