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锋,哈尔姆斯塔德的中国乒乓人

2018年瑞典世乒赛举办地哈尔姆斯塔德的市中心有一家名叫YOSS的餐馆,这里无论中午还是晚上总是宾客爆满。这家餐馆的老板是王剑锋,是一名“老八一队”队员,他27年前到哈尔姆斯塔德俱乐部打球,几年后他在瑞典俱乐部联赛中战胜瓦尔德内尔或佩尔森的消息经常见诸报端。餐馆原来就叫YOSS,寓意是幸运,15年前王剑锋盘下来后就没改。

Table Tennis World - - CONTENTS - ■ 文/陈偲婧

全家搞体育 一起做餐馆

让王剑锋下决心开餐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2003年俱乐部为了打欧洲杯签了一名年轻的本土球员,薪金很高,而全队薪酬总额没变,刚为俱乐部拿了瑞典全国冠军的王剑锋和黄大伟收入减了一半。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有出国打球的年轻人一样,当世界冠军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又找不到好出路的情况下,出国打球多挣钱便是最实际的选择。 两位来自中国的球员对俱乐部的作法都表示理解,但是为了家人能过好生活,也不得不另谋财路,两位好友一商量,王剑锋开起西餐馆,黄大伟做中餐馆。

另一个原因是王剑锋为女儿王琳欧缴幼儿园学费时受了刺激。瑞典的社会福利很好,当地幼儿园的学费是家庭收入的3%,王剑锋为女儿缴幼儿园学费的时候,觉得对方看他的眼神不太对, “人家一看我的工资比瑞典平圴收入水平还低,嘴上没有质疑,但他的眼神让我心里挺难受。人家心里肯定在想,去哪打比赛赢了球都上报纸,这么出名不可能才挣这么点钱。”虽然后来瑞典政府严查过体育界,各家俱乐部都老老实实地给球员上税了,但当时这件事对王剑锋刺激很大,他下了决心要改变生活方式,不光要赢球上报纸,更要让瑞典人真正看得起他这个中国人。

刚开餐馆的头三四年,王剑锋和杨莎芳夫妻俩非常辛苦。每天早上7点钟 就到餐馆为午市做准备,中午他自己掌勺,最多一次他做了340多份套餐。夏天的三四个月,王剑锋不练球,到八月份赛季开始时,他忙完午市,下午两三点钟摘下围裙去俱乐部训练两个小时,佩尔森、卡尔松都在这个城市,训练条件倒是挺好的。5点钟赶回餐馆帮忙,晚餐时段之后,餐馆又做酒吧生意,每天都要忙到一两点钟。每次出去打比赛跟老婆杨莎芳“请假”时,王剑锋都会心生愧疚。杨莎芳不到12岁就进了八一队,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在如花似玉的时候就跟着自己,自己出国打球也是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虽然老婆很贤惠也很能吃苦,生完孩子才4个月的时候就抱着女儿去打比赛,但是每次把餐馆甩给她一个人打理时王剑锋都“很心疼她”。

6年前王剑锋的手再一次受伤,有很多动作做不出来了,他这才彻底放下球拍,专心经营餐馆。王剑锋的好朋友,同样在瑞典生活了很多年的前中国国手

王青开玩笑说,因为王剑锋的球拍太大,放不进检测球板的盒子里,才不得不退役的。王剑锋的手确实很巧,也爱琢磨,他在瑞典打球都是用自制的球板,拍柄很粗,方便手指任何一处发力。

“经过15年的努力,我的餐馆现在每月缴二三十万克朗的税,瑞典人都觉得我有本事,我自己过得也很舒服。”王剑锋的女儿今年23岁,从13岁开始就在自家的餐馆打工,“高中毕业之后她开始打高尔夫球,经过这4年的努力,现在打得很好。高尔夫是个靠自己的项目,自己挣钱自己付参赛报名费用,现在她想做职业高尔夫球选手,我和她妈妈都很支持,因为我们都是运动员,亲身经历的很多经验和体会都可以帮到她。也因为我们在乒乓球方面成功过,也有自信跟她讲。高尔夫项目我开始也不太懂,跟女儿一起探讨,一起学习和成长,这种感觉特别好。”王剑锋说,让女儿在餐厅打工,为的是多磨炼她,打工的经历对她打比赛都有帮助。“她跑堂做得很厉害,平时吃点苦,在训练中碰到挫折就不会很脆弱。而且她一干她就知道钱来得不容易,训练的时候就更认真了。”

李振恃的两句话受用至今

王剑锋的餐馆一年四季生意都很好,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回头客,中午他 在后厨掌勺,杨莎芳带几个瑞典员工负责前厅。晚上的主厨是这家餐馆原来的老板,曾在全国烹饪比赛中几次获过大奖,餐厅转手给王剑锋之后,看着这对中国夫妇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倒也不眼馋,踏踏实实地一干十几年。

瑞典世乒赛期间王剑锋比平时忙碌了一些,欧洲各队里都有王剑锋打俱乐部比赛时结交的朋友,特别是瑞典队员平时来这个城市比赛都会到他这里吃饭,这次世乒赛瑞典队成绩又不错,赛后队员和家人自然就到YOSS集合庆祝。最后一天的男团决赛,王剑锋“破例”和家人朋友一起来到比赛场看球,中德大战的浓烈气氛勾起了王剑锋还未了的乒乓瘾,也让他回想起了多年前埋藏在心中的遗憾,“没能进国家队,应该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王剑锋是天津人,1980年进入八一队。36届世乒赛之后李振恃退役,回到八一队担任教练,一心想培养出世界冠军,他看中了王剑锋。在世界冠军教练的指导下,王剑锋进步神速,但有一次冬天身体训练时踢足球,他摔倒之后手腕伤了,不得不放下球拍休息了半年。就这半年,他的技ᱜ㥪下了一大᝗,在同批的运动员中渐渐失去了竞争力。离开乒乓球后,王剑锋很少看乒乓球比赛,也不参与和乒乓球有关的活动,就是因为“一看就还想打,真的太喜欢了。”说 到这,王剑锋提到了八一队的大哥刁明, “刁大哥是用防弧胶皮,因为国际乒联后来规定球板两面必须使用不同颜色胶皮,他不得不选择退役的。有一天训练馆里就剩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刁大哥坐在凳子上说了一句:我可能要离队了。他当时说得轻描淡写,但我能感受到他很伤感、很难受、很不舍。我离开八一队的时候,内心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我们俩都属于没打够的,离队后他开餐馆我就跟着他跑腿,一有时间他开车拉着我找地方去练球。”

王剑锋手腕受伤的时候,对他寄予厚望的李振恃掉了眼泪,“我现在这点本事都是师父教的,那时候他上午、下午都带着我练,每堂课之后还给我加练,实打实地教了我三年多。”王剑锋说,不只是后来出国赢球用的直板快攻技ᱜ,李振恃还教他“要靠本事吃饭”,“要学习别人的长处”,这两句话让王剑锋受益良多。刚到瑞典时,在俱乐部比赛中碰上瓦尔德内尔、佩尔森这样的世界名将,王剑锋的脑子里都没有“赢球”的念头。中国人能吃苦,肯钻研,乒乓球技ᱜ功底很扎实,场上也很能拼,但因为在中国参加比赛少,场上应变能力很差,“最初因为比赛能力差太多了,所以在场上不自信,胆儿也小,每次都被老瓦‘虐’得很难受。老瓦打球特别自信,表现在场上就是战ᱜ特别坚决。”这时候,王剑锋想起了师父教的道理,学每个对手身上的长处,通过比赛找自己的差距。“两三年之后再跟老瓦打比赛就很有乐趣

了,在场上是斗智斗勇,而不是生拼。后来我一直愿意跟高手打比赛,输了能发现自己的问题,赢了,证明自己用了对的方式,在场上解决问题越快,说明自己的能力越强,赢球之后很享受。”施拉格、盖亭风头正ߟ的时候,王剑锋都赢过他们,但他最得意的一次胜利还是他和黄大伟并肩作战,赢了老瓦和佩尔森所在的俱乐部,哈尔姆斯塔德当地报纸上用的标题是:中国队战胜瑞典队。

“在下决心做餐馆的时候,我很多东西要从头学起,自己学做法餐,每天看书和电视节目辨认香料和调料,觉得辛苦的时候,心里就一直想着师父教的那句话,人要学本事,靠本事吃饭。”指着手臂上烫伤割伤的痕迹,王剑锋自豪地说,“这就是厨师的手臂。”现在王剑锋还会经常联系师父李振恃,“我真的很感激他,我现在无论遇到了什么事,都会想起师父教我的道理。遇上一个好师父不容易,我很幸运。”王剑锋说。

李晓东给我录视频,黄飚送国服

在哈尔姆斯塔德生活了27年,王剑锋早已融入这座美丽、安逸和富足的 城市。他眼里的瑞典是一个很规矩的国家,“每个人都互相尊重,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在社会上很容易就用上,理论都是对的。”作为哈兰省的省会,哈尔姆斯塔德城市不大,人口不到10万人,“无论去哪办事,15分钟以内就能到,我从家里走路到餐馆不到10分钟。。”

离开乒乓球以后,王剑锋虽然不去球馆看球,但非常喜欢接待乒乓界的新老朋友。“以前的老朋友现在都当教练或者领队了,现在英格兰队和法国队的教练,我和他们都很亲,和罗斯科夫以及盖亭也是,更不用说中国乒乓界的老朋友们了。”

虽然后来代表挪威打过世乒赛,但王剑锋觉得其实并不算实现了他心中的梦想,因为衣服上的国旗不是五星红旗。“2003年世乒赛时,我听说李晓东教练录了我比赛的视频,给我兴奋坏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下一场的对手是王励勤,录视频是为了帮王励勤提前了解对手。”

如果说李晓东教练录他比赛的视频是一场空欢喜,黄飚领队给他的惊喜是出乎意料的。当年黄飚还是国家队员时经常在周末跑到八一队加练,跟王剑锋和杨莎芳都很熟,三十多年之后在异国他乡重逢,感动于王剑锋杨莎芳俩口子乡音不改、旧情不忘,恨不能把所有他们认识的乒乓人都请到餐馆吃饭,在哈 尔姆斯塔德世乒赛结束的当天晚上,就把自己身上那套中国国家队队服脱下来送给了王剑锋,还送了一面签了所有参赛队员名字的队旗。一直想穿上中国队队服的王剑锋非常自豪,拿到衣服回到家里就穿上队服拍了照。

王剑锋开的这家餐馆在这个城市里真的很出名,或许中国乒乓球队的队服又给这对勤劳善良的乒乓夫妻添了几分运气,就在中国队离开瑞典的第二天,瑞典首相和内政部长到访哈尔姆斯塔德,中午就选择在YOSS吃工作餐。首相夫人排队付钱的时候,夸赞王剑锋做的菜非常好吃。

5月19日,王剑锋发了一条朋友圈:祝贺哈尔姆斯塔德男子乒乓球俱乐部时隔15年再次问鼎团体冠军。同时配发了两张相隔15年的夺冠大合影—— 2003年的王剑锋坐在这个团队的前排中心位置,握着拳头,淡定地微笑着。这个造型,跟王剑锋的生活态度很契合,努力工作的同时,享受工作带给他和家人的乐趣和幸福生活。

餐厅的生意好起来之后,王剑锋每年都会给哈尔姆斯塔德市的乒乓球俱乐部、足球俱乐部和手球俱乐部提供赞助。“瑞典的体育俱乐部都是民间组织,政府是不给钱的,俱乐部运营全靠老板找赞助,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虽然我现在不干乒乓球了,但我的黄金时代都给了乒乓球,从乒乓球那里也是受益最多的。同样,没有哈尔姆斯塔德俱乐部也没有我们今天的好生活,所以我们每年都会尽绵薄之力支持他们。”王剑锋说,“做餐馆之后,看上去每天忙忙碌碌,只有周日和圣诞节假期才能好好休息,但我感觉这种生活很安静很舒服,也比较适合我心直口快的性格。我自己觉得最骄傲的是,中国人到了瑞典,不仅仅靠打球赢得了尊重,做的瑞典饭也能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每次看到老顾客带着期待的笑容进来,又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我心里很舒服,就像赢球一样。”■

瑞典世乒赛期间,市中心的中西餐馆数YOSS餐厅的生意最火,欧洲的队员教练是冲着菜来的,中国乒乓界的人是来“慰问”海外乒乓人的

王剑锋和黄大伟是当年瑞典报纸上的常客

世乒赛期间,在世界各地的乒乓球人在哈尔姆斯塔德大聚会,左起王剑锋、李芬、王青、央视世乒赛特约解说嘉宾刘伟、杨莎芳、纪ႻᲜ

瑞典男乒时隔14年后再闯进四强,赛后卡尔松一家来到YOSS庆祝

王剑锋家里摆着幸福的一家三口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