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颖莎

把“大概”两个字从我的世界里赶出去

Table Tennis World - - FIGURE OF THE MONTH 人物· - ■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从雅加达亚运会回国的第二天,孙颖莎就来到国家队训练馆一楼做身体训练,后来到了全锦赛赛场,孙颖莎又是早早来到训练场练习,技术训练后的放松拉伸也做得一丝不苟。“大概练一练”和“差不多行了”这些习惯,已经逐渐走出了孙颖莎的世界。

在亚运会前封闭训练时,她就在教练的严厉批评中想明白了很多道理。“我这人属于比较松散的类型,能偷懒就偷懒,需要教练去督促我。”但在今年上半年,孙颖莎并没有听主管教练黄海城的督促,也因此度过了低迷的一段时期。“去年我拿公开赛和青年比赛冠军的时候,打的都是灵感球,感觉获得好成绩也没那么难,那时候黄导就提醒我要加新技术,但当时我听不进去,因为没输什么非常想要的比赛,一直感觉自己的技术够用。”孙颖莎说,吃了半年“不听话”的亏,现在教练对她的要求她都会很自觉地去完成。“听教练的,避免走很多弯路,才能上升得快。”孙颖莎说如果不经历这大半年,她并不能明白这些道理。

在亚运会上,孙颖莎不但获得了两项冠军,更重要的是她收获了前所未有的经历,从封闭训练到热身赛再到亚运会,孙颖莎一点点看到自己的不足,也看到未来成长和努力的方向。

结束了30天的亚运会前封闭训练后,孙颖莎在热身赛中与陈幸同、何卓佳组成的“女二队”,在第一轮比赛中2比3输给“女三队”未能晋级决赛。当时孙颖莎负责打一号位,第一盘苦战五局战胜削球手刘斐后,她在队伍2比1领先时第四盘登场,却1比3负于顾玉婷,接着队友陈幸同0比3不敌刘斐,爆出了二队未进入热身赛决赛的冷门。

“对顾玉婷的比赛,我抱着即将参加亚运会的心态和她打,在比赛里发挥打了折扣。”这场输球让孙颖莎终于肯直面她一直都存在的问题,“我在团体赛打第四场的时候,总是没有‘什么都不管必须拿下’的劲头。代表河北队参加国内比赛的时候也经常出现这种问题,总想着还有第五盘,总会在心里给自己留余地。”热身赛中,孙颖莎就是因为心存侥幸,想着第五场还有陈幸同守一盘,因此又没能狠下心逼自己。

孙颖莎总结了热身赛失利后的感受,也反省着以前在比赛中的心理状态。当她从亚运会来到全锦赛的赛场时,对自己在团体赛中的要求比以前提高了,“全锦赛里我会时刻提醒自己,担当起一号的责任。不要老原谅自己,要有点改变,改掉自己的‘下意识’和‘毛病’,也想用这些改变回报一直陪着我的教练们。”在全锦赛团体赛8进4的比赛中,孙颖莎第四盘战胜朱雨玲,帮助河北队战胜去年全运会冠军四川队晋级四强。

亚运会前封闭训练里,队伍安排每一个单元课都有一个下午的时间练习混双,最开始的两次混双训练,孙颖莎觉得她和王楚钦练得很一般,“就是模糊着练。”练了两节课后,两个人都觉得泛泛去训练没什么效果,随之沟通也变多了,几乎每打一个球都要和对方说几句。再往后几节课,李隼和黄海城教练都找孙颖莎谈了混双项目的重要性,也告诉她想配好混双其实挺有难度, “这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项目,我做什么都会影响同伴,而且我打对方男队员的球多一些,打不好我自己也着急。”经过教练的提点,孙颖莎打心眼里重视起了混双训练,除了在和王楚钦一起训练时更加频繁地进行探讨,一起摸索套路寻找得分点以外,孙颖莎在自己训练的时候也会刻意带着混双意识练,练习混双中需要的发球,“有时候也会找队友帮我一起练,封闭训练后期几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